在今天看見明天

潛艦國造之深度探討

梅復興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2020-01-13 16:42

台灣在三十年來遲遲無法購入新型號潛水艇;為此,我國展開潛艦國造計畫。潛艦生存率高,威嚇性強,不僅扮演著經濟、後勤、和能源航線的盾牌,也對國防安全至關重要。不過,雖然潛艦國造計畫預算充足、政策優先性高,但因為台灣對於潛艦製造與設計之經驗略嫌不足,進度神速的潛艦國造也有相當風險性。

潛艦國造之訂單、成本、和進度

 

目前國艦國造的構型要符合1500噸至2000噸級潛艦規模,並能夠執行反艦、反潛、佈雷、情報搜集、監視偵查、和特種任務。潛艦國造計畫由台灣國際造船得標,編列新台幣25.9億元預算,進行為期四年(2017-2020)的設計規劃。工程預算則編列新台幣493.6億元,並設定工時為七年間(2019-2025),而之所以要價不菲的原因,就是因為需要額外資本,在高雄小港的台船工廠興建潛艦工程區。預估在25年之內,用新台幣4000億元的預算,完成八艘潛艦的工程。由台船獲得標案,設計工作外包給財團法人船舶暨海洋產業研發中心,並由海軍發展造船中心監督。

 

國防機密與外界傳言

 

潛艦國造屬軍事機密,官方也只公開些許消息。事實上,計畫負責人得繞過國防部,直接上報至中華民國海軍司令以及更上一層的總統府。如此的指揮鏈,是用來維持軍事秘密,但沒有主動回報給國防部,讓外界擔心潛艦國造的監督效果有限。

 

唯一的洩漏案,是在2017年時,Gavron Limited(GL)小型代理商被揭露擔任我國潛艦設計技術顧問,而非其他更有權威的歐美公司執棒。其中,據相關人士透露,我國海軍司令的兄弟有參與交易協商,但海軍和國防部否認有任何不法行為。

 

智財權問題牽制美國技術支援

 

目前為止,潛艦國造之研發作業沒有來自美國政府的技術協助。這很有可能是因為美方無法確定我國潛艦計劃相關的設計與智財權事宜。我國的劍龍級潛艦源自於荷蘭製造的劍魚級潛艇,而劍魚級則是以美國白魚級潛艇和青花魚號潛艇為藍圖。

 

設計與工程

 

潛艦計劃大量倚靠劍龍級潛艇的設計架構,加入了許多改裝,如新型船舵系統,增加潛艇靈活性,也降低停靠受損風險,也消減潛艦推進器發出的噪音。

 

根據海軍發展造船中心主任邵維揚少將表示,新型潛艇將擁有比劍龍級更高的執行能力,續航力和靜音效果也將提升。國造潛艇也將使用我國製造的低合金鋼做船身,增加潛水深度。

 

美國在2018年5月也同意輸出技術助潛艦國造,並由洛克希德・馬丁以及雷神公司協助潛艦作戰系統。國造潛艦將會配備重型魚雷、反艦飛彈,若任務需要,也會配備水雷。美國已同意台灣購買Mk 48型主力魚雷以及魚叉反艦飛彈,供我國使用。

 

面臨的挑戰

 

潛艦國造在時間壓力之下,要面臨許多評估作業(如「關鍵節點)等),而且必然受到大量政治壓力。此外,無法得到裝備配件購買許可證,也將會對於製造作業產生很大的麻煩。即使邵維揚少將保證裝備配件已經到手,有匿名人士仍對於組建零件的完整性抱有質疑,並且不確定系統裡所需的界面控制文件是否可以快速備齊。

 

另外,因為台灣缺乏潛艇設計、製造、與測試潛艇的經驗,必須仰賴其他地區組織協助。然而,台灣附近並沒有適合的場地與海域來進行潛艇測試。

 

最後,台灣在製造階段或測試階段遇到軟體問題,必須尋求技術合作。為此,我國應與美國展開討論,共同制定海底作戰合作架構。澳國在研發柯林斯級潛艦時就與美國一起進行軍演測試,而台灣應尋求類似合作關係。

 

重點論述:潛艦國造為台灣高優先度軍事計畫,而我國不惜投入大量資本進行研發。雖然計畫將面臨種種挑戰,潛艦國造對於台灣國防安全至關重要,與美國合作也勢必相當有利。

 

作者:梅復興

梅復興長期鑽研國防,嫻熟美臺安全關係。曾創辦並主編《臺海軍情》電子期刊,現為臺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

 

原文:Updates on Taiwan’s Indigenous Submarine Program

By: Fu S. Mei

延伸閱讀

COVID-19疫情正蛻變食糧內容——論飼料蛋品公司「茂生農經」

2020-04-08

生態域1.0還是供應鏈2.0?

2020-05-06

冷氣吹整晚,選「舒眠模式」更省電!達人傳授6招:夏天開冷氣也不傷荷包

2020-06-17

Gap year養成海外工作動機,她靠好英語成銀行儲備外派人才

202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