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封城!停工!當中國被按下暫停鍵 「武漢肺炎」經濟衝擊全解析

今周刊編輯團隊

焦點新聞

達志

2020-02-05 11:34

城,真的被封了。

「這感覺,就像在電影裡……。」王舍(化名)是某中國官方媒體的記者,封城令下達的幾天前,他正好來到中國湖北省武漢市。

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肺炎疫情傳出首例後的第47天,武漢市政府宣布當日10點全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營運,機場、火車站等「離漢通道」暫時關閉,並且,「市民無特殊原因,不得離開武漢」。

 

在當地服務的社工小晶(化名)向今周刊描述,超市裡排隊採買物資的人龍頗長,儘管還算有秩序,但民眾眼神中多少都透露出恐慌。

 

封城,不只是封住一座城而已。

 

停工,台商的噩夢 料進不來  貨也出不去

 

今周刊記者詢問多家在武漢設廠的台商,他們大多表示,上游材料供應商若是在武漢,就算是其他地區的業者,原料供應也可能會出問題。另一方面,「就算產品能運進去,但客戶若無法開工,就會形成許多貨物囤積。」業者也憂慮,即使廠區不在武漢,也存在「民工能不能回來」的問題。

 

武漢市為中國鐵路運輸的最大樞紐,2017年鐵路客運量1.8億人次,居全中國之冠;這裡也被稱為中國的「高鐵之心」,由此出發可直達所有布建高鐵之處。如今,樞紐阻斷,人、貨斷流,「這是整個中國科技產業都在擔心的問題。」業者強調,第1季的影響還不算太大,但3月以後到第2季,通常會有一波科技新品出貨,「若是停工時間過長,就可能會影響到第2季。」

 

防疫,中國慢半拍 資訊不透明  民間企業只能自救 

 

「早期階段的資訊堵塞和不透明,是一個重大失誤。」長期研究中國國家治理模式與社會組織、現任美國史丹佛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的周雪光表示,儘管造成疫情蔓延的細部原因仍待後續釐清,但至少就目前發展來看,「資訊不透明」與「決策的延遲」,兩者造成的後果相當嚴重。

 

如果對比於武漢當地台商的快速反應,更能凸顯中國當局的輕慢與遲鈍。以在武漢設有廠區的國內水泥大廠亞泥為例,早在首位病例出現的去年12月間,儘管媒體尚未關注,官方全無相關表態,公司卻在當時就緊急召開會議,立刻啟動防疫標準作業流程。

 

亞泥當地主管表示,「公司在12月就開始準備口罩、酒精、額溫槍等用品,每日盤點庫存量,甚至當時就要求體溫超過37.3度的員工不得入廠。」

 

相較之下,中國官方則是到了1月20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宣示「堅決抑制疫情蔓延」後,防疫動作才忽然醒了過來。然而,此時的防疫作戰,已經到了必須採取決絕手段的程度,隨著一道道封城、停工「軍令」下達,不只阻斷產業供應鏈,對中國消費、內需經濟更造成全面性的壓抑。而這層衝擊,更令市場如坐針氈。

 

消費,全面急凍中 三大行業7天損失逾兆元人民幣

 

在中國各地設有18座商場的藍天集團資深副總經理游添榮表示,雖然各商場將依當地政府規定,分別於2月3日到2月10日之間陸續復工,但公司內部預期,「人潮驟減將是必然,品牌櫃位的業績勢必相當冷清。」

 

有一半直營據點在中國的美容業者佐登妮絲,更已為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消費急凍做準備。佐登妮絲總經理陳佳琦表示,早在疫情浮上枱面前,公司已從武漢區15個據點的業績變化感受到情況嚴重,封城前兩周就密集消毒、要求員工戴口罩。

 

進一步地,則是陸續與房東洽談降店租,「到2月3日,談定了31家門市,每月可省下6、70萬人民幣。」此外,佐登妮絲正規畫加強促銷活動及「宅配服務」,種種作法,都是為了應付消費降溫的潛在威脅。

 

根據摩根士丹利報告,1月25日至27日農曆新年前3天,中國全國客運量僅5900萬人次,相較去年同期大減56%。而據中國電影票房平台貓眼統計,去年大年初一全中國電影票房近15億元人民幣,今年這數字為181萬元人民幣,僅去年的0.12%。

 

中國恆大研究院估計,春節時間短短7天,電影、旅遊與餐飲零售這3個行業的直接經濟損失,就超過1兆元人民幣,約是2019年第1季度中國GDP(國內生產毛額)總量的4.6%。

 

知名中國經濟學家、瑞士信貸私人銀行亞太區副主席陶冬強調,如果疫情能在「3月見頂、5月收尾」,那麼,「醫學上的衝擊可能小過SARS,然而,經濟衝擊仍會超過SARS,對部分小微企業來說,更可能是災難性的影響。」在陶冬的推估中,「第1季度、甚至第2季度的經濟增長,應該是負值!」

 

至於對台灣經濟的可能影響,根據群益證券估算,若疫情能在今年中受到控制,同時若中國沿海地區供應鏈未受到影響,預估會使今年第1季台灣經濟成長率下滑0.8個百分點,並導致全年台灣經濟成長率下降約0.7個百分點。

 

風暴,襲向科技業 iPhone生產重鎮  列二級流行地區

 

深圳,這裡是全球iPhone的生產重鎮,若是武漢肺炎疫情在深圳失控,對科技業來說,無疑將是一場比「武漢封城」更嚴重的風暴。天風證券郭明錤報告指出,由於蘋果生產據點約有5成在中國,在中國延長春節假期與實施更多交通限制之下,原本預計在今年上半年量產的新產品,的確可能因缺工、延後開工而有量產不及的風險。

 

回到風暴核心武漢市,「國家隊」等級的記憶體大廠長江存儲、台積電前共同營運長蔣尚義所在的武漢弘芯,均設址於此;面板大廠京東方、華星光電亦在此設廠;武漢的衛星城市黃石,更是全中國第3大PCB生產基地。事實上,此波封城,國內上市櫃企業中被認為首當其衝的,就是健鼎、定穎、欣興等在當地設廠的PCB業者。

 

經歷一番「供應鏈震盪」的台商與全球企業主,從這次疫情風暴學到什麼?

 

「該病毒(武漢肺炎)強烈提醒我們,縱使不考慮政治,供應商的多元化也是一項良好的保險政策,企業將努力尋找替代『中國製造』的方法,儘管這過程可能非常艱難。」英國知名時政雜誌《經濟學人》在最近一期的封面報導中,給出了部分答案。

延伸閱讀

不想孤獨死,中年後更加珍惜「老朋友」!50歲後明白,友誼更勝愛情,好友總是不離不棄!

2020-01-15

鎮瀾宮說封城才會取消大甲媽祖遶境 「通靈少女」跟盧秀燕都回應了

2020-02-25

家族辦公室的創新投資策略

2020-03-04

渣打銀行2020國際婦女節論壇 為弱勢防疫出力

2020-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