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尤努斯博士談新冠肺炎後的重建計畫-- 知史鑑今 不蹈覆轍

尤努斯博士談新冠肺炎後的重建計畫-- 知史鑑今 不蹈覆轍

2020-05-19 11:10

新冠肺炎大流行對世界造成的破壞程度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儘管如此,它卻為我們提供了絕佳的機會!

 

現在,我們都必須解決一個世界性的大問題,這個問題並不是指如何使經濟恢復運作,這方面我們擁有許多很好的經驗,很快就能夠恢復正常。而我們必須回應的大問題是:我們是否讓這個世界回到新冠狀病毒出現之前的樣子?還是應該重新設計我們生活的環境?這決定權完全在我們手上!

 

我們應該回到新型冠狀病毒前地球的樣子嗎?

 

無庸置疑的,在新冠肺炎爆發之前的地球並不利於我們生存,全世界都在為即將發生所有可怕的事情恐慌。倒數何時地球會因氣候問題變的不適合人類生存;討論因人工智能造成大規模失業的嚴重威脅;以及財富集中的情況什麼時候會到無法收拾的程度等等。

 

我們必須互相提醒,當前的十年是最後一次機會。

 

新冠狀病毒突如其來改變世界的運作,它開展了前所未有的可能性,我們可以朝著任何想要的方向前進,這是多麼令人難以想像的!但是在經濟重啟之前,我們必須思考什麼樣的經濟模式是我們想要的。我們必須知道,經濟是一種手段,它有助於我們實現所設定的目標,它的運作不應該像某種死亡陷阱那樣懲罰我們。所以不能忘記經濟是我們製造的工具,我們必須繼續改良甚至重新設計,直到我們每個人都能得到幸福。 

 

如果發現沒有到達幸福目的,我們會立即檢視正在運用的硬體或軟體是否存在某些問題,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修復它,不能以一句 「無法實現目標是因為我們的硬體或軟體不允許我們這樣做」的藉口來免責自己,這是無法被接受的!我們想創造一個零淨碳排放的環境,我們就應該為此設計合適的建設及措施;如果我們想要一個零失業的社會或是一個財富沒有過度集中的世界,我們也應該這樣做,問題將專注於如何設計正確的建設及措施。人類的力量無窮,當下定決心要完成某個目標時,就應該立即去做,沒有不能實現的目標。

 

最令人振奮的消息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危機為我們提供了重新開始的機會。我們可以在幾乎乾淨的環境開始設計建設與政策。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博士對全球新冠疫情提出觀察與全新思維

 

必須以社會及環境意識為核心重新設計新冠肺炎後的世界

 

全球一致的共識:不想回到新型冠狀病毒前不利人類的情況,這將有助於我們重建。我們不想以「恢復」的名義進行這項計畫。我們甚至不應該稱為“恢復”計畫。

 

為了讓我們的目的更為清楚,我們可以將其命名為“重建”計畫。而企業將扮演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角色。在新冠肺炎後,重建計劃必須由「社會及環境意識」為出發點擬定所有決策。政府必須確保資本配置來最大化的社會和環境利益,以此做為評核標準。所有與重建有關的行動都必須促成為國家乃至世界具備社會、經濟和環境意識。

 

現在就開始!

 

重建計畫必須以社會意識來驅動專案及行動為起點。當過去的計畫使我們陷入危機,就必須設計新的計劃。在危機結束過後,會有一些古老的政策及行動急於施行。他們會以新的計畫都是未經實驗的說詞,將新的計劃被否決。 (當我們提議將奧運會設計以社會型企業的方式推展時,對手也提出了同樣的論點。現在,2024年巴黎奧運正以這個概念設計,民眾也越來越有感而發。),因此,在開始之前我們就必須做好準備,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

 

在這項全面的重建計劃中,我建議以社會型企業來扮演核心的角色。它是一種專門為解決人類問題而創建的公司,除了收回原始投資的資金外,投資者沒有獲得任何額外的利潤。收回投資本金後,所有後續利潤都將投入回到社會型企業的業務中。

 

各國政府未來將有很多機會來支持社會型企業,同時,政府不應期望社會型企業在規定的時間和規模出現。各國政府必須啟動如同照顧貧困者和失業者的傳統福利計劃,為社會型企業提供相關的福利政策,支持企業慢慢出現的所有業務形式。為加快社會型企業的發展,政府可以成立中央或地方的社會型企業基金,鼓勵傳統公司轉型成為社會型企業,或是與社會型企業合作,成為合作夥伴,讓傳統企業擁有自己的社會型企業。

 

藉由重建計劃,政府可以資助社會型企業收購公司,並與有需要的公司合作將其轉變為社會型企業。中央銀行則可允許社會型企業像其他企業一樣,從金融機構獲得資金,投資股票市場。在世界重建的過程中將會產生有很多機會,政府應該盡可能讓更多的社會型企業家參與。

 

誰會是社會型企業的投資者?

 

我們如何找到他們?

 

社會型企業的投資人無所不在,我們之所以沒有發現他們,是因為現有關於經濟的教科書中從未提及,僅僅只有在最近的經濟學課程才加入一些話題的討論,如社會型企業、社會型企業家精神、影響力投資、非營利組織等等,而這些都是格萊珉銀行和小額信貸的成功所產生的影響。只要經濟學仍是視利潤最大化為目標,一個具有社會及環境意識的世界就不能完全依靠它來進行重建計劃。整體策略應隨著經濟的增長,擴大社會型企業在整體經濟中所佔的比例。當社會型企業在整體經濟中佔有更大的比重時,它將會有足夠的影響力,而且在同一類型的企業家從事兩種企業的情況下,企業家的數量也會迅速增長,開展以社會和環境意識為核心的經濟模式。

 

一旦政府政策開始認可社會型企業家及投資人,他們將在社會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社會型企業家可以是巨型跨國公司、大型社會型企業基金、許多才華橫溢的執行長、公司團體、基金會、信託基金,以及具有多年融資和運營經驗遍及全球和在地的社會型企業,這些將組成一個重要的全球系統。當社會型企業的概念開始受到政府關注時,許多以營利為目標的企業家將很樂於發掘其才華橫溢的人才,協助他們成為成功的社會型企業家,並在社會和經濟危機之時(例如氣候危機,失業危機,財富集中危機等),在社會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尤努斯博士說:we are not job seekers, we are job givers. 我們不是追求工作者,我們是創業家。位於台中霧峰光復新村的尤努斯故事館,與台中市政府社會局INGO共建在地社企輔育。

 

人們天生就是企業家,而不應該是追求工作者

 

重建計劃必須打破人民與政府之間分工的傳統思維。在過去人們認為公民的職責是照顧家庭並繳稅,而政府(和有限的非營利部門中)則負責解決所有大環境的問題,例如氣候、工作、醫療保健、教育、水等等。而未來的重建計劃應打破這個限制,鼓勵所有公民挺身而出,透過創建社會型企業來展示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其影響力不在於他們的企業規模大小,而是數量的多寡,集結眾多的小計劃,就足以成為一項重大的國家行動。

 

社會型企業家可以立即解決經濟崩潰造成的失業問題,而社會型企業投資者則可以不斷地創建社會型企業,為失業者創造就業機會,他們還可以將失業者轉型成為企業家,證明人類的誕生是作為一名企業家而不是一名求職者。社會型企業可以與政府合作,共同創建強大的衛生系統。

 

社會型企業投資者不一定是個人,舉凡像投資基金、基金會、信託、社會型企業管理公司等機構都能夠投資社會型企業,在這些機構中有許多經理人了解如何與傳統企業主合作。鑑於新型冠狀病毒時期過後,局勢的絕望和緊迫性,政府的政策方向將影響未來的經濟活動,使世界以不同以往的方式重生,各年齡層的人民都將參與其中。

 

覆巢之下無完卵!如果新型冠狀病毒後的改造計劃仍沒有考量以社會和環境意識為核心,我們即將面臨的情況會比新型冠狀病毒所帶來的災難更加嚴重。我們可以躲在家裡避免遭受病毒感染,但面對全世界持續惡化的環境以及憤怒的群眾,我們將無處可躲!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暨財團法人台灣尤努斯基金會創始人尤努斯博士,於2019年「第二屆社會型企業東亞年會」傳遞社會型企業的影響力,激勵董事長蔡慧玲(右)、執行長王絹閔(左)推進全球三零任務(零貧窮、零失業、零淨碳排放),把貧窮送進博物館。

延伸閱讀

那年在孟加拉遇見的盲人失業者 教會我的事

2018-05-15

重拾殘破家園當契機 尤努斯社企投入南台灣生態旅遊再生與社區再造

2018-08-02

讓屋頂變菜園的綠色魔法師!樂農生活的中高齡不選擇退休卻開啟人生的黃金年代

2019-06-13

原住民創生 琉戀三地門

2019-11-28

尤努斯博士將新冠疫情視為改造新經濟模式的機會

2020-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