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變形、潰堤傳聞不斷…命繫6億人的三峽大壩工程,當年僅有一人敢高舉反對,他竟是「台灣人」

許依函

焦點新聞

達志

2020-06-22 18:11

被認為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水利工程「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三峽大壩),集發電、航運、調水、防洪優勢於一身,當年早已定調要推行的工程,竟有一人在中國人大代表會議上,高喊著「我反對」,身為台灣人的他,何來斗膽力阻?

已運作17年的三峽大壩,近年不斷傳出壩體變形傳聞,儘管遭到駁斥,但每年一到汛期,三峽大壩能否能發揮防洪效果的話題,就會再度浮上檯面。

 

今年格外受到注意的關鍵是,中國大陸水利部,在本月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現已全面進入汛期,目前已發生18次強降雨,有148條河流出現超過警戒線水位以上的洪水,得嚴防洪水。

 

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直言,超標洪水很可能會超出現有的防洪工程能力,不排除可能是「黑天鵝」事件。

 

雖未針對三峽大壩,不過近日不斷出現的強降雨,使中國央視透露,目前三峽大壩入庫水量,已超出防洪限制水位2米,使憂心壩體安全的議題熱度再起。

 

長江三峽大壩掀兩方論戰 台灣人的他大聲疾呼反對

 

不論是李白的蜀道難、還是元稹著名的「曾經滄海難為水」,都離不開養育中國大陸三分之一人口的長江,但千年以來的水災問題,成了歷代統治者的難題。

 

當年,孫中山1919年的《建國方略》,開始有了興建長江三峽大壩的構想,國民黨政府曾於1940年代與美國合作興建,後來因國共內戰無疾而終。

 

由於長江上游頻有洪水,嚴重威脅長江中下游城市的安全,因此毛澤東於1953年視察時,指派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督辦,並與蘇聯水利專家合作,但當時便有正反方爭論,是否要興建三峽大壩。

 

反對方論述多認為,三峽大壩未來很可能導致嚴重淤泥,大量沉積物會使水質惡化、更可能迫使長江改道,嚴重危害下游城市。

 

但這仍阻擋不了興建的決心,1992年,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李鵬,將這項工程提案,在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上審議,但有一人大聲疾呼「我反對!」

 

不斷舉手的黃順興,不顧主席的忽略,直接激動地站起,但隨著會場內的音響消音,黃順興的反對與憤慨,也隨之被淹沒,他選擇直接退場表達憤怒,沒能攔阻這個世紀工程提案。

 

把民主經驗帶到中國 要求秘密投票、聲援六四學生

 

事實上,黃順興是台灣彰化人,日治時期出生的他,小學畢業就前往日本進修,因嚮往中國,農校畢業後便赴北京、上海任職,曾見證日本軍隊侵略、國民黨接收中國的變革。

 

1945年隨國民黨返台後,黃順興積極參與民主運動,打著支持「中國統一、反對台獨」的立場大旗;他也曾擔任台東縣議員、台東縣長、立法委員,因敢於直言而得綽號「黃大炮」。

 

因經常抨擊時政,黃順興遭當時國民黨政府迫害,使之被迫移居日本。1986年,黃順興赴北京定居,屢獲中共領導人胡耀邦接見,黃順興拒絕當裝點門面的官員,後來在他堅持下,被全國人大台灣代表團,選為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

 

性格鮮明的他,在1988年的兩會期間,首度投出人大有史以來的「反對票」,更大膽呼籲應有「秘密投票」的權力,要求開放記者可到場採訪,屢屢試圖將民主法治的思維,帶入中國人大體制內,他甚至還參與了1989年六四大遊行、聲援慰問參與抗議的學生。

 

1992年,審議長江三峽大壩工程時,他認為這項工程論證極為不足,應將此議案視為「重大議案」,遂提議需獲得三分之二同意才能通過的臨時動議,但主席忽視該提議,直接表決,讓黃順興負氣退場。

 

隔年,全國人大換屆,名單不再有他,他辭去人大席次,專注投入農業與環保事業,直到2002年因心臟病過世,享年79歲。

 

黃順興的直言不諱,雖在兩千多人的大會上,顯得渺小無力,但只要三峽大壩的問題持續出現,歷史便會記得曾有這麼一人,力持反對權、無畏壓力地說出真話。

 

延伸閱讀

中印衝突加劇!印度民眾怒喊「應對中國千刀萬剮」、把房子裡的陸貨扔出去

2020-06-20

「以麥克筆尖和辦公桌喻台灣及中國」川普遭爆為連任向習近平求情

2020-06-18

千億開發利益扮最強靠山 寶成中國百萬坪燙金地大掃描

2020-06-17

中國不意外地又生氣了!捷克參議長無懼壓力將訪台 挨批公然支持台獨、違背國際道義

2020-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