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個哈佛博士生的告白:曾經我拚命想逃離台灣,但如果跑,還可以跑去哪裡?

圖片僅示意,非當事人

陳冠穎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2020-08-14 09:20

他有點停頓,繼續說:「我在這邊發現,很多人不管原生國家環境如何,與其逃到另個地方,他們都會守住家,讓家變得更好。」

 

他們都好用力的愛台灣

 

「冠穎,要把海外青年這塊想辦法串連起來,讓他們回來投票。」我記得洪耀福很早就下這個指令,確切的那句話我想不起來他怎麼說的,但是好像總是這樣開始的。

 

那一句話,讓我在美國後援會結束回台之後,我便開始認真思考。

 

被韓流吞噬的2018年選舉,加上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同溫層充滿著亡國感。為了確保這些亡國感青年都可以票票入匭,我的最初構想很簡單,只是一心想把餅畫大。希望能藉由千里迢迢回來投票的海外台灣人,來感動在小島內的台灣人們,製造一種「這些人都飛回來了,那你還不去投票嗎?」的氛圍。由此,這樣才能一石二鳥,讓國內外台灣年輕人都可以好好去投票。

 

從這個出發點,我決定要做一個像冰桶挑戰般具有病毒傳染力的社群傳播。

 

我觀察了幾個類似的串連運動,之所以冰桶挑戰較為突出,我歸納冰桶挑戰成功的3點,一是有趣、二是有意義,三是簡單執行。冰桶挑戰的初衷是希望大家關注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這種漸凍人病,響應這樣的活動不僅好玩,也有意義。此外,冰塊和桶子好取得,因此實施容易。

 

當時我也接觸到在後援會認識的海外青年,邊聊也想起了我在普渡大學冰天雪地去上學的場景,在那個被白皚皚大雪蓋住的圖書館埋首於報告的日子彷彿昨日。

 

某天下班走路回家經過總統府時,我的腦袋閃過在世界各地每個角落的年輕人,「那你呢?」口號於是誕生。我讓世界各地年輕人去拍攝他們充滿「生活感」的生活,再用他們自身的故事去鼓勵其他人投票,並用「那你呢?」這個標籤,去串連親朋好友也做一樣的事。
我記得當時從無到有的到處找年輕人時,我讓每一個找到的年輕人們在群組接龍自我介紹裡寫下他們的故事,100多位年輕人在群組中的自我介紹,都讓我一看再看,激動不已。

 

延伸閱讀

一國兩制是不可能的!李登輝道出「生為台灣人的悲哀」:遺憾還沒宣告「台灣是一個國家」

2020-07-31

旅行回來後,才明白台灣不是鬼島!走遠一點之後回頭看,才發現自己的國家很好

2020-03-19

「所有台灣人都是家人!」蔡英文:選舉已結束該團結 大家應放下對立、擁抱家人

2020-01-11

跟拍總統一個多月...攝影師:蔡英文臉上沒什麼情緒,但眼睛不會說謊,她眼睛裡有「台灣」

202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