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謝國樑重回政壇 立志把對聽損女兒的愛延伸公共事務上

謝國樑重回政壇 立志把對聽損女兒的愛延伸公共事務上

財訊 文/郭瓊俐

焦點新聞

財訊雙週刊

2020-11-26 16:46

「小愛是我的禮物,讓我學習到更多」、「以前就是以自己為核心,顧好自己就好,現在我比較在乎女兒,不在乎我自己!」眼前這個男人,曾經是政治金童、瀟灑不羈的黃金單身漢;現在卻是滿口女兒經,提到陪著天生重度聽障的女兒進行手術、早療等心路歷程,更數度紅了眼眶。

 

也因為女兒,已經離開政壇數年的謝國樑,去年又回到基隆耕耘地方,展開參選市長的準備,「想要幫更多人、做更多事」,想把女兒帶給他的快樂和責任感延伸出去。

 

當年政治金童意外告別政壇

 

根據《財訊》雙週刊報導,出身基隆「三功集團」家族,祖父謝清雲創設基隆二信合作社,父親謝修平擔任過省議員、基隆市議會議長,謝國樑可說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加上英挺的外表、麻省理工學院的傲人學歷,他30歲就當選立委,當年在立法院還被冠上「立院型男」的封號。連任3屆立委,仕途一帆風順的他,卻在2015年初宣布不參選立委連任,在政壇投下震撼彈。

 

「我以前的人生觀就是以自己為主,沒有人能影響我。」謝國樑說,很多人以為是父母要他從政,其實是他自己對政治有興趣,而且父親是國民黨籍,他初次參選立委卻是披著親民黨戰袍,「我被親民黨提名後,我爸爸才被告知。」從政和不從政都是自己的決定,隨後他轉戰影視圈,擔任華聯國際多媒體公司董事長,也做出一番成績,出品的電影《我的少女時代》和電視劇《想見你》都叫好叫座。

 

根據《財訊》雙週刊報導,謝國樑過去和企業千金、明星交往的新聞,常登上媒體版面。38歲時和模特兒國中薇結婚,42歲生了女兒。中年得女,女兒出生時,謝國樑高興地躲在房間哭了很久,陪太太在坐月子中心住好住滿,「與其說是陪太太,更像是陪女兒。」當時單純是「女兒控」的謝國樑,並沒有料到,此後他會因為女兒「小愛」的健康問題,時常交織著傷心與喜悅的淚水。

 

小愛出生時,新生兒聽力篩檢沒過,那時謝國樑還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我這個人充滿自信,自認做事認真小心就可以度過難關。」一個月之後複檢仍然沒過,小愛3個月大時,確診是先天重度聽障。

 

陪伴聽障女兒走過成長難關

 

謝國樑接受《財訊》雙週刊採訪時回憶,女兒確診時他人在國外,透過電話得知,他一直問「聽不到,是什麼意思?」如果從小聽不到,表示不能學語言,難道要用手語嗎?那一刻,他覺得很慌亂、很害怕。回想起那時的心情,他說,家中長輩年紀大離世,會有傷痛,但這和家裡一個新成員,從生下來那一刻就要承擔一輩子的問題完全不同,「好像無窮無盡的路在前面,但完全無解。」

 

那時謝國樑不知道有「人工電子耳」,不知道有解決方法,每天都哭。後來知道可以裝電子耳,卻又要擔心女兒能不能開刀、開刀能不能成功的問題;如果開刀不成功,就得進入手語階段。「3個月大確診,1歲兩個月開刀,中間有11個月的未知期。」他不諱言,自己整整哭了11個月。台大小兒聽力權威醫師吳振吉,當年和謝國樑是政大法研所的同學,沒想到多年後,吳振吉變成他女兒的聽障醫師,「電話中一聽到他的聲音,我就哭出來了。」講到這裡,謝國樑忍住不發的淚水灌下鼻腔,只好拿面紙擤鼻涕。

 

曾在美國波士頓生活了10年,謝國樑原本要帶女兒到美國動手術,也在麻州總醫院做了核磁共振檢查(MRI),最後認為台灣的醫療很進步,決定在台灣開刀。

 

女兒開刀成功,裝設人工電子耳及助聽器,開始聽得到聲音,謝國樑才慢慢放鬆,「後來的日子很快樂、很滿足。」

 

但聽障兒的早期療育是一條漫長的路,謝國樑接受《財訊》雙週刊採訪時說明,電子耳聽到的音頻跟正常人完全不一樣,正常人大概會聽到一萬種不同的音頻,電子耳只有15個音頻,聽到的聲音跟機器人一樣,所以要不斷訓練,跟時間賽跑。他再三表示,真的很感謝雅文基金會(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他在那裡遇到人生的好友,帶領他一路走過來,兩人合寫的書《千分之三的意義─兩個聽損兒父親攜手走過的成長路程》預計年底出版。現在謝國樑也會帶有聽障兒的家長去看醫師,為他們禱告,做別人曾經幫助他的事。

 

育女體會深刻決心重回政壇

 

也因為女兒,他決定重回政壇。他說,女兒的事讓他體會,「原來苦是這麼苦」,那不是經濟上的苦,是心靈層面的苦,以前從政時他也盡力協助很多急難救助,但那時的感受和現在完全不同,現在他能體會別人的辛苦,也認為自己從事的工作,包括華聯在內,都是不夠的。「作為小愛的爸爸,我想要多做一點。」

 

根據《財訊》雙週刊報導,去年初,謝國樑舉家搬回基隆,也設了服務處,開始服務地方。他坦承,當年離開基隆,「消失的很徹底,這有被詬病。」他那時想離開政壇,但這兩年有不同的經歷,覺得自己如果有一點能力,應該做的不只是這樣,才決定回基隆。只是小愛仍要去雅文基金會接受早療,每星期有2、3天住在台北,「不是怪任何人,但基隆沒有身心障礙的早療機構,小孩必須到台北接受治療。」他不認為花1000億、2000億元做建設有多了不起,而是應該讓台灣需要幫助的人,都可以安心在當地得到協助,「我做了(市長)以後就會有,我也想做兒童醫院。」對女兒的愛,讓他目前所思所想,就是讓需要的人能夠得到更多溫暖。…(本文節自財訊621期,詳全文) 

 

 

延伸閱讀:

房價永遠不會跌?破解賣房4大銷售話術

台積電三奈米廠上樑 劉德音三大承諾透端倪

聯電股價飆18年新高帶旺「聯家軍」,這是短期現象還是翻身序曲?

延伸閱讀

謝金河:貨櫃航運三雄紛紛交出好成績!上半年陪錢,第三季突然大好,有這幾個原因...

2020-11-26

大成、卜蜂、統一都是他客戶!京冠轉化殘渣 從綠豆篁裡挖出金礦

2020-11-26

「一半天使一半魔鬼」阿根廷世紀球王馬拉度納驟逝 傳奇一生爭議不斷

2020-11-26

「NCC的決定,社會自有公評」強調尊重不插手 蔡英文「內閣改組、中天換照、美豬」一次說明白 

2020-11-26

疫情過後可恢復正常生活?林百里這麼說!謝金河:一句話看見企業家智慧!

2020-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