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阿富汗自己都不願意打的戰爭,為何要美軍犧牲?」拜登為撤軍辯護:再花20年也沒用

「阿富汗自己都不願意打的戰爭,為何要美軍犧牲?」拜登為撤軍辯護:再花20年也沒用

黃浩珉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2021-08-18 15:28

阿富汗局勢驟變,民兵組織神學士15日攻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總統甘尼(Ashraf Ghani)逃亡國外。阿富汗政府迅速跨台後,美國已正式宣布撤軍,結束美國在阿富汗長達20年的戰爭。

 

針對阿富汗的情勢,美國總統拜登16日緊急於白宮發表談話,認為撤軍符合國家利益,美國不會再重複過去20年犯的錯誤,無限期地投入就連阿富汗的軍隊也不願意打的戰爭。拜登在談話中表示:「我堅定支持我的決定。」

 

以下為拜登就阿富汗局勢問題談話全文:

 

午安。我今天想談談阿富汗不斷發展的局勢,上週發生的事態,以及我們為應對迅速演變的事件已採取的舉措。

 

國家安全團隊和我一直在密切關注阿富汗的局勢,並迅速採取行動,執行我們制定的計劃,以應對各種突發事件,包括我們現在看到(阿富汗)的快速崩潰。

 

我等一下將會談到更多我們正在採取的具體措施,但我想先提醒大家,我們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以及美國在阿富汗的利益是什麼。

 

美國的目標是保衛本土安全,而非國家建設

 

 

約20年前,我們帶著明確的目標進入阿富汗:捕捉那些在2001年9月11日襲擊我們的人,並確保蓋達組織不能利用阿富汗作為基地,再次襲擊我們。

 

我們做到了這一點。我們嚴重削弱了蓋達組織和阿富汗的實力。我們從未放棄對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的追捕,我們抓住了他。那是10年前的事。

 

我們在阿富汗的任務從來就不是國家建設,不是創造一個統一的、集中的民主國家。

 

我們在阿富汗唯一重要的國家利益,今天仍然是一貫的:防止對美國本土的恐怖攻擊。

 

我多年來一直主張,我們的任務應該集中在反恐上,而不是鎮壓叛亂或國家建設。這就是為什麼我在2009年擔任副總統時,反對增兵的提議。

 

這就是為什麼作為總統,我堅決要求我們關注2021年,我們今天面臨的威脅上,而不是昨日的威脅。

 

今天,恐怖主義威脅已經遠遠超出了阿富汗。索馬利亞的青年黨、阿拉伯半島的蓋達組織、敘利亞的努斯拉陣線、試圖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建立哈里發國,並在非洲和亞洲多個國家建立附屬機構的伊斯蘭國(ISIS)。這些威脅需要我們關注並提供資源。

 

在我們沒有長期軍事存在的多個國家,我們對恐怖組織進行有效的反恐任務。

 

如果有必要,我們在阿富汗也會這樣做。我們已經發展了反恐超視距能力(over-the-horizon capability),這將使我們能緊盯著該地區對美國的直接威脅,並在必要時迅速果斷地採取行動。

 

駐軍阿富汗20年,從來沒有一個撤出美軍的好時機

 

 

當我上任時,我繼承了川普總統與塔利班談判達成的一項協議。根據他的協議,美軍將在2021年5月1日之前撤出阿富汗,也就是我上任後的三個多月。

 

在川普執政期間,美國軍隊已經從大約1萬5,500名美軍縮減到2,500名駐軍。而塔利班正處於自2001年以來最強大的軍事狀態。

 

作為你們的總統,我必須做出選擇,是要貫徹執行該協議,還是要準備在春季戰爭季節中重新與塔利班作戰。

 

5月1日之後,就不再休戰。5月1日之後,不再有保護我們部隊的協議。5月1日之後,不再有美國人無傷亡的穩定現狀。

 

只有一個冷酷的現實:要落實撤軍協議,或要衝突升級,讓數以千計的美國軍隊重新投入阿富汗的戰鬥,並陷入衝突的第3個10年。

 

我堅定地支持我的決定。在20年後,我深刻地了解到,從來沒有一個撤出美軍的好時機。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仍然在那裡。我們清楚地知道風險的存在,我們為每一次突發事件做了計劃。

 

阿富汗自己都不願意打的戰爭,為何要美軍犧牲?

 

 

但我總是向美國人民承諾,我會對你們坦白。事實是:這確實比我們預期的要快。

 

所以發生了什麼事?阿富汗政治領導人投降並逃離該國。阿富汗軍隊崩潰了,有時甚至沒有試圖戰鬥。

 

如果有什麼區別的話,過去一週的事態發展加強了現在的結論——結束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參與是正確的決定。

 

美國軍隊不能,也不應該在阿富汗部隊自己都不願意打的戰爭中作戰和犧牲。我們投入超過1兆美元。我們訓練和裝備了一支約30萬兵力的阿富汗軍隊,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裝備。這支部隊的規模比我們許多北約盟國的軍隊還要大。

 

我們提供了他們可能需要的所有工具。我們支付他們薪資,維持他們的空軍,這些都是塔利班沒有的。塔利班沒有空軍。我們提供了近距離空中支援。

 

我們給了他們一切機會決定他們自己的未來。但我們無法提供他們為未來而戰的意願。

 

有一些非常勇敢和有能力的阿富汗特種部隊和士兵。但是,如果阿富汗現在無法對塔利班發動任何真正的抵抗,即使再過一年,或再多一年、五年或二十年,美國軍隊繼續駐紮當地也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

 

這就是我的核心信念:在阿富汗自己的武裝部隊不加緊行動的情況下,下令美軍挺身而出是錯誤的。

 

如果阿富汗的政治領導人無法為他們人民的利益團結起來,無法在關鍵時刻為他們國家的未來進行談判,即便美軍仍駐留在阿富汗、為他們承擔戰鬥的重任時,他們也不會這樣做。

 

我們真正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和俄羅斯——只會希望美國繼續將數十億美元的資源和注意力,無限期地投入到穩定阿富汗的工作中。

 

當我6月在白宮接待甘尼總統和阿布杜拉主席(Abdullah Abdullah)時,以及7月我再次與甘尼通電話時,我們進行了非常坦誠的交談。我們談到了在美軍離開後,阿富汗應該如何準備打他們的內戰。肅清政府中的腐敗,以便政府能夠為阿富汗人民工作。我們廣泛地談論了阿富汗領導人在政治上團結的必要性。

 

他們沒有做到這一點。

 

我還敦促他們開展外交活動,尋求與塔利班達成政治解決方案。這一個建議被斷然拒絕。甘尼堅稱阿富汗部隊會戰鬥,但顯然他錯了。

 

因此,我不得不再問那些主張我們應該留下的人:當阿富汗軍隊不願意時,你們還要讓我派多少代的美國兒女去打阿富汗的內戰?還有多少生命——美國人的生命——值得這樣付出?阿靈頓國家公墓還有多少無盡的墓碑?

 

我很清楚我的答案:我不會重複我們過去犯過的錯誤——在不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衝突中,無限期地停留和戰鬥,在一個外國的內戰中加倍努力,試圖通過美國軍隊無休止的軍事部署來重塑一個國家。

 

這些都是我們不能繼續重複的錯誤,因為我們在世界上擁有不容忽視的重大切身利益。

 

阿富汗場景令人心碎,美國將進行外交及人道主義援助

 

 

我也想承認這對我們許多人來說是多麼的痛苦。阿富汗看到的場景令人心碎,特別是對我們的退伍軍人、外交官、人道主義工作者,以及任何在實地工作以支持阿富汗人民的人。

 

對於那些在阿富汗失去親人的人,以及在阿富汗為我們的國家戰鬥和服務的美國人來說,是深深的、深深的內在傷痛。

 

對我來說也是如此。我和其他人一樣長期經歷這些問題。我經歷了阿富汗戰爭——從一開始到結束,從喀布爾到坎大哈,再到庫納爾谷。

 

我曾在4個不同的場合去過那裡。我與當地人民見面。我與領導人交談過。我和我們的部隊在一起,我親身了解到在阿富汗什麼是可能的,什麼是不可能的。

 

因此,現在我們專注於什麼是可能的。

 

我們將繼續支持阿富汗人民。我們將以我們的外交、我們的國際影響力和我們的人道主義援助來領導。我們將繼續推動區域外交和參與,以防止暴力和不穩定。

 

我們將繼續為阿富汗人民、婦女和女孩的基本權利發聲,就像我們在世界各地發聲一樣。

 

我一直很清楚,人權必須是我們外交政策的中心,而不是在邊緣。但做到這一點的方法不是通過無休止的軍事部署。而是藉由我們的外交、我們的經濟工具和號召世界加入我們的行列。

 

美軍撤離進度 將擴大難民准入範圍

 

 

現在,讓我列出目前在阿富汗的任務。我被要求進行授權,而且我也授權了,將6000名美軍部署到阿富汗,目的是協助美國和盟國的文職人員離開阿富汗,並將我們的阿富汗盟友和需要幫助的阿富汗人疏散到阿富汗境外的安全地帶。

 

我們的部隊正在努力確保機場的安全,並確保民用和軍用航班的持續運行。我們正在接管空中交通管制。

 

我們已經安全地關閉了我們的大使館,並調離了我們的外交官。我們的外交存在(diplomatic presence)在機場也同樣得到鞏固。

 

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打算把一直在阿富汗生活和工作的數千名美國公民撤離出去。

 

我們還將繼續支持文職人員安全離開,這些我們盟國仍在阿富汗服役的文職人員。

 

我在7月宣布的「盟友避難行動」(Operation Allies Refuge)已經將2,000名有資格獲得特別移民簽證的阿富汗人及其家人搬離至美國。

 

在未來的日子裡,美軍將提供援助,將更多符合特別移民簽證條件的阿富汗人及其家人遷出阿富汗。

 

我們還在擴大難民的准入範圍,以涵蓋為我們的大使館、美國非政府組織和美國新聞機構工作的其他弱勢阿富汗人。

 

我知道有人關注為什麼不早點開始疏散阿富汗平民。部分答案是一些阿富汗人不想早點離開,他們仍然對他們的國家充滿希望。還有一部分是因為阿富汗政府及其支持者不鼓勵我們組織大規模的撤離,以避免引發,正如他們所說的,信任危機。

 

美國部隊正像以往一樣專業而有效地執行這一任務。但這並非沒有風險。

 

在我們執行這次撤離時,我們已經向塔利班明確表示:如果他們襲擊我們的人員或破壞我們的行動,美國的軍事會是迅速的,反應將迅速而有力。如果有必要,我們將以毀滅性的力量保衛我們的人民。

 

我們目前的軍事任務將在很短時間內、有限的範圍內切中目標——盡快讓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盟友是安全的。

 

一旦我們完成了這一任務,我們將結束我們的撤軍。在經歷了20年的流血衝突之後,我們將結束美國最長的戰爭。

 

美國過去20年犯了許多錯誤 阿富汗戰爭到此結束

 

 

我們現在看到的事件可悲地證明,再多的軍事力量也無法提供一個穩定、統一、安全的阿富汗,在歷史上被稱為帝國墓地。現在發生的事情可能在5年前或15年後會同樣輕易地發生。我們必須誠實,我們在阿富汗的任務在過去20年中犯了許多錯誤。

 

我現在是第四位主持阿富汗戰爭的美國總統,兩位民主黨人和兩位共和黨人。我不會把這個責任轉嫁給第五位總統。

 

我不會誤導美國人民,聲稱只要在阿富汗多花一點時間就會讓一切變得不同。我也不會迴避我對我們今天的處境,以及我們必須從這裡向前邁進的那份責任。

 

我是美國的總統,責任由我承擔。

 

我對我們現在面對的事實深感傷痛。但我不後悔我決定結束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並繼續專注於我們在那裡和世界其它地區的反恐任務。

 

我們在阿富汗削弱蓋達組織的恐怖威脅,並殺死賓拉登的任務是成功的。

 

我們為克服幾個世紀的歷史,並永久地改變和重塑阿富汗所做的幾十年的努力並不成功,如我所寫和所相信的,它永遠不可能成功。

 

我不能也不會要求我們的部隊在另一個國家的內戰中無休止地戰鬥,造成人員傷亡,遭受致命的傷害,使家庭因悲痛和損失而破碎。

 

這不符合我們的國家安全利益。這不是美國人民想要的。這不是我們的部隊在過去20年中作出如此大的犧牲所應得的。

 

我在競選總統時向美國人民承諾,我將結束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介入。雖然這很艱難和混亂,而且遠非完美,但我已經履行了這個承諾。

 

更重要的是,我向為這個國家服務的勇敢的男女作出承諾,我不會要求他們繼續在早就應該結束的軍事行動中冒生命危險。

 

當我還年輕時,我們的領導人在越南就這麼做了。我不會在阿富汗這樣做。

 

我知道,我的決定會受到批評。但我寧願接受所有這些批評,也不願意把這個決定傳給另一位美國總統,又一位,第五位總統。

 

因為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對我們的人民來說是正確的決定。對冒著生命危險為我們的國家服務的勇敢軍人來說,這是正確的。這也是對美國的正確決定。

 

謝謝你們。願上帝保護我們的部隊、我們的外交官和所有在危險中服務的勇敢的美國人。

延伸閱讀

美撤軍阿富汗卡中國後路,台灣變「一路」最前缐!謝金河:美國走這步棋,下半年黑天鵝來襲

2021-08-18

車子要「分段發動」才不會傷引擎? 達人:剛發動時別馬上入檔、重踩油門

2021-08-17

「我在沉默中看到了滿滿的恐懼」…女市長、女記者屢遭死亡恐嚇,成美軍遺留在阿富汗的悲傷故事

2021-08-17

「今日的阿富汗當然不是明日台灣!」 專家分析關鍵6大差異

2021-08-17

美國離開阿富汗如何影響台海穩定

202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