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股權教父與接班人 暢談復華金未來 p.72

八月三日,復華金控總經理、也是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的長子馬維建正式接任總經理後,首度接受媒體專訪,他的心情,全寫在胸前那條綠色領帶;那種綠不常見,是初春枝頭上抽出嫩葉時才有的新綠;在這新綠中,乍見十幾匹馬,一路奔騰而出……。

再過不了多久,印著元大證券或復華金控的名片就要更新為「元大金控」。這一刻對馬家是嶄新局面,意義重大。馬志玲打拚天下三十年,如今手握一二%證券市占率,更是股市資券利率的決定者。

先到的馬維建一面回覆記者問題,一面注意著會議室外父親的動態。拍照時,他刻意與父親保持三步距離,直到父親向前摸摸他的肚子、示意「減肥」,馬維建這才輕觸父親臉頰,嚴肅的氣氛頓時融化在父子兩人相視一笑的親情裡。

採訪過程馬志玲話不多,眼神飄向遠方,但耳裡清清楚楚聽著馬維建回覆記者問題,語意一有出入,他立刻加入話題,表達自己意見,多數時候他雙手合十,關鍵時刻才會接話;馬維建則全神專注,聆聽父親見解,畫面裡,頗有交棒之後的關注意味。

接班大計 馬維建掌軍符,馬志玲幕後督軍

雖然不時留心父親對自己受訪應答的神情,但馬維建顯然有備而來,不但從購併、兄弟兩人個性、中國布局、以及元大的下一步,都有直率的說明,以下是父子兩人接受本刊專訪的重點摘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對元大來說,這是一個新的開始,市場也在看,馬先生此刻心情為何?

馬志玲答:哈哈哈(豪爽大笑),現在交給他(指馬維建)去做吧,我現在滿好的,上午看看重大事情,把正事了解一下,策略搞清楚我就泡湯去了、看看書啊,看看《今周刊》,樂滿地(元大在桂林的休閒事業)遙控一下,多好呢!對不對,事情很多嘛。

問:一天花多少時間處理公司業務?

馬志玲:不多,大概四個小時,有事才講,沒事就不要囉唆。

馬維建:父親在公司真的像看門診,主管有什麼事情馬上就與他溝通。

馬志玲:馬上決定怎麼做就好啦。都搞了三十多年啦,還有什麼東西嗎?

問:四月購併以來,總經理花最多時間處理哪些事情?

馬維建:其實現在花最多的時間在內部協調,因為復華金控原來是一個黨營機構,culture(企業文化)和元大是不一樣的,在元大沒有黑函文化,在復華有黑函文化,在元大你隨時到馬先生(馬志玲)、杜董(馬志玲妻,元大證券董事長)辦公室,敲門進去,要檢舉哪一位主管、哪一位同仁,你自己去講就可以了,元大一向對匿名黑函不處理的,如果針對看不慣的東西,你自己名字都不敢放上去,那我為什麼要處理呢?

元大主管會議很多,開會是溝通,復華卻是簽呈文化,所以主管有簽不完的簽呈,依我來說,這不是一個很好的culture,但這需要慢慢調整,大家是一個團隊,溝通順暢之後,自然不會有問題。

問:針對這個問題你怎麼解決?

馬維建:我抓他們開會呀,當這個總經理好慘唷,我現在每天晚上幾乎不應酬,我工作時間很長,早上七點半待到晚上八點半,然後回家吃晚飯,回到家我已經筋疲力盡,講話都講不出來了,就拿著一個遙控器在那邊亂轉。

問:太太不會抱怨嗎?

馬維建:她怎麼不抱怨?但管不了那麼多了。

兄弟分工 個性互補,馬維辰以兄為尊

問:馬維建與馬維辰兩兄弟接班的問題如何安排?兩人又如何分工?
馬志玲:弟弟聽哥哥的話就好啦!

問:如果弟弟不聽話怎麼辦?

馬志玲:(斬釘截鐵的回答)不會,他不會。

馬維建:其實我們在家裡不管個性或負責的東西都會分工,因為不是現在才一起共事。譬如說,Michael(指弟弟馬維辰)的朋友很多,他喜歡交朋友、執行力也不錯;而我是比較安靜,喜歡思考一些東西,所以我覺得大家不會重疊。

有時候大家在一起開會,Michael開了我就不去,我負責我的東西,兩個人一通電話或碰個面,把各自開會的內容說一下,不然你每天真的都在開會。

馬志玲:Michael跟他年紀差滿多的,Michael怕他怕得不得了。

馬維建:我沒這麼凶吧?

馬志玲:不是說怕啦,哥哥講話他就聽了。

問:兄弟倆小時候有沒有吵過架、打過架?

馬志玲(搖搖頭):不打、不吵的,他們真好。馬維辰跟馬維欣都聽他的話,聽得很,他們知道哥哥做得不錯。

問:馬先生教子有方?

馬志玲:也不是啦,他處理事情度量很大,好的東西,像藝術品,你滿意就拿去,大哥有這個風範。

未來策略 把銀行當成證券做,擴張據點

問:元大為何找李鴻基掌舵?

馬維建:為了下一步。我們分析外資遲早要占台灣五○%市值,這是大家逃不了的trend(趨勢),是國內上市公司的宿命,有這個trend放在那邊,請問你要怎麼做。

馬志玲:上禮拜我跟他講,每個分公司前五名每天登出來給大家看,差的五名要修理,不行就換人。(停了幾秒,瞪大眼睛)什麼叫總裁?總裁什麼都沒有,做不好就是癟三啦,做人就是這樣,你把他做好就對了。

馬維建:其實大的壓力當然是公司上層在負擔,譬如說我現在負責金控業務,我也跟每個子公司講得非常清楚,股東跟我算ROE(股東權益報酬率),很抱歉,我跟你也算ROE,跟董事長、總經理都是這樣講的。

外資買我這麼多股票,每次跟他們做roadshow(說明會),外資都跟我要求復華金ROE能不能做到一○%,一○%是外資買我股票最基本的benchmark(基準),外資跟我要求基本是一○%,很抱歉,我跟你算每一毛的資金成本,每家子公司也要上繳至少一○%,不然我在分配資源時你就沒有了。

外資分析台灣公司真的很用功,我自己在跑常常有感而發,我覺得國內投信太不用功了,我接不完的外資,不論是大小法人,只要我人在台灣,對我有request(要求)我一定見。國外一天應該是六場或八場,我一定從第一場坐到最後一場,但在國內我從來沒收到一個request,那你怎麼會懂我們公司的經營呢?

問:你們六月底調升融資利率,是好幾年來的第一次?

馬維建:沒有錯,台灣低利率維持好長一段時間,六月央行出手,市場也亂了一段時間,那個時候我也必須適度反映我們的資金成本,最近甚至有同業打電話來說他們快撐不下去了,希望我們再調升利率,但我們資金調度很好。

問:你們現在已經是利率決定者了,你不調,別人不敢調!

馬維建:是呀!

馬志玲:把銀行當成證券做,就差不多啦!

問:當務之急先壯大證券版圖,銀行比較不急,是嗎?

馬維建:我們是證券為主,銀行為輔,但中間有個微妙標準,譬如說元大加復華,一共有一百四十九個分公司,復華銀行只有七十個據點,你七十個點來服務一百四十九個證券的點是不夠的,交割款要移到復華銀,光七十個點怎麼吃得下來?未來銀行還要適度擴張。

中國布局 西進不止歇,期待二○○八契機

問:台灣證券市場有其局限性,你對中國市場有何想法?

馬維建:大家都非常看好中國市場,同業很急著要進去,可是現在真的不是我們在control,還是看兩岸關係。中國領導人應該也在看台灣明年選舉,新領導人還沒選出來之前應該不會動。

我聽很多北京朋友提到,中國大陸領導人對新的領袖抱很大期望,新領導人選出來之後,照常理判斷,總是先對台灣人民示好吧,在那個時間裡面,再看看有沒有我們去中國的契機,當然,我們布局是從來沒停過的!

延伸閱讀

前瞻應用 描繪城鄉未來翻轉戰略

2019-01-14

無雷/看完《復4》後只會用good 形容?來教你如何用英文發表影評!

2019-04-24

彩券族注意!中這些獎急著領 多繳20%冤枉稅

2019-06-10

不想麻煩子女、不靠勞保勞退 3步驟教你快樂退休

2019-06-28

白鹿13時才剛登陸屏東 下週又有熱擾動醞釀中

2019-08-2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