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在地「公平交易」抓住感動新商機

在地「公平交易」抓住感動新商機
只是為了幫助台東當地果農的一個念頭,讓李銘煌一個門外漢,義無反顧投入製冰業。

陳免

產業動態

攝影/陳俊銘

633期

2009-02-05 15:57

你能想像,一枝冰棒也能幫助辛苦耕作的果農,改善水果滯銷的經濟困境?一顆麻糬,能夠讓種豆的阿嬤貼補孩子的學費?來自台東的春一枝冰棒和墾丁的穀色穀香麻糬,正在實踐一種屬於台灣在地的「公平交易」。

編按:「公平交易(Fair Trade)」概念的提出,是為了幫助在經濟社會底層辛勤工作的人們脫離貧困的一種支援,做的是一種買方(消費者)與賣方(農民)間的公平買賣行為。例如雨林咖啡,就是透過消費來協助雨林地帶的咖啡農,改善他們的生活。

生產者可以持續地栽培高品質的農作物,買方也可以避免中間商的剝削,並以合理的價格獲得高品質的農作物。它是一種誠信的交易行為,但是在一味「追求獲利」的目標中,公平交易漸漸被視而不見,變成一個陌生的概念。但是,春一枝冰棒以及穀色穀香麻糬,卻透過台灣在地的好滋味,傳達公平交易的精神。

 

現採新鮮花果當材料 「春一枝冰棒」為農村注入新生命


「你知道洛神花冰棒是怎麼做出來的嗎?」周末的台北東區,忠孝東路四段二四八巷的農學市集,春一枝商行老闆李銘煌正熱情地拿著照片向民眾介紹洛神花採收的過程。

寒冬中賣冰棒難度高,但聽著李銘煌解說這一支小冰棒經過辛苦及用料實在的製作流程,不少人忍不住食指大動掏腰包,想要一嘗這新鮮、原汁原味的「春一枝」冰棒。

這樣一支冰棒要價三十元,許多人都認為在各種小生意中,就屬賣涼水的利潤最高,不過,別以為春一枝冰棒做的也是這種低成本的涼水生意。一支洛神花口味的冰棒,使用的洛神花,不是買現成醃製的洛神花乾,而是從農田裡採收的新鮮貨,從花採下後,整整要二十天的處理程序才能做成冰棒。

除了洛神花口味,還有吃得到果肉的釋迦、百香果和鳳梨口味的冰棒,材料都是來自台東當地現採的新鮮水果。

定價三十元中,扣掉從台東到台北的相關管銷,有十五元直接回饋材料產地——台東當地的農民,以及製冰的工人身上。

別以為李銘煌是一般靠賣冰棒賺錢為生的商人,賣冰棒並非他的專長,他真正的身分是一家中小企業老闆,專門製造衣服飾品的副料。經營春一枝是來自一個偶然,「一頭栽進去後,就收不了手。」李銘煌用這一句話開始講述他賣冰棒的過程。

平日就喜歡往野外跑的李銘煌,四年前在台東的鹿野高台買下一棟房子,在和附近村民的互動過程中,漸漸地他開始了解,原來他平常羨慕可以生活在這麼美好大自然中的鄰居,其實每天都為了下一頓飯以及孩子的學費在擔憂。

 

賣更多冰棒就能幫助更多人


平時,村民送來給他美味的釋迦,其實是因為超過八分熟,就沒有盤商願意收,一年辛苦的照顧、耕耘,到最後卻換不到實質的收益。

還有,隔壁的男主人阿貴,為什麼每天都待在家,躺在躺椅上沒有出去工作?原來,鹿野地區除了生產釋迦,也是茶區,阿貴是一位製茶師傅,每年茶葉採收的季節,他總是要熬夜趕工製茶,台東的茶做好了,還得帶著一群師傅到南投廬山、清境一帶去幫忙製茶。

但是,在李銘煌搬來時,阿貴已經因為工作途中車禍斷腳,有二年的時間賦閒在家,家中孩子還在求學階段,一家生計只靠在觀光區賣特產的太太維持。就這樣,愈聊愈深入,村民鄰居們所面臨的農作物賣不掉,或因為沒有工作收入的經濟困境,慢慢地也成了李銘煌心中掛念的一件事。

「能不能把水果拿來做成冰棒?」在一次吃冰棒解熱時,李銘煌想到,既然水果放不久,那不如用冰的形式,把它的風味冰封下來,李銘煌說,八分熟的水果,是最好的品嘗風味。

於是他和阿貴兩位不懂製冰的大男人,開始四處打聽製作方式,包括設備的添置。李銘煌跑遍各地,「一開始有人說只要十幾萬元就夠了,沒想到光是一個冷凍槽就要五十萬元,而這只是其中一個引擎的價格。」採訪當天,李銘煌還在聯繫換包裝機的事,這又是十萬元的花費。

冰棒開賣半年,設備費用已經投入二百萬元。但從事製造業出身的李銘煌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和阿貴合作的模式是,製冰設備和冰棒相關食材等資金成本由春一枝負擔,阿貴負責出工採購、製冰,論件計酬,量大的時候,也是由阿貴自行再找工人。

而冰棒食材的部分,則是以盤商的價格向農民收購,解決正熟水果賣不掉的問題,這對果農而言不但風險減少,也多增加收入。也就是說,李銘煌賣出多少支冰棒,攸關阿貴和台東農民的收入增減。

春一枝目前一個月大約可以賣出一萬支冰棒,藉此,阿貴一個月中則有半個多月的時間有工作可做。「原本只是一個單純想法,幫助失業的阿貴有一份工作收入就好,但現在希望冰棒能愈賣愈多,就可以幫助更多農人。」李銘煌說,很多通路開始和春一枝接觸,二○○九年可望進入量產階段。

至於自己可以賺多少,李銘煌說他沒想那麼多。對於所有的努力,他認為,不是為了賺更多錢,而是為了改善、提升生活品質。「做人要公正,如果所有的利益都在我的口袋,這生意是不會長久的。」這就是李銘煌認知中的公平交易,沒有太深的學問,有的是他具體的實踐。

 

堅持高價收購最好的食材 「穀色穀香麻糬」用感情做生意


這是另一個關於「美好生意」的具體實踐。

在墾丁的籠仔埔大草原上,五十七年次的陳婉玲正專心地用雙手拍打著剛蒸熟的糯米糰,「雖然攪拌機已經攪拌過了,但經過拍打後,把手上的能量傳到糯米糰上,麻糬的口感會更Q。」在陳婉玲邊做邊解說的時候,原本黏手的糯米糰,已變得彈性光滑。

陳婉玲手工製作的麻糬名叫「穀色穀香」,顧名思義要呈現的是食物的最原味。所以,她跑到花蓮、宜蘭,了解每一束稻米被收割前生長的環境;跑到台東都蘭,和有十年有機種植經驗的女農一起採收台灣原生種的小油豆花生;踏入屏東萬丹的上村村落,打聽村子裡誰家種的紅豆最「乾淨」?最後終於找著有機紅豆產銷班中堅持純淨的農夫,提供了別具風味的紅豆。

如此辛苦地找尋,只因她認為,交易過程中每個環節裡的人事物都應該被善待,不僅是吃的人,生產者亦然。

在她工作場所的一面牆上寫著,「公平買賣:阿嬤種豆,這季收成剛好貼補小孩學費,無剝削的買賣才能讓她善待土地、安居樂業。」長期關心台灣農業的陳婉玲,深深了解農民在整個交易過程中,所承擔的風險是最大的,最需要受到保護。

 

讓農民自己開價,絕不殺價


也因此,她向農民買農作物時,總是讓農民自己開價,絕不殺價,「你賣什麼價錢可以生存,就開什麼價。」陳婉玲的麻糬,包裹的是支持一個善待土地環境的種植方式,但前提得要讓農戶可以維持生計,農民們才可以放心地去種植。

目前,穀色穀香的手工麻糬是以宅配的方式銷售,不過二○○四年,陳婉玲也曾經在觀光業的一級戰區墾丁大街上擺過麻糬攤。

堅持使用最好食材的麻糬,第一天擺攤就造成大排長龍,引起街上其他店家側目。有人幫她出主意,建議她去花蓮批貨,不需要自己揉糯米糰揉得那麼辛苦;她的房東也要她不要再給客人試吃,認為太傷本了,應該全都拿來賣。

陳婉玲只在假日晚上賣四個小時,看在商店街其他人眼中簡直就是白花花銀子擺在眼前還不會賺,但她堅持只賣手工現做,所以擺攤的日子,她通常從早上六點就開始磨米、蒸粿等準備工作,這都是手工麻糬少不了的工序。

「我就是希望讓一般遊客在觀光區也可以買到很誠信的商品。」陳婉玲對於一般商家貪婪、只為自己荷包的待客之道相當不以為然,她只賣自己用手、用心做出來的麻糬,她相信食物自己會說話。

在墾丁大街賣了一年,陳婉玲就撤出了,因為她向來反對國家公園,當然也不認同國家公園裡有觀光商店街,因此她從墾丁大街撤出,「不能為了生存而違背了原則。」陳婉玲說,當年一個十元的麻糬,利潤比現在一個賣二十五元還高,但因為食材愈用愈好,也就回不去了。

現在,她用的有機糯米、紅豆,價格是一般的二倍,有機花生更是貴上六倍,做出來的麻糬平均一顆成本是一般市售麻糬的三.四倍,但售價則只有一般的一.四倍。陳婉玲用最好的食材、訂定消費者買得起的價格,她甚至想公開進貨成本,因為她認為,交易應該是公開透明,是一個誠實的交易。

在陳婉玲的生意裡,是以「感情」作為衡量準則,「因為有感情就不會去傷害心愛的人。」她強調,這當然也包括會更善待自己。

每天,陳婉玲在廊下工作台上揉著糯米糰,一抬頭就看得到湛藍的海景,也難怪陳婉玲要說,一顆好吃的麻糬,除了技術、新鮮優質的好食材,還要有好心情,「你覺得在這樣環境下做出來的麻糬會不好吃嗎?」給自己一個好的工作環境,也是她主張的「公平交易」。

 

春一枝商行
負責人:李銘煌
本業:景騰工業總經理
公平交易:一支30元的冰棒,有15元回到台東農民及製冰工人身上
經營狀況:目前一個月平均賣出一萬支冰棒,剛好打平食材、人工及管銷成本,預計09年銷售量再提高

穀色穀香手工麻糬
負責人:陳婉玲,1968年生
經歷:設計公司專案經理
公平交易:向農民採購食材,不比價、不砍價
經營狀況:一個月工作8天,一天可出貨50盒(300元/盒),以50%利潤計,月收入約6萬元

延伸閱讀

一粒米的百種姿態

2017-02-09

從源頭下工夫 砸九百萬把關種子

2016-07-21

不簡單的甜點夢

2014-12-04

來吃 霜淇淋吧!

2014-06-05

後山自然美味 城市搶鮮宅配

2010-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