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直擊山寨大本營

直擊山寨大本營
在深圳的大型手機賣場,你可以輕易地買到各種手機零組件。

賴筱凡、林宏文

產業動態

攝影/陳永錚

643期

2009-04-16 11:52

過去3年,山寨手機攻克中國半壁江山,威力讓國際大廠也驚歎;如今,這群挾著山寨機成功經驗的5000家企業,總共10萬名從業人員的山寨大軍,正在悄悄移動,進軍山寨筆記型電腦市場。

三月八日,深圳馬可孛羅好日子酒店,一場名為「牛轉二○○九——中國首屆上網本暨山寨本產業高峰論壇」熱鬧登場,只見會場萬頭攢動,不管是看門道、還是看熱鬧,整個酒店擠滿了人(筆記型電腦在中國被翻譯成筆記本,山寨本即為山寨筆記本的簡稱,也就是山寨版的筆記型電腦)。

這場被視為今年山寨本大軍的誓師大會,會中還製造了一個小高潮,一位山寨本廠商代表,模仿蘋果執行長賈柏斯,從紙袋裡拿出仿造的蘋果超薄筆電MacBook Air,「只要三個月,我們就能推出跟蘋果一樣的產品!」頓時全場歡聲雷動。

這群山寨大軍,在過去幾年,成功將山寨手機推上國際舞台,去年創造出二.五億支手機的銷售量,更成為僅次於諾基亞的第二大勢力;如今,這批五千家企業、總共十萬名從業人員組成的山寨大軍,已悄悄移動,準備打造一個山寨本市場,掀起另一場顛覆性的革命大戰。

 

山寨

「山寨」一詞源自廣東一帶,專指仿冒品牌「占地為王、以山為塞,不受政府管轄」。山寨以黑手機打響名號,各式手機皆能仿,讓當地笑稱「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這股山寨文化逐漸擴散至其他電子產品,如山寨本(NB)、山寨電視、山寨GPS,甚至山寨車。

 

衝擊一:遊走法律邊緣 以走私零組件、盜版OS壓低成本

 

如果說○八年小筆電的成功,是英特爾Atom處理器的鼎力相助,那麼,○九年山寨本要崛起,威盛的「中國芯」將扮演重要角色。

熟悉山寨本運作的國內廠商說,「如果把威盛想成中盤商,它把所有想做山寨本的量集結起來,統一向零組件廠下單,採購成本就會下降,甚至再去和代工廠談,單量一大,代工廠接單的意願自然就高。」所以威盛才要成立GMB(Global Mobility Bazaar,開放式超移動產業策略)聯盟,透過平台整合的方式,統一供應鏈,讓山寨本的進入門檻往下降。

換句話說,台系零組件廠的原料來到香港,透過走私方式進入深圳,不須支付一七%關稅,就是山寨軍先天的價格優勢。而山寨軍口中「不用錢的微軟」,更證實了盜版的猖獗。這東省西省,再加上選用相對廉價的威盛C7處理器,山寨本的成本一省,就是品牌廠價格的五成。

 

GMB聯盟 

GMB(Global Mobility Bazaar,開放式超移動產業策略)聯盟,為威盛於2008年成立的整合平台,主要針對其C7處理器,提供搭配的解決方案及供應鏈廠商,讓客戶能在短期內設計生產並上市。

 

衝擊二:山寨軍的3G戰場 五千家公司、十萬人在移動


由於山寨手機市場日趨飽和、無利可圖,往山寨本發展已不可避免,「如果做山寨手機的廠商有五千家之多,加上通路商,十萬山寨軍正從山寨機移向山寨本。」觀察資訊產業二十餘年的拓墣產業研究所所長陳清文,開始注意到手機與NB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山寨軍,讓手機和NB開始正面交戰。過去,做手機的人,固守城池,不會輕易跨足NB市場,然而當NB的通訊、上網功能開始與手機重疊,手機與電腦市場不再壁壘分明。

靠著既有的山寨機經驗,加上英特爾、威盛的協助,山寨軍從山寨機轉做山寨本,不再是一件難事,更何況是中國3G新大餅,正熱騰騰地出爐。
 

衝擊三:破壞式創新 跳脫框架,因地制宜才是山寨本色


如果只是一味模仿,山寨文化不會如此蓬勃發展,山寨大軍最厲害的是,如何在舊有的模仿框架裡,打造出新的創意。

不只產品創新,山寨機多樣化的銷售通路,也是眾多品牌廠商力有未逮的,例如深入農村及鄉鎮,採用電視購物頻道,甚至外銷至海外新興國家等。

現在,破壞式創新的模式,正一步步由山寨機複製到山寨本。「未來3G推動,山寨本也可以有雙卡雙待啊,透過NB打電話、看電視,都行的。」李斌談著山寨本可能的創新,展現出山寨軍不受框架限制的特色。
 

衝擊四:最終目的還是下山 中國政府支持 山寨漂白做品牌


天宇朗通的轉型,就是山寨王亟欲變身品牌王的最佳典範。攤開○八年中國手機銷售量排行榜,天宇朗通共銷售二千一百萬支手機,將摩托羅拉一千五百萬支遠遠甩在後頭,躋身中國前三大手機品牌,僅次於諾基亞和三星。

「你能再說我們是山寨機嗎?我們有品牌,有自己的通路,也有自己的研發團隊,我們不是仿冒別人,我們可以自己做。」天宇朗通的員工對於洗刷山寨王之名,相當在意。

拿出去年底天宇的代表作C800,號稱具有八百萬畫素的高階照相手機,「我們整整領先三星半年,這就是我們的研發實力。」在聯發科的協助下,天宇從仿冒累積經驗,在複製中學習創新。

 

今年,天宇朗通董事長榮秀麗為內部訂下銷售量三千萬支的目標,因為天宇要與諾基亞、三星抗衡,要用品牌、研發實力來打造全新的天宇朗通。

 

日前,深圳政協常委、深圳社會科學院院長樂正,是第一位為山寨寫提案的政協委員,他說,「如果政府對深圳最熱門的山寨電子產品加以引導扶持,使山寨手機走出山寨,走上自主創新之路,山寨軍有望成為深圳建設全球資訊電子產業基地的一支生力軍!」

 

在全球金融海嘯中,中國大國崛起的氣魄,也在樂正的提案中呈現,「就像十年前的聯想,相對於惠普和IBM來說也是山寨,賈柏斯在車庫開發出來的,當今個人電腦鼻祖蘋果一號,那時也是一種山寨。」山寨王想要「漂白」成為主流品牌,背後當然有中國政府的支持,從手機和PC產業中,培養出一個能讓中華民族引以為傲的品牌。

 

受惠也面臨挑戰 山寨本這一戰 台廠不能輸

 

山寨機從草創到興起,精準抓到商機的,無非是去年創造出貨兩億顆晶片傳奇的聯發科,此外,台灣也有一批零組件廠取得山寨機的訂單;但現實的情況是,中國手機產業的實力逐步凌駕台灣廠商,已是不爭的事實。未來在逐漸醞釀成形的山寨本新勢力,這一戰,台廠不能再輸。

 

攤開山寨本的供應鏈,「鍵盤是精元做的,CPU用威盛,電池廠有達振,Touch Pad(觸控板)的方案是義隆電,大概六成的零組件來自台灣,只有模子是我們自己開的。」李斌一一剖析山寨本的供應鏈,顯露出台廠的市場競爭力。

 

依照李斌的計算,山寨本今年將會有四百五十萬台的市場,幾乎相當於去年華碩Eee PC的全球出貨量。若將山寨市場進一步擴大到海外市場,威盛GMB聯盟主席黃義家預估,以今年全球一.五億台NB的出貨量估計,白牌NB可望拿下二成市占,也就是三千萬台,山寨本市場之龐大,連英特爾都不得不正視。

 

不過,山寨本產業的競賽,將是一個更快速就能定輸贏的戰爭,根據陳清文的估算,他保守認為今年中國山寨本市場大約只有二五○萬台的機會,以一台二千元人民幣計算,銷售額大約人民幣五十億元,而山寨本的利潤,可能低於五%,因此只有人民幣二.五億元的利潤。

 

「目前至少有五百家企業搶占這塊市場,平均每家只有人民幣五十萬元的利潤,可以預計,今年的五百家,到了明年就可能變成五十家,其他企業肯定要成為犧牲者。」陳清文形容,山寨本將很快完成淘汰賽,而且是「快魚吃掉慢魚」。

 

台灣一直以來是生產NB的重鎮,全球四大代工廠集中在台灣,不論是在零組件採購,或是研發設計,台廠都具有絕對優勢。

 

誠如華碩董事長施崇棠所說:「不能小看山寨本。」不論是急著想擠進山寨筆電供應鏈的諸多零組件廠,或是將與山寨本正面對決的宏碁、華碩等品牌廠,山寨衝擊,將是今年金融風暴下,不容小覷的新趨勢!

 

完整山寨NB供應鏈現形
CPU:威盛、金麗科
周邊IC:聯陽、松翰、瑞昱、迅杰
通訊IC:威睿
驅動IC:聯詠、奇景
電源管理IC:立錡、致新、類比科
觸控IC:義隆電、矽統
記憶體:勁永
面板:友達、奇美電、華映、彩晶、群創
散熱模組:超眾、力致
鍵盤:精元
電池:達振(統振子公司)
連接器:正崴
電源供應器:海韻電、全漢
ODM:富士康、金寶、仁寶

 

離開山寨  要打品牌
中國主要國產品牌
產品  品牌      位置  概況
手機  天宇朗通             北京  2002年成立,音量大、鍵盤大、鏡頭大為特色,

                去年銷售達2100萬支,成為中國國產手機領導品牌。
    金立      深圳  2002年成立,請來劉德華代言,強攻年輕消費族群。
    金鵬                     廣州  1998年成立,以小靈通(PHS)手機搶攻利基型市場。

NB   一本通     深圳  1994年成立,從消費性電子產品起家,

                 去年轉進山寨本市場,產品線齊全。

    MINIX(先冠)  深圳  1994年成立,為全球第5大主機板廠,

                 去年投入研發山寨本,

                 創立自有品牌MINIX,首批銷量2萬台。

延伸閱讀

白牌爆商機

2008-04-10

先冠 華碩不能忽視的中國對手

2009-04-16

威盛、鴻海將成聯發科第二?

2009-04-16

山寨天后有個挑戰諾基亞的夢

2009-04-16

威睿搶下大陸山寨手機晶片市場

2009-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