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與民爭地:印度工業化面臨挑戰

與民爭地:印度工業化面臨挑戰

MehulSrivastava/譯者.曉陽

產業動態

ShutterStock

669期

2009-10-15 17:10

企業面臨與印度農民爭地,以致總額九八○億美元投資案,連同印度的工業革命都遭到延宕。面對暴動抗爭,如何說服與安置農民,是一大挑戰。

瑪哈帕特拉是種田的,他的稻田不大,只有兩英畝,他的祖先世代都耕作這塊田地。「要是我不想賣的話,我有權拒絕嗎?」他問說。

這個問題的答案將決定印度是否將展開新的工業革命,創造足夠的工作,讓數百萬人脫離貧窮。瑪哈帕特拉和鄰人的田地正位於奧利沙省(Orissa)、印度政府五年前答應提供南韓浦項鋼鐵使用的四千英畝用地上。浦項鋼鐵希望興建印度最大的鋼廠,投資額一二○億美元,在孟加拉灣還有專用的港口。但是直到今日,浦項連工地的圍籬都還沒有樹立起來,因為瑪哈帕特拉和數千人與警方對峙,有一回甚至挾持浦項的員工達數小時。

在印度各地,類似的抗爭拖延了將近兩百件工廠、鐵路、公路工程。印度商會總會統計,總共有九八○億美元的投資案被擱置。

十月五日,阿塞洛米塔爾(ArcelorMittal)表示,取得土地的問題迫使該公司重新考慮在浦項廠址附近興建兩座鋼廠的計畫,該計畫規模達二百億美元。日產雷諾汽車公司、印度最大金屬公司吠檀多資源(Vedanta Resources),以及Infosys和Wipro等資訊科技大廠,都因為取得土地問題,取消或延誤計畫。「我只想蓋一座鋼廠,」浦項的印度廠長成吉源(譯音)說。「如果蓋了鋼廠,就會打造出一座新的城市,」他說,「十年後,這整個地區都會不一樣。」

但是,他首先得說服瑪哈帕特拉和他的鄰居遷走。根據印度法律,瑪哈帕特拉沒有權利拒絕省政府收購他的土地。但在實務上,如果瑪哈帕特拉不想搬遷,浦項或省政府都拿他沒辦法。政客不想把他們的選民遷走,而且只要測量人員拿著丈量儀器出現,就會引發暴動。瑪哈帕特拉和村民在他們村子圍起大門,還派人站崗,要是有人敢叫他們遷走,他們就要拚命。

 

被中國占去優勢

 

孟買機場擴建工程因為緊鄰跑道的一個貧民窟拒絕遷移而延誤;塔塔汽車設在西孟加拉省(West Bengal)的Nano小型車工廠興建工程,因為當地居民圍廠數月,而被迫停工。塔塔最後決定在一千三百英里外的古吉拉特省(Gujarat),另外覓址建廠;環境部長拉米席在旅遊勝地果阿(Goa)受到漁民包圍,因為他贊成遷移漁民,好在岸邊興建高級觀光飯店。

 

如果這些問題無法解決,印度就很難像中國那樣創造持久的經濟成長。中國的製造業勞工有大約二.八億人,比印度多了四千五百萬人,而印度的工業生產值只跟西班牙差不多。「對印度過於興奮的人似乎忘了,如果不解決土地這種基本問題,這個國家根本不可能有工業革命,」匯豐銀行資深亞洲經濟學家普萊爾表示。

 

農民的擔憂與犧牲

 

由於製造業不興盛,印度無法為貧窮的鄉村人口提供什麼機會。班加洛和孟買等城市因為科技服務業而轉型,但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口不到一千萬人。印度最大的產業是農業,大約五.五億名農民跟瑪哈帕特拉一樣,世代務農。「這裡什麼都沒有,」瑪哈帕特拉說,他和一家九口擠在兩個房間裡。「工作?發展?我生來是農夫,到死都是。」

 

爭議的焦點在於如何安置農民。奧利沙省的法律規定,被安置的農民可以在其他地方得到一小塊土地,但不論政府徵收多少土地,農民配發的田地都不超過五英畝。其他規定包括:輔導一名家族成員就業,最高五百美元的就業訓練,以及協助興建新家。「我們知道村民做出了犧牲,」塔塔鋼鐵奧利沙廠的建廠主管帕塔納亞克表示。「除非村民相信我們是真的關心他們,不然任何產業都無法發展。」

 

印度農民的憂慮其來有自。雖然政府有發放徵收費,但印度鄉村因為幾乎沒有土地交易,根本無從評估土地市價。鄉村發展部指出,二○○一年到○七年期間,奧利沙及鄰近三省總共有一百四十萬人因為土地徵收而被遷移,結果大多數人都失業了。根據印度社會研究中心和國際非政府組織Action Aid的調查,九成的回答認為徵收費太少了。

 

有些抗爭長達數年之久。一九九一年,奧利沙省開始為塔塔鋼鐵安排建廠用地。當時,政府用一千四百美元的價格向農民海布魯收購兩英畝田地,但他可以住到動工為止。這名不識字的七十歲老農夫覺得價格太可笑,而不去兌現一千四百美元的支票。現在,他率領鄰居跟塔塔鋼鐵對抗。「我的祖先從一八六○年起就住在這裡,」他說。「只因為塔塔鋼鐵要在這裡蓋廠,我就要搬走嗎?我要去哪裡?」

 

有關這個問題,只要開車十英里就可以抵達塔塔鋼鐵的一個安置基地。七百戶同意搬遷的人家,每戶可分得十分之一英畝土地,三千美元的新家建築補助,以及接受就業訓練或者領取四千五百美元。灰撲撲的街道兩旁有大約八十棟磚房,失業男子在門口發呆。「我懷念農村生活,還有老家,」拉席米.摩漢托說,她把六英畝的土地賣給政府。「可是這棟房子很好。」

 

她算是幸運的。塔塔鋼鐵對於願意搬遷的人算是相當慷慨。把土地賣給浦項鋼鐵而住進臨時收容營的一九六人,就沒那麼好運。他們不但沒拿到一毛錢,鄰居還恐嚇他們。但浦項表示,在破土動工前,公司無意為他們興建永久住家。莫漢提一家四口擠在一間房的小屋裡已一年多了。因為找不到工作,一家僅靠著浦項每天發放一.六美元零用金過活。一被問起同意賣地,莫漢提淚流滿面,悔不當初。

 

莫漢提的困境點出安置的最大問題:如何輔導一輩子務農的人重新就業。例如,塔塔汽車的西孟加拉工廠必須遷移八千人,但只能創造不到一千個就業機會,而且需要的技能是大多數農民不會的。所以,印度工業革命到最後可能讓更多人流離失所而已。

 

土地所有權的爭議

 

農民覺得直接與公司交涉,可以拿到更好的價錢,他們不願與政府開發單位談判,因為政府沒有協商餘地。如果印度國會正在研議的一項法案通過的話,這種情形還會更加頻繁。根據該法案,公司必須與個人就收購土地的七成達成協議,設定收購的合理價格。然後政府才會介入收購剩餘的三成,按照雙方先前議定的價格,而非目前的不合理低價。可是,印度的土地所有權很難追溯,占遷移人口八成的佃農能否得到報償,也還不清楚。

 

一些公司願意投入精神與資金,去和個人談判。在塔塔汽車西孟加拉廠不遠之處,金達萊鋼鐵公司(JSW Bengal Steel)於○八年收購四八六○英畝的土地。該公司以每英畝六千四百美元向農民收購,相當於政府出價的三倍,並以公司股票再加發六千四百美元,等到鋼廠於二○一一年或二○一二年完工時,農民就可以賣掉股票。「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對農民來說,與土地之間就像有臍帶相連,」金達萊執行長古普塔表示。「除非讓地主站在你這邊,否則建廠根本沒有意義。」

 

○七年時,哈雅納省(Haryana)政府對於信實產業(Reliance Industries)收購經濟特區用地袖手旁觀,最後信實付出每英畝四萬六千美元的代價。「你可以看到他們的生活完全改變了,」當時幫暴發戶農民開立銀行帳戶的印度ICICI銀行營業經理崔帕西表示。「他們閉著眼就決定買下休旅車。」

 

有時,聰明的村民會團結起來爭取更好的交易。浦那市(Pune)的一百多戶人家把四百畝的土地集合起來,成立Magarpatta城鎮建設公司,並把土地租給開發商,建設為科學園區、學校和醫院。現在的市價是每英畝二十五萬二千美元,相當於公司十年前創立時的十倍。

 

不過,浦那市和信實產業的農民都是大城市附近有念過書的農民。印度礦業巨擘吠檀多資源花了五年時間和住在奧利沙偏遠地區的土著對峙。住在聖山奈彥吉利山(Niyamgiri)山頂的原始部落東加里亞空達人(Dongaria Kondh),為數八千人,仍以弓箭打獵為生。東加里亞人與吠檀多的對峙引起英國的注意,並發起反對吠檀多的運動。有人發起抗議吠檀多在倫敦舉行的股東大會,還有人遊說英國教會拋售吠檀多四百萬美元的持股。因為對吠檀多事件感到困擾,挪威政府投資基金已於○七年賣掉一千五百萬美元持股。

 

「這裡原本一片荒涼」

 

這些抗議行動只是讓吠檀多的奧利沙廠拖延一段時日而已。今年八月,吠檀多在聖山底下完成九十億美元廠房的第一期工程,全部完工後將是全球最大煉鋁廠。營運長庫瑪在巡視廠房時難掩驕傲的神情。「這裡原本一片荒涼,」他說。「但我們用破紀錄的時間,就蓋出這座工廠。」

 

可是,直到今日吠檀多仍無法使用聖山開採的鋁土礦,而必須從印度另一邊大老遠地運過來。為使工廠達到完全產能,吠檀多必須獲得環保當局許可在當地採礦。在弭平採礦可能破壞景觀的反對聲浪後,吠檀多可能在年底前取得最後許可,但印度最高法院下令吠檀多必須繳納五%的稅前毛利,以回饋環保團體。現在,由工廠沿著山坡而上的輸送帶已經完工了一半,準備輸送山頂七千八百萬噸的鋁土礦。

 

這些抗爭不僅凸顯取得土地的困難,同時也顯示爭議的複雜性。即使東加里亞人反對吠檀多,住在聖山山腳下的人卻同意搬遷,以換取新房子、學校以及每戶一份月薪二五○美元的工作。「我不是說我們是慈善家,或者我們要拯救東加里亞人,」吠檀多的庫瑪表示。「可是,我真心相信我們將為這裡創造機會。」

 

在未遭破壞的山上,時間彷彿靜止了數個世紀。在最近一次的豐年祭,村民擊鼓,宰殺雞隻和水牛,祭司還舉行過火炭的儀式。不過,東加里亞人生活極為貧困,村民往往在四十出頭,便因瘧疾和其他可以預防的疾病而死亡。對於貧苦的生活感到疲憊,加上擔心與吠檀多抗爭,有些人現已願意接受建廠帶來的改變。

 

「兩年前,我妻子過世了,因為沒有道路可以讓醫生上山,」三十二歲的東加里亞人馬吉表示。他心想,如果吠檀多工廠蓋好了,他的妻子或許就會得救。「如果有道路,就會有醫生,就會有學校,就會有食物,那麼我的女兒們或許可以活下去。」

 

印度

延伸閱讀

印度經濟發展的致命危機

2008-05-15

印度 下一個中國

2015-03-19

新印度還在舊社會迷途中掙扎

2008-12-11

印度工業vs.農業之戰

2008-09-04

桃園航空城趕進度 先搞定1.6萬人住哪裡

2020-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