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台灣新藥大進擊

台灣新藥大進擊
張東玄與多數科學家一樣,為了一圓新藥夢,咬牙苦熬10年才出頭。

賴筱凡、林宏文 研究員/黃家慧

產業動態

攝影/陳俊銘

871期

2013-08-29 13:43

10年前,台灣生技是最不被看好的產業,他們燒錢、創造的工作機會少、只能做「me too」產品;10年後,台灣生技成了最被看好的產業,他們還是燒錢,卻靠著技術突破,台灣的新藥研發實力,連全球都看見,台灣生技業,正要逆風高飛!

當宏達電、宏碁的榮光已成過去,台灣電子業寫下失落一頁,台灣產業的領頭羊該由誰來接棒?答案,在一樁私募入股案裡。「我從回到台灣的那天,就是想做新藥!」如果要舉出台灣生技業今年最傳奇的十大人物,他絕不會缺席——張東玄,台灣醣聯董事長。

曾經,他的夢想是拿到諾貝爾獎,他留日拿博士,還在美國做研究,一待就是十二年。如今,他的夢想是研發出一顆屬於台灣的新藥,賣房子籌資金,憑著一千萬元資本,開始了他的追夢之旅。

新藥本來就難做,更別提幾乎是製藥技術荒漠的台灣。然而,在他六十五歲這年,卻為台灣生技業寫下一頁傳奇。

八月六日,一則重大訊息震撼台灣生技市場,日本第一大藥廠大塚製藥決定以每股一百元,以私募方式投資二.七六億元,取得台灣醣聯五%股權,正式入股醣聯。這是台灣生技業首樁國外藥廠來台投資案,成了空前案例,更別說大塚製藥是全球第十七大藥廠,其銷售的憂鬱症藥Abilify,在去年是全球第二熱賣的藥物。

這天,張東玄等了十二年。


序曲 當日商來敲門……

一樁生技業的入股案,告訴了我們:原來台灣新藥的強勁研發實力,連日本人都想投資。


「是大塚製藥主動開了口,希望可以入股醣聯,讓雙方的關係更緊密。」醣聯財務長呂耀華說。這幾乎是過去台灣生技業想都沒想過的事,有這麼一天,台灣生技廠的研發實力,強勁到讓國外藥廠寧可花高價,也要爭取入股。

更別說是張東玄,因為六年前,連年虧損幾乎將台灣醣聯手上有的一億元資金燒盡,那是他人生中的最低谷。

為了做新藥,張東玄曾經賣房子籌資金,畢生努力都壓在新藥上,但二○○七年,眼看資金一點一滴耗盡,張東玄能募到的資金,全砸在新藥研發上了,四處募資卻碰壁,彈盡援絕。「我只能把已經做出來的研究成果寄到全世界的藥廠,看會不會有人感興趣。」就像在垂死邊緣掙扎似的,張東玄做出最後一搏。

「前前後後,大概找了一百家藥廠吧。」對張東玄來說,這一刻是他從未經歷過的,從小讀書一帆風順,建中、台北醫學大學、日本東京大學藥學博士,還爭取到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做博士後研究,進入業界工作,甚至在一九八六年被前總統府資政李國鼎找回來台灣,出任生物技術開發中心(以下簡稱生技中心)免疫組主任,他的人生就像啟動了成功方程式一般,再順遂不過。

可是,張東玄再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麼低谷的一天,他寄出去給世界各大藥廠的研究成果,卻石沉大海,激不起一點漣漪。「小時候念書我很行,後來拿博士、做研究,我也很在行,我也知道做新藥,沒有『燒』個十年是不可能有成果的。」但當張東玄真正要面對功敗垂成的那一刻時,怎麼也不願意接受。

張東玄是硬脾氣的人,從一件事就能看得出來。那時,他已經從免疫組主任成了生技中心代理執行長,但台灣生技業趕不上電子業的高成長率,投資期也遠比電子業長,在在都讓張東玄抵擋不住外界對生技中心研發成果有限的質疑聲浪,讓他決定出走,創立台灣醣聯。

這樣對自我堅持的人,當面對人生中最大挫折時,卻不得不拉下臉、彎下腰來,四處探尋醣聯的一線生機。對張東玄來說,打從放下美國令人稱羨的一切,決定翻轉人生,回到台灣做新藥,他已經不再是昔日那個懷抱著要拿諾貝爾獎的科學家。


三十年如一日 專注癌症抗體做新藥


時光倒回一九八○年代,人類剛找到癌細胞,對於癌症的一切都還懵懵懂懂,但張東玄已經在美國賓州大學做單株抗體與腫瘤標誌的研究。張東玄想做的事很簡單,他要先在癌細胞裡找到特有的醣分子抗原,再針對它來開發對應的抗體藥物。

理論上是如此,「但做不出來。」張東玄搖了搖頭。當人類已經知道癌細胞裡會存有醣分子,可以透過醣分子去檢驗有無癌細胞,在當時技術上卻難以突破。「我們能做出老鼠的單株抗體藥物,卻無法做出人類的。」

儘管如此,擁有這些生物技術知識,張東玄在那個年代,幾乎已經是走在全球生技研究的前端,他甚至獲邀到日本東京的重要研討會當講者,就是希望為當時宛如生技荒漠的亞洲,注入新的知識活水。

「那時,台灣的生物技術都還贏過日本。」原因很簡單,靠的就是像張東玄這樣從海外帶回最新知識的一批又一批的留學生,當時李國鼎為了拉拔台灣生技業,一口氣從海外找了七十二位生技博士回台灣,張東玄就是其中之一。

張東玄很清楚,要在癌細胞裡找到醣抗原,再進一步針對它去做抗體,得先過三大關:「要能做出人類抗體藥物、要可以無血清培養,還得大量生產。」不過最後克服這三大挑戰的,都是國外科學家的貢獻。

「台灣過去做藥,都只能在國外大廠的專利過期後,跟著做學名藥,但這不是我要的。」張東玄太了解他要的是什麼,醣聯要做的是新藥,而且是針對癌症治療的單株抗體藥物,因為張東玄堅信,針對醣抗原做出的抗體藥物,會遠比現有的治療用藥更能精準殺死癌細胞。

如果我們把癌症化療,看做一種地毯式的轟炸殺死癌細胞,那麼單株抗體的藥物,就是針對特定癌細胞目標,直接用藥物輔佐,讓它產生抗體殺死癌細胞,這就是張東玄要的。

「但一種新藥,光是研發最短就要七年,十年你就想要有東西能賣,九九.九九%是不可能的!」藥學博士出身的張東玄,太熟悉新藥的產業形態;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從他帶著免疫組的二十八人離開生技中心的庇護傘後,他們就認知到,所有的事都得靠自己。

因此,六年前醣聯走到山窮水盡疑無路那一步時,張東玄知道他沒有退路了,直到大塚製藥來敲門。「他們看了我們寄去的研究成果,一個月裡來來回回到醣聯查訪的人,就有三十位。」張東玄說,大塚製藥也很想知道,究竟能不能在台灣挖到寶。

答案顯然是肯定的。

○九年,大塚製藥以一.九六億美元(約六十億新台幣),買下醣聯的大腸癌抗體用藥GNX8;一三年,大塚製藥再以二.七六億元,拿下醣聯五%股權。「他們看上的,是我們的研發實力。」

 

醣聯

▲醣聯的單株抗體藥物研究實力強,連日本三菱瓦斯化學都來結盟,要跟醣聯攜手搶食全球市場。(圖片來源/醣聯提供)


第1幕 MIT新藥點石成金

新藥研發就像捕鮪魚,大型新藥只會越來越少,國際藥廠只能往外找,紛紛來台挖寶。

這樣的理由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多數的台灣人知道,全球超過九○%筆電都來自台灣,我們曾有過全球第三大智慧型手機品牌、全球第二大NB品牌,台灣電子業之於全球的重要性,一個地震都會把全球電子業的老闆們嚇出汗來。

但多數台灣人不知道的是,第一個針對大腸癌抗原開發的單株抗體藥物,是在台灣;第一個針對攝護腺癌開發的疫苗,也將在台灣誕生;連治療藥物種類寥寥無幾的胰臟癌二線治療新藥,也是台灣團隊所開發。

於是,日本人來了,他們要爭取台灣藥廠的新藥授權,還要參與台灣藥廠的私募、入股卡位;大陸人也來了,希望與台灣藥廠結盟,把開發的新藥交給他們賣。一支支的外商旗幟就這麼在台灣生技廠升起,上頭寫著這些名字:大塚製藥、日本三菱瓦斯化學、英國葛蘭素史克(GSK)、美商Merrimack、大陸石藥集團、浙江醫藥集團……。

這些年,台灣生技業有了脫胎換骨的轉變,就像小孩步入青春期般,正在「轉骨」。對比以前台灣生技最常被抨擊的投資期長、回收少,現在台灣生技業的大環境明顯好上許多,許多科學家在退休後,紛紛回到台灣創業,更形成另一股研發新勢力。

「從一○年的原料藥廠神隆;一二年的新藥廠基亞、智擎;今年又有台微體、醣聯;台灣生技產業就像一波又一波的推進。」長期觀察生技產業的工銀創投協理羅敏菁說。

倘若仔細去看全球前十大藥廠的營收,衰退的多、成長的少,即使是大如全球第一大藥廠輝瑞(Pflizer),去年營收也衰退近一三%。「主要還是國外大藥廠的專利陸續過期,營收自然跟著掉。」羅敏菁解釋,正因國際藥廠營收衰退壓力大,更加急迫地在全世界尋找新藥。

 

台灣新藥

▲點擊圖片放大


跳脫代工老路 可望成台灣產業新支柱


「一款好賣的藥,像威而鋼,讓輝瑞一吃就是十五年。」東洋董事長林榮錦不諱言,威而鋼的專利保護期正好到今年六月二十三日到期,輝瑞找新藥的壓力,比誰都大。「假設一顆威而鋼賣三百元,講白了,成本不到十元,可是中間輝瑞拿走了兩百元,扣掉行銷業務費用,前期投資研發,一顆淨賺七十元。」

然而,專利保護期一過,威而鋼就不再是輝瑞的獨門生意,「平價威而鋼的出現,大藥廠是禁不起這種削價競爭的。」其實林榮錦說的,不是輝瑞特有的問題,正是全球國際藥廠共同的困境,如何找到一款好的新藥,所有的人都在想。

「與其自己關起門來做研發,找好的標的做授權,對大藥廠來說,反而是一種取巧的作法。」羅敏菁說。於是,研發能量累積到一定程度的台灣生技業,成了國際藥廠挖礦尋寶的最好地點。

這麼形容吧,台灣生技新藥廠就像是半導體裡的IC設計公司,生產、銷售都不用靠自己,製造生產有台積電做代工,銷售通路也有像IC通路商大聯大在做,只要你的晶片設計得好如聯發科,賣的永遠是智慧財。

「醣聯研發做得好,量產製造與銷售就讓大塚去做。」張東玄說的直接一些,醣聯之於大塚,就像是自家的研發工廠,醣聯沒有生產蓋廠的壓力,只要專心開發新藥。

近年來,台灣新藥研發成果陸續開花,光是去年進入臨床三期的新藥就多達八種。「台灣生技業從不會爬,到現在研發能量很大,這一步走了快三十年。」只是,這樣的成果看在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眼裡,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

過去四年來,台灣生技廠成功授權到國外的新藥,授權金累計金額高達一五○億元,很大的利基點就來自於台灣新藥的研發能量。「我們不能再走上電子業的後路,只賺薄利四%、五%的代工錢,新藥的毛利動輒要有四○%。」林榮錦說,台灣生技業絕對是最有機會接替電子業,成為台灣產業的新支柱。

 

生技業

▲台灣生技產業多聚焦在新藥開發,加上許多旅外的科學家歸國,形成龐大研發能量。

 

台灣新藥

▲點擊圖片放大

 

第2幕 生技荒漠也能變綠洲

做新藥這一行,沒有十年是出不了頭,台灣本土藥廠只能像《隆中對》,一步步把生技荒漠變綠洲。

其實,台灣生技產業推展近三十年,從一開始只會做學名藥,慢慢的有新藥、原料藥廠,就像在荒漠裡拓墾,綠洲逐漸形成。

「以前台灣生技業多半靠創投在支持,可是,接下來不同了,藥廠富爸爸支持的新藥廠,也會陸續交出成績單。」羅敏菁解釋,一般新藥公司可概分為創投支持與藥廠支持,也就是富爸爸的不同。

過去台灣生技業最常遇到的困境就是,投資期太長,創投公司經常熬不到回收期,就鳴金收兵的大有人在。幸運一點的新藥公司還能夠再募到一些錢,運氣差一點的新藥公司可能就畫上句點。醣聯的故事就是如此,只是張東玄靠的不是創投,而是自己成果的授權。

「對藥廠來說,投入開發二十種藥,只要有一個對了,藥廠的投資就值得了。」林榮錦旗下的新藥廠智擎之於東洋,就是這樣的角色。

原本用來治療大腸癌的藥物,經過劑型改良,卻意外讓智擎發現,用在胰臟癌患者身上的效果更為突出,這樣的療效讓美國藥廠Merrimack看上,用二.二億美元(約六十六億新台幣)來爭取授權,回收的不只是智擎,連東洋也跟著父以子貴。


熬過投資期 藥廠富爸爸因子而貴

 

早些年,台灣生技產業和荒漠沒兩樣,「要人才沒人才,要資金沒資金,我們當然只能靠自己。」林榮錦一手建立起的東洋,幾乎是台灣最土生土長的生技廠,「誰都想做新藥,我二十年前就想做新藥了,可是那時做新藥,與自殺有什麼兩樣!」

做新藥,當然先得要有「子彈」,東洋只能靠著做學名藥來積累存糧。趁著颱風天又讀了一遍《隆中對》的林榮錦,信手拈來就這麼形容:「眼看荊州,心想西川,進取中原。」新藥,就是最有利潤、最有價值的「中原」,但是東洋得先在學名藥市場立基,養出一頭金牛,才有源源不絕的奶水供應新藥的研究。

「全世界唯二良率要求達九九%的產業,一是太空產業,再來就是製藥業。」林榮錦說,做藥與做NB不一樣,NB良率七○%也能出貨,可是製藥關係到人命,生產良率要達九九%,誤差容許度只有正、負五%,當然前期投資就不會像電子業這樣,錢砸了、產線蓋了,產品就能出貨了。

當藥廠富爸爸從做學名藥裡賺到了經驗,另外一隻腳自然而然也紛紛跨進了新藥領域。「就像杏輝下面養了杏國,友華也有友霖,都是台灣藥廠對新藥的雄心。」羅敏菁說。

 

生技業


第3幕 鑽石,是磨出來的!

生技業就像鑽石,未切磨前是毛胚,磨了之後才成鑽石。不靠政府靠民間,台灣生技業者用自身力量,磨出耀眼光芒。

除了陸續交出新藥成績單外,政府喊了幾年的「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胎死腹中後,「民間現在不缺錢,由民間來帶動也很好。」翁啟惠說的,正是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領軍的鑽石生技創投基金。

去年底成立的鑽石生技基金,是目前國內專投生技產業最具規模的基金,基金規模達四十億元,股東包括中天、台新、富邦和潤泰集團,代表人分別是路孔明、吳東亮、蔡明忠及尹衍樑。鑽石生技基金目前董事長由路孔明擔任,至於實際操盤此基金投資的負責人,則是擔任鑽石生技基金事業管理部副總裁的湯竣鈞。

湯竣鈞說,目前鑽石基金投資的產業是以新藥及醫材為主,在投資新藥的部分,將會以抗體、標靶治療等大分子藥物為主;至於在醫材部分,也要選擇能夠有明顯改善的技術與產品,對產業能夠產生影響的公司為投資目標。


鎖定亞洲市場 進擊全世界


至於在投資的目標上,由於近來有很明顯的亞洲崛起現象,將鎖定具有亞洲特色的治療及儀器市場。東西方在人種及疾病上都有明顯不同,例如乳癌、肺腺癌因為結構與細胞上的差異,在治療及儀器設備上就有不同方法,也讓亞洲市場出現更多新的投資機會。

鑽石基金目前已投資兩個案子,並且還有四個案子在短期內就會決定,至於已投資的部分,第一個就是從中研院移轉出來的醣基生醫。

湯竣鈞說,在全世界的新藥研發中,大趨勢是朝向抗體及醣類的方向發展。醣基是非常創新的公司,擁有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畢生研發的心血,具有長期的技術與承諾支持,目前已擬定短中長期的目標,未來發展潛力相當看好。

從去年在八種新藥點燃的新藥革命下(見《今周刊》七九一期),台灣生技產業又開啟了新一階段的「轉骨」。當台灣電子業光環不再,生技產業裡的新台灣之光,卻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當台灣醣聯成為全球第一家開發出針對大腸癌醣抗原抗體用藥的公司;當醣基生醫研究團隊有機會做出全球第一款攝護腺癌的疫苗;當台灣微脂體開發出第一個微脂體的抗癌藥物;或許,有那麼一天,當我們在介紹台灣時,不再只是全球九○%的筆電來自台灣,而是最有競爭力的癌症藥物來自台灣,台灣生技業正在向全世界展現其驚人的進擊力!

 

生技業


生技業

延伸閱讀

3種號碼打來千萬不要接!辨識軟體「Whoscall」曝內幕:接了遭殃,「這些理由」也別聽

2022-01-19

長榮、國巨後…友達跟風現金減資!今年每股配1元現金股息、減資退2元... 「至少有這3大好處」

2022-03-28

鴻海83萬股東看這裡!股東會倒數計時 鴻海提醒:拿到通知書別太快收起來,小驚喜在等你

2022-04-30

「媽媽在,病毒不能欺負你!」兒確診高燒40度 她自力照顧被封「地表最強」:煎熬72小時撐過去

2022-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