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蘭花教父:要出口蝴蝶蘭 不如回台南做!

中國蘭花教父:要出口蝴蝶蘭 不如回台南做!

呂國禎

產業動態

攝影/林育緯

923期

2014-08-28 12:53

福建漳浦台灣農民創業園仿台南蘭花生技園區蓋展覽館、辦國際蘭展,甚至學台灣設檢疫中心,準備進軍國際,挑戰台灣蘭花王國。

當台灣一個個世界級的王國被中國取代,下一個被取代的王國會是哪一個?深入中國第一個台灣農民創業園福建省漳州市漳浦縣,竟出現一個完全仿照台灣,規模、投資金額卻遠勝過台南蘭花生技園區的蝴蝶蘭園區,還學台灣要舉辦國際蘭花展,將中國蘭花推向全世界。

甚至,今年七月八日福建省委書記尤權還到台南蘭花生技園區取經,表面上希望兩岸蘭花產業能夠互補合作,實際上正在推動中國蘭花產業從內需轉戰國際市場。


主席加持  訂單排到五年後 「中國蘭花教父」聲名大噪

 

中國蘭花扶植

▲2010年春節,胡錦濤(左二)特別到鉅寶拜年,也讓黃瑞寶(左一)聲名大噪。(圖片來源/黃瑞寶提供)


特別是台商蘭花業者,也正陷入兩難的苦戰當中,猶豫是否繼續在中國內銷市場苦撐,還是改出口外銷,甚至已經有人考慮放棄中國投資回台。

為什麼會這樣?原來中國禁奢令政策一出,整個市場大震撼。二○一○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自造訪加持的蝴蝶蘭台商──鉅寶生物科技公司,去年,竟然大虧人民幣一五○○萬元,遭遇了史上最大的一場劫難。

一進公司,胡錦濤造訪照片仍大大掛在鉅寶入口接待處牆上,代表對鉅寶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黃瑞寶的肯定,也讓他聲名大噪,成為全中國蘭花界的名人,甚至有人稱黃瑞寶為「中國的蘭花教父」。這一年,鉅寶的苗圃面積從原先一萬平方米增加到兩萬五千平方米,新培育的品種達到兩百多種,賣出了一千萬株各式品種的蘭花,比○九年的銷量整整翻一倍,蝴蝶蘭供不應求,向他買蝴蝶蘭的訂單竟然訂到三年,甚至五年之後。

然而,這些訂單卻害慘了黃瑞寶。因為蝴蝶蘭培育耗時漫長,走一趟蝴蝶蘭的生產流程,從選定品種、組織栽培、無性繁殖、培育瓶裡發苗,到長成整株的種苗,要三年之久,因此胡錦濤視察之後,鉅寶大量接訂單,到大量蘭花真正種出來可以銷售,剛好是一三年。

蘭花準備大盛產的這一年,卻碰上國家主席習近平祭出了禁奢令,蝴蝶蘭被禁奢了,一夕之間,全中國的蘭花消費消失了。過去中國蘭花消費有五成,甚至七成以上是政府單位,一夕之間政府大廳、官員辦公桌上、往來禮物,全都不能有蘭花。

因此,黃瑞寶種出來的花,從人人搶著要變成乏人問津,市場急速冷凍,甚至毀約不取貨,讓蘭花塞滿了溫室沒人要,放著又要耗電、占空間,只好全部打掉。一年來,黃瑞寶苦撐,不斷奔走,推廣蝴蝶蘭轉向民間消費,從送禮變成提升生活品質。


市場急凍  改培育「小清新」 主打提升生活品質


這個變化很大,過去中國主要培育蘭花是大紅花,走「高大上路線」〈高貴、大器、上檔次〉,禁奢之後,黃瑞寶改培育小花朵為主的蝴蝶蘭,走小清新的路線,一株可以賣人民幣二十元,雙株賣到人民幣六十元以上,但市場仍要時間,只能苦撐等待市場轉向。

黃瑞寶說:「希望政府能夠帶頭出面消費蘭花,鼓勵民眾擺花提高生活水平。」但黃瑞寶不斷爭取與呼籲,就是沒有官員敢出面帶頭消費。這也讓中國的台商感嘆說:「經歷禁奢令,才知道所謂的中國仍是人治的社會,任由官方政策打擊完全不相干的人!」

第二個問題,禁奢令對台灣的衝擊正要來臨。深入漳浦現場,一個超大的蘭花園區出現了,一個完全仿照台灣台南蘭花生技園區的福建省漳州市漳浦蘭花大世界,正在進行最後工程,占地五千畝、投資金額八十億元,漳浦蘭花大世界號稱是全世界最大蘭花生技園區。

原來中國禁奢卻不代表不出口蝴蝶蘭,漳浦蘭花大世界和台灣一樣,設立國際蘭展中心,要舉辦國際蘭展,代表中國官方的態度是輔導蘭花農從內需為主改為出口導向。再往裡走,赫然發現中國也設立蘭花出口檢疫中心。


進退兩難  中國決心拚蘭花出口 台商斟酌未來策略

 

中國扶植蘭花

▲中國斥巨資蓋漳浦蘭花大世界與國際蘭展中心,準備辦國際蘭展拚出口。


這個檢疫中心要做什麼?《今周刊》再從漳浦回到台灣台南蘭花生技園區,台灣蘭花產銷協會祕書長曾俊弼說,台灣蝴蝶蘭這幾年來出口大增,從○五年的新台幣十三億元,以每年超過二○%成長率成長,到一二年蝴蝶蘭出口產值達新台幣四十七.七六億元。

全世界每六株蘭花就有一株來自台南,關鍵之一就是○四年獲得美國允許台灣蝴蝶蘭帶介質進口,開啟了全世界對台灣蝴蝶蘭帶介質出口的認同,一一年又獲得澳洲同意帶介質進口。曾俊弼說,過去不帶介質出口,整株蘭花只能以裸根方式出口,運輸過程容易造成損耗,到了美國之後又要重新栽培在介質裡,耗費時間與成本。因此,一樣是種植蘭花出口,台灣能帶介質出口避免植物死亡,又不用重新栽培,節省成本提高競爭力,甚至從過去的搭飛機出口,還能改成搭船到美國,省掉大筆運費。

所謂的介質,就是水草或蛇木,蘭花是整棵植株以氣根附著寄生在介質上,但介質可能附著一些有害的生物或細菌,因此歐美國家不允許蘭花帶著介質出口到他們的國家,台灣是目前唯一被允許的,主要原因是台灣配合歐美進行檢疫與流程管理,達到他們的要求。

當中國設立檢疫中心,代表的是中國出口蘭花的決心,曾俊弼說,中國爭取蝴蝶蘭帶介質出口到美國已經多年,通過是早晚的事。會不會從中國內需市場轉出口到美國?黃瑞寶說:「○七年到漳浦投資,著眼的是中國的內需市場,十三億人口的市場規模總有一天會追上歐洲、美國,如果真要出口蝴蝶蘭,那不如回台南做。」

黃瑞寶說,他知道有台商開始在中國做出口美國的準備,包括配合流程管理與檢疫等,但做中國內需與出口美國的溫室是不同的概念,他仍將以中國內需市場為主,他判斷中國禁奢令的寒冬即將過去,今年、明年會愈來愈好。但開車帶我們參訪漳浦台灣農民創業園的他仍喃喃自語:「中國這幾年工人難找,也不便宜,技術也比不上台灣,優勢已經慢慢轉回台灣,要不要回台呢⋯⋯。」一個中國政策讓台商受損嚴重,也讓他們陷入進退兩難。

反觀台南,曾俊弼則說,台灣這幾年整合蝴蝶蘭上中下游產業,全力培育新品種與開拓國際市場,讓台灣遠遠領先中國,未來中國蘭花產業出口挑戰在所難免,台灣只能努力跑得更快、更遠。

 

中國扶植蘭花

延伸閱讀

鮑魚的眼淚(摘)

2014-08-28

鮑魚的眼淚

2014-08-28

買中國

2013-07-17

「地產大亨」加上「蘭花大王」

2009-03-12

科技業經營策略打造出蘭花王國

2009-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