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油價直直落!看「油神」的大預言

油價直直落!看「油神」的大預言
皮肯斯(左)預測,美國能源戰略將在歐巴馬(右)任內大轉向,改變半世紀以來的全球能源市場秩序。

乾隆來

產業動態

達志

929期

2014-10-09 12:45

近來,油神皮肯斯一席「油價低過每桶八十美元,就會看到美國以及主要石油生產國減產消息」談話,引來市場熱議;相較於他看空未來油價,他對美國石油業則看大好。

高齡八十六歲的皮肯斯(T. Boone Pickens)是炒油不倒翁,他從二十三歲進入石油業,一輩子都在油公司買賣中打滾。二○○六年,當時七十八歲的皮肯斯靠著油價上漲大賺十億美元;隔年繼續瘋狂加碼,炒原油、炒能源股,投資人也瘋狂買進皮肯斯的基金,那年,皮肯斯的基金又漲了將近三成,增值二十七億美元,超過新台幣八百億元。一直到○八年爆發金融海嘯,油價從每桶一四○美元驟然崩跌到四十美元,皮肯斯的八十歲搶錢大戰才暫告一段落。

在最瘋狂的時候,皮肯斯出書慶祝八十歲生日,他的書名一如其人《第一個十億美元最難賺》(The First Billion is the Hardest,中文版書名《油神皮肯斯:五段人生與三十個梟雄法則》)。皮肯斯一生結過五次婚,最近一次是今年二月,照算起來,每次離婚都得割掉二分之一的財產,離婚四次等於財產剩下十六分之一;不過,《富比世》公布皮肯斯身價仍然高達十億美元(約新台幣三百億元),而且繼續增值中。


油價二十個交易日跌逾一%

 

一生都在油堆裡打滾的皮肯斯,被媒體尊稱為油神(Oracle of Oil),大家追著他預測油價起伏。皮肯斯最近三個月的確看空油價,不過他仍然看好美國興旺的能源,特別是石油開採產業,他說:「美國原油產業快速擴張,這是百年一見的產業結構大轉變,二○一五年,美國就會成為每日原油產量逾一千萬桶、超過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生產大國!」「目前原油供應量遠遠超過需求,所以油價必跌。我認為,一旦油價低過每桶八十美元,就會看到美國及主要石油生產國減產的消息。」

 

美國正往產油大國邁進

▲點選圖片放大


「八十美元!」這是許多人未曾想過的數字。兩個月前,西德州中級原油價格還在每桶一○五美元上下,到了九月底,西德州中級原油價格已較六月高點下挫一六%,而北海布侖特原油跌幅更已經超過二○%。英國《衛報》就說:「二○一四年第三季,國際原油價格暴跌,是個非常令人難以解釋的奇特現象。」

在全球經濟緩步復甦的大環境下,中東的最重要產油國伊朗遭到經濟制裁,伊拉克陷入內戰,利比亞的國內派系鬥爭來到內戰邊緣。三個油田大國的產油量大幅減少,理應對國際油價有所支撐,但是進入第三季之後,國際油價卻以四十五度角的姿態,向東南角逐步下滑,有將近二十個交易日,都出現下跌超過一%的跌幅。

國際油價從七月開始下滑,到了九月就已經觸發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的內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科威特,八月底無預警地調降出口現貨合約的價格。所謂的無預警,指的是依照OPEC的慣例,成員國如果要調高或者殺低出口價格,都會先知會其他成員國。科威特的行動造成了油價進一步的下挫,到了九月底,產油量最大的沙烏地阿拉伯也加入戰局,同樣在不通知成員國之下,逕自調降了十月的出口價格。

皮肯斯說到油價重挫的核心,在美國的頁岩油產量暴增,出現重要的「能源戰略轉移」,美國從全世界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已經轉變為超越沙烏地阿拉伯、凌駕全球的產油大國;甚至,只要華盛頓的國會山莊修改法令,美國在一、兩年內就將成為天然氣的輸出大國。美國崛起成為產油大國,將改變半世紀以來的全球能源市場秩序,可能迫使OPEC解體;而過去幾十年來,歐美國家為了爭奪石油而製造出的戰爭,也可能徹底改變。

根據美國國家能源局的統計,美國每天的原油生產量不斷上升,到了今年九月已經達到每天八六○萬桶,不只是一九八○年以來、三十年的最高水準,產能與去年相比,更是暴增了一三%。每天八六○萬桶的產量,已經逼近OPEC龍頭國沙烏地阿拉伯每天九六○萬桶的產量,更是伊拉克、伊朗日產量的兩倍半。


德州產量超越伊朗、伊拉克

 

從國家能源局的統計圖表中可以看出這個令人驚訝的趨勢,德州原油產量從一九八○年代至今,三十年的期間穩定下滑,但是卻在過去三年突然倍增。目前德州油田的日產量已經超過三百萬桶,全球十個「日產量百萬桶的超級油田」中,有兩個就在德州。如果單獨將德州視為一個「產油國」,到了今年底,德州將穩穩超過伊朗、伊拉克、加拿大,成為全球第五大產油國。

 

美國德州Eagle Ford油田是全球十大油田之一

▲美國德州Eagle Ford油田是全球十大油田之一,它的產量超越多數OPEC產油國。(圖片來源/Bloomberg)


更重要的是,雖然西德州、北海布侖特,甚至俄羅斯烏拉爾原油的價格,都還維持在每桶九十美元左右,但是美國新增產能的頁岩油,價格卻遠低於這些指標原油價格。一旦頁岩油供應量與品質通過時間檢驗,對於國際油價必然帶來顯著的殺傷力。

美國產油量大增,進口量則不斷下降,○六年每個月要進口約三億三千萬桶原油,如今只剩下二億三千萬桶。少掉的一億桶原油,以每桶一百美元計算,每個月就少掉一百億美元,一年產油國就短收一千二百億美元。

過去幾年,美國撤出的市場,都仰賴中國增加的進口來填補。中國正在積極建立「戰備儲油」,目標是在二○二○年前儲存九十天的全國使用量。過去幾年,中國在「每桶一百美元」的水準不斷提升戰備石油儲量,去年底已經累積到一億四千萬桶,今年將可達到四十天的使用儲存量。不過,中國經濟今年顯著放緩,需求疲弱不振,OPEC產油國為了爭奪少數的買盤,彼此開始用盡方法削價競爭。


普丁跑三點半 拚命賣油


還有,主要產油國例如俄羅斯,今年遭到美國與歐盟聯手經濟制裁,國營企業面向全球的資金鏈幾乎被斬斷,國內經濟又不斷下滑,只好拚命擴大產油量來跑現金。

俄國財政部報告顯示,如果俄羅斯烏拉爾原油(通常每桶比北海布侖特油價低三至五美元)跌價至每桶九十六美元以下,明年俄國財政將出現嚴重的短缺,必須啟動救急基金來支應財政需求;而十月一日國際油價跌破九十美元大關,早就低於「每桶九十六美元」的下限了。俄羅斯已陷入「產油國負面循環陷阱」,亦即為了填補財政缺口,必須多賣石油,但是增加的供應,又回頭造成油價下滑。

不只俄羅斯如此,OPEC產量第二大的伊拉克陷入內戰、第三大的伊朗遭到經濟制裁、第六大的委內瑞拉經濟大衰退、第七大的奈及利亞淪為伊波拉疫區,各國都面臨嚴重的財政困境,都需要多賣石油來支應,「中國牌」也已經打到極限(例如中國已經是伊拉克原油最大的進口國,中資企業早已深入伊拉克各地),最後也只有各自走向殺價求售之路。

對OPEC龍頭國家沙烏地阿拉伯來說,短期油價的重挫對沙烏地有利,因為沙國的兩個最大的敵人,伊朗與俄羅斯目前都陷入經濟衰退、經濟制裁的困境,油價再跌破九十美元,猶如把伊朗與俄羅斯逼入牆角,沙烏地阿拉伯的政治談判籌碼大增,沙國在OPEC產油國的領導地位因此更加鞏固。這也是沙烏地阿拉伯在九月底無預警、逕自調降報價的深度政治考量。

此外,另一個產油大國墨西哥,總統涅托在去年十二月修改憲法,終結了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長達七十五年的原油獨占權;今年八月十四日再接再厲,簽署石油、天然氣產業自由化法案。墨西哥估計蘊藏了高達六百億桶的優質石油,再加上美國鑽探頁岩油的技術,一個「美洲產油新世紀」已經到來。

皮肯斯在九月底與前休士頓市長同台演講,他對著台下的觀眾說:「不論石油價格高低,美國石油業還要興旺個二、三十年,我已經高齡八十六歲,沒有三十年了;但是,我會非常興奮,看到我人生的最後一刻為止!」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30歲阿拉伯王子 石油漲跌他說了算

2016-04-21

OPEC減產杯水車薪

2008-12-25

謝金河:油價失控是人類浩劫

2008-07-03

石油危機再起?

2011-03-10

未來一百年不會缺油!

2010-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