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隱形富豪製造機 台中七期豪宅一半是他們的

隱形富豪製造機 台中七期豪宅一半是他們的
鞋業大廠多數從中部起家,七期豪宅有五成是由這群富豪購買。(攝影/蔡世豪)

梁任瑋、蔡曜蓮

產業動態

954期

2015-04-02 16:10

這群人很龜毛,為了追求品質,可以不計一切代價;這群人也很奢華,是台灣購買豪宅、紅酒、藝術品最重要的主力客戶,四十年來,他們是征服全球鞋業品牌的幕後推手,也是台灣最神祕低調的隱形富豪。

鞋業

▲台灣製鞋業擅長研發,百貨公司女鞋區多半是台灣鞋廠自創品牌。(攝影/吳東岳)

 

鞋業

▲點擊圖片放大

(圖片提供:資料室、網路)

 

台灣是全球知名的製鞋王國,根據估算,全球每三雙鞋子,就有一雙是由台商代工製造,近二十年來,已成為身家百億元的富豪製造機,也讓此一低調的行業增添更多神祕色彩。

全球產業分析公司〈GIA〉預估,二○一二至一五年,全球鞋業年複合成長率為二.四%,在一五年前市場市值可達一九五○億美元,Lucintel Research 則估計在一七年前,運動鞋市場將以五%的年複合成長率擴張,市值達到四六二億美元。

事實上,台灣製鞋業在一九八六年達到顛峰,但在國內外經營環境的快速變遷下,也面臨產業生存和發展的危機。九○年代開始,大量鞋廠外移至中國設廠落地生根,在對岸延續了台灣製鞋業全球霸主的地位,並在此時與國際品牌建立起更緊密的合作關係,也奠定這些代工廠雄厚的財富實力。


中部發跡口袋深 買豪宅捧現金上門


創投業者指出,台灣鞋業研發製造、技術管理能力強,與筆記型電腦代工產業一樣,皆屬寡占市場,大廠包辦了主要市場,以NIKE供應鏈來說,台灣四大鞋廠寶成、豐泰、清祿、隆典就吃下七五%生產量,加上鞋業訂單穩定,鞋業大廠不用每年投入高額的資本支出,只要機器設備攤提折舊回收後,就擁有不錯的現金流量與投資報酬率,這也造就鞋業富豪人數特別多的原因。

低調而不張揚、保守而不出鋒頭,可說是台灣製鞋業者的共同特徵,他們總是默默地扮演品牌幕後的隱形推手,讓外界難以一探究竟,但卻是台灣傳統產業裡最有品味、最懂得享受的一群人。

全球前十大製鞋廠,寶成、豐泰、清祿、隆典、九興、通佳等品牌,台商就占了全球外銷量的七○%,由於這些製鞋廠多數從中部起家,近年台商掀起鮭魚返鄉熱潮,台中七期重劃區自然成為他們購屋的熱門地段。在房地產景氣熱絡階段,據透露,台中豪宅有五成買家是製鞋相關行業老闆購買,這群鞋業富豪,儼然成為支撐豪宅市場的一股重要買盤。當地房產業者透露,許多鞋業富豪手上現金滿滿,動輒近億元的豪宅都是用現金交易。

據了解,有一位台商鞋業董事長僅在七期就有十一戶豪宅;去年七月,台北仁愛帝寶也成交兩戶,買家就是全球第一大硫化鞋製造商宏福鞋業董事長張聰淵。熟悉大台中頂級鐘錶市場的錶商也表示,大台中名錶收藏家以傳產業主,尤其是從事鞋業的企業主,對收藏名錶特別熱中,有時砸數百萬元只為了搶購一只全球限量錶,由於口袋深不見底,這些鞋業富豪近年也是跑車、藝術品與紅酒市場的VIP級客戶。

除此之外,這群鞋業富豪近年也將投資觸角延伸到房地產與飯店業,包括台中知名豪宅建商聯聚建設董事長江韋侖,就是全球最大鞋盒製造商,寶成集團十年前也在台中興建五星級觀光飯店裕元花園酒店,將創辦人個人對於美學的興趣延伸為事業。

在這些鞋業大亨中,有兩位隱形富豪值得一提,其中一家是隱身在台南鄉下的清祿鞋業創辦人蘇清祿,另一家則是台中起家的隆典實業的黃振元。

 

鞋業

▲清祿最大生產基地在中國福建,共有八個廠區,主要代工adidas、Reebok、Mizuno等品牌運動鞋。(圖片/CFP)

 

鞋業

▲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次子蔡宗憲(左)於2012年迎娶蘇清祿的孫女蘇于芳(右)。

(攝影/陳俊松)

 

鞋業
▲蘇清祿在台灣鞋業界具有舉足輕重地位,並在2012年出版回憶錄。

 

清祿鞋業 台灣製鞋業搖籃 精密管理提升產能

 

一九六九年在台南佳里創立的清祿鞋業,是台灣製鞋業第一代以實力辛勤打拚的典型。

清祿鞋業創辦人蘇清祿,由於家境清寒,十三歲國小畢業後,就跟著師傅學習傳統手工鞋製鞋技術,三年四個月的學徒生涯,不僅讓他養成深厚的技術,也奠定他日後創業的重要基礎。

有技術底子的蘇清祿,一開始只是生產手工童鞋,但因為品質好、口碑佳,一九六九年他開始添購製鞋機器,成立清祿鞋廠提升產量,供應內銷市場。

隨著營運逐漸上軌道,清祿開始專注代工運動鞋,一九七四年起,以接日本MIZUNO〈美津濃〉球鞋、國際高爾夫球鞋品牌FootJoy代工訂單起家,為了提升製鞋技術,蘇清祿還曾到日本進修,後來也爭取到adidas、NIKE等客戶。搭上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讓清祿從台南佳里鎮的一家小工廠,不斷擴大規模,並於一九八○年在中國福建地區開始投資建廠,目前營收主力有四成來自adidas,其次是Reebok、NIKE。

「蘇老闆非常有人情味,讓不少員工即使離開清祿後,還對公司讚譽有佳,這在業界相當少見。」同業透露,由於歷史悠久、制度健全,清祿可說是台灣製鞋業的搖籃,包括興昂集團總經理陳東柏年輕時,也曾經在清祿工讀過。

曾經待過清祿的員工透露,蘇清祿的經營哲學是「把事情做對」。他舉例,早年清祿曾生產一批美津濃的運動鞋,因為製造過程發生錯誤,造成美津濃損失,後來蘇清祿果斷提出訂單百分之百賠償,由於危機處理得宜,一場危機反而使他與美津濃的關係更密切。

隨著個人財富不斷累積,早年蘇清祿個人也曾在美國投資飯店,並在台灣嘗試開發土地,但發覺房地產業受政策影響大,計畫也終止,目前清祿集團仍以專業製鞋為核心,也未將股票上市。

一九三三年出生的清祿創辦人蘇清祿隨著年事已高,也已將集團營運管理交棒給兒子蘇姜雄,完成世代交替。

子如其父,生在鞋業世家的蘇姜雄不但傳承家族事業,而且還想做更好,所以他非常重視工業工程管理,利用更少的人力創造更大的產能,大幅提升生產線的經營效率。清祿目前每年營收規模高達三、四百億元,在台灣製鞋業地位舉足輕重。

 

鞋業

 

鞋業


二代接班 蘇姜雄提升產線效率


清祿這家四十六年老店無縫接班的關鍵,在於蘇姜雄與蘇清祿一樣低調且專注,不僅從未與媒體互動,也未曾聽聞多角化經營的動向,不被賺快錢所誘惑。

年屆耳順之年的蘇姜雄,雖然身價早就超過數百億元,但行事低調,他的名字唯一一次出現在報章雜誌,是一二年與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結成親家。因為他的千金蘇于芳嫁給蔡宏圖的次子蔡宗憲,才讓這家低調的老牌製鞋廠有機會在外界曝光。

據鞋業人士透露,蘇姜雄喜愛收藏紅酒,他所收藏的紅酒在鞋業老闆中,質量數一數二。據指出,朋友生日時開一瓶一百萬元的紅酒慶祝,出手相當驚人。

宏特鞋業董事長、台灣區製鞋工業公會前理事長王興華說,過去台灣鞋業是建立在簡單的生產公式「找到訂單、讓產品更便宜,然後生產」。

第一代的鞋廠老闆多半是師傅出身,雖然學歷不高,但掌握技術,可以憑藉苦幹實幹打拚出一片天。但時至今日,製鞋業技術已成熟,靠管理技巧控制成本,才在人工成本逐漸高漲的年代擠出利潤。

「台灣製鞋業提供品牌商的服務與管理,絲毫不輸給電子業。」王興華舉例,台灣鞋業大廠過去三十年打進名牌球鞋adidas、NIKE代工供應鏈,靠的是彈性的採購與議價能力,一方面提升了產品的附加價值,更重要的是在品牌商強烈要求下,把管理概念導入績效系統,快速學習到歐美公司管理工廠的精神,帶動台灣鞋廠轉型為標準化的經營模式。

台商鞋廠家族企業特別多,如今第二代皆已開始接棒,這群年輕接班人從小就被父母送出國念財務金融,不僅英文能力佳、具備國際觀,也有經營管理概念,讓鞋業又出現一幅嶄新的面貌。

相較於寶成、豐泰、清祿,另一位台灣鞋業低調的隱形富豪,則是NIKE另一大代工廠隆典實業董事長黃振元。

 

隆典實業 總統鞋做出口碑 樂與員工分享利潤


隆典原本只是New Balance的鞋面代工廠,由於生產品質不錯,客戶也將車工委託他們,產能因此逐漸擴大,公司規模可說是跟著客戶業績一路成長,並順利承製到Asics、K-SWISS等國際運動鞋品牌,成為核心工廠,並在○七年爭取到NIKE代工廠訂單,成為全球第三大鞋品製造商。

由於隆典創辦人英年早逝,公司經營理念是傳賢不傳子,因此由執行長黃振元接任董座職位。畢業於台北工專〈現已升格為台北科技大學〉工程管理系的黃振元,最特別的管理模式是,每周都會檢討員工離職率,甚至追問離職原因。

 

鞋業

▲隆典實業從生產New Balance鞋面起家,這幾年因代工NIKE快速崛起。

(圖片取自隆典實業官網)


穩定中國廠離職率祕訣:公司出返鄉車資


有一陣子,中國工廠每逢過年前就有大批離職潮,原來是來自鄉下的勞工,因為兩、三年沒有回過家,為了待在鄉下兩、三個月,乾脆連工作都辭掉,黃振元知道後,規定以後年節返鄉的車票費用全額由公司支付,才讓離職率穩定下來。

由於鞋廠必須仰賴大量人力才能維持穩定的出貨量,因此隆典重視員工伙食與宿舍品質,在中國、越南等工廠,每個月都會開出近一百道菜色給員工票選下個月的菜單,只要菜色稍微被員工抱怨,廚房就會立刻改進,目的就是要讓員工樂在工作。

「薪水已經不是隆典員工最在意的事情,因為賺錢不成問題,最重要的是管理人性化,才是隆典能夠一直賺錢的關鍵。」一位曾經在隆典任職的主管說,一般鞋廠的財富分配都是尖形金字塔,有錢的只有金字塔尖端的大股東或高階經理人,但隆典就是把階級拉平,願意把利潤和員工分享,能力強的人賺得愈多。

以彈性、速度見長的隆典,雖然在鞋業的資歷只有十九年,但經營者的企圖心強烈,黃振元曾經返回母校分享求學過程中提到,「一個人的心胸有多大,成功就有多大」,所以他也相信「成功者找方法,失敗者找理由」,光有心胸格局還沒用,更須主動積極,才能達成目標。

隨著財富快速累積,一○年黃振元還買下台中私立立人高中,成為該校董事長,顯見其驚人財力。

隆典一年營收三、四百億元,主要獲利來源還是來自NIKE,因為獲利很好,幹部聚餐喝的紅酒,黃振元直接從加州進口的,他也是法國五大酒莊的VIP客戶。台中鞋業界人士透露,有別於其他製鞋同業流行在買七期豪宅,黃振元反而在台中自己買地蓋豪華別墅,光是土地面積就近千坪,他也經常邀請同業到家裡辦派對,「從他家頂樓望出去,一邊可以看高鐵奔馳,一邊可以看夕陽落日,每個到過他家的人無不印象深刻。」也因為重視品味與品質,他家的窗戶採用德國進口的防彈玻璃,光是造價就花了兩千多萬元。

這群隱藏在中部的台灣鞋業富豪,見證了台灣鞋業王國起飛的年代,隨著製鞋工業的技術不斷提升,相信他們的故事還會繼續被流傳下去。

 

三波大遷徙 創造台商鞋業富豪

 

台灣鞋業最早的發展從70年代開始,原本在日本代工的鞋子,為尋找更便宜的人工,落腳台灣,當時鞋廠主要集中在中部縣市,滋養了為數不少的鞋廠;90年代,台灣人力變貴,台灣鞋業遷徙至中國,在中國沃土上再賺20年。

 

隨著中國勞力成本逐年高漲,2005年前後,台商又開始前往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國家落腳,台商兩次大遷徙設廠的過程,就是一部台灣鞋業發展史,也因為不斷遷徙尋找更能獲利的地方,幾十年來創造了為數不少的鞋業富豪。

 

不斷追逐廉價的人力成本,可以說是製鞋業難以擺脫的宿命,因此,一位鞋業大老感嘆,「製鞋業永遠都在最貧窮的國家開墾,從早期的大陸一路遷徙到東南亞,未來可以去的國家只剩下非洲了。」

 

鞋業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鞋業大老闆聯手逢甲大學 培育南向管理人才

2016-10-27

沒有他 就沒有喬丹鞋

2015-11-20

沒有他 就沒有喬丹鞋

2015-04-01

全球製鞋龍頭 靠三大改變拚轉型

2014-06-05

揭密》張聰淵為何能成為台灣新首富?致勝關鍵曝光

2021-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