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科技大老聽了都驚呼 紫光戰略布局大公開

科技大老聽了都驚呼 紫光戰略布局大公開
趙偉國大膽提出四大策略,清楚描繪中國發展半導體的激進作法。

林宏文

產業動態

清華紫光提供

985期

2015-11-05 10:20

趙偉國一席禁止台灣晶片赴中國銷售,引起一片驚呼與反感。
他的演講透露出紫光大膽激進的全球奇襲與直取台灣的策略。他,究竟還說了些什麼?

「向台灣施壓,開放晶片產業!」十月二十九日,清華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在演講裡拋出這個提議,馬上成為台灣高科技業最敏感的話題。這場三十分鐘的演講,趙偉國還說了什麼?


這一天,在北京亦莊的豐大國際大酒店裡,全中國半導體的領軍人物,全到齊了:有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總經理丁文武,他主管的集成電路產業基金,規模逾一千三百億元人民幣;中芯國際董事長周子學,是中國晶圓代工產業的龍頭公司;清芯華創董事長陳大同、武岳峰資本合夥人潘建岳,在中國和紫光集團,並列三大半導體集團。清芯華創今年以十九億美元收購豪威,武岳峰以六.四億美元收購矽成。能參加這場會議的中國業者,背後的銀彈是以十億美元為單位!


趙偉國一向低調,這場演講中,卻首次清楚解析紫光的戰略:

 

策略一:羊毛出在豬身上 資本市場募資 用在購併事業


趙偉國承認,「市場買不到技術,資本也買不到技術,頂多只能買到合作,但可以藉此讓技術生根發展。」光靠研究單位研發難有技術突破,只有利用資本和產業結合,才能「彎道超車」,後來居上。


「這個過程好比羊毛出在豬身上,讓投資人去賺資本市場的錢。」他解釋,紫光將發行債券和設立類PE基金,要把類PE基金做到三千億元人民幣規模,再用這筆錢投資購併事業。


以前台灣高科技公司是用員工配股,讓投資人出錢幫高科技公司獎勵員工,現在趙偉國是要讓投資人出錢,幫他購併全球公司!


他的目標,是「從芯(晶片)到雲(端)」,拿下連結手機到雲端的三個關鍵產業:手機晶片、物聯網晶片和記憶體產業的全球龍頭地位。

 

策略二:不犧牲美國利益 就怕引起三大副作用


他說,紫光要「與國家同向,與巨頭結盟,與資本分利。」換句話說,想當老大最快的方法,就是與現在的老大合作!


趙偉國說,「中國一直以來都被稱為經濟大國,但從未被稱作強國,為什麼?」他的答案是,「因為中國缺乏足夠數量的高科技企業。」他說明,二○一四年,中國進口半導體金額為二一七六億美元,僅次於花在進口原油上的二二八三億美元。


他認為,與美國這種強國競爭時,不能犧牲美國科技企業的利益為代價獲得發展,因為有三個理由,一是中國可能打不過人家,二是會引發殘酷的市場競爭,三是會引發中美的政治對抗。

 

策略三:最好的管理是不管 厚利打賞 只管結果不管過程


他要併世界一流企業,併進來之後,如何管理?趙偉國認為,「紫光管理的一個基本核心,就是不管。」他認為,「找的人要不畏強敵、產業報國,管理則採取小過不罰、大過才罰,而且有功必獎、大功大獎。」


他舉例「李力游(展訊董事長)比我有本事,我管不住他,更不會管他。」他拿共產黨發展做例子,當年毛澤東打土豪分田地,「不分田,誰給你打土豪?」他的邏輯是,有厚利可分,團隊自然會奮勇爭先,他只需要管結果,而非過程。


他把商業競爭當成戰爭,要「以戰爭的手段實現產業發展」,聲東擊西、遠交近攻、閃電戰,這些戰術都可變成商業競爭的法寶。而他現在用的就是鉗型攻勢,巨額資本加上聚攏優質團隊,這兩大優勢作用如同雙鉗,從兩側包夾敵人,再大的敵人都會喘不過氣來。

 

策略四:對台施壓逼就範 提議禁止台灣晶片銷往中國


演講最後,趙偉國認為,中國政府應採取更強硬的策略,除了提出禁止台灣晶片產品賣到中國,他認為,台灣政治家在這方面過於短視,一禁止台灣產品在中國銷售,台灣就馬上軟了。


同時,他認為中國政府要放開民間企業手腳,「政府的芯片產業基金不要直接投資」,把錢交給市場化(民營)的團隊發揮,「不要與民爭利」,給半導體產業低稅率優惠,加大資助研發。壓低台灣產業,幫助中國民企,中國半導體產業才會加速崛起……。


當天應邀出席演講的美商矽成副董事長韓光宇,也在現場聽到趙偉國說中國應限制台灣IC進口的一番話,不過,他認為趙的說法實際上根本不可行,因為以台積電在全球晶圓代工有一半占有率,若真的限制,對中國的損傷更大,中國絕對不可能這麼做。

 

「我的解讀是,趙偉國為何會講重話,是因為不滿台灣的作法,為何所有外資都可以到台灣投資,唯獨中國不行?」


不過,韓光宇認為,這次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的策略很務實,與以前推動其他產業很不同。「例如以前中國搞太陽能,一直擴充產能,結果自己沒賺到錢,造成殺價競爭,還影響到其他國家的發展,但這次中國完全不增加產能,透過收購及入股的合作方式,讓雙方都能獲利,對大家都有好處。」也因為認同此次中國發展半導體的策略,因此美商矽成今年也以六.四億美元賣給武岳峰基金(編按:由「上海市創業引導基金」與「武岳峰資本」共同發起,基金規模達一百億元人民幣,主要投資於大陸相關半導體產業)。


韓光宇說,最近他去中國,感覺就像九○年代台灣,每個官員都很想做事,業界都很有野心,在這種企圖心下,兩岸的資金人才絕對可以互補。不過他認為,台灣不能一直很民粹,把自己關起來,這樣一定會喪失很多機會。


不過,另一位台灣重量級半導體公司執行長觀察,趙偉國的這番話,絕對不是脫口而出的想法,幾乎可以代表目前北京當局的態度。而且在他的簡報中,很清楚點明紫光的大戰略布局,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若循著這個軌跡,台灣政府的產業政策及企業競爭力都會嚴重受壓,必須及早找出因應對策。


趙偉國的演講,數度獲得在場人士的掌聲。他把中國半導體產業決戰世界舞台的戰略端了出來。這不是陰謀,是陽謀,他說到做到,一步步按照這份計畫,挖走了高啟全、投資力成團隊。


對手的作戰策略都已攤在眼前,台灣不該只是永遠處在被動守成,更應思考對策,回應中國的挑戰。

 

 

趙偉國

延伸閱讀

中國餓虎趙偉國

2015-11-04

紫光獵食台灣科技業 神祕趙偉國揭祕

2015-11-05

中國步步追殺 台灣半導體如何接招

2015-05-14

豺狼與黑熊的戰爭

2014-10-09

中國半導體土豪也低頭 四年前狂言「買下聯發科」 現在說中國IC業「還要坐十年冷板凳」

20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