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生技天王再出發 看到什麼機會?

生技天王再出發 看到什麼機會?

林宏達

產業動態

攝影/吳東岳

1001期

2016-02-25 14:14

他是台灣在美國製藥業賺到最多錢的人,經營心法卻和別人完全不同,別人搶快,搶高利潤,他卻寧願挑小市場,不怕比別人更晚推出產品。做一步就想未來十步,讓他避開風險,挖到金礦!

生技夢人人會做,但誰真能撐到最後,挖到生技產業的金礦?


華生藥廠創辦人趙宇天,是台灣在美國製藥業事業最成功的代表人物。他創立的華生藥廠,是全美第三大學名藥(指過了專利期後,其他藥廠可以生產同樣成分的藥,與原廠競爭)廠。華生藥廠更名為Allergan後,二○一五年七月,宣布將學名藥部門賣給以色列Teva藥廠,金額高達四○五億美元(約新台幣一兆三五四七億元)。購併前,這家公司股價一度衝上每股三三一美元(約新台幣一萬一千元)的高價。


趙宇天是隱身在這宗交易案後的大股東,○七年,他從華生藥廠執行長退休時,根據美國證期局公布的文件,當時趙宇天名下擁有華生五.一%股份。華生藥廠在他退休後,開始大舉購併,市值成長三十多倍。


他退休後在台灣創立泰福生技(F-泰福),這家公司一五年八月才上興櫃,一六年一月底,公司的市值已經高達三七六億元,在此次「台灣生技一百大」調查中,排名台灣生技產業市值第四名。

 

求學時,牌技優異  對手出一招  就知接下來的變化

 

「以前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誰說不能前人種樹,前人乘涼?」趙宇天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他把公司交出去的時候,就已預料到公司接下來的發展,華生後來的成長,他也是獲益者。


他今年七十歲,名利雙收。過去,台灣在美國生技產業創業最成功的四個人,被稱為四大天王,分別是趙宇天、潤惠生技創辦人許照惠、安成藥業創辦人陳志明、益邦生技創辦人許中強。趙宇天靠做學名藥起家,公司市值卻遠超過其他人。


「他的產品範圍很大,九○年代末期,我還在Andrx公司時,有一次和趙董吃飯,他說,我們做的是飛彈,他做的是子彈。」陳志明說,「很多子彈加起來也不得了!」

 

去年,趙宇天以泰福總經理的身分,重新出現在生技業舞台上,「這是我的第二次創業。」趙宇天說。趙宇天是台北醫學院(現為台北醫學大學,以下簡稱北醫)藥學系第四屆畢業的校友,他出身製藥世家,他的舅舅在上海創辦新亞藥廠,「那是中國第一家西藥廠。」他的同學、骨科醫療器材廠傑奎科技董事長劉宏志觀察。趙宇天的父母在台灣創辦新生藥廠,「我從小是在藥廠長大的。」趙宇天說。


大學時代,趙宇天很愛玩,劉宏志最記得的故事是,當時台大藥學系和北醫藥學系都是同一批老師,「每次考試,都是台大比北醫早一個星期考。」他回憶,連考題都一樣。每次考試前一晚,他和趙宇天都玩紙牌二十一點,打到晚上十點,再讀考古題。


趙宇天打牌的風格,就看得出他後來的經營風格,「他算牌算得很精。」劉宏志說,當對手打出一張牌,趙宇天就能算出接下來幾步的變化,甚至對手出到第三張牌,他就能攤牌比勝負。他們還曾聯手搭檔,拿下大專橋牌聯賽第二名。


「我受我母親的影響很大。」趙宇天回憶,他的母親對財務規畫十分注重,「摳錢摳得好、摳得精就是省錢;但是錢的運用方法,該用的時候就用。」他認為,遇到機會來了,只要算清風險,就別怕改變,緊緊抓住機會。

 

北醫畢業之後,他到美國普渡大學攻讀藥學博士學位,之後進入美國G. D. Searle藥廠擔任研究員。

 

初創業,挑難的做  避開與大廠競爭  用技術換利潤

 

一九八四年美國通過一條《藥物競價及專利權法案》,美國即將放寬專利權保護,新的學名藥市場將出現。他看到大機會,決定離開工作十年的藥廠,自行創業,成立華生藥廠。為了籌措資金,趙宇天還曾回台向同學朋友募款,「這筆錢,他募了好久。」劉宏志回憶,劉宏志請當醫師的父親投資趙宇天五萬美元,二十年後,這筆錢的報酬率竟達到四百倍!


剛開始趙宇天在美國製藥界站穩腳步,靠的是製藥的基本功。「華生藥廠總是選擇那些市場不到三千萬美元、又難做的藥品,避開市場一億美元以上的大藥,不與大藥廠直接競爭。」美國媒體分析,趙宇天的策略是,選擇小但利潤高、難做的藥,用製程技術換利潤。


「一步一步來,不能貪!」趙宇天說。聽起來是老到掉渣的價值觀,卻是他贏到最後的關鍵。

 

「美國八○年代曾經發生過非常重大的藥廠醜聞,藥廠竄改實驗數據,賄賂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官員,那些藥廠都被處罰,甚至因此關門,但華生藥廠都安全通過FDA的檢查。」陳志明觀察。最經典的案例是,一九八九年,美國Bolar學名藥藥廠爆發賄賂FDA官員事件,這家藥廠不但所有藥品上市許可被取消,罰款一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億三千萬元),負責人還坐牢。


這家藥廠後來掙扎重生,九五年被趙宇天以六億美元買下。兩家藥廠的技術結合,讓華生藥廠產品增為八十項,營收從九四年八千七百萬美元,暴增為一億五千三百萬美元。


「他對市場有很敏銳的嗅覺,知道自己的公司缺什麼。」他的好朋友、北醫校長閻雲觀察。後期華生靠購併不斷擴大市場版圖,閻雲舉例,趙宇天向其他藥廠取得避孕藥技術後,把避孕藥從口服改為貼片,省下吃藥的麻煩,「非常成功。」閻雲說。


「他是那種做一步,看到第十步的人。」泰福財務總監吳怡靜說。她舉例,有一次美國FDA修改法規,可以讓藥品縮短上市時程,趙宇天不是馬上改變作法,而是找公司主管長時間開會,不先問機會。「所有風險全考慮一遍,看看我們能不能承受。」如果評估認為值得做,趙宇天也有可能把生產、研究、臨床試驗計畫全都推翻。吳怡靜分析,在其他公司只要做一次的財務計畫,在泰福可能要做四、五份,按照各種可能狀況,試驗設備和資源要如何調度、調整,全都考慮進去。


○七年,他卻在事業高峰選擇退休,「那時候,我考慮了一段時間,」趙宇天回憶,當時,華生藥廠已經是一家年營收二十八億美元、七千多名員工的大公司,「公司大的時候,挑戰就不一樣,都在處理人和財務工程的問題,再玩下去,都是這些事。我還是對創業有興趣。」他說。

 

高峰時,急流勇退  找接班人  先看他是否有誠信

 

當時,美國學名藥廠也開始進入國際化競爭階段,「現在美國學名藥公司,都是冰島、以色列公司的天下。」一位製藥業主管觀察,學名藥的競爭愈來愈激烈,購併、整合勢不可擋。趙宇天交棒後,華生藥廠啟動一連串購併計畫。


趙宇天當年找接班人時,人選就觀察了十年,「我會找一些與Business(公事)無關的場合。」趙宇天說,和對方吃飯、聊天,「看看這個人是不是做事的人,還是玩錢的人,他對旁人、部屬,有沒有誠信,他的團隊的人怎麼看他?」他的接班人,原本是競爭對手Barr藥廠的營運長,學的又是法律,趙宇天卻挖角他來接班。


既然退休,為何又再次創業?

 

一○年,歐巴馬的健保改革,讓趙宇天再次看到一個大機會。趙宇天解釋,「美國平價醫療法案(俗稱歐巴馬健保法案)中有一條,開放藥廠製造生物相似藥。」


「這與我一九八四年創立華生,是一樣的機會。」趙宇天說。這一次,美國政府開放生物相似藥,意思是,只要有人能找出方法,做出成分極為近似的大分子藥,即使藥的成分不是百分之百相同,只要成分極近似,美國政府就會承認這種藥的療效。「生物相似藥做完一期試驗,經FDA批准,就能直接做三期臨床。」趙宇天說。


趙宇天對生物相似藥的前景十分看好,○九年,他開始籌備成立泰福;一三年,公司正式在台灣成立,他把研發放在台灣,製造放在美國,將新的生物技術引進台灣。投資明生生醫,也是為生產蛋白質藥做準備。


外界卻對泰福在生物相似藥的發展策略有不同看法。一位生技產業分析師就指出,在生物相似藥市場上,最先開發出產品的公司,不但能分到最高的利潤,還能獨賣一段時間;但泰福現在開發中的產品,已經有其他藥廠搶先開發出來,「後進者要面對非常激烈的價格競爭。」他質疑。


趙宇天卻不這麼認為,「這是歷史重演。」趙宇天說,一九八○年代,他就曾在學名藥市場經歷同樣的挑戰,「當時,大藥廠都跨進學名藥市場,卻只有五分鐘熱度。」趙宇天說,因為大藥廠對獲利的要求高,價格下滑,反而會逼使大藥廠退出市場。「競爭者也有小藥廠,但製藥業的研發成本高,小藥廠不見得有足夠的資金。」趙宇天說,與小藥廠競爭,比的是誰資金雄厚與產品發展能力。


趙宇天在美國三十年不敗,靠的是他的「第二名哲學」,「他不搶第一,也不搶最大的市場份額。」吳怡靜觀察。

 

再創業,看見趨勢  不求高獲利、資金足  成大優勢

 

「求勝,要先練內功。」趙宇天說,現在,他專心調整公司的生產成本、技術和團隊,「我們是下圍棋,不是下象棋。」趙宇天說,「territory(指市場),要一點一點占下來,不是跳上去,然後人家把你打下來。」

 

「為什麼美國政府一○年修法,第一個生物相似藥一五年才推出來?」他說,因為美國政府也在摸索如何管理,先推出的藥廠可能會付出更高的成本,「但如果美國政府後來說不需要做這些事,那不是走冤枉路嗎?」


他的策略是,先培養公司控制成本的能力、製程的能力、建立團隊,這些才是公司經營的根本,再一步步往上游走。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大力支持趙宇天的策略,在泰福,趙宇天擔任總經理,董事長由潤泰集團派代表出任;股份結構上,他本人也只占小股,「他(指尹衍樑)是四四%,我和我的家人持股二二%。」趙宇天說。


但,真正讓他再次創業的動力,卻是來自十七年前,他回台北醫學院的一次演講。劉宏志回憶,當年他替母校向老同學募款,因為這次捐款,趙宇天特地回到北醫演講,儀式快結束時,當時趙宇天並沒發現自己身體有異狀,但趙宇天的太太卻問劉宏志,「能不能幫Allen(趙宇天的英文名字)安排照個胃鏡?」


北醫安排最好的醫生幫他做檢查,檢查結果發現趙宇天得了胃癌。「我當時非常震驚,那是擴散非常快的一種癌。」趙宇天說,「如果前一年照胃鏡,無法發現;晚一年照胃鏡,恐怕已經太晚。」若不是這場演講,他的人生可能會大大轉彎。康復後,他自問,「老天沒有要我離開人世,我是應該趕快退休?還是繼續工作?」


現在趙宇天仍然天天工作,「他是會半夜二、三點發電子郵件的人。」吳怡靜說。即使身價上百億,但每次到餐館吃飯,吃不完的菜一定打包;趙宇天每月初都會定下清楚的計畫,按照計畫執行,採訪時,約好九點進行,他一分鐘都沒有耽擱。


「我想讓癌症藥物變便宜!」他說,想再一次掀起藥價革命,這才是他七十歲再次創業想完成的夢想。

 

 

趙宇天

出生:1945年
現職:泰福生技公司總經理、執行長
經歷: 美國華生藥廠董事長與執行長、浩鼎生技公司獨立董事
學歷: 美國普渡大學藥學工程博士、台北醫學院藥學系

 

趙宇天

他,與尹衍樑是好夥伴/尹衍樑(右)和趙宇天(左)相互投資對方事業,趙宇天就曾擔任浩鼎獨立董事,並一起投資明生生醫和九和生醫。(攝影/郭晉瑋)

 

泰福

製造基地曝光!這是泰福在美國聖地牙哥的蛋白質藥藥廠,除了廠房,內部所有設備流程,都由泰福自行設計。(圖片來源:泰福提供)

 

泰福

董事長:陳志全
總經理:趙宇天
資本額:16億6000萬元
主要產品:研發蛋白質生物相似藥 

 

趙宇天

延伸閱讀

北醫藥學系 生技公司CEO 養成班

2016-02-25

生技100強關鍵報告

2018-01-25

生技天王再戰高峰 趙宇天兩度創業背後的救命恩人

2019-02-27

搶生物相似藥341億美元大餅 台廠妙打「特色戰」才能贏

2019-07-03

台康、泰福-KY股價不斷往上衝 公司成功的背後竟然和「餐巾紙」「鴨子」有關!

2021-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