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五二○禮賓鞋 來自這家台灣品牌

五二○禮賓鞋  來自這家台灣品牌

萬年生

產業動態

攝影/蔡世豪

1013期

2016-05-19 13:54

一個公主夢,讓台灣鞋二代夫妻決定從代工轉品牌;他們成功使一間三天賣一雙鞋的店面華麗變身,預估今年營收翻倍。

五月二十日,負責接待貴賓的禮賓人員,一定會從容得體、充滿自信。因為,他們腳上穿的鞋子,有著台灣製鞋職人的熱忱與祝福。」這是總統蔡英文近期的臉書PO文。原來,今年就職典禮禮賓人員腳上的禮鞋,第一次由台灣本土品牌量身打造。

其中有位女禮賓人員的腳特別小,短時間內須重新製作特殊楦頭及版型,讓蔡英文點名「體貼使用者」而受矚目,正是成立不過三年的手工訂製女鞋品牌:MOMENTANÉE(法語,指每一經典時刻)。

該品牌推手、寬鴻總監廖幸瑜解釋,女鞋品牌幾乎不生產三十五號以下小尺寸,但這次禮賓鞋從最小的三十四.五號共製作九個尺寸;平時一雙訂製鞋須三十天才能交貨,這次一次要趕出三十三雙,「真的是不惜代價,只求成功。」

 

全亞洲唯一  品質獲施華洛世奇認證 


寬鴻是全台第一個自創禮鞋品牌、也是全亞洲首家獲水晶品牌施華洛世奇(Swarovski)認證品質的公司,一雙手工訂製鞋六千元起跳、最貴一雙破五萬元,劉真、梁文音等台灣女藝人都是客戶。

這則由代工轉品牌的故事,得要從台灣鞋二代林義順、廖幸瑜夫妻倆的「台灣公主夢」說起。

八年前,廖幸瑜結婚時選穿國際精品女鞋Jimmy Choo和Ferragamo,沒想到國際品牌多為西方人瘦長腳型設計,讓她腳痛了一整天,「女孩子最重要時刻就是結婚,婚鞋永遠是附屬品,竟然沒人主打。」廖幸瑜興起了自創品牌的念頭。
這對夫妻都是從小在製鞋工廠長大,寬鴻執行長林義順的家族是年營收破四億元,替西班牙品牌Zara、Mango、日本優衣庫(Uniqlo)等品牌女鞋代工大廠寬源。他們雖然擁有長輩的技術與人脈,但自創品牌仍得靠自己交出成績單。

 

從新娘鞋開始  只聚焦千分之一的市場


起初,習慣大量生產思惟的雙方父母,反對他們自創禮鞋品牌,「市場這麼小,只做新娘鞋不行!」

從數字看,台灣每年平均登記結婚新人約十二萬對,只有三分之一會消費高價位鞋款,其中有一半以國際精品為首選,他們鎖定的主力消費族群僅兩萬人。

「我父親常講,做生意就像抓一把沙起來,在意流掉多少(編按:指代工思惟會想哪些客戶還沒打進去),忽略手上握有的。」留學加拿大的林義順卻決定放棄流掉的沙,只做千分之一市場生意,「一年兩萬人就有億元市場規模,當然可行。」
他們的創業路,走來跌跌撞撞。最早接觸婚紗公司談合作時,曾遭譏諷:「這個也要賣六千塊!」最後還是搬出家族背景,證明自己的實力。

國際精品忽略的市場,台灣品牌禮鞋又如何做到?設計上,先以寬源合作的英國設計公司為師,蒐集最新流行資訊,再由廖幸瑜依據台灣人腳型、偏好造形與顏色等,提出創意方向。另與聯合大學設計學院合作,共組鞋業設計團隊;生產上,家族鞋廠在南投七十多名製鞋職人則提供技術後盾。寬鴻創立第一年,就設計了上百款禮鞋。

位於台中、專為培育人才的鞋類暨運動休閒科技研發中心副理彭思穎觀察,本土鞋廠轉型品牌多採漸進式,寬鴻從品牌定位、規模、視覺,幾乎一次到位,「去門市可以知道是一個品牌,不是一家鞋店。」

 

在寬鴻替禮賓人員訂製女鞋(上圖)前,禮賓人員們都得自備鞋子。


堅走精品路線  忍痛放棄百貨公司設櫃


去年,他們的成績讓兩家百貨公司相中並邀設櫃,為考量銷售,也要求寬鴻開發大眾化的產品,「我們要堅持品牌定位,還是趕快有業績?」廖幸瑜不諱言,幾經掙扎,還是忍痛放棄。林義順表示,「做品牌堅持最難,就像晚上走路沒路燈,不知道再走幾步會不會就看到光……。」寬鴻成立前半年,平均三天才賣一雙鞋,現在,月平均達六十雙,父母也從質疑轉為支持。

繼禮賓鞋後,該品牌六月中將在台北市中山北路商圈成立北部首家門市,門市對面是香奈兒(Chanel),隨著品牌曝光加大,預期今年營收能翻倍。「現在還在品牌投資期,但已經看到前面的光,」說這話時,林義順的神情像貼滿水晶的禮鞋般光燦。

寬鴻
成立:2013年
執行長:林義順
國際總監:廖幸瑜
主業務:手工禮鞋設計、訂製
2015年營收:品牌約新台幣300萬元

延伸閱讀

隱形富豪製造機 台中七期豪宅一半是他們的

2015-04-02

手工鞋,比想像的更精工

2015-01-22

林果良品客服到位 鞏固回購率

2010-04-01

用化學、數學、解剖學建構的極致工藝

2009-09-24

John Lobb 比照藝術品的美學堅持

2009-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