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用漫畫說故事 讓老外也瘋農村

鄧寧

產業動態

1014期

2016-05-26 11:47

台南東山農作家族第六代吳侃薔,靠著挖掘在地文史故事,
改變了家族休閒農場的命運,
深度農村導覽,一年吸引了兩千名外國觀光客到訪。


藍天、青山、水池邊,金髮碧眼的歐美觀光客,穿著比基尼,正享受著陽光。這裡不是南法山區,而是台南市東山區的仙湖農場!

過去,在這個僅有兩萬居民、農業人口占六成的台灣龍眼重鎮,造訪該農場的外地客,多是一車車遊覽車載來阿公阿嬤遊覽團;現在,來仙湖農場的自由行散客高達五成、平均客單價提高五成,一年更有兩千名來自香港、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等國的外國觀光客,專程來到東山。
 

三十二歲的返鄉青年、仙湖農場第二代吳侃薔,正是掀起「瘋農村」效應的關鍵推手。他身上,有著台灣典型老農民與新農民,守舊與創新的故事。

「導覽東山的生活美學」
高標準接待外國客,著重深度旅遊


故事要從吳侃薔八年前退伍返家,與父親吳森富一同經營家中農場開始說起。「是遊覽車生意把我養大的,但這群客人並不享受農村文化,也不在意東山與別的地方有哪裡不一樣。」理著乾淨的小平頭,大學讀觀光系的他,對農場觀光有一套自己的想法,「我希望把東山當地的歷史、作物、風俗都變成生活美學文化,用導覽的方式讓遊客真正認識這裡。」

剛回家時,他滿腦子都是新念頭,「我找了一些年輕夥伴,白天開會講土地、文化、精緻農業,但晚上面對的是八十個人吃飯、唱卡拉OK,或是把採果當作買水果。」吳侃薔無奈說,「沒有不對的客人,但我想找到對土地、文化更有感覺的精緻客群。」

想改變的他,四年前開始參加國際旅展,透過接待外國遊客拉高農場服務標準,鎖定喜歡深度旅遊的客人,同時以一天每人至少一千元的定價策略,過濾價錢較低的團體客。

頭幾年,父子倆為了改變與否鬧得很僵。比如「房事」問題,十幾年來,小木屋擺的是硬板床,鋪的是傳統厚重花棉被,床前則是映像管電視,「外國客人會抱怨床太硬、電視太舊,花棉被好像沒洗,我花了整整兩年才抗爭成功,換成白色床單、羽絨被與液晶電視。」

「跟爸爸講,他會說人家來????迌(遊覽),不是來看電視,不用換。」吳侃薔笑說,最後連台灣休閒農業發展協會都來當說客,用休閒農場要做海外行銷,必須有基本水準,來說服吳森富,「這些過程讓我一度把爸爸當敵人,後來才了解怎麼溝通。」

台灣休閒農業發展協會祕書長游文宏指出,從傳統農業轉型休閒農業,第一代農場主人多是農民出身,「他們熟悉作物、土地,但在接待遊客、創新理念,或網路行銷方面很弱。」這也成為二代接班改革的機會。

吳侃薔從小就喜歡纏著鄉里耆老說故事,從家傳族譜中,他發現吳家在清朝道光年間,便從福建漳州來台,自己是東山農作家族的第六代;看著父親在酷暑季節進入烘龍眼乾的「焙灶寮」,每一灶龍眼都得經過六天五夜翻動,才能成為有滋有味的桂圓,他感慨地說:「我的家鄉,年輕人都不回來,一般人也看不起龍眼乾,但我認為這一定會成為台灣人的驕傲。」

「大字報、漫畫解說,老外也能懂」
凸顯地方特色,讓遊客更願意體驗農村


自覺有責任改變小山村的命運,「說故事」,是他要替自家農場和在地鄉鎮帶來改變的魔法。
吳侃薔和一路支持他返鄉務農的太太、仙湖農場執行長丁敬純,找來一群二十五歲上下的年輕人,從櫃枱接待、餐點研發、房務服務到導覽活動,徹底將仙湖農場改頭換面;如今草地上沒有遊覽車,有的是山羊、小豬與小雞,山崖邊更砌著堪比飯店的泳池,天然山泉水灌注其中,且可遠眺山景。丁敬純笑說:「水池自由開放,山上的孩子都會來玩,有時候還有金髮碧眼的歐美客人,會穿著比基尼在這裡曬太陽。」

休閒農場的經營核心是「吃、住、玩、買、看」,游文宏認為,吳侃薔夫婦在「看」、也就是體驗活動上特別突出;其中,說故事行銷是體驗關鍵。
 

園區導覽是最基本,他們還培養了四位年輕導覽員,能對龍眼、荔枝、咖啡、椪柑、柳丁五種在地農作物深入解說生態,更能講解獨特的在地「放伴文化」與觀音佛祖信仰,用說故事讓外地人更願意來體驗農村文化,「我們可以邊走邊講,也能帶到龍眼樹、荔枝樹下講,還有大字報與漫畫輔助,讓外國客人也能懂。」

不只如此,吳侃薔還用漫畫,搭配購物頻道主持人語氣,介紹龍眼乾:「龍眼古名是益智,健忘吃龍眼乾,有效;半暝失眠吃龍眼乾,有效;蹲下去會頭暈目眩、小孩講不聽會尿床、冬天手腳冰冷,吃龍眼乾,統統有效!」

聽過他的解說,連全聯福利中心總裁徐重仁,都稱讚用漫畫說農作物故事很有創意。徐重仁認為,行銷就是要能打動顧客、融入顧客情境,「農業也是一種文創,能彰顯地方特色,會是台灣未來世代最有潛力的事業。」

「種龍眼,也能像法國種葡萄」
去年吸引七千名遊客,前來東山瘋農村


透過說在地故事,吳侃薔不只替自家農場賺進一年營收三百萬元的財富,改變過往傳統農業靠天吃飯的命運,去年共吸引了國內外七千名觀光客,前來台南偏鄉東山「瘋農村」。

自然生態觀察作家劉克襄讚許:「阿薔有對家鄉生活的論述,如果台灣每個角落,都能對家鄉有一套論述,那台灣會變成很不得了的地方。」

吳侃薔說,「我是在東山種龍眼、烘龍眼乾的農夫,但我也能像法國種葡萄、釀葡萄酒的人一樣,成為定義社會生活美學的人。」當一名農夫快樂嗎?他顯然找到了答案。「農夫也可以過得很美好,因為我們活在有舞台的時代裡。」對上一代的農夫來說,小孩用功讀書、到城市找頭路,才不會辛苦;但吳侃薔希望用自己的故事,打動更多青年返鄉務農。

延伸閱讀

老謝:春的腳步來了 小葉欖仁換新衣!

2019-04-01

新能源車前景佳 汽車電子需求旺

2019-05-02

力晶集團大復活 「九命怪貓」黃崇仁要如何推動「力積電」風光上市?

2019-06-03

傳LINE給朋友卻不讀不回,難道...一個密技秒判斷:你被別人封鎖了嗎?

2019-06-13

想戴國旗帽與川普同框...劉仕傑:當郭台銘變郭總統,川普還會見他嗎?

2019-07-0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