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台芒果歉收 他卻逆勢變銷日冠軍

鄧寧

產業動態

攝影/鄒保祥

1025期

2016-08-11 10:08

受氣候異常衝擊,今年芒果產量「50年來最慘」,芒果農欲哭無淚,但屏東枋山一位果農,維持高收成,並賺進滿滿的外銷財。

台灣芒果季進入尾聲,今年芒果產量因氣候異常剩下兩成,許多農民欲哭無淚,推升一顆紅豔香甜的愛文芒果要價破百、年漲幅逾一倍,還成了主計總處七月公布物價指數中漲幅居冠的消費品;但在號稱產量五十年來最慘的現在,南台灣芒果重鎮屏東枋山,竟然出現一位逆勢賺進千萬元的芒果農。

當市場平均產量僅有往年的兩成,他卻達七、八成,居全屏東枋山芒果農之冠,他是枋山芒果產銷班第四十五班班長林順龍。

「今年有些人連一顆芒果都沒有!我看收成最好的人,是枋山的林順龍。」掌握台灣水果外銷逾三成市占的水果大王、盈全國際開發董事長陳盈貴證實,包括供貨給Sogo宅配到日本、五公斤要價二千八百元的芒果禮盒在內,今年台灣輸日第一大芒果農,正是林順龍,「他往年大概有四十萬顆,今年還有三十萬顆,算是豐收年啦!」

 

別人做內銷,他主攻日本 寫噴藥日記 通過嚴格藥檢


在芒果普遍歉收的今年,林順龍卻能逆勢翻身為新富農,關鍵是他敢於挑戰內銷轉外銷,這才打破傳統農業看天吃飯的命運。

最早以內銷生意為主的他,也和其他果農一樣,面臨芒果豐收價格差、歉收價格好,往往今年一公斤二十元,隔年卻掉到一公斤三元,隨市場供需價格波動。

七、八年前,陳盈貴的大女婿吳茂欣到屏東地區找尋適合外銷的供應商,從眾多農民裡挑中了林順龍,鼓勵他將產品升級,全力進攻日本,替自己用心種出的芒果再建立競爭門檻,也藉此擺脫「果賤傷農」的宿命。

但外銷的難度遠比內銷高。為了配合日本政府追溯果園的要求,林順龍進攻外銷的第一步,便是成立芒果產銷班,才有穩定供貨量。

外銷日本首要難關是通過嚴格藥檢,日本規範的農藥衰退期短,且殘留標準全球最嚴,成本也比較高,農藥成本一年就要多花十幾萬元,「我成立產銷班時就說專做外銷,願意的人再來,直接指定配合的農藥行與農藥,不准自行購買,」他回憶。

「成立不困難,難在改變班裡農民的想法。」林順龍解釋,以芒果樹開花期為例,為避免蟲害,必須密集噴藥,每七、八天就得噴一次藥,擁有四、五公頃地的農民,光走動噴藥就得花上五天,噴完又是下一輪巡迴,「每天光噴藥就很累,還得做紀錄。」

原來,除了用藥要嚴格把關,後續每個步驟都得記錄在「用藥安全手冊」與「田間管理手冊」上,他不諱言,「不做日本線就不必寫這兩本,要做就要寫,麻煩得要死,一開始大家都受不了。」

「很多人第一關就不想過。」光用嘴巴很難說服農民行動,林順龍只能自己身體力行示範,簡單說,就是「利誘」:只要符合大小、色澤和甜度等品質標準,盈全的外銷通路有多少收多少,加上銷日本的芒果價格,比內銷,甚至比銷韓國及中國都要好,平均一公斤可多賣十元到二十元,價量穩定,「賺錢給人家看,心動就願意加入(產銷班)啦!」

 

別人幾天巡園,他天天去 「做農不能靠運氣 要觀察」


既勇於改變又比別人更用心,把每棵與人齊高的芒果樹當自己孩子在照顧,同樣是他突圍關鍵。

一般農民種植面積約三分地(○‧三公頃),林順龍的果園則有能耐種約五公頃,因面積更大,施肥、除草、排灌水管理等田間管理作業就比別人更辛苦,不管颳颱風,還是高溫破四十度的豔陽天,他每日清晨五點就出發巡邏果園。

一身皮膚曬得黝黑,不善言詞的林順龍解釋:「做農,不能靠運氣;要了解、要觀察,才會有好收成。」

「有些人好幾天才看一次,但林順龍是全家出動,非常勤奮,所以作物有任何狀況都能隨時處理。」陳盈貴的兒子陳高銘擔任盈全經理,時常拜訪果農的他觀察,「他的穩定性高,連今年都能交出七、八成,這就比別人厲害。」

不怕挑戰與麻煩,認真對待自己種出的一顆顆芒果,所以當別人歹年冬,林順龍種出的芒果硬是比別人好,又紅、又大、又漂亮。像今年物以稀為貴,外銷芒果價每公斤飆漲到上看二三五元、較去年約漲一倍推估,他可因芒果入袋千萬元。

 

不只自己好,他追求共好 產銷班成員 產量約有三成


更難得的是,他不只讓自己好,還追求共好。在他帶領下,今年該產銷班其他二十五位芒果果農平均產量也有三至四成,皆高於市場平均值。

在枋山,果農開雙B汽車一點也不稀奇,賺到滿滿外銷財的林順龍就開著BMW。這也讓當地「種芒果,開汽車、住洋房」的新富農佳話,繼續在這個南台灣小鎮流傳。

林順龍
出生:1973年
現職:屏東枋山芒果產銷班第45班班長
學歷:屏東日新工商

延伸閱讀

「太陽能」產業浴火鳳凰再起 ——論太陽能電廠模組公司安集科技

2020-01-08

撕不掉受害者家屬的標籤…王婉諭:我就是小燈泡的媽媽,這給我進入政壇的勇氣

2020-01-10

鍋物究極之湯

2020-01-15

一句話,一條弦

2020-01-2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