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讓霹靂布袋戲走紅日本的「黑暗教父」

讓霹靂布袋戲走紅日本的「黑暗教父」
虛淵玄看似冷酷 硬漢,私下卻是一個親切大叔。 劇中,他最喜歡的角色是殤不患 (後左)及凜雪鴉(後右)。

王炘珏、鄧寧

產業動態

霹靂提供

1026期

2016-08-18 15:16

台、日首度合作的布袋戲,七月播出後,引起網友熱烈討論,一直想走出台灣的霹靂,這次有虛淵玄出手,讓沒看過布袋戲的日本人驚豔。

八月十二日,來自世界各地的動漫迷,都因為日本「Comic Market 90」動漫祭聚集到東京;現場除了有可愛的皮卡丘吸睛,另外一大亮點,竟然是來自台灣的霹靂布袋戲!

時間拉回一年前,去年八月,霹靂正式與日本動畫製作公司Nitro+、動漫周邊公司Good smile company三方簽約。台、日組成「東離劍遊紀製作委員會」,請來Nitro+副社長、同時也是日本動畫劇作大師虛淵玄擔任總監製,歷經九個月的製作與拍攝,今年七月,同時在台灣、日本、中國、美國的電視頻道和網路平台上,播出全新劇集《東離劍遊紀》。

 

播出兩周,知名度飆高 動漫祭上 主題畫冊全售空


在日本,共有三個付費電視頻道播出,新媒體平台更多達二十四個,包括Line Live、Amazon Video等。首播第一集,在日本最大動畫平台niconico上好感度排名第九,第二集更衝上第一名。

短短兩周內,霹靂布袋戲在日知名度瞬間飆高,吸引上萬粉絲前往動漫祭參觀,《東離劍遊紀》的主題畫冊更銷售一空,可說是霹靂在海外市場的漂亮出擊。

若從一九九一年素還真「出道」開始計算,經過二十五年,以霹靂董事長黃強華為主導的原創劇集,影音著作已逾兩千三百小時,出場人物超過四千位,擁有豐富的智慧財產卻一直走不出台灣。二○一四年霹靂掛牌上櫃時,黃強華以「東方迪士尼」自詡,希望將布袋戲推到全世界,但身負重任的3D電影《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在去年農曆春節上映,卻是慘賠一.九億元收場。

沒有人想得到,在《奇人密碼》製作期間,霹靂也已找上被日本與歐美動漫迷尊為「黑暗教父」的虛淵玄,為另一場打進國際的關鍵戰役默默布局。

 

日本大師,深受吸引 不懂台語 卻愛上華麗武打


這一切還得感謝兩年前的台北國際動漫節。一四年二月,台北動漫節請來虛淵玄舉辦《Fate/Zero》小說簽書會。該小說在日本暢銷百萬本,而虛淵玄的創作不只小說,更橫跨遊戲、動畫、漫畫等領域,代表作如《鬼哭街》、《沙耶之歌》、《魔法少女小圓》等,擅長描寫人性黑暗面,被稱為「日本黑暗教父」。

出身小說世家的虛淵玄,本姓和田,迄今從未對外曝光過真實名字,但身世卻頗為劇迷們津津樂道。虛淵玄的祖父是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大坪砂男,被文豪江戶川亂步奉為「戰後五大偵探小說家」之一;父親是劇作家、母親是聲優,深受家庭環境薰陶的他,喜愛探討詭譎多變的人性,刻畫手法細膩而沉重。

出道時,虛淵玄是從成人電玩遊戲的腳本設計起家,後來才跨足輕小說及動畫劇作。一一年創作了《魔法少女小圓》聲名大噪,在日本獲獎無數,虛淵玄的名號也從暗黑動漫迷,普及至一般大眾。

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虛淵玄透露,當年,他在台北簽書會前路過「霹靂奇幻武俠世界」的展覽攤位,看到展出的戲偶與播出影片,驚為天人,「從沒想過,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傳統藝術!」深受感動的他,滿腦子只想著要怎麼讓日本的觀眾也看到霹靂,當下便買了一套《轟動武林》DVD劇集帶回日本。

當然,虛淵玄聽不懂台語,也看不懂中文字幕,身為創作者,他看到的是布袋戲的藝術本質,「我想挑戰不可能!現代動畫的主流是數位特效,任何誇張的創意都有可能實現,但人們卻忽視了傳統類比藝術的魅力。」

從未接觸過布袋戲的虛淵玄,被能飛來飛去的戲偶,以及華麗的武打場面深深吸引,長達三十集的《轟動武林》很快就看完,還因為劇中角色的死,在推特上發言:「欸?等等!百里冰泓⋯⋯欸欸欸!」

百里冰泓是霹靂劇中的一介保鑣,二○一四年三月一日,大師在推特上的這句發言,日本人當然是百分百地摸不著頭緒,卻讓黃強華的兒子、現任霹靂副總經理黃亮勛注意到,「我有看他的小說,沒想到大師會在推特上寫出霹靂人物的名字。」幾乎是在同一天,虛淵玄與黃亮勛各自透過管道向對方拋出了合作意願。

到一四年底,虛淵玄就已來台拜訪三次、黃亮勛則赴日兩次,透過翻譯,兩人從表演藝術形式聊起,確認至後來的商業合作。

 

網友看霹靂布袋戲

 

電玩展

今年2月台北國際電玩展,虛淵玄特地來台辦簽名會。
 

霹靂班底,跨國合作 翻譯+磨合 費時增2倍


虛淵玄(中)出席6月的台灣首映會,他的左右兩邊分別是日本聲優鳥海浩輔、霹靂董事長黃強華。(圖片來源:霹靂提供)


「一開始,其實是請虛淵玄寫《奇人密碼》的劇本。」黃亮勛透露,虛淵玄寫作奇速無比,一四年下半年就交出大綱,當時也有以《奇人密碼》進軍日本的想法,後來雙方考量布袋戲對日本觀眾太過陌生,決定「砍掉重練」,由虛淵玄著手撰寫全新且完全針對日本市場的劇本。

一五年一月,大師交出了《東離劍遊紀》的雛形腳本,確認各種合作細節後,八月正式簽約。雙方的磨合,也從那一天開始。

跨國合作,最大的屏障是語言。虛淵玄坦言,光是劇本就須經過三種語言、四次翻譯步驟:由他執筆的日文劇本先翻譯成中文,由霹靂將中文再翻譯成台語配音,雲林片場的操偶師聽著台語配音演出,成品經剪接後得再翻回日語、送到日本,讓聲優看著影片做日文配音。

該劇每集的播出長度是三十分鐘,但同樣是三十分鐘,拍攝過程的耗時卻足足比霹靂以往經驗多出兩倍。即使召集了有3D電影經驗的《奇人密碼》拍攝小組,約三十人專門執行,但,「日本人認真起來,修改根本沒有上限。」黃亮勛笑說。

例如,主角凜雪鴉有一個脖環,第一集送回日本後,「日方說脖環太大了,木偶看起來有點駝背,所以,飾品重做,有凜雪鴉的畫面也得全部重拍。」黃亮勛說:「師傅一開始當然會不爽啊!這也要改、那也要改,難免覺得是對方刁難。」

後來,霹靂安排日方到片場觀看五次,虛淵玄自己也來了三次,「人來了,有一起工作的感覺,雙方也更能了解彼此的困難。」例如更細節的噴血問題,「因為戲偶尺寸比真人小很多,水珠容易看起來太大。」為了比例問題退件的虛淵玄,在片場了解實情後,也才願意稍作妥協。

這一次,黃強華也全面授權由黃亮勛執行,黃強華唯一的一次反對意見,竟是因女性角色「丹翡」被改得太可愛。黃亮勛說,傳統霹靂女角都是細長丹鳳眼,但是日本人喜歡圓圓的大眼睛,「最後我們還是選擇尊重對方,既然要合作,堅持霹靂的審美觀就沒意義了。」

 

霹靂布袋戲
虛淵玄(左2)曾至霹靂片場參觀,他直呼「完全是個神祕世界!」霹靂董事長黃強華(左1)一家人跟他合照,促成這次合作的黃亮勛(右2)也在列。

 

目標瞄準「長尾商機」 法人預估 在日營收逾一億


相較於虎尾片場的折騰,在日方進行的後製階段顯然順利許多。虛淵玄畢竟名號響亮,當公司對外釋出大師製作新劇的訊息後,日本一線聲優演員主動爭取,「一切都很順利啊!」虛淵玄用這句話輕描淡寫解釋了《東離劍遊紀》強大的後製陣容,包括網羅《火影忍者》、《網球王子》等知名動畫的聲優鳥海浩輔、諏訪部順一,主題曲則請來視覺系「搖滾教主」西川貴教獻唱。

霹靂今年前七月的累計營收達三.九七億元,相較於去年同期成長了七.二%,今年上半年淨利七千八百萬元,年增三九%,每股稅後純益一.八五元。霹靂財務長郭宗霖表示,由三方組成的「東離劍遊紀製作委員會」,霹靂持股占五一%、日方合計四九%,未來所有因《東離劍遊紀》產生的收入,最快從第三季開始,可以按比率認列。

由於日本市場最重要的收入來源,是九月起的藍光DVD銷售,第四季貢獻會較為顯著,法人預估,《東離劍遊紀》在日本營收可逾新台幣一億元,淨利逾三千萬元,以霹靂持股比率推算,貢獻每股盈餘約○.五元,最看好的仍是未來遊戲授權與周邊商品銷售的長尾商機。

關於長尾商機的想像,當然仍待觀察,但就像虛淵玄說的:「人類一直在追求『不可能』,但在數位當道的現代,『不可能』反而來自於無法被取代的傳統技藝,這才是最珍貴的價值。」

 

東離劍遊記

虛淵玄
出生:1972年
現職:劇作家
學歷:日本和光大學畢業
作品: 《鬼哭街》、《沙耶之歌》、《魔法少女小圓》、《假面騎士鎧武》等

延伸閱讀

趨勢觀點化繁為簡:主導市場的三大週期

2019-05-08

降息竟然引發美股大跌!三分鐘掌握聯準會決策:保險降息、非降息循環啟動、提前結束縮表

2019-08-01

「負利率」究竟是人為促成,還是自然產生?

2019-08-14

聯準會政策如何應變,以改善短期市場流動性?

2019-11-20

聯準會風向轉變 但仍與政策框架一致

2021-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