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廢棄魚鱗織成紗 他讓老廠變精品最愛

廢棄魚鱗織成紗 他讓老廠變精品最愛

林鳳琪

傳產

攝影/陳弘岱

1056期

2017-03-16 17:17

南紡,這家成立逾一甲子的老公司,近來成為國際精品品牌指定合作的對象。它歷經金融海嘯、越南廠訂單大跌危機,但在第三代掌舵下止血並轉型。

三月十日傍晚,一輛輛黑頭車在台南大億麗緻酒店外綿延成長長的車龍。這天是台南億載會會長交接,不但總統蔡英文親臨致詞,南台灣大咖企業老闆,包括統一羅智先、東陽吳永豐、大億吳俊億,以及寶雅陳建造等也都出席這場盛會。保守估計,光是億載會六十六名會員,企業資本額加總就超過千億元,這還不含台中磐石會、中菁會、高雄港都會、桃園會等友會會長身家。
 

逆轉微利命運 用新材質 賺取高三倍毛利


台上,甫接任十五屆會長的南紡集團董事長侯博明開心唱著〈愛拚才會贏〉;台下,他當面對小英總統提出「蓋台南捷運、觀光碼頭、國際機場」等建言。甫上任便積極替台南發聲,問起南紡最近火紅的膠原蛋白紗,他則是大手一揮開玩笑說:「阮現在興趣是逛南紡購物中心,到各地找投資標的。」隨即又正色道,「阮現在只管大方向和策略,本業經營攏交給總經理。」

在南紡已十八年的陳鴻模,二○一五年接任總經理,他上任沒多久,就逆轉南紡長期以來,只能賺取微薄利潤,當個「無聲」材料供應者的角色,所致力開發的新布料,吸引包括LVMH、Armani等國際精品業者紛紛指定中游代工廠必須使用。

陳鴻模所研發的材質有何厲害之處,能吸引這些大咖業者的目光?關鍵就藏在近來迅速竄紅的膠原蛋白紗。這綑蛋白紗,未經染整,卻閃耀著金黃色澤,擁有絲綢、喀什米爾羊毛般質感,具高保水度與柔軟親膚特性,價格卻更便宜,也因此驚動美國知名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的祕密副總裁親自來台,想一探其中祕密。

雖然南紡不願意證實,但業界指出,蛋白紗較傳統棉紗或化纖的毛利高逾三倍,加上南紡掌握長纖蛋白紗關鍵技術,目前仍是全球唯一,雖市場仍屬開拓期,未來若市場打開,極可能成為南紡小金雞。

工廠裡,紡織機「轟隆~轟隆~」不停運轉著,一根根細如髮絲的金黃紗線,快速地交織成一綑綑的紗錠。這款被精品業者廣泛討論的UMORFIL膠原蛋白紗,其中的關鍵原料,竟是一直以來被視為養殖廢棄物的魚鱗。

故事得從五年前說起。出身台南幫的博祥創辦人侯二仁,想以魚鱗提煉的膠原蛋白開發「穿的保養品」,卻遍尋不著願意合作的紡紗廠,最後找上時任南紡副總的陳鴻模合作,歷經五年實驗才成,「若不是陳總支持,這條路可能還很遙遠。」侯二仁說。

回憶當時,陳鴻模說:「光是要讓膠原蛋白與紡紗原料融合,配方就調整不下數百次。溫度太高,怕膠原蛋白焦掉;太低,又怕無法溶融。」去年,陳鴻模又成功開發出技術難度更高的的蛋白長纖維,也再度引起話題。陳鴻模開心說,「我們織成圍巾,在南紡購物網一上架就被搶購一空,詢問度很高。」

 

南紡

▲南紡開發的膠原蛋白紗,天然金黃色澤與羊毛般柔軟觸感,吸引大品牌下單。(圖右為魚鱗萃取物,左為蛋白紗原料)。

 

挺過崩價危機 提前出清 同業悽慘它倒賺


相較於外界所熟悉的南紡掌門人侯博明,材料背景出身的陳鴻模顯少在媒體前曝光,一百八十公分高的他,每有公開場合,也總低調隱身在聚光燈外的角落。

陳鴻模僅比侯博明小一歲,人前,兩人是老闆與部屬的關係;私底下,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兄弟。侯博明的母親侯陳碧華,陳鴻模要叫姑姑。陳家也是南紡的創始股東之一。從小,陳鴻模就在南紡廠房裡跑來跑去,對南紡也有著特殊的感情。

陳鴻模在日本取得材料碩士後,返台循著阿兄侯博明的路,進統一集團從企畫、產品部等基層開始歷練。他開玩笑形容,「當時不是被當成花瓶擺著,就是被叫去為經營不善的部門『善後』。」

當時年輕氣盛的他也曾怨懟,「但阮爸爸講,要關掉一個事業的學問也不少。」他釋懷,更從中歷練出經營事業「停損」也很重要。一九九九年,在侯博明召喚下,他回南紡,從外銷襄理做起,負責當時最重要的香港業務。

○八年金融海嘯前夕,多年從市場訓練出的敏銳度,使他預感一場超級暴風即將來襲,力勸時任總經理的侯博明趕緊降價拋售庫存,「便宜三成促銷,一個月內把庫存清空,當時公司很多人不諒解。」

一個月後金融海嘯爆發,市場急凍,紗價崩盤,腰斬逾半。不少同業哀鴻遍野,只能抱著庫存放無薪假,「我們不但一天都沒放,還能以便宜五成的價錢回補原料繼續生產。」金融海嘯一役,南紡不但安然度過還倒賺一筆,陳鴻模也立下戰功。

未久,另一個危機卻悄然而至。一○年,南紡越南廠因判斷失準,庫存損失高達近三億元,蝕光獲利,也讓一九九五年設立以來年年賺錢的越南廠,首度由盈轉虧。

 

南紡
 

著手多角布局 本業之餘 瞄準海外投資標的


事實上,紡織起家的南紡,不僅是台灣最大的棉紗廠,也是全球最大的混紡紗廠,主力廠的越南紡紗產能上看六十八萬錠,去年南紡年營收逾一九四.五億元,光越南廠就貢獻約四成,重要性不言而喻。

「之前我就不斷示警,棉花價格不能再追高了。侯董也急,但當時越南並非他主導,也使不上力。」危機發生後,氣極了的侯博明狠下心接管越南廠,陳鴻模也被派去善後。

陳鴻模形容,剛到越南一度傻眼,「訂單較高峰差距九成、庫存達十萬件紗!」熟悉市場的他,先將產品分級定價,成功在半年內出清六成庫存,又花近三年清理戰場並調整體質,讓越南廠重回軌道。

雖出身台南幫第三代,侯博明平易近人、念舊惜物,手戴平價手錶、腳踩千元平價皮鞋,一條領帶一用三十年。一同長大的陳鴻模也不遑多讓,筆袋隨身十多年至今仍捨不得換。認識陳鴻模十多年的業界友人形容,他不喜應酬,極愛大自然,放假就往郊外跑,除了登山,甚至還在南紡園區嘗試復育台灣原生魚種。而多年調控棉花等大宗物資所練就的氣象敏銳度,也讓他在友人間有「氣象神人」之稱。

近年,侯博明將重心轉往南紡閒置資產開發,將台南幫起家的後甲廠共三.六萬坪土地規畫成購物娛樂中心、飯店與豪宅等項目,並分三期開發。前年開幕的一期南紡購物中心交出約五十五億年營收的成績單,隨著二期即將動工,以及仁德廠也積極開發中,侯博明也擘畫南紡未來十年大計,「越南廠目前營收已接近百億元,在台灣,我們已跨入生活產業,未來也會在全球尋找適合投資的購物中心、飯店等標的,並成立控股公司在海外掛牌上市。」

至於本業則放手陳鴻模。陳鴻模深知,紡織起家的南紡,若要根留台灣,勢必得走出自己的路。

隨著國際環保意識抬頭,相對快時尚,陳鴻模更看好強調舒適、自然、可循環的「慢時尚」,耗時五年催生的蛋白紗,也為南紡本業打開了另一條路。但愛爬山的他說,這只是起步,事業經營就像連續攻頂,挑戰才剛開始。

 

陳鴻模

出生:1956年
現職:台南紡織總經理
經歷:台南紡織副總、襄理;統一集團企畫、產品部門基層主管
學歷:日本工業大學材料工學碩士、中原大學化學系
家庭:已婚

延伸閱讀

塑化、紡織 盤勢震盪可低接

2016-01-28

越概股靜待回檔 逢低再行承接

2015-10-29

細數台南幫三大家族之花果飄零

2002-10-17

老南紡搏變身拚南向 伺機海外上市

2018-11-21

一雙賣到6千塊的海洋廢棄塑料鞋,背後功臣竟是台灣!一文解析,台灣如何再創「紡織奇蹟」

202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