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兩位娘子軍建功 鴻海農業大計見曙光

(攝影/陳弘岱)

黃家慧

產業動態

攝影/陳永錚

1065期

2017-05-18 11:59

郭台銘為「永齡農場」八年來投入了十億元,去年,兩個科技業出身的娘子軍,讓每年燒掉五千萬元的農場遽減至一千萬,力拚今年損益兩平。兩人可能成為鴻海「大農業」開拓版圖的女將軍嗎?

過去的八年,每到年底,就有一張帳單會送進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的辦公桌,虧損金額都在五千萬元以上。但二○一五年起,這張帳單不太一樣,郭董要付的金額變少了;到了去年底,帳單上數字居然只剩一千萬元,他沒看錯,嚴肅表情閃過一絲柔和微笑,他知道自己找對人了。

這張帳單來自距鴻海土城總部至少三百公里遠的高雄市杉林區永齡農場。八年前莫拉克風災重創杉林區一帶,為了幫助災民,郭台銘的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協助建設及經營杉林區土地,八年來前後捐了近十億元,冠上永齡名號的農場,占地五十五公頃,如今已整建成全台最大的有機認證農園,卻年年赤字,郭台銘年年都得注資,直到兩個女人出現。

 

永齡農場

 

科技人銜命掌基金會 郭董給超級任務「轉虧為盈」


「去年原本會損益兩平。但三個颱風來襲,破了四、五十棟的溫室、育苗室也破了……,最後虧一千萬元,但老闆沒怪我,還說這樣很好!」說話的是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她像耍賴得逞的孩子笑出聲。

飄著一頭長捲髮,劉宥彤看似嬌滴滴,卻是郭台銘口中「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兩年半前郭台銘把基金會交給劉宥彤,下達讓農場轉虧為盈的指令,她將好姊妹白佩玉拖下水,兩個娘子軍膽氣十足地扛下這個超級任務!

「農場剪綵時,老闆叫我下來看看。結束後問我想法。我說謝謝老闆邀請!他嚴肅地說,我是叫你下來玩?我是要你想有什麼可以幫忙!」劉宥彤回想第一次與郭台銘聊起永齡農場的橋段。

事隔五年,一四年,農場前任執行長鍾紹恢罹癌請辭,郭台銘沒給劉宥彤推辭的機會。「老闆叫我損益兩平,那時一年虧五千萬,我心裡想,不是做慈善嗎,怎麼業績壓力這麼大?」劉宥彤說了當時心裡的OS。

當過記者、創過科技公司、做過公關公司總監,背景多采,但郭台銘派劉宥彤經營農田的原因,得從她身兼專賣養生食品的吉品養生董事身分說起。

○三年,「全身香奈兒」的科技貴婦白佩玉為了讓患異位性皮膚炎,卻愛吃蝦的小女兒滿足口慾,和丈夫劉吉仁結束科技公司,到宜蘭承租養蝦池,決心養出一池好蝦,還胸有成竹地邀劉宥彤入股,她對好姊妹說:「養蝦很好賺!只比賣毒差一點!」對農業毫無概念的劉宥彤也爽快地一口答應。

 

接手農場「兵荒馬亂」 員工醉倒、種作物雜亂無章


為了養蝦,白佩玉和先生兩人不但賣房,一度戶頭只剩下三萬元,靠著和其他農友「以物易物」過活,卻因此結識不少專做有機與無毒的同道,吉品也從只賣自己的無毒蝦,轉型成各種有機無毒農產食品的平台,逐步將「吉品」推到多家通路商,生意逐漸上軌道。

白佩玉夫妻自此成了有機達人,身為股東的劉宥彤也賣掉創立的科技公司股份,到奧美擔任公關總監,負責手機產業,正是此時,她認識了手機代工大戶郭台銘,而吉品的經營經驗讓郭台銘決定將永齡農場交付給她。

接下任務的娘子軍兵分二路,白佩玉直接南下農場現場,劉宥彤則立刻著手盤點報表管銷。

「兵荒馬亂」是白佩玉到永齡農場的第一印象。「比想像中差了一點點。」白佩玉表達得含蓄,實際情況則是:「不時在農場裡找到醉倒的農人、警衛。」「田裡到底種了哪些作物、作物在哪裡都搞不清楚!」「畢竟前任的經營者生病了,也無暇管理。」劉宥彤解釋。

劉宥彤盤點後發現最大開銷是人事成本,養著一百多名勞工,光薪資就達四千萬元,她提出裁員建議,沒想到郭台銘給的答案是「絕對不行」。儘管不能裁員,只好從產銷上著手,想辦法提高收入。

兩人接掌農場時,高雄縣(現已改制為高雄市)委託基金會經營的六年合約行將到期,當時員工人心惶惶,郭台銘決定續約後,娘子軍第一件事就是鞏固人心。「套句戴桑(鴻海副總裁戴正吳)認同的,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一致者,勝。」劉宥彤說。

於是,白佩玉跟先生兩人從台北南下高雄,住進四坪大小的員工宿舍,除了張雙人床,空無一物。每天早上五點出門、晚上十一點才能回房。兩人「身體力行」看在勞工眼裡,達成安撫軍心的作用。劉、白也找來海軍陸戰隊出身、曾任大樂購物中心代理總經理的李旻蒼當廠長,宛如農田裡的「值星官」,隨時巡場管理。

解決了「兵荒」,還有「馬亂」問題。劉、白接手前,農場沒有產量控管概念,出身科技業的兩人,落實生產管控,規定種植期間就要先預估產量,農場一百多棟溫室外頭一律標明「作物名稱」、「數量」、「種植日期」、「採收日期」,這是兩年前沒有的景象。

去年鴻海股東會前三天,郭台銘要農場負責供應上千名股東的菜量,還要「開放點菜」。為此,戴正吳甚至派員工從日本「拎回來」近百台夏普水波爐。「當天我們宅配了五十幾箱蔬菜到台北。」順利完成任務,劉宥彤笑說:「如果是兩年前,這任務無法達成。」

 

推出永齡自有品牌 通過刁鑽評鑑,打進好市多


早在一三年前就獲得「有機認證」的永齡,過去農作物都是直接賣給盤商,白佩玉深諳品牌的重要性,她把過去秤斤論噸賣的菜,改採小包裝,冠上永齡品牌的有機蔬菜引介到「吉品」往來的棉花田、聖德科斯等有機通路。

「跟以前賣大盤商比起來,價格翻了兩倍。」李旻蒼說。

打進有機連鎖通路後,劉宥彤提議要賣進量販店好市多。好市多對供應商的稽核是出名的「刁」。「他們拿食品工廠的標準來稽核農場,」白佩玉說:「五十五公頃的農場,不能有一絲蜘蛛網!」

好市多的第一次稽核,永齡農場只拿了五十七分。「大家很沮喪,但換個角度想,如果能達成標準,還有什麼做不到?」劉宥彤隨時充滿正能量。

李旻蒼召集工廠幹部開會,將好市多列出的五十多個項目逐一改善,他說:「像洗手要用溫水、得用藥皂、工作人員的配備要從頭包到腳。」甚至第二次稽核當天,全體員工捲起褲管到田裡、溫室清除每個角落的蜘蛛網,最後以高分九十二分過關。

花了一年多時間打進好市多,第一個月的出貨量才七十五包。半年後,每個月才穩定維持在上千包進貨量。

 

發展高附加價值產品 玉米冰棒、董事長年糕賣翻


目前,永齡大約七成產量以自有品牌形式賣進通路,剩下三成則進入鴻海等公司做員工團膳。永齡如果沒有天災作梗,今年極有機會繳出損益兩平的成績單。

熬出成績的娘子軍領著我們到永齡農場入口的販賣部,「那是董事長的最愛!」指著蜂蜜玉米冰棒,劉宥彤說:「上次記者會,他拿冰棒分記者,自己居然也吃起來,我在旁邊阻止他!」郭台銘手上緊抓的蜂蜜玉米冰棒,只是永齡農場中三十多項加工品之一。

「因為是有機,很多菜葉會被蟲咬,破洞太多丟掉又可惜,就做加工食品。」在劉、白兩人接手後,永齡農場開始發展高附加價值產品。去年劉宥彤找來集團內的行銷高手陳顯立操刀,過年前後搶購一空的「董事長福貴糕」就是陳顯立的傑作,今年四月,農場新推一瓶近兩千元的高單價酵素飲品,也同樣交給陳顯立擔任執行長的富盈數據負責行銷。

才上軌道,郭台銘又出新考題。「董事長曾問我,除了做慈善、付出,你的學習是什麼?怎麼把這個系統化?」原來,買下擅長設計廚房家電的夏普後,郭台銘有了「農場到廚房」的概念,開始醞釀「大農業」的構想,這是劉宥彤的新考題。
「我們不能使用農藥化肥,種植難度高,該依賴科技數據提供栽種資訊判斷。」

花兩年讓虧損少了八成,劉宥彤趁情勢正好,大膽開口讓郭台銘再掏腰包近五千萬元,蓋三十棟自動化溫網室,並導入物聯網。自動化溫網室一來提升種植效率,提高產能二○%;二來新農作系統化模式,算是提交給郭台銘的答案。這個農作模式甚至已經吸引包括中國等國家表示興趣,招手洽談合作。


郭董從不吝嗇推薦永齡農場產品,足見鴻海集團「大農業」的版圖野心。


今年,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先會前往金門協助縣政府種植「有機農作物」,一旦永齡經驗可成功複製到金門,鴻海不無可能更大步跨入農業產業。

「劉、白兩人看起來都很柔軟,但兩人都很堅定,白在執行力上很堅持,劉則是非常敢對新東西挑戰。」陳顯立為這兩位娘子軍的搭配上做了注解。

兩個外表看似嬌弱的女人,被要求進入稻田拍照時,毫不猶豫地挽起褲腳,劉宥彤甚至穿著平底鞋就踩入溼黏土壤中,無所謂地說「髒了就髒了,什麼關係。」正是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膽氣,兩個娘子軍接下一紙又一紙的將軍令,未來恐怕還有更大的仗等著她們。

 

永齡農場


劉宥彤(首圖右)
出生:1971年
現職: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 執行長
經歷:奧美公關總監

 

白佩玉(首圖左)
出生:1970年
現職:永齡農場執行長
經歷:吉品養生董事長

延伸閱讀

「口罩實名制、憑身分證尾數購買」週四上路...但0是偶數還奇數? 衛福部小編崩潰給解答

2020-02-04

星宇航〉斷然停飛澳門線 旅客安全優先考量

2020-02-19

寶成、宏福裁員與庫克有關? 謝金河:他想把蘋果模式套在製鞋業,殺傷力強大

2020-05-14

這是一場複雜的騙局!「卡車界特斯拉」Nikola被踢爆造假內幕:技術誇大、訂單灌水,連影片都假的

202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