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恐怖片出征!三大影城聯手「搞鬼」

台灣恐怖片出征!三大影城聯手「搞鬼」

陳亭均

產業動態

攝影/陳弘岱

1079期

2017-08-24 10:43

為了一個小女孩,威秀影城董事長吳明憲、國賓影城董座張中周和秀泰影城總經理廖偉銘,台灣三大影城巨頭難得同台受訪,他們要讓台灣的恐怖傳說,變成國際級的經典IP!

即使幾人老早相熟,這次聚首仍難得一見。吳明憲早早先到了,張中周接著就來,前腳跟著後腳,廖偉銘也進了房,帶著笑坐到兩人身旁。他們從沒一起接受過訪問,這次同場算是破天荒了。
 

主掌全台通路 威秀、國賓、秀泰 罕見同盟


他們三人,是台灣三大影城的頭兒,吳明憲是「威秀影城」董事長,張中周是「國賓影城」老董,廖偉銘則是「秀泰影城」總經理。三大巨頭在台灣電影市場已呼風喚雨數十載,少說掌握了全台灣七成以上的電影通路,如果把合作戲院也算進去,「絕對超過八成到八成五!」吳明憲很有把握地 說。

在電影業界,誰不知道,電影院通路打噴嚏,全業界都怕著涼,見著三巨頭空前地一起坐在那兒,就能嗅著他們這次合體,絕對有點意思。

他們會連袂受訪,為的是一部台灣恐怖電影《紅衣小女孩2》,三家影城全都是投資方,院線三巨頭,第一次共同投資,就要一起搞搞「鬼」。

然而眾所周知,在台灣,觀眾多半喜歡把錢砸在「好萊塢」大片上,國片的市占率非常低迷。《海角七號》在二○○八年後,確實帶起一波國片潮,好光景卻沒持續多少年,市場又開始往下坡走。尤其是去年及今年,國產電影票房更再度沉入低潮,步履蹣跚,一五年,國片在整體票房中還占有一○%以上,到了去年,竟跌至六%以下。

一七年的狀況看起來不僅不會更好,甚至可能更差,至少到現在為止,市場上還沒有一部國片能賣出破億票房。今年度暫居國片票房冠軍的《吃吃的愛》,僅有八千五百萬元票房,然而這部片,嚴格說起來算是對岸主導的電影。至於「票房保證」九把刀拍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上映至今,北市票房只有一二六一萬元,預估全台總票房僅台幣三千多萬元。

國片市場一點也不樂觀,五十七歲的張中周,在三人中,算是老大哥了,他坦言國片在市場上的占比直直落,處境益發艱困,「先不論有保護國片機制的韓國,日本片在國內自身的市場,已經來到五○至五五%;泰國、馬來西亞的國片,也占三○%左右,台灣相較之下就差很多。」理想狀態下,台灣國片至少應在總票房占比超過兩成,但這看起來卻是漫漫長路。

在一五年,中國的光線影業、萬達文化以及華誼兄弟強強聯手,投資《尋龍訣》轟動對岸影業。中國巨頭聯手,當然是看好「中國項目」在市場上樂觀的賺頭。

台灣的影城「三大巨頭」在這個國片景氣蕭然的節骨眼上作夥投資《紅衣2》,要玩的又是什麼?廖偉銘輕輕一笑,「就是因為環境不好,才要努力。」

事實上,《紅衣2》的製作成本並不高,這是一部耗資四千五百萬元拍成的中型國片,比起成本高達兩億五千萬人民幣的《尋龍訣》、總票房高達十六億人民幣,當然是小巫見大巫。三間影城投資《紅衣2》的占比,分別是威秀的母公司中環占二○%,與國賓、秀泰分別占五%。

然而兩岸電影市場本來就有差異,台灣影城三巨頭的同盟聯手投資之舉,更多的是「宣示」的意味。

廖偉銘說:「我們這就是建立一個平台,建立一個溝通橋樑。有好的、不錯的案子,就拿到平台分享。」在影城老闆眼中,「合則強」,一起幹,終究就有突圍的可能性。

 

回歸娛樂本質 電影在精不在多 要說服觀眾


長期以來,國片市場就像被籠罩在魑魅魍魎使的霧陣裡,觀眾口味難抓,對投資者來說,電影是一項冒險的賭注。

資深監製李亞梅說,「政府一直鼓勵企業投融資,希望引企業資金進來電影產業,但銀行、企業畢竟太外圍。」名導陳可辛曾明白對電影產業建言,娛樂產業的錢,應該投資娛樂產業,因為「娛樂產業」如深水,要操作得當,非在裡頭攪和摸索才能得心應手。

作為「電影通路」業者,三巨頭掌握了院線,也掌握了「大數據」,這些消費者的資訊,對商業電影的內容來說,是很有參考價值的。

張中周說,「影城業者」們「就是連結市場與內容的橋樑。」吳明憲跟著補充,「以前常常國片製作方,抱怨戲院不支持國片,不是不支持,而是希望內容好,考慮到市場面!這樣才會有量能出來。」

張中周甚至直截了當地說,「品質!創作與市場需求必須兼顧。」吳明憲又接著講,「我個人看國片,沒有一個持續量能,沒一個持續推廣計畫,本業、非本業進來投資都太匆促,沒有對接市場需求,市場好的時候,產品就很多。但品質不夠好,觀眾的『信心』就會被打擊。」

 

創造經典IP 走出大銀幕 推貼圖、辦遊戲


不過,三巨頭對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尤其《紅衣小女孩》第一集,已經在票房上突破八千萬元台幣,海外戲院版權售往五國,賣了三三○萬元,除此之外,周邊商品如LINE貼圖,甚至《密室逃脫》遊戲,都取得成績。

第一集的成功,引起了眾多投資方的興趣,想投往第二集的資金如潮水般湧入,而監製曾瀚賢與第一集就投資的 吳明憲,眼光卻看得更遠。與其拿下所有資金,不如整合產業上下游有興趣的投資方,試著朝創造一個經典IP(智慧產權)的方向努力。「作為監製角色,必須統合各種資源,創造一種經濟模式。」此時,張中周、廖偉銘也看準《紅衣2》的潛力,決定與吳明憲合作。

曾瀚賢說:「我們想創造一個『恐懼經濟』!」導演程偉豪也說,靠著《紅衣》這個項目,從電影拍攝、製作技術,到產品行銷的模式都逐漸明朗。「鬼片」是一種「類型片」,「而類型片就得回歸產業面。」《紅衣》結合在地猛鬼傳說,創造出「台式IP」的可能性,電影中的「小女孩」、「虎爺」,更自給自足地構成了一個奇幻宇宙,為「IP」化提供了創意的沃土。

《紅衣2》即將上映,因為通路投資的關係,上映院數已超過八十六家,廳數超過一百廳,三大影城的影響力可見一斑。而《紅衣2》也投入一千五百萬元宣傳費用,這個費用遠超一般國片不到五百萬元上下的水平,希望「紅衣小女孩」這個IP,能在電影放映前,就先鑽進觀眾的腦袋裡。

在《紅衣》第一集獲得成功之際,「紅衣小女孩公司」已經成立,資本額九千萬元,除了三大影城,大慕影藝國際、華映娛樂、樂到家國際娛樂、華研國際音樂、講故事公司、瀚草影視等產業鏈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業者,都共襄盛舉成為股東成員。

 

未演先吸千萬 版權外銷19國 跨界發行手遊


第二集的IP展開操作比第一集更嫻熟些,除了手機遊戲、其他周邊產品即將推出,第二集電影還沒上片,海外版權已經賣向十九國,進帳台幣一千兩百萬元,說得上成功跨出了IP經營的一小步。

廖偉銘笑說:「戲院絕對不會跟錢過不去,也絕對不會跟觀眾過不去。」即使影城業者靠著好萊塢片、或是異軍突起的泰國、韓國、日本電影,早賺得荷包滿盈。但「好萊塢片只是『底』。其實已經緊繃,各國要把市場的餅做大,國片就要進來。」廖偉銘說,張中周則在一旁補充,「要把品質做好!」吳明憲跟著點了頭說,「紅衣小女孩這個IP,很有把握。」

要更進一步提升台灣整體票房,振興「國片」,絕對是可以理解的「投資」。三大影城共同投資,是空前,卻不是絕後。

競爭歸競爭,商業本來就是連橫合縱的遊戲,然而做電影的人,或許卻總多了份情,因為喜歡「電影」而聯繫在一塊兒,看電影就像做個夢,對他們來說,拍電影、賣電影也是,而恐怖的「紅衣小女孩」並不是個噩夢,反而是個美好的「夢想」。

 

國片

▲點圖放大

 

紅衣小女孩

 

廖偉銘

延伸閱讀

戲院轉型文創咖 華聯國際登興櫃

2014-12-18

陳可辛:進軍中國,就是要在商言商

2013-07-18

中環翁明顯 帶領藏家走進文創世界

2013-04-04

名導、特效王、漫畫天后強強聯手搶商機

2019-08-28

14年拍了150部電影,每一部都賺錢!只拍爛片的「瘋人院影業」如何創造山寨電影奇蹟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