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鴻海.夏普 緊急時刻

鴻海.夏普 緊急時刻

撰文/賴筱凡,譯者/孫蓉萍,研究員/楊政諭

科技

shutterstock

820期

2012-09-06 14:22

一場戀愛談了156天,卻在最後一刻變了調。
郭台銘旋風訪日96小時,一通電話、一頓晚餐、一個技術性缺席的重要會議,最後在一場沒有主角的記者會中,震撼台、日。
所有的人都在問,到底鴻海、夏普談判怎麼了?
透過專訪夏普社長奧田隆司,還原96小時談判觸礁的真相,揭開郭台銘刻意爽約背後的謀略。

八月三十日,這天日本大阪堺市的天氣炎熱,但在夏普十代線面板廠外,台灣與日本媒體記者已經來了一一○人,所有人都在期待。當天,來自台灣的鴻海將與夏普發表聯合聲明,在場大半的日本記者幾乎都從東京趕來,甚至東京電視台新聞節目主播也親自前來連線採訪,縱使堺工廠(夏普十代線面板廠)外搭起了帳棚,讓記者們乘涼,但仍擋不住現場高度期待的熱烈氛圍。

 

搭著接駁車進入堺工廠,會場擺滿了桌椅,空間不小,但攝影記者多到連站的地方都難找。於是,下午一點半、兩點半,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直到三點,鴻海一位女性員工抓起麥克風,說了一段話,讓台灣記者們都跳腳,連日本口譯都大吃一驚,我們急著要翻譯,這時才知道,原來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不來了。

 

這對身為日本記者的我來說,是前所未有的經驗,根本就是不可思議,鴻海、夏普談判破裂的負面解讀聲音,傳了開來……。

 

緊急九十六小時 台日投資史上規模最大的投資案生變?

 

這是《東洋經濟週刊》記者前野裕香筆下的採訪日記。打從三月二十七日鴻海、夏普宣布合作起,台日媒體對於「鴻夏戀」的關心,就沒有少過。不僅這是台日投資史上規模最大的投資案,對於要將源自本土、神聖的一流國際品牌股權出售給台灣人,由台灣人出手援助百年企業夏普,這對日本人是再大不過的新聞了。

 

就在郭台銘訪日第四天,台日媒體關注度被炒到最熱的時候,大家都在期待,懸宕一個多月的投資案,就要有答案了。然而,郭台銘選擇用缺席、取消記者會,留下滿場疑問。所有的人都在問,到底鴻海、夏普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答案,就在鴻海、夏普合作關係拉警報的緊急九十六小時裡。

 

把時間倒回八月二十七日,郭台銘的私人專機緩緩降落東京羽田機場,從鴻海宣布入股夏普以來的一五六天裡,這已數不清是第幾次,郭台銘又因夏普踏上日本。

 

技術性不見奧田 郭台銘有意?還是無心?

 

只是,這天與先前的保密行程大為不同,還沒完成入境審查,已經有一群日本媒體守候在外,就為了能採訪這個有「成吉思汗」之稱的科技霸主,入境手續才剛結束,郭台銘已經被大批媒體包圍到動彈不得。勉強擠出笑容,耐著性子以禮相待,面對大批媒體不斷詢問入股夏普價格,郭台銘笑著對媒體說:「我要的不只是單純投資。」

 

接下的情況如何?《東洋經濟週刊》專訪夏普社長奧田隆司,幫我們還原了當時的狀況(詳見一二○頁)。

 

由於郭台銘行程滿檔,遠在大阪總部的夏普社長奧田隆司,當下只能先給郭台銘打了電話,「電話裡頭,我們說好,對外發言、媒體報導,要遵守紳士協定。」奧田隆司接受專訪時透露,那通電話裡,對於投資金額、合作方式,什麼都沒談,只相約遵守基本禮儀,簡短對話後,結束了通話。

 

當時奧田隆司以為,一切都按照計畫走,「(郭台銘訪日)大約一周前,鴻海的負責人來日本時,就傳達了八月底雙方能發表聯合聲明的期待。」那是八月五日,蘇拉颱風剛離開台灣,郭台銘大動作地找上媒體人陳文茜做專訪,釋出入股夏普價格重議的消息,震撼市場,也才有了這次八月底的會晤。

 

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八點,大阪的某家餐廳裡,奧田隆司默默現身,這晚,他要宴客,座上賓是剛從東京來到大阪的鴻海副總裁戴正吳,奧田隆司劈頭就問:「郭董事長呢?」

 

只見戴著招牌眼鏡的戴正吳,笑了笑,淡然地說:「他在東京很慘。」

 

戴正吳向奧田社長轉述了台日媒體連日來對郭台銘的追逐,幾近瘋狂,「他被三輛摩托車、兩部汽車追,郭台銘說:『他們簡直是狗仔。』」而媒體不斷提出的問題都在投資價格繞,「這些問題,他(指郭台銘)已經聽膩了。」

 

郭台銘走不出下榻飯店?合作協議談判暫緩,記者會中途喊卡

 

儘管如此,鴻海、夏普的正式磋商隔日就要上場,直到這一刻,奧田隆司連郭台銘的面,都還沒正式見過,除了幾次視訊會議,與兩天前的那通紳士約定的通話,說穿了,奧田隆司根本還隔著一層面紗在與郭台銘談事情。

 

當晚,奧田隆司簡單與戴正吳就隔日會談議題交換意見後,這場晚宴就結束了。那一晚,其實郭台銘已經來到堺市,雙方距離近在咫尺,但奧田隆司仍沒能見到他。

 

八月三十日,明明日本迎接初秋的「納涼祭」已落幕,溽暑卻沒有要結束的意思,一早就是三十度以上的高溫,將人曬得浮躁不安。早上九點一到,會議室內,夏普的人已經坐定,夏普前會長、也是與郭台銘簽署合作協議的町田勝彥列席,奧田隆司與負責鴻海聯絡窗口的夏普常務執行董事經理本部長大西徹夫,內心各自盤算著待會兒要談的合作條件。

 

然而,電話突然響起,那是郭台銘打來的,「我沒辦法從(投宿的)堺市麗嘉皇家飯店走出去。」郭台銘已經沒有時間了,他還得與堺市市長會面,中午還要接待前副總統蕭萬長領軍的參訪團。

 

就這樣一句話,郭台銘技術性地婉拒出席這場被視為訪日四天最高潮的會議。奧田隆司沒有太多時間錯愕,他必須把握機會,抓著代替郭台銘出席的戴正吳,就先前討論過的內容,希望能談出雙方合作的結論。

 

後續發生的事情,如同外界看到的,一場主角缺席的記者會中途喊卡,結果很明顯:鴻海、夏普談判失敗。

 

那天早上,不到三小時的會談裡,戴正吳只傳達了一件事,「鴻海要先談合作,看如何把夏普轉虧為盈,讓夏普股價上揚,再談出資的事。」奧田隆司不諱言,雙方的會談始終沒有交集。

 

「光談調整鴻海入股條件,提出有關出資的股票收購金額,時間就不夠了。」因為郭台銘決定不出席記者會,戴正吳必須代打上陣,鴻海、夏普的談判戛然而止。只是甫回到夏普總部的奧田隆司,就接到郭台銘已離日的消息,又是一陣錯愕;即使馬上提出要與戴正吳見面的要求,卻得到了「沒辦法」的答案。

 

鴻海夏普談判

 

鴻海夏普談判

▲點擊圖片放大

 

夏普只要金援 鴻海卻想先合作、再出資

 

在這連續四天、九十六小時裡,從機場不斷強調雙方合作密切,到刻意缺席與奧田隆司的會議,劇情高潮迭起。看在業內人士眼裡,直言:「奧田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老郭要的是什麼。」其實早在六月鴻海股東會,郭台銘興匆匆地展示夏普大尺寸面板,甚至毫不遮掩地公開喊話,希望可以增加夏普持股,並爭取董事席次。

 

但是,夏普始終立場都很堅定,不論是六月二十六日公開在夏普股東會拒絕郭台銘的要求,近兩個月更不斷地對外重申「鴻海入股比率九.九八%不會變」。「你看看老郭在機場是怎麼說的,他要的不只是單純投資,他講得很明白,可是日本人聽進去了嗎?」業內人士說。

 

過去,鴻海是一家靠著不斷購併坐大的公司,尤其鴻海對於投資入股的公司,多半都希望能有一定主導權,即使主要經理人不由鴻海派任,董事會裡也一定要有鴻海法人代表。「奇美電血淋淋的例子不就還在眼前!為了主導權的問題,郭台銘還打壞與許文龍(奇美實業創辦人)的關係,空耗了兩年。這次再投資夏普,他當然會記取教訓。」鴻海內部人士說,三家面板廠合併至今,磨合都尚未結束,更何況鴻海投資夏普是跨國大案,不只投資金額高,規模、文化差異更大。

 

「這對兩家國際大公司合作來說,本來就需要更多的時間,不是三、五個月就能談成。」巴克萊資本證券下游硬體產業首席分析師楊應超幫忙緩頰,在他看來,「三月二十七日簽約,只是初步的投資約定,後面怎麼合作,再慢慢談嘛。」

 

然而,這件事站在奧田隆司的立場,卻全然緩慢不得。夏普一年內到期的債務,在短短三個月裡,從五九七九億日圓暴增至七一八八億日圓,想要及時償債,就必須借新還舊。但日本銀行團清一色都開出條件,如果夏普想再融資,必須建立在與鴻海合作的前提上,縱使日本銀行團已經提供給夏普短期融資,但夏普資金周轉的壓力也更大。

 

難道鴻海、夏普不先合作的話,鴻海就不金援夏普了嗎?「兩者是必須同時並行的,這不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奧田隆司說。

 

只是,鴻海、夏普多方合作固然重要,但奧田隆司眼前更急的是金援。因為八月三日夏普公布了最新一季財報,二○一二會計年度虧損黑洞將擴大到二五○○億日圓,夏普營收不斷縮減,虧損卻持續擴大,奧田隆司要有更深的口袋,才能繼續撐下去。

 

郭台銘為何非拿下夏普不可?有面板技術,就能抓住人們眼球

 

檢視郭台銘進行購併時,都會使用三套手法拿下主導權,從一開始的以禮相待,到誘之以利,最後更以退為進,在與奇美電及夏普的購併案上都能看到。「他一開始來談,一定會釋出最大善意,當然也會給你畫大餅,有些小廠在這時就會買帳,但奇美電、夏普這種大公司,問題龐雜,談判不順利,最後再善用財務壓力、以退為進,來逼獵物就範。」曾與鴻海談過購併的一位總經理透露,郭台銘在談判桌上,有其一套哲學。

 

郭台銘明明與奧田約好三十日上午要舉行會談,卻臨時以「出不了飯店」為由,對奧田等人爽約,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謀略。試想,被喻為「成吉思汗」的郭台銘,怎麼可能會出不了飯店大門?事實是,郭台銘一早便搭車離開飯店。郭台銘想要「娶美嬌娘」,卻刻意爽約不到,讓奧田隆司急著說,他可以到台灣談,顯見郭台銘以退為進策略奏效。

 

回歸到原點,究竟鴻海為何非拿下夏普不可?「這與他當初為什麼買奇美電的道理一樣,就是面板。可是,夏普與奇美電很大不同的一點是,奇美電後來在iPhone、iPad的關鍵技術,遲遲達不到蘋果的要求,最後失掉訂單;但夏普手上的技術,卻比奇美電領先很多。」面板業內人士說。

 

其實,郭台銘也曾多次對外表示,夏普的技術、產品很好,就是不懂行銷、不會賣東西;加上夏普生產成本相對高,面對韓廠搶單,競爭力自然不如人。一名面板廠主管就曾說過,「夏普的面板廠,如果沒有鴻海進去,生產成本怎麼可能贏台灣。」

 

掌握面板就抓住未來科技戰爭的利器,已是無庸置疑的趨勢,不管是五九九美元的New iPad,抑或是一九九美元的Google平板,都有近四○%成本用在採購面板上,「想要在下一輪科技新品卡位的品牌廠,無不積極耕耘與面板廠的合作關係。」一位面板廠副總說。

 

郭台銘對夏普

▲點擊圖片放大

 

占盡優勢 擺弄謀略 一切都會在郭台銘掌握之中?

 

然而,原本一場台日都給予高度祝福的「鴻夏戀」,才剛要牽手,就開始鬧彆扭,郭台銘突然缺席記者會,更已在日本媒體留下負面印象。然而楊應超認為,「鴻夏戀」之於郭台銘,一點也不急,就算「鴻夏戀」告吹,對鴻海影響也很有限。

 

購併案成功要素有四:縝密計畫、專家參與、絕對保密、強大執行力,檢視這一五六天以來,郭台銘不僅頻頻對外放話,動輒找單一媒體放消息,先是說第二季不須認列投資虧損,後又發布重大訊息解釋,認列之虧損將回沖,儼然整份合約已經不存在。

 

倘若鴻海、夏普合作案要能談下去,郭台銘勢必要重新省思這一五六天的操盤與布局,否則就會如同日本媒體眼中看到的,前野裕香這麼寫著,「在新幹線月台看到他時,就好像散發著光芒,結果卻讓上百名記者等了好幾個小時後,取消記者會,這真的相當令人難以置信。」在鴻夏戀過程中,郭台銘放話、擺姿態、最後怪罪媒體,郭台銘占盡一切優勢,謀略很深,最終會如何?大家都等著看。

 

鴻海夏普合作

 

鴻海夏普合作

▲點擊圖片放大

 

完美互補,也是極端差異

 

在郭台銘的眼中,鴻海與夏普或許具備完美的互補性;但國內不少業界人士指出,完美互補的反面,也就意味著雙方存在本質上、文化上的極端差異,而這才是鴻夏案能否成局的關鍵。

 

對比近日郭台銘與夏普社長奧田隆司的對外發言,不難體會鴻、夏之間的巨大鴻溝。「介入經營,夏普股價上看2000日圓!」這是郭台銘的喊話,霸氣十足;而奧田在回應各方媒體質問時,則一律謹守「不出惡言」、「迂迴保留」的基本原則。

 

郭台銘是「黑手」出身,慣於追求極致效率,其發言或許只是符合效率原則,不惜以衝撞的姿態達成目標;然而,日本人的民族性通常拘謹而尚禮,即使是在遭遇三一一世紀震災後,民眾不願、也不會輕易失態。

 

當拘謹的日本商人遇到敢衝敢撞的台灣黑手富豪,是會接受、猶疑,或者從骨子裡覺得反感呢?

(楊紹華)

延伸閱讀

郭董在日本媒體面前沒說的祕密

2016-04-07

戴正吳 將是夏普最沉默的改革者

2016-04-07

關鍵時刻為何等不到郭董?

2012-09-06

若一味阻擋鴻海 夏普體質只會更弱

2012-09-06

即使「鴻夏戀」生變 郭台銘仍是贏家

201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