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最後一天上班 張忠謀:支持蔡英文,台積電根留台灣

吳靜芳

產業動態

今周刊攝影團隊

2018-06-06 12:43

半導體傳奇教父張忠謀正式退休了!

張忠謀任職台積電的最後股東會,5日落幕,扎扎實實從九點一路開到超過十二點,張忠謀神情輕鬆,直說:「過去三十年是我人生最興奮、愉快的三十年!」「退休後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幫人家打工了!」同步卸任董事長、董事,裸退離開台積電,他以徐志摩《再別康橋》詩句形容自己:「不帶走一片雲彩」,還幽默強調:「我不是『再別』,我是『別』!」

 

股東會現場宛如張忠謀的畢業典禮。有小股東是工號一百、兩百多號的台積電創建時期老員工,特地到現場獻花、與張忠謀擁抱,感謝張忠謀三十多年的付出,張忠謀也頻展笑顏:「我記得你!」和老員工話起家常。

 

最後一次的股東會,張忠謀都說了些什麼?《今周刊》特地整理張忠謀在台積電最後一場股東會以及記者會關鍵問答如下。

 

談未來五到十年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

 

啊,當然這是很難講的。五到十年很多事情都可以發生。舉個例吧!中美貿易爭執可以有很多變化,也很可能會影響中國半導體五到十年,總之很難講到底會是怎麼樣子。

 

照現在的走向,中國大陸半導體產業在未來五到十年會有相當大的進步,但到那個時候,它還是會落後台積電五年、六年、七年……因為台積電也會有很大的進步。所以大陸的半導體跟台積電的差距還是會差不多一樣,假如我要brag(吹噓)的話,也許差距更大(笑)。

 

我們是對任何競爭者都是嚴陣以待。過去如此,未來我相信也是如此。

 

談台積電的競爭力

 

十年後,世界還是一樣需要台積。為什麼?這是我們當年、三十年以前選擇的商業模式是對的。

 

現在為止沒有看到什麼東西可以去取代矽的積體電路。正如收入增加,你會多吃肉、海鮮,但究竟還是要吃麵包、還是要吃飯的。我們的行業也就是跟麵包、飯一樣基本。假如沒有矽的積體電路,幾十億人的生活都會改變。

 

我太太總說我笑她,我不是取笑她,但她離不開智慧手機;我的秘書前幾天幫我打包,也總是在搞她的智慧手機。

 

我最近就要去大陸,所以我剛剛就打聽,怎麼樣掛號登機可以用智慧手機付款。假如在大陸沒有智慧手機,付錢、買小東西都是有困難的。

 

這是現在的情形,十年後智慧手機還是會非常重要,但會有新的東西。像是人工智慧裡頭的基本元件還是矽的IC。隨著智慧科技的進步,IC也會一直成長。

 

台積一定要好好地做,維持我們現在在sillicon(矽)IC的地位。假如我們台積好好地做,維持甚至把我們在世界IC產業的地位更提高一點,世界十年以後絕對會非常需要台積。也許比現在更需要台積。

 

談台積電留才三法

 

我認為我們沒有流失什麼半導體人才到中國。有的話單位是個位數,而且在我們的心目中不是重要的技術人才。

 

至於為什麼我們能保留人才?有三個方法,第一個是優厚的報酬,但假如特定對象出了很高的價錢,假如說好幾倍,你怎麼辦?難道要跟進嗎?那對你的其他人才不公平,我們不可能以錢來抵抗,也許人才會流失得更快。

 

所以,光是優厚的報酬不足以留人才,而是要每個人喜歡他的工作。兩個小時之前,我要求各級主管他們最重要的任務:他們每個人都要喜歡工作。

 

生活的平衡才能喜歡他的工作。我以自己來做示範,我從1955年開始工作63年了,從基層工程師做起,但即使是基層我很少每周在公司工作超過50小時,但一定有40小時在公司。

 

但不表示我只工作40到50小時。我幾乎是無時無刻不在想我的工作,但假如在一個比較輕鬆的環境,例如家裡,你在家想你的工作,與在公司完全不同。可以聽音樂、抽煙斗、把腳翹在桌子上、可以去看我太太畫畫,在跟公司裡頭不一樣的。

 

第三,每個人都要感覺到在公司有前途。我們這個行業是長遠有前途的商業模式,我是絕對不會說「五到十年後我們完蛋了」這種話,這樣員工不會覺得有什麼前途。

 

優厚的待遇、每個人喜歡他的工作、有前途,這三種方法。

 

談「台積電出走?」

 

很多人說沒我了,台灣經濟會不會完蛋了?不會的!有一句話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二十年」,我六十年了,多三倍了。像郭台銘是很有才能的人, 台灣經濟也不會只有郭台銘一個人。

 

我沒有說過「台灣什麼都失去了、什麼都留不住」這個話,網路上的話我在此澄清,這我覺得亂七八糟的。我支持政府、我支持民選的總統,那我現在支持蔡英文總統。

 

網路說「台積電出走台灣」,我們的行為剛好相反,台積電是根留台灣。

 

談退休生活

 

我已經退休了,什麼時候回來(台積電)完全看他們邀不邀請我。我是不會主動回來,感覺好像干預董事長、總裁。假如他們請我回來……我會考慮。呵呵。

 

退休後,七月我會到北京參加橋牌比賽。另外頭一件事就是寫我的自傳,上冊二十年前就發表了。但當然不能一天到晚寫自傳,要調節嘛。

 

我會去聽音樂會。以前我只有週五、六、日晚上才去,退休後我住在台北了,有多一點時間去。

 

還要跟我太太去旅遊,我太太在規劃,但我還不知道要去哪、什麼時候去。參加台積電志工社活動的話,是要Sophie(太太張淑芬)邀請我,應該說是要Sophie「要求」我。

 

談人生階段

 

老實說,人生有階段的,我上個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了,我的一生現在是第四階段,每個階段都是覺得完成那個階段任務、愉快離開。

 

第一階段是24歲,我第二次考MIT博士資格失敗,我引用自由女神像基座下面的詩句(“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你知道美國自由女神像是歡迎從歐洲到美國的移民,歐洲是古老國家,意思是保留你過時的、傳統的東西,把你們絕望的人送過來。我跟MIT說:「你保留你的實驗室、你的學位,我要出去做事了,我要打造我自己的路。」

 

當時MIT是頂尖學校,那個時候假如我要念(博士)可以到別的地方。幾年之後史丹佛校長聽到後說:「你應該到我這裡。」(笑)

 

第二階段是德州儀器,這我在自傳下冊都會寫。我對德儀半導體的貢獻非常大 但是1983年任務完成。

 

第三階段就是台積電階段。1985年開始募資、正式開門營業是1987,從募資開始算三十三年了。我現在感覺我那個階段的任務也完成了。

 

我現在非常期待我的第四階段,寫自傳下冊、打橋牌、閱讀、聽音樂、與Sophie旅遊。有這麼多東西,會是很忙。

 

謝謝大家。

延伸閱讀

張忠謀退休 張淑芬:他是我的偶像也是最疼的小孩

2018-06-05

張忠謀退休 給台灣的兩個啟發

2018-06-05

張忠謀退休的一點小缺憾

2018-06-04

到麥當勞、超商消費,拿不到刷卡金?這4種狀況 信用卡現金不回饋

2019-07-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