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船老董鄭文隆 狠抓風電紅利拚轉盈

勵心如

產業動態

陳弘岱攝影

2019-02-20 09:10

國際航運市場低迷,造船大廠台船營運陷入低谷,一七年虧損高達五十八.八億元,二度就任台船董座的鄭文隆,要從三大面向帶領台船徹底翻身、力拚轉虧為盈。

「我們每艘船都是幾萬噸,是台灣最重的重工業。」台船董事長鄭文隆站在台船高雄造船廠內,盯著眼前這台高達二十多層樓高、全台最大、可吊重三百五十公噸的吊重機;這台機器在台船一開始設廠時就在,四十多年過去,今年終於要換新升級,換上可吊重超過八百公噸的新機,象徵老船廠要開創新格局的決心。

 

一月三十一日,台船也公告完成現金增資,募集二十二.五二億元資金,從一七年減資四十三億元彌補虧損,到兩階段增資告一段落,為此東奔西跑年餘的鄭文隆,總算可暫時鬆口氣。

 

一六年六月,當時六十四歲的鄭文隆回鍋台船、接任董座,「那時快六十五歲,想說應是職涯最後一份工作。」○八年任職董座期間,不畏金融海嘯、推動台船民營化上市;這次回來面對的,則是史上第二次虧損低谷。

 

雖然知道公司狀況不好,但是「回來後才發現這麼糟。」他說。一六年到一八年前三季台船累計虧損九十四.五六億元,超過兩個資本額。國際景氣不佳,加上中國造船廠殺價搶單,造船定價只剩過往一半,以前一艘要價一億美元的船,現在只剩約五千萬美元,等於是造一艘、賠一艘。

 

如今反映航運指數的「波羅的海(BDI)綜合指數」依舊低迷,二月初,甚至創下逾兩年半新低。因此,今年初,韓國最大造船廠現代重工宣布將收購第二大的大宇造船,企圖透過合併來力抗中國造船業的威脅。面對景氣不佳、競爭對手環伺,市占率不到一%的台船,鄭文隆喊出今年要力拚虧轉盈。

 

台船財務狀況

 

Cost down》迎賓茶改開水

從小地方省支出、降成本

 

「造船業一個週期約十多年,好的時候大家一窩蜂、壞的時候慘兮兮。」台船九成營收來自商船建造,鄭文隆回鍋後大力推動轉型,擘畫台船商船本業、艦艇、離岸風電三隻腳,目標二○二五年,三塊業務要各占三分之一的營收。

 

對外接洽新單外,內部則要改造體質。二○○○年,台船虧損六十億元,當時還是國營事業的台船前身中船啟動「再生計畫」,裁員一半人力、剩餘員工減薪三五%。而一七年,台船虧損五十八.八億元,這次鄭文隆不裁員,而是啟動節流計畫。

 

採訪這天,會議室提供的不再是過往的迎賓茶、而是開水,「同仁自己開會決定,雖然省不了多少錢,但宣示決心。」台船旗下約二十個單位自己訂定節流計畫,光是一七年九月至一八年底,共降低五.七二億元費用。一八年初,董事長、總經理也帶頭減薪兩成、約六十名一級主管則減薪一成,共體時艱。

 

今年台船進一步啟動提升十%生產力的「EP 10」計畫,從組織效率著手,像是工人在船上不攜帶手機、避免分心;過去午休前十五分鐘就停擺的工廠,未來要做足到十二點才休息,從小地方提升效率。

 

「台船的船很有名,但成本高,競爭力就與國際同業差二○%。」鄭文隆說明,像台船船隻節電能力強,英國皇家造船協會(RINA)出版的年刊《Significant Ships》(世界名船錄),從一四年至一八年都用台船的船作為封面;但競爭力包含成本和報價,台灣沒有造船供應鏈,報價壓不下來,鄭文隆決定先從節流做起,希望今年縮小十%的差距。

 

而在開源上,他鎖定的是政府積極推動的離岸風電國艦國造兩大新業務。「國際造船廠承接離岸風電業務有例可循。」鄭文隆說,經濟部最先找中鋼當領頭羊,當時的中鋼董事長宋志育便找上台船,雙方決定由中鋼主導水下基礎、台船負責海上運送和安裝施工等海事工程。

 

拓風電新業務》

外部結盟、整頓子公司

 

離岸風電起步,台船自然有生意可做。去年十月,台船已和開發商沃旭能源簽署水下基礎基樁製造合約,是台船在離岸風電的首份實質合約。此外,中鋼在興達港的水下基礎組裝廠預計明年量產,台船也將接到訂單。

 

高達一百公尺、直徑三公尺的風電基樁,生產工廠往往需要建置在海邊,並需要布建每平方公尺至少承重高達三十公噸的重件碼頭。今年一月,台船的重件碼頭就已完工,船廠的五條供應鏈中,也將有一條轉為水下基礎零組件的生產線。在爭取離岸風電的海事工程上,台船可說早已就定位。為了強化在地優勢,彌補欠缺實務經驗的缺點,台船與有海工經驗的比利時GeoSea公司合資成立台船環海風電工程公司,卯足勁搶攻市場。

 

目前台船環海風電已取得新加坡玉山能源、加拿大北陸電力合組的「海龍風電」海事工程開發案統包權。玉山能源執行長陳聰華證實,海龍計畫今年會針對水下基礎的供應、運輸、安裝及海纜供應、運輸、布纜等項目,將和台船環海風電協商合作。

 

過去兩年,鄭文隆也出手整頓子公司台船防蝕,以便爭取風電防蝕訂單。一○年成立的台船防蝕,過去營收來自母公司台船提供的塗裝工程專案費及管理費,鄭文隆下令自籌業務後,去年,台船防蝕就接到台塑雲林麥寮廠區等工程,已能獨立獲利。總之,在離岸風電產業鏈的相關業務,台船能夠吃得到的,都會努力去爭取、絕不錯過。

 

「政府一直希望台船在這領域積極投入,目前進展看起來很順利。」經濟部國營會副主委吳豐盛說,但海事工程需要各種船隻和專業團隊,台船和歐洲廠商合作外,也需整合國內廠商,是很大的挑戰。

 

本土廠商能爭取多少訂單目前還是未知數。根據工業局估算,至二○二五年離岸風電共有九千六百多億元投資,本土離岸風電相關產業年產值達一二一八億元。「現在正在談合約,希望盡快安定軍心。」鄭文隆說,今年預計簽下小筆風機或水下基礎運送合約,隨建設進程,二○二○年會有更多進展。

 

台船建造離岸風電工程所需大型駁船
台船去年開始建造離岸風電工程所需的140公尺大型駁船,
預計今年完工就可投入風場運送服務,搶攻離岸風電商機。(圖片/台船提供)

 

強化造船能量》十五年來

首次大舉徵才逾兩百人

 

而造船本業上,過去台船九成是商船,今年預計艦艇和商船各半。「台灣曾製造過能夠打仗的一一六艘艦艇,都是台船製造。」鄭文隆說,台船有造艦艇經驗,且慶富弊案後,有官股的台船更能讓軍方放心。

 

過去艦艇是短期接案,現在則要長期經營。去年,台船拿下一七八億元艦艇標案,再吃一顆大補丸。今年總標案簽約金額約五、六百億元,台船也有機會爭取。雖然台灣未涉足過潛艦,但台船兩年前取得設計標,日前立法院通過預算,鄭文隆說,順利的話今年會正式興建。

 

為此,台船去年大舉徵才兩百二十多人,「台船已經十五年沒有大舉徵才,過去都是零星招聘。」因應退休潮和中生代缺口外,也為培訓艦艇設計人才注入新血。

 

中鋼是台船長期供應商也是股東,如今離岸風電業務也互相分工。「我對他(鄭文隆)很敬佩,本業遇到困難,他積極找新機會,離岸風電就是其中一塊,他善用台船既有核心能力去爭取業務。」中鋼執行副總王錫欽觀察。

 

未來幾年是台船轉型的關鍵時刻,回鍋再戰沙場,老將領軍,就看能否乘上政策順風,讓四十多年的老船廠轉型翻身。

 

台船

 

延伸閱讀

漁會、縣府兩把刀 架住風電千億商機

2019-01-16

沃旭發重大聲明 暫停所有風電計畫

2019-01-03

建立完整專案融資制度 搶進離岸風電新商機

2018-11-26

「讓市場可被預期」 專家為台灣風電指路

2018-08-22

非核家園不是夢 專家教三招降低風電成本

2018-08-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