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夏普戴正吳靠兩項關鍵技術 「負遺產」一掃而空

孫蓉萍

產業動態

財訊雙週刊

2019-07-04 15:47

夏普會長兼社長戴正吳成功讓公司轉虧為盈,全數買回並註銷優先股;接下來,希望靠8K和AIoT轉守為攻,提高產品附加價值,找到新獲利來源。

夏普6月21日發布新聞稿指出,公司已全數買回並註銷已發行的優先股10萬8000股。這個動作代表夏普終於將先前的「負遺產」一掃而空,經營重建告一段落。但同時也意味著,下一個階段的挑戰即將開始。

 

優先股是當年鴻海得以拿下夏普經營權的關鍵之一。2015年夏普財務狀況不佳時,公司對瑞穗銀行和三菱UJF銀行發行了2000億日圓的優先股(20萬股),這些優先股沒有表決權,但是1年股利高達2.5%左右。2016年,夏普負債大於資產,當時也有意拿下經營權的「產業革新機構」,要求銀行無償處理優先股,在銀行強烈反彈下,最後由鴻海勝出。

 

闖過難關 3年內成功轉型

 

依規定,今年7月銀行有權要求轉換為普通股,屆時夏普股數可能膨脹兩成,恐怕將危及鴻海集團經營權。因此夏普用改革組織得到的資金,今年1月以850億日圓買回9萬2000股優先股,6月再追加970億日圓,全數買回。

 

2016年8月出任夏普社長的戴正吳,6月11日在法說會上表示,他很高興3年內就成功讓事業轉型。在此之前,他已經帶領公司度過幾道難關,包括2016年8月夏普從東京證交所1部降為2部,2017年12月順利回歸1部;此外,夏普2017年度(2018年3月底為止)轉虧為盈,為4年來首見,還恢復發放6年以來首次的股利。2018年度夏普營業額比上1年度減少1%為2.4兆日圓,淨利則增加5.7%,達742億日圓。

 

與3年前相比,夏普員工也有了改變。戴正吳剛接社長時,曾說員工像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太缺乏成本觀念,但日前他接受《日經商業》週刊和《日本經濟新聞》專訪時指出,他提倡的成本意識已逐漸深入人心。一開始他希望看清楚公司的問題出在哪裡,並強化成本意識,把必須由社長裁示的金額下調到300萬日圓以上。隨著員工習慣考量到成本,裁示金額的權限也逐漸擴大,2018年1月實施共同執行長制時,這個金額即跟著調高到2000萬日圓以下,今年7月更要進一步調高到1億日圓以下。

 

儘管經營已有一定的績效,考驗也接踵而來。首先是夏普買回優先股的同時,也削弱了資金力。《日經Veritas》分析,2019年3月底為止,夏普現金和存款為2666億日圓,暫不計算這段期間的獲利,花970億日圓買回股票,使得存款只剩1700億日圓。戴正吳接下來希望推動收購和投資案,但缺錢就很難大刀闊斧地執行。

 

另一方面,外在環境帶來衝擊,夏普向下修正2019年度的業績預估,營業額下修6000億日圓,為2.65兆日圓;營業利益下修500億日圓,為1000億日圓。一般認為,下修的理由是美中貿易戰導致中國景氣成長趨緩,以及蘋果銷量不佳的影響。

 

續推改革 尋找獲利新商機

 

此外,夏普的效率也還有提升空間。儘管夏普不曾停下推動結構改革的腳步,例如去年8月就宣布停止在日本生產白色家電,但戴正吳對《日本經濟新聞》說,改革尚未結束,以效率的角度來看,夏普在日本國內的據點還太多,還可以改善。他舉例說,原本廣島縣福山市和奈良縣天理市都開發智慧型手機用相機的零件,後來集中到天理市一處。未來還要進一步集中,這樣不但能降低成本,開發人員還能互相交流,激盪腦力。

 

最後是要找到下一個獲利來源。夏普的願景是「靠8K(超高畫質技術)和AIoT(人工智慧結合物聯網)」來改變世界,處理完負遺產後,未來怎樣採取攻勢,在8K和AIoT的平台上提高自家產品的附加價值,是決定繼續成長的關鍵。

 

戴正吳告訴《日經商業》週刊,他每天早上7點前上班,會向公司內創辦人早川德次的銅像行禮之後,再開始工作;這家企業是日本的國寶,他當然不能讓這家百年企業毀在他手中。台灣人關注郭台銘辭去鴻海董事長後的下一動,日本人則更關心戴正吳如何帶領夏普走向下一個100年。(本文節自財訊584期,詳全文)

 

延伸閱讀:

股價表現不佳、外界質疑不斷 聽聽夏普怎麼說

郭董最倚重的主力戰將  劉揚偉戰功無數,整合夏普也靠他

延伸閱讀

發生兩次重大意外、輝達又轉單三星 台積電開始浮現警訊?

2019-07-03

聯準會若在7月啟動首次降息 熊市腳步可能不遠了

2019-07-03

他,曾是郭台銘最大競爭對手…Katerra執行長:貿易戰為台灣帶來獨特機會

2019-07-02

遭批評「離中國太近」 郭董用夏普經驗反嗆日本沒資格說這句話

2019-06-22

郭台銘買下垂死的「夏普」,為什麼還被日本討厭?

2018-11-0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