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三度差點被打趴卻能奇蹟反擊 蔡明介5G之戰如何靠拳王精神再逆襲?

三度差點被打趴卻能奇蹟反擊 蔡明介5G之戰如何靠拳王精神再逆襲?

今周刊編輯團隊

產業動態

今周刊攝影組

2019-10-30 11:31

如果把手機微處理器市場過去20幾年的競賽,比喻成一場漫長的拳賽,那麼,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彷彿是拳壇的洛基.馬西安諾(Rocky Marciano):總是在居於劣勢下,給予逆轉的一擊!

靠著一顆5G手機單晶片問世,即使還沒正式出貨,卻被市場寄予厚望,聯發科今年迄今股價大漲70%。但股價風光的背後,卻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心酸與深重的危機感。

 

手機晶片市占40%掉至11%

聯發科力拚三度逆轉

 

根據產業報告蒐集網站Statistica資料顯示,2018年,聯發科在全球手機微處理器市占率已落至11%,與昔日的40%市占率相去甚遠。在4G時代,聯發科前有高通大軍壓制,後有海思鐵甲追兵,兩相夾殺下,部分分析師甚至認為,聯發科手機部門在去年某些季度可能已出現赤字。

 

然而,這已經不是聯發科第一次被對手擊中倒地。外界預言手機晶片部門將「出局」,在聯發科成立22年的短短歷史中,至少出現過3次!

 

聯發科如何從一個資本額2億元、員工僅20餘人,在22年間歷經數度險境,茁壯成全球排名第4、亞洲第1的IC設計王者?

 

蔡明介20多年的老友、聯發科上市前就參與投資的華誠資本董事長楊邦彥說:「蔡明介並非一個強勢果斷的領導者,他是富謀略書生型的,而且願意傾聽別人的意見。」「缺點是,聯發科決策速度較慢;優點是,他的決策,不能說沒錯過,但正確居絕大多數。」

 

聯發科一位研發部門員工表示:「聯發科管理風格一言以蔽之,就是鬆中帶緊,緊中帶鬆。」「要不要加班,主管不會勉強你;想加班的話,加班費不會管你報多少。」據了解,聯發科不僅是少數不採責任制,而是照時數給加班費的台灣高科技公司,員工平均年薪270萬元,高居IC設計產業之冠。

 

一向低調的聯發科,在今年9月19日,罕見地開放媒體參訪竹科研發總部,不僅宣示該公司絕不會因4G手機晶片吃癟退出市場,反而將以更大的能量,傾注在5G研發上。

 

2.5G時代虧五年險收攤

他以公版模式翻身山寨王

 

2015至2018年,4G手機成為主流,卻是聯發科的低迷期。這4年營收停滯,每年平均獲利比起14年高峰時不到一半水準。但這4年低潮期,聯發科卻累計投入2200億元研發經費(約2018年營收92%)。

 

而一向低調,這幾年連法說會都不參加的蔡明介,在研發總部對外曝光當日罕見地接受媒體聯訪,並捧著由壓克力封裝起來、聯發科最新研發的5G單晶片,秀出這4年的研發成果,企圖透過媒體向對手們發出一道無言的戰檄:我還沒被擊倒,我還要戰!

 

蔡明介頑強的鬥志,讓騰旭投資的投資長程正樺心有戚戚焉:「他們1999年就跨入手機晶片,自此之後,聯發科手機晶片部門連年虧損。」「虧3年、虧4年、虧5年,蔡明介繼續堅持下去,直到第6年終於賺錢!」「很少高科技公司能忍受一個部門虧3年以上的,他的毅力與耐力可見一斑。」

 

出身屏東鄉下教職家庭

他打造聯發科水牛企業文化

 

1950年出生,現年69歲的蔡明介,來自屏東南州鄉,這是一個以務農為主,盛產蓮霧的地方。蔡明介父親是小學老師,課業成績突出的蔡明介,考上高雄中學,保送台大。

 

大二,蔡明介轉系到台大電機系,這一年,蔡明介加入台大橄欖球隊。他曾說:「我身材瘦弱,想強化體格,於是加入橄欖球隊。」

 

就讀雄中時,蔡明介喜歡看業餘拳擊賽,後來他提出IC設計產業的「一代」拳王理論,認為IC設計產業往往長江後浪推前浪,如果產品線過於單一、單薄,在今日成功之際鬆懈,沒有繼續尋找下一個具潛力的產品進行研發與深耕,終將成為一代拳王—一時風光,但明日終將凋零。

 

台大電機系畢業後,蔡明介進入位於楠梓的加工出口區擔任測試工程師,其後赴美國辛辛那提大學攻讀電機系碩士,回國後先到工研院電子所,接著到聯電任職長達14年。1997年5月,聯發科從聯電的一個多媒體IC部門獨立出來。

 

3G時代被高通斷送江山

他引國際人才拚企業改造

 

聯發科面對眾多國際一流競爭對手,其中以高通最難纏。在2.5G時代大出風頭的聯發科,被當時企圖在3G大顯身手的高通視為最主要的勁敵。高通內部成立一個專門研究聯發科的團隊,深入了解聯發科獨特的公版模式後,推出了高通公版。

 

高通藉由在3G手機基頻擁有的專利,對山寨市場發動毀滅式攻擊。2009年,高通與聯發科達成協議,聯發科手機晶片無須付高通授權金,惟出貨的客戶須取得高通授權。無法得到高通授權的手機廠,尤其是眾多的山寨廠,高通就禁止聯發科出貨。這份協議等於逼著聯發科自行斷送山寨機市場的大好江山。

 

2010年至2013年,蔡明介有感於山寨公版模式的營運創新已走到極限,2011年,61歲的他以老驥伏櫪之姿及雷霆手段進行企業改造。聯發科資深主管回憶,蔡明介當時每天早上8點就到公司,親自督軍中國業務,周五至周日固定飛往中國拜訪客戶,周一清晨趕回新竹總部上班。

 

2013年,聯發科選擇以晶片效能與高通正面對決,推出8核心3G手機晶片,而率先採用聯發科8核心晶片的聯想、中興、酷派等品牌手機狂銷熱賣,而且它們均是獲得高通授權的正派大廠。

 

這一次,看似已經被對手K倒、跌坐在地的聯發科,不僅重新站起奮戰,還伺機瞄準到一個極狹窄的角度,奮力反擊。

 

4G時代陷苦戰

他尋求產品水平擴張

 

高通在3G時代大意失荊州,因此在4G時代更步步為營。運用高、中、低階產品線相互火線支援,對聯發科發動的「包圍戰術」,使得聯發科又陷入苦戰。

 

為了突圍,過去4年,蔡明介以更具高度的戰略眼光,積極進行手機晶片以外的水平戰線拓展,展開購併大計。

 

楊邦彥解讀蔡明介:「他不打小白球,也沒有其他的運動或收藏興趣,唯一的興趣就是看書,尤其是歷史。」長久以來住新竹的他,曾經想在台北市置產,友人推薦他買帝寶,被他以太高調斷然拒絕。

 

創業以來所經歷的種種挫折與失敗,讓聯發科愈挫愈勇。從聯電自立門戶的小金雞群中,最不被看好的公司,到如今不僅市值大幅超越母體聯電逾3倍,也遠遠超過昔日同儕。

 

這家把挫敗當養分的企業,如何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展開逆轉,不僅是聯發科的戰爭,更是牽動台灣IC設計產業版圖消長與興衰的關鍵戰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