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武漢肺炎》停工1天,損失要乘4倍!深圳工廠老闆告白:一般中小企業撐不過3個月

照片為文章配圖,非受訪者照片。

2020-02-05 10:49

【寫在前面】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不斷蔓延,中國各地的疫情防控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展開;對無數中小企業來說,疫情可能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相當一部分餐飲、交通、旅遊、零售、製造等領域的中小企業經營將更加舉步維艱。

疫情襲城,中小企業主們正在經歷什麼?穿越苦難的山丘,他們對未來有哪些期許?幾近停擺的生意又將如何重啟?他們從事著不同的職業,擁有不同的人生經歷,但卻一起度過了可能是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個新年。在嚴峻的疫情面前,希望總是珍貴的。為了記錄這些真實的故事,鳳凰網財經頻道推出【疫情下的商人】系列報導,將視角聚焦在肺炎疫情下的中小企業,試圖通過當事人的口述,還原疫情之下形形色色的經營困境和百態人生。

本文是該系列的第一篇故事,主人公是來自一線城市從事網絡通信行業的中小企業主。

 

「停工就像封城,這是我最壞的打算」

 

「武漢封城的時候,我開始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陳西有生之年經歷的第二次公共衛生事件,雖然遠在距離武漢一千公里外的城市,但擴散的疫情還是裹挾著一系列始料未及的變故紛至湧向她。

 

作為深圳一家網絡通信公司的老闆,陳西手上有兩個將近600名員工的廠子;用她自己的話說,600個人的規模在業內不算大,但從23日武漢宣布封城開始,眼見著確診病例的不斷攀升,她的心也始終懸在半空中不曾落下。

 

「(公司的)整個供應鍊是遍布全國的,包括我們的客戶群體和最終用戶,這是牽一髮而動全身。」陳西告訴鳳凰網財經,「從疫情本身和過往經驗來看,『封城』已不再是封一座武漢城那麼簡單,它的影響會蔓延、波及甚至危害到所有一線城市。」

 

工廠停工是陳西做的最壞的打算。「停工就像封城,所有的工作、所有的工廠都會停擺。」談起停工,她的語氣裡透著幾分難以名狀的無奈,「復工的時間一旦推遲,我們整年的計劃都會往後推移。這就像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一樣,交通堵塞15分鐘並不僅僅代表著15分鐘,(它所帶來的影響)要乘以4倍;同樣,停工帶來的影響不只是停工10天造成的損失那麼簡單,可能是大於4倍的損失。」

 

然而疫情環伺,陳西也無暇顧及停工可能帶來的巨額虧損;作為老闆,她需要嚴控、保證自己廠內的600名員工裡沒有新冠病毒感染者。

 

「深圳是外來人員大量匯集的地方,所有工廠的員工大多來自周邊省份,除了湖北籍的以外,其他省份的員工之間也會有很多交集,所以感染程度會遠遠大於預期。」陳西說道。疫情爆發以來,她緊繃的神經一刻都不敢放鬆,連夜讓生產部主管統計員工去向,湖北籍或去過湖北的暫時不用來工廠開工,所有員工進宿舍都必須經過體溫檢測等層層把關才能放行。

 

但她自己也承認這並非「萬全之策」,「除了必備的個人防護,比如戴口罩、消毒、每天檢測體溫這些基本的措施外,沒有其他的辦法了。」陳西告訴鳳凰網財經,「如果中間有人正好處於病毒潛伏期,還是會受到影響的。」

 

陳西自己估摸著算了一下,生產要完全恢復到疫情爆發前的水平得等到六月份,而且今年一整年也不可能出現盈利的狀態。「如果沒有健康的流水,一般中小企業是撐不過三個月的。」她說道。

 

 

「人和企業只要活著,就永遠有希望」

 

不論生活還是工作,陳西都是一個講究儀式感的人。創業十幾年,她一直都是在深圳過的春節;每年除夕,她都會到工廠貼對聯,開工的時候也一定會放幾串響亮的鞭炮。「每年開工點燃鞭炮的時候,就是點燃心中希望的時刻。」

 

今年的春節對她來說,顯然多了幾分複雜的況味。

 

「算了一下,工廠年前發了年終獎後,賬上的錢只夠兩個月的基本支出了。」陳西告訴記者,「以往一季度虧,二季度賺回打個平手的可能性沒有了。只期盼國家有能力在2月份完全控制住疫情吧。」

 

無限期的停工並非長久之計,陳西心裡也清楚,一旦疫情無法得到控制,工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開源節流。「(工廠)到時候一定會裁員,失業人數的比例也會隨之上升。中小企業不同於國企,我們都是自有資金,沒有人給我們背書。這就像家長一樣,你的父母借不到錢,就必須節衣縮食,以前你一天吃三頓變成一天吃兩頓,就這麼簡單。」

 

「說不焦慮是假的。」陳西沉沉地說道,「現在只要是一個企業主都會焦慮,包括打工者,幾個月不上班沒有收入他也會焦慮,這是大家都會焦慮的事。」

 

關於工廠在疫情肆虐下能撐多久的問題,採訪結束時陳西也沒有給出準確的答复。「我們如果能撐得住,我們的產業鏈也不一定能撐得住;每一個產品都有細分的產業鏈,一家撐不住都會有影響。」她隨即打了個比方,「任何一個人都是往前進的齒輪,我是一個大齒輪,他是一個小齒輪或者中齒輪,任何一個齒輪消失了,都會產生影響。」

 

陳西面臨的困境並非個例。但在嚴峻的疫情面前,希望總是珍貴的—為了共克時艱,多個行業協會和基層政府也紛紛站出來,向廣大地產業主發出減免中小企業租金的倡議。

 

1月30日,深圳市龍崗區工業和信息化局向轄區內園區業主、經營者發出倡議,適當減免租金,為入駐企業減輕負擔。1月31日,深圳市南山區工業和信息化局向南山區的業主和房東發起倡議,倡議南山區的產業園區、寫字樓業主、物業管理方及經營者,特別是南山區屬國有企業、社區股份公司積極帶頭,為延遲復工的企業和租戶適當減免租金、物業管理和其他費用,減輕延遲復工企業的負擔……

 

每年的這個時候,陳西的朋友圈裡都是各種慶祝工廠開工大吉的文字和照片,記錄這些瞬間已經成為她多年來雷打不動的習慣。「人和企業只要活著,就永遠有希望。」陳西在微博裡不時會提到這句話,她在提醒別人,她也在提醒自己。

 

本文獲鳳凰網財經《啟陽路四號》(微信ID:qiyanglu4hao)授權轉載,原文:深圳中小企业主:我们如果能撑得住,产业链未必能撑得住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你買的醫療險有賠嗎?一張表秒懂22家壽險公司理賠作法

2020-02-16

武漢肺炎、SARS…為什麼新病毒總是來自於蝙蝠?

2020-02-04

3月股災,他2個月砸335萬重壓兆豐金,3年存到500張:兆豐金股價再慘,也能在6/20後起漲

2020-02-03

武漢肺炎》財經老王揭密:股市即將重演SARS惡夢?緊盯年線,找出止跌關鍵

2020-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