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高朋滿座到沒半個客人上門 一個月虧200多萬! 50年名餐廳天廚老闆的心痛告白

今周刊編輯團隊

產業動態

今周刊攝影組

2020-04-15 11:04

4月13日、中午12點不到,走進南京西路的天廚菜館,包廂內聚集一群平均年齡上看60歲的登山好友們,有人帶著護目鏡、重裝防護裝備也要來。一位從還沒出嫁就曾來用餐過的老客戶魏女士表示:「我已經2個月沒出門聚餐了,也是為了(幫他們)打氣而來。」

 

 

已逾80歲,現任天廚菜館總經理陳虎符則穿梭在每桌間,拱手作揖向上門客人一一說:「謝謝!謝謝!」

 

這家創立於1971年、匯聚一群軍人退休金而成立的餐館,在邁入第50年時,因為一隻病毒,迎來客人不進門、企業春酒大單紛紛取消的困境,原打算宣布歇業兩個月。

 

「1月農曆年還好,到了2月虧了近200萬元,3月虧了200多萬元,光看著數字都心慌……。」陳虎符透露,餐廳生意最好的時候,一天可進帳2、30萬元,但在3月時,曾有一天中午僅2桌共3人用餐,另有一天營業額僅1萬多元,月營收急墜掉了9成;還有一天晚上,餐廳一個客人都沒有,僅剩他與員工一起吃晚餐。

 

 

 

老字號餐館歇業停損 想靠政府補貼薪資卻緩不濟急

 

這兩個月,陳虎符幾乎夜不成眠,儘管200萬、200萬地撒出去,他也一人獨撐,不告訴家人。而相處多年的同仁說:「我們能減薪。」但他深諳,只有先停損止血,才有再開門的一天,因為光70多位員工、一個月人事成本就達300多萬元。

 

決定暫時歇業前,陳虎符在4月初看到媒體報導,政府將提供員工薪資補貼的紓困方案。他心想這是最有效的及時雨,於是請會計詢問,一問之下得知,原來這項紓困方案的補助還沒上路,建議先向銀行貸款周轉。

 

貸款,觸及到東北爺爺的底線。「我從來沒有跟銀行借過錢,而且貸款不是不用還,薪資補助是為了員工,但過程繁複,緩不濟急……。」他感嘆地說。

 

這家由父親陳萬策集合一群老兵退休金成立的餐館,曾是5院8部招待外賓的聚集處、國際知名演員伊麗莎白泰勒蒞臨過的老餐館,也是黑白兩道喬事的場所,像是知名演員王羽被砍傷、陳虎符弟弟陳虎門引起的江南案,都讓這家餐館聲名大噪。

 

4月6日,歇業消息一出,不是無聲關門,而是電話響不停,員工接到手軟。「電話從日本、美國、加拿大打來,對我說資金不夠我們出、不用給利息⋯⋯。」近40歲時,因父親一聲召喚回到餐館工作的陳虎符,歷經SARS、金融風暴都沒輕言按下致命暫停鍵的他,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淚水卻已在眼眶中打轉。

 

振興經濟要到位 推3大紓困案,從企業到攤商皆受惠 

 

「金額擴大到1兆500億元,振興範圍首次將夜市攤販、商圈業者納入,是史上最大規模。」台灣中小企業聯合輔導基金會總經理許婉琪點出這次經濟紓困的關鍵。

 

雖說政策企圖將各式經營型態都納入,但從政策溝通到實際執行存在落差。

 

目前,政府針對所有企業公布共同可以申請(編按:部分產業,如旅遊觀光業有規模更大的紓困方案)的「即刻插管救急」紓困案,主要分為3部分:

 

一是提供企業貸款,注入資金熬過艱困期,這部分總計有3000億元規模。二是補貼員工薪資與一次性企業營運資金,並直接發錢給企業。三是減免水電費,降低企業營運成本。

 

以台北市中山商圈美髮業者陳小姐為例,日韓客就占營收20%,但近2個月,營業額大約下降40%。「我看到員工薪資補貼報導,打電話到經濟部問,後來才知道這個政策還沒開始。「我很想知道,什麼時候員工薪資補貼會下來。」

 

天廚菜館與陳小姐期待的都是員工薪資補貼,但這項紓困必須等立法院預算通過後才可執行。至於目前已經上路的企業貸款,是否可成為中小企業的「及時雨」?

 

國旅遊覽車業績掛蛋直至年底零收入 盼政府援助度難關

 

 

將場景轉到東台灣的宜蘭,37歲的Nico,是國內一家經營旅遊遊覽車的業者,旗下擁有10輛車。年初時,Nico還向租賃公司貸款買了一輛1000多萬元的遊覽車。

 

「從3月1日到12月31日,所有旅遊團都已取消,可以想見到年底,幾乎等於零收入。」她哽咽地說。由於手上有10輛大小型遊覽車,每月光車貸高達40萬元,加上自己與2名員工的薪水,過去每月正常開銷就要60萬元以上。

 

收入一下子沒了,該如何付出貸款?讓Nico的先生煩惱到睡不著覺。「他幾乎半夜3點才睡、早上6點就起來。一天僅睡3小時,我真的很擔心。」

 

不願意賣車的Nico只好求助於過去往來的主力銀行,卻紛紛被打槍。折騰近2個月,終於在信保基金協助下,以政府紓困「營運資金貸款」申請,「但信保基金核定額度是150萬元,但銀行只肯借我100萬元;且為順利核貸,只能對銀行端說是要付員工薪資,而不是為了每月還車貸。」Nico即使不滿意,但至少這個月難關已經度過。「我是救急,不是不還⋯⋯。」她心有餘悸喃喃地說。

 

「經濟陳時中」來了!金額逾1兆  創台灣史上最大規模

 

一位協助業主申請銀行貸款的顧問表示,目前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不外乎是紓困資訊太多,不曉得自己行業別具體可拿到哪些資源?再者,就是銀行仍用平常核貸思惟,無法符合現在中小企業的即時需求。

 

記者實際打電話到某家7大行庫第一線處理紓困貸款的窗口詢問,該行員說明:「目前申請案件非常多,所以都是先處理自己的客戶,因已有信用紀錄。若不是本行客戶,建議趕快去找本來已有往來的銀行。」

 

紓困資金從原先的300億到3000億元,演變至現在的1兆500億元,幾乎已是台灣年稅收的一半,手筆之大前所未有。而預計在4月底才會通過的紓困2.0方案(包含員工薪資補貼)也加速趕工中,可望近日在立法院三讀通過。

 

「作法、方案已備妥,有困難就打電話給經濟部或聯輔基金會。」一位中央部會行政體系幕僚表示。舉凡無法證明營收、銀行核貸等問題也將迎刃而解,期待政策真正落實到每個需求上,全民一起共同度這場戰役。

 

 

直擊現場〉台企銀帶頭做 小企業連流水帳都沒有  沒賺也要救

 

「今天早會已經下令,召喚退休員工回來幫忙,分配到全國六個區域中心提供紓困窗口服務,中小企業如果在我們的分行沒有被快速服務,直接電話打到區域中心,我們馬上辦。」台灣中小企銀董事長黃博怡說。

 

台灣企銀的成立宗旨之一就是中小企業專業的銀行,在這次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紓困中,責無旁貸,到目前為止,只要上門尋求紓困的企業,台企銀全部受理,家數雖不算多,但在紓困企業的平均受理紓困金額上,尤其是最小額的「營運資金」,台企銀的平均金額最小,只有每家三百萬元。

 

「每家三百萬元」代表台企銀承接的紓困案,不只中小企業,甚至是規模更小的小微、新創企業,這些企業甚至連流水帳都拿不出來,更別說與銀行往來經驗,簡單地說,是許多金融機構的拒絕往來戶,但台企銀統統「撿起來」做。

 

「企業規模愈小微,往往各種財務資料愈不全,銀行花的輔導時間心力要愈多,但貸款金額卻最小,換句話說,銀行沒賺頭。」黃博怡直白地說,但這樣的企業不就是這波疫情下,最需要紓困的族群之一嗎?

 

除了台企銀,第一銀行是目前承作規模最大的行庫,一銀表示,銀行的客戶基礎龐大,至今已經承作將近一六○億元的紓困,還在快速增加中。

 

「金融國家隊」已經在積極籌建中,但截至目前,當然還是遠遠不夠。《今周刊》走訪各大夜市,深知許多中小企業還深陷在業績大跌、客戶流失,下個月員工薪水、房租就快要付不出來的危急中;但許多小商家甚至連經濟部提供的「一九八八」電話都不知道,城鄉的差距、知識水平的落差,都是可能原因,紓困政策如何落實到每個點滴角落,是刻不容緩的緊急。

 

「行員不能坐在辦公室打電話,要直接走進逢甲夜市每個攤商。」黃博怡說。確實,要將紓困送達急需的中小企業主上,考驗的不只是申辦流程的執行效率,更重要的是,多一分主動,解決在眾多紓困方案中迷航的中小企業主,才能「有感救援」。

 

延伸閱讀 : 一週狂賺30億,擠身全球十大富豪,卻在臨死前寫下:我的一生是一場失敗

延伸閱讀 : 為什麼比爾蓋茲不搭「頭等艙」?有錢人的花錢買時間,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樣

延伸閱讀

婦人住美30年無健保...帶症狀返台確診,相關費用得全民買單惹議! 陳時中:在台確診,就會用國家力量治療

2020-04-14

「視網膜病變」嚴重恐失明!醫師:糖尿病患者更要保護眼睛

2020-01-09

「任何時候都無法排除戰爭的可能」 蔡英文:中國侵略台灣將付出很大代價

2020-01-15

2020 展望台灣:台美新關係

2020-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