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專訪入圍金馬8獎項《無聲》導演 柯貞年:揭露真相過程是痛苦的,但「不說」更令人絕望

黃亞琪

產業動態

攝影/吳東岳

1243期

2020-10-14 09:33

看不到、聽不見、說不出,哪一種最令人膽戰心驚?以聾人世界為題材、金馬獎熱門片《無聲》導演細述自己首部長片,自癒癒人的心路歷程。

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這是德國哲學家尼采說過的話。這句話,也是7年級導演柯貞年最新作品所關注的核心。

 

無聲》是她首部長片,這部以現實題材、聾人世界所改編的電影,被台北電影節選為開幕片,且一舉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最佳新演員、最佳原著劇本等8大獎項,備受關注。業界甚至有這樣說法:「去年有《返校》,今年有《無聲》。」顯見其突出。

 

對柯貞年來說,拍攝此題材,是一段「憤青」過渡到「文青」、自我解鎖的轉變過程。

 

「雖然談到性侵,且受害者和加害者都是發生在封閉環境(聽覺障礙)中的孩子,但真正想探討的是上下階級、男女⋯⋯不對等權力關係。」柯貞年從成名作、講訴校園霸凌劇集《天黑請閉眼》到噤語或者說不出話的《無聲》,彷彿校園、霸凌等字眼成了這位導演說故事的關鍵詞,但她的企圖是穿越衝突張力的表象,探討背後深層、非僅限於善惡對立二元所講述的複雜關係。

 

柯貞年

(攝影/吳東岳)

 

溯源:聾啞者的世界 反省「我是為你好」的同情與傷害

 

柯貞年從在南部接觸到的2位聾人朋友溯源。一位是從小就在啟聰學校上學,高中畢業就到工廠上班,21歲的他一天工作12小時。他在聽不見的世界裡用文字、手語溝通交流,在同溫層裡溝通沒有障礙,但一進入「一般」世界,溝通會有理解的落差,加上這個孩子個性內向,常吃悶虧,這一切都看在柯貞年眼中。

 

另一位來自中產階級家庭,父母都是聽人(聽得見的人),3個孩子有聽力障礙,但不妨礙孩子學習,其中一個孩子還是高雄女中的高材生。因為母親從小用口語教他們,一個詞背了2、3百遍,聲音總會刻進骨子裡,所以與一般人溝通即使不透過手語也沒問題。

延伸閱讀

《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的叛逆電影路

2020-02-12

柯師傅的小綿羊》從年少「換機車」看他對環境的友善 紀錄片導演獲國家文藝獎第一人:柯金源

2020-01-22

用99%辛苦,換1%幸福!《聖人大盜》導演:這社會不需要靠吃人才能活得光彩

2019-11-01

金馬56》是忘記,還是害怕想起?導演徐漢強創造寓言,看見歷史的殘酷

2019-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