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這款水果」有本事賣到杜拜去 還被日本人視為高價農產品 為何得擔心被菲律賓超越?

台灣「這款水果」有本事賣到杜拜去 還被日本人視為高價農產品 為何得擔心被菲律賓超越?

林信男

產業動態

達志

2021-03-12 17:38

來自台灣屏東、總重量達30噸的水果,被分裝在兩個貨櫃中,歷經超過20天的海運,終於抵達遠在6500公里外的杜拜。

這趟台灣農產品的「長征」,看在「三代從農」的余致榮眼中,一方面,是台灣農業拓銷海外市場的機會;另一方面,卻也隱含著農產品外銷的兩大困境。

全台最大香蕉集銷中心、7-11供貨商 年產量達5千噸

 

對許多消費者來說,「藝隆農產有限公司」可能是個陌生的名號,但,這家公司不僅是國內最大的香蕉集銷中心,也是7-11的香蕉供貨商。

 

「我一年產量大概5000噸,(種植)面積約200到250公頃,裡面有我自己種的,也有產銷班的農民,就比例原則來說,我們大概是50公頃,產銷班農民是150到200(公頃)左右,我們就是個生產合作社。」藝隆農產總經理余致榮說。

 

一家三代從農,只種香蕉,作為第三代的余致榮,創立了藝隆農產,串接生產、集貨、銷售三大業務,若以每年約5000噸產量計算,藝隆農產的香蕉產值,可達新台幣上億元。

 

談到藝隆農產的香蕉外銷表現,余致榮說,台灣香蕉最大出口市場,就是日本,藝隆農產一年5000噸的產量中,外銷日本的部分,就占了800至900噸左右(16%至18%),「我希望能把比率拉到20%以上,甚至25%。」

 

▲余致榮經營的南榮農園,圖為農園中的香蕉田。(圖:翻攝自南榮農園臉書粉絲團,下同)

 

日本人特別喜歡台灣香蕉 香氣、口感都是NO.1

 

「日本人特別喜歡台灣香蕉,日本因氣候關係,不適合生產香蕉,他們對台灣蕉的品質很認同,覺得台灣蕉無論香氣、口感,都是NO.1,所以在日本的認知中,台灣蕉就是一個比較高價的(農產品)。」余致榮強調。

 

余致榮以日本青森蘋果為比喻說道,香蕉在日本,就是一種「台灣品牌」,「像青森蘋果和韓國蘋果,韓國蘋果吃起來不一定比較差,但對消費者來說,青森蘋果就有品牌效應。」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日本消費者,對台灣香蕉認同度頗高,但觀察日本水果進口總量可發現,台灣香蕉在日本的優勢,可能不若想像中穩健。

 

財團法人台灣香蕉研究所《香蕉產業熱訊》,引述日本財務省資料指出,2020上半年,日本共進口106萬公噸水果,年增3%,其中又以香蕉為大宗,占比達60%,且數量年增5%,主要來源國分別是菲律賓(83%)、厄瓜多(6%)和墨西哥(6%)。

 

2020上半年,台灣出口至日本的香蕉數量為2820公噸,占日本香蕉進口總數量的0.44%,年增124%,雖然近三年都呈現正成長,但占比遠不及菲律賓等國家。

 

 

台蕉攻占日本市場金字塔頂 新南向國家虎視眈眈

 

「日本幾乎都跟這些新南向國家進口(香蕉),一年進口100多萬噸,台灣連一萬噸都不到,但台灣的品質,是攻占日本市場金字塔最頂端,他們(新南向國家)搶我們這塊,還搶不太到,就算占比只有0.3%、0.5%,我們也要把優勢守住,現在是怕這些新南向國家,把台灣這0.3%再壓縮。」余致榮說。

 

受惠於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台灣香蕉的品質,確實有一定程度優勢;不過,想擴大在海外市場的競爭力,取得「全球優良農業規範」(GLOBAL 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 GGAP)認證,便顯得刻不容緩。

 

余致榮解釋,台灣香蕉外銷,之所以會被菲律賓等國家趕上,「是因為他們把GGAP這種國際認證,當成基本條件;像日本,對於進口農產品,就是以有GGAP認證的優先,既然如此,台灣業者就要設法取得認證,才能繼續保有優勢。」

 

以往,台灣農產業者所取得的,多為「台灣良好農業規範」(Taiwan Good Agriculture Practice, TGAP)認證,藉以符合在台銷售農產品的產銷履歷規範;然而,一旦要外銷,若沒有GGAP認證,就得透過貿易代理模式,由國際代銷商協助銷售,這時,台灣農產業者,就只能扮演「供應商」角色,對銷售價格、地點,幾乎無從置喙。

 

對一般小農來說,申請TGAP認證,已非易事,若想進一步申請GGAP,搶攻海外市場,勢必更加困難;而這,正是余致榮認知中,台灣農產品外銷的兩大困境之一。

 

經濟部委託工研院開發系統 協助簡化GGAP認證程序

 

為解決上述難題,經濟部技術處委託工研院,開發「智慧國際預認證創新服務」(beCert)系統,藉由人工智慧(AI)技術,建置認證資料分析引擎,協助分析繁瑣的GGAP認證文件。

 

智慧產銷認證服務國際鏈結先期發展計畫主持人、工研院服務系統科技中心專案副組長羅國書解釋,TGAP和GGAP要求的等級不同,「TGAP只要求生產過程安全無虞即可,不會顧到人、環境永續等層面,但GGAP對於你怎麼處理廢水、飼料、農藥規範等,都更嚴格,等於是到了ESG(環境Environmental、社會Social、公司治理Governance)的程度。」

 

「(GGAP)申請過程很繁瑣,對農民來說,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做,而(智慧國際預認證創新服務)系統,就是協助他們簡化這件事。」羅國書說。

 

羅國書強調,如果小農也能透過這套系統,成功獲得GGAP認證,等於獲得成為通路商的機會,「你就是品牌,愛賣給哪一國,就賣哪一國,不用透過中間的各個環節(指傳統貿易代理模式)。」

 

這套被余致榮形容為有「轉譯」能力的系統,不僅讓他取得了之前總是申請失敗的GGAP認證,省下超過30%的人力,前後也只花了半年左右,大幅減少時間成本;接下來,余致榮希望透過自身經驗,協助更多小農,取得GGAP認證,讓台灣農產品,獲得更強的國際競爭力。

 

▲(由左至右)藝隆農產總經理余致榮、經濟部技術處處長邱求慧、工研院服科中心執行長鄭仁傑、工研院服科中心副執行長張傳育。(圖:記者林信男攝)

 

28天是極限 冷鏈物流保鮮技術仍待突破

 

至於余致榮談到的另一項農產品外銷困境,則是長途運輸,他以一年販售約30噸香蕉至杜拜為例說道,「杜拜是個有機會的市場,但離台灣遠,船期超過20天,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

 

他進一步解釋,「我們是原物料端,賣的是綠蕉,消費者買到的黃蕉,是經過催熟的,所以,香蕉從採收到消費者買到,中間這段時間的保鮮,是很重要的技術,就我的經驗,香蕉大概28天,就是極限。」

 

余致榮認為,若能將冷鏈物流保鮮技術,拉長到45天,就可突破上述極限,屆時,透過船運,「除了俄羅斯繞不到之外,其他國家應該都可以賣了。」

 

透過科技「加持」,原本繁瑣的國際認證申請,瞬間變得省時、省力,也讓台灣農產品,獲得更廣大的國際競爭舞台,正如余致榮所言,這套「轉譯」系統,或許只是科技領域的一小步,但對農業的幫助,卻是一大步。

延伸閱讀

台灣鬧乾旱,別以為「下雨就得救」 降雨若不符合「這條件」 水庫根本無法解渴

2021-03-17

股市多頭派對何時結束?這場可能引爆「瘋狂3月」的會議 將影響你的投資決策

2021-03-16

老謝眼中「幾十年沒人敢動」的五股垃圾山、鐵皮屋 如何被侯友宜翻轉成北台灣產業發展中心?

2021-03-15

搶3兆商機 水果特攻隊來了!

2016-10-19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談重建制度:面對農業問題 不能只處理表面

2019-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