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慧榮專注IC 群聯複製鴻海經驗

慧榮專注IC 群聯複製鴻海經驗

同為交大畢業生,慧榮總經理苟嘉章及群聯總經理潘健成,日前結束訴訟握手言和,這場纏訟近五年的官司,讓彼此了解「惟有和解,對雙方的發展,才會有正面幫助」。而投資人又可以從裡面看到哪些投資趨勢?

九月底,快閃記憶體控制IC兩大廠商群聯與慧榮,纏訟近五年的侵權官司,終於宣告落幕。

群聯總經理潘健成與慧榮總經理苟嘉章,在新竹高院法官的見證下,雙方握手言和,慧榮僅象徵性地向被控告侵權的潘健成與群聯副總經理歐陽志光,求取百萬元的賠償金,群聯則是全身而退,不用賠償。雙方法律上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多年訴訟終於邁向和解

「惟有和解,對雙方的發展,才會有正面幫助。」苟嘉章緩緩地表示,由於雙方各執己見,長期審理此案的法官也難以定奪,因此在法官建議下,兩邊各退一步,和平共處。「如果沒有發生這事情,群聯是不會成長。」潘健成選擇用正面的態度看待,「我真心謝謝他們。」

在繪圖晶片戰場上,有nVIDIA與ATI兩強相爭的戲碼,「群聯與慧榮,就是快閃記憶體控制IC的雙霸。」麥格里證券(Macquarie)研究部副總張幸宜如此比喻。這兩家公司設計的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掌控的是一年二百億美元的快閃記憶體市場。

苟嘉章與潘健成是相差十四歲的交大電控系系友。今年四十七歲的苟嘉章,交大畢業後便赴美取得碩士,並在矽谷DTC與WYSE集團任職,由於技術底子扎實,很快地就做到多媒體產品部副總兼總設計師的位置。

多年後,苟嘉章決定自行創業,成立Silicom Motion公司(SMI),是僅次於nVIDIA和ATI的全球第三大筆記型電腦繪圖晶片製造商,無奈遇到二○○○年網路泡沫,計畫掛牌的美夢也隨之破碎,便在當時的股東漢友創投建議下,回台灣找機會。

二年,在漢友創投董事長周邦基的牽線下,SMI與慧榮科技前身的慧亞合併。苟嘉章回想,當時慧亞雖有四億元現金,但是卻沒有獲利,除因產品線太雜外,研發人員在苟嘉章入主的一年前,還已流失大半,「我有種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感覺。」苟嘉章苦笑著說。而他口裡說的研發人員,指的就是潘健成。

潘健成,馬來西亞華僑的第三代,父母親都在幫地主耕作,從小家境並不好。潘健成回憶,當時,有錢的華僑,第一志願都是去歐美留學,沒錢的,才會到台灣來,而且以台大跟成大為主,「在馬來西亞,交大是個冷門學校。」

九三年,潘健成跟家裡要了十四萬元,一個人跑來交大電控系念書,靠著每個月在福利社與圖書館打工賺來的三千元,以及每學期第一名的獎學金,就這樣省吃儉用地一路讀到碩士。

「會到慧榮工作,真的是誤打誤撞。」當時,學校老師幫他在慧榮找到IC設計的工作,老闆爽快地拿出二千萬元,要潘健成設計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我算算,這筆錢等於工作五年的薪水。」但不料兩個月後,慧亞其他股東有意見,不願意拿錢出來,潘健成因此憤而出走,帶著五個同學,找了幾名肯投資的長輩,窩在新竹工研院的地下室裡,自行成立群聯。


IC技術爭議引發訴訟

要生存的苟嘉章,回頭解決產品線過多的問題。慧榮總經理特助姜其箴回憶,當時慧亞有生產隨身碟,與下游廠商爭利的結果,不僅市場做不大,客戶也有顧忌。苟嘉章決定捨棄原有隨身碟的生產線,資遣六十位作業員,專心朝控制晶片發展。

同樣設計快閃記憶體晶片的鑫創董事長林俊宏表示,做控制晶片的挑戰在於和終端產品的相容性,「控制晶片研發門檻雖不算高,但卻是關鍵零件。」

苟嘉章也了解這點,為了解決相容性問題,公司陸續買了四百台手機、MP3隨身聽、數位相機、DV等各種3C產品,每種晶片只要設計好,都必須拿來實際測試,即使有些產品不在台灣推出,也會請海外分公司幫忙購回。從研發晶片、測試、修改相容性問題總共花了半年時間,終於在○三年六月正式量產,兩個月內累計接了二億元訂單,從此慧榮就開始轉虧為盈。

「他們產品的相容性確實非常好。」威剛事業二處副總陳明達說。

遠在七十公里外的潘健成,則因為與慧亞簽訂的離職合約內容,讓他們不能研發SD∕MMC控制晶片的技術,但看好快閃記憶體未來發展的潘健成,決定往USB(通用序列埠)的應用前進。

幾個月之後,就開發出全世界第一個USB控制單晶片,之後,更開發出全台第一支隨身碟,在當時還是股東的威剛董事長陳立白介紹下,讓群聯與三星(Samsung)搭上線,除取得快閃記憶體的供貨保障外,更取得三星隨身碟代工訂單。

但是,原本看似沒有交集的兩人,卻因為苟嘉章發動侵權訴訟,而讓兩人結下樑子。兩家公司的爭議,起於二○○二年十二月,也就是入主慧亞後的三個月,苟嘉章因不滿潘健成將所有技術帶走,而且還銷售擁有這技術的CF卡控制晶片,為保障股東權益,苟嘉章一狀告上法院,向群聯、潘健成以及歐陽志光,分別求償四千五百萬元,以及兩人各四千萬元。雙方從地院,一路打到高院,五年來開庭多次,依舊僵持不下。

潘健成回憶,那時候他才二十六歲,準備要結婚,又負債一百多萬元,還被假扣押四千五百萬元,「為不讓公司資產被扣押,我到處去籌錢,還要忙著上法庭,差點活不下去。」雖然官司纏身,但是處於弱勢的潘健成,卻因此在媒體上多次曝光,有機會向外界說明,知名度反而大增,「我真不懂,大家為何一面倒地支持他們,我們也是受害者。」苟嘉章大惑不解地說。

這一場有如羅生門的侵權案,在紛紛擾擾近五年後,終於宣告落幕。問起苟嘉章的想法,他淡淡地說:「就這樣快點結束吧!不要再拖了。」向來被外界批評年輕氣盛的潘健成也表示,「我學到做人的道理,這對我的人生來說,是最好的一堂課。」


所有記憶卡商都成客戶

就在訴訟過程中,雙方用不同的方式厚植實力。在小型記憶卡起步早的慧榮,控制晶片的全球市占率在三五%到四○%間,USB晶片市占率則為二五%左右,Laxar、威剛、創見、三星都是他的大客戶。「所有生產記憶卡的廠商,幾乎都是我的客戶。」苟嘉章自信地說。

能囊括多數記憶卡商的青睞,慧榮靠的就是「中立」。創見發言人張達文表示,慧榮跟三星、海力士(Hynix)的關係都不錯,因此新的快閃記憶體規格,都可以快速掌握,讓系統廠商可以及時將產品上市。「我們不跨足系統端,絕對不跟客戶搶生意。」苟嘉章堅守「純IC」公司的原則。

為讓慧榮的能見度更高,去年初苟嘉章決定,撤銷在台灣掛牌的計畫,赴美上市。在被會計事務所形容有如打仗的半年裡,慧榮快速調整財務結構,以符合美國嚴格的法令。六月底,以每股十.六美元掛牌,股價最高曾來到十七.七四美元,成功站穩美國股票市場。

不過去年底,身兼漢友創投董事長的周邦基,決定由漢友出資,與日月光共同成立勁邦,從事小型記憶卡的生產製造,董事長則是安排前慧榮總經理、目前是漢友副董的林宗潭出任。

據了解,慧榮的控制晶片已出貨給勁邦,這是否為慧榮跨足終端產品的前哨,有待觀察。


用終端產品帶動晶片銷量

而群聯從一開始就定位自己是「IC界的鴻海」——從零組件跨進系統終端,用終端產品帶動控制晶片的銷量。

潘健成表示,要製造隨身碟或記憶卡,快閃記憶體的取得是關鍵;因此,當群聯獲得東芝投資後,便開始在下游組裝大展身手,美國PNY、M-System、三星都是旗下的大客戶。目前,組裝業務貢獻近七成的營收,純IC買賣只有一二%。

光是取得上游的奧援還不夠,從今年開始,三十五歲不到的他,閃電投身封測業,掏出八千萬元,轉投資成立群豐。同時,為將股權控制在二○%以下,避免合併報表,因此其他資金,就由從力成總經理轉戰擔任董事長的卓恩民出面募集。

技術方面,則從日月光找來一批二十人團隊進駐,另外也辦理現增兩億元,帶進宇瞻、錸德兩大策略夥伴,資金、技術、客戶無一不缺,還可兼賣群聯自己的控制晶片。

但是潘健成很清楚,封測畢竟不是他的本業,只是跨進MicroSD的墊腳石,無須持續擴產,單月出貨三百萬顆的目標,在年底達到後,就可找矽品、日月光接單。日後,待群豐營運上軌道,掛牌上市或是讓其他封測廠接手,都是好選擇。「潘健成是天生的經營好手,永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張幸宜強調,「群聯要擔心的就是,快閃記憶體的價格波動。」

群聯與慧榮,同樣都是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的重量級廠商,經過多年紛爭後,終於走上和解之路,雙方也各自朝著不同路線前進,未來變化如何,就看兩位操盤者的智慧。

 

延伸閱讀

靠「打倒資本主義」走紅 「反正我很閒」爆踢走多年好友!千字血淚曝光:資本高牆壓垮人民法槌

2022-01-26

「雖然是併購、但可以當成是合併!」慧榮前景大好,為何點頭嫁給邁凌?總座首吐心聲

2022-05-12

年終考績不好,主管只叫我「注意一下」,沒多久就收到資遣通知,這樣合法嗎?

2022-05-17

肯德基為何不賣蛋撻了?聲明「正式與蛋撻劃分界線」 外送單藏線索:事情不簡單

2022-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