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鴻海集團營運三大隱憂浮上台面

鴻海集團營運三大隱憂浮上台面

李書齊

科技線上

攝影/聶世傑

618期

2008-10-23 16:01

受全球股災波及,鴻海整個集團市值跌幅已超過六成,低迷的股價也間接暴露出鴻海集團營運的隱憂,包括營業利益率的下滑、成本升高,以及成長遭遇瓶頸等等,面對外資以及股東的質疑,郭台銘決定捲起衣袖站上第一線,是否能再度拉抬鴻海集團的聲勢,大家都在期待。

十月十七日,為了拚業績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開了一整天的會,為的就是讓集團年營收新台幣二.六兆元的支票能順利兌現。但就在當天,一份發自高盛證券的研究報告,卻讓親自督軍的他,心情不甚好過。

 

這份報告裡,鴻海的投資評等,從「買進」被調降為「中立」外,更被移出亞太區的買進名單,這是自二○○四年九月,鴻海被列入名單之後,第一次被摒除在外。今年上半年,盛證券的交易量達新台幣七千億元,排名外資券商第四,不被推薦的鴻海,得面臨沉重的賣壓,股價要重返百元,無疑更加困難。

 

撰寫報告的高盛證券亞太科技產業研究部主管金文衡表示,受到桌上型電腦需求遭筆記型電腦取代,以及消費者需求旺季不旺的影響,鴻海第四季的成長恐不樂觀;同時,因為金融風暴,明年需求能見度低,因此調降投資評等。

 

然而,即使蘋果iPhone訂單未如傳言縮水,讓鴻海九月營收超過新台幣一千五百億元,改寫歷史單月新高,但法人還是不領情,股價遭到修理,集團成員也如骨牌般快速倒下,市值大幅縮水。

 

對於外界紛擾的言論,鴻海發言人丁祈安強調,「我們的目標就是拚業績,所有接單都還是照著進度走。」為了因應不斷惡化的大環境,郭台銘要求「打三呆」,也就是消化庫存、催收應收帳款和活化閒置資產;至於市場傳言的裁員一○%到一五%,「我們從來沒說過這句話。」丁祈安在電話中強調。

 

然而,無風不起浪,鴻海究竟遇到什麼樣的問題,讓過去是被法人捧錢投資的對象,乃至於到現在的裹足不前。

 

一、營業利益率下滑

 

數字會說話。鴻海的營業利益率,今年第二季為三.八%,去年同期,這個數字還有五.九%,一年內,滑落兩個百分點,不僅讓證券分析師調降鴻海的獲利預期,更重要的是,過去靠著賺「管理財」擊敗對手的鴻海,現在看來,這優勢已經不明顯。

 

營業利益率的高低,反映一家公司的營運績效,尤其是在製造業。然而,過去鴻海人自傲的管理,為什麼會突然失靈?原物料的成本,從今年開始大幅增加,尤其是金屬材料,讓採取垂直整合的鴻海,必須自行吸收漲幅,因此營業成本被迫增加,導致外界預估的年度獲利不斷向下修正。

 

另外,今年一月在中國大陸施行的《勞動合同法》,從解雇、資遣費、大量解雇勞工、人力派遣等都受到嚴格規範,這讓光是在深圳龍華園區員工數就超過十萬人的鴻海,大幅增加成本。雖然鴻海的業務屬代工性質,人工成本的提高,還是可以在敲定明年訂單時,先行和客戶協商。但是,客戶願不願意接受成本轉嫁,或是只反映部分成本,目前尚為未知數。

 

同時,過去台商被視為外資,在中國大陸投資享有許多租稅優惠,不過中國大陸於今年一月施行,未來將不分內資或外資企業,企業所得稅率統一為二五%,過去的兩免三減半,或是區域優惠一五%的稅率已經取消。這項措施,也使得鴻海的營運成本增加。

 

這些不利的因素,至少要到今年第四季,才會全部反映在財報上。此外,鴻海整機組裝的業務比重,在增加新力(Sony)液晶電視、戴爾(Dell)桌上型電腦與合併競爭對手Sanmina之後,比率只升不降,雖然網通產品與iPhone為高毛利產品,但還是無法拉升營業利益率,摩根大通科技分析師哈戈谷(Gokul Hariharan)預估,今年鴻海營業利益率都在四%左右遊走。

 

二、遷廠內陸的運籌挑戰

 

因此,鴻海決定往內陸走,找尋低廉的勞工與租稅優惠外,更想盡辦法接近原物料產地。據元大證券硬體下游研究部門主管陳豐丰的訪查,目前鴻海在大陸設有十八處基地,橫跨山西、遼寧、秦皇島、湖北與河北等地,從零組件生產到整機組裝,鴻海旗下的富士康,也跟著移動到山西太原、河北廊坊。未來,深圳的龍華園區將成為研發中心。

 

目前,鴻海正在遷移設備,也因此增加營運成本,預估整個遷移計畫最快須等到明年初,才有可能全部完成。至於越南基地,目前也正在加緊打造中。

 

然而,過去鴻海用集中化的方式,在深圳打造中央工廠,服務全世界的客戶,但現在為了維持低價優勢,決定從點延伸到面,在全中國大陸設置工廠,每個工廠各司其職。然而,一旦戰線拉長,運籌補給就是關鍵,能否克服時間與成本,創造如中央工廠般的效率,這是道高難度的習題。

 

全球電腦龍頭廠商戴爾,近日傳出有意出售旗下所有工廠,專注設計與銷售。因此外界揣測,只要鴻海能出手買下,未來的成長性,就能預見。

 

目前,戴爾在美國、愛爾蘭、巴西、印度、波蘭、馬來西亞與中國大陸設有工廠,買下這些工廠,除快速增加營收、拉近與戴爾的關係,也符合鴻海期待,增加桌上型電腦代工的市占率,同時,伺服器、筆記型電腦的代工訂單,也可能因此到手。

 

三、年成長三成難度高

 

因此,這筆交易有著鴻海拉近與惠普關係的縮影。當年,鴻海為了拿下惠普電腦的訂單,買下美國休士頓、印度工廠外,更與惠普在俄國合資建組裝廠。根據估算,惠普占鴻海的營業比重達一九%,今年有可能突破兩成,達到四千億元。法人預估,戴爾為鴻海帶進來的營收約在一千三百億元,比重不算大,所以,能否拿下這些工廠,是鴻海再創年成長三○%的關鍵。

 

但是,鴻海已經準備好了嗎?目前,鴻海筆記型電腦的ODM(設計代工)能力尚未完全建立,若只是接下純組裝訂單,少掉零組件的獲利後,對鴻海的營業利益率不會有改善,這並非郭台銘所樂見。

 

另外更重要的是,至第二季為止,鴻海手上的淨現金為二十億元,短期借貸已經超過手上淨現金(達到一○七%),若要出手購併,得跟銀行借錢,以目前的市道,要談好條件不容易。這些限制,讓外界預估鴻海會以自然成長擴增營收。「但是,不走購併,要滿足外界的高成長期待,難度就會很高。」陳豐丰強調,鴻海低調不願承認的筆記型電腦代工,今年只能占三%的營收,二○一○年時,可望達到一○%的規模。

 

這些問題,不是突然出現,只是在景氣好時,被亮眼的營收成長所掩蓋;當金融風暴猛然來襲,這些隱憂卻都浮上台面,並擴及鴻海家族。

 

家族成員跟著倒

 

鴻海家族半年報出爐後,總計家族稅後純益新台幣三七六億元,低於台積電集團的五八五億元。在香港掛牌的富士康,受到諾基亞、摩托羅拉與索尼愛立信的營運狀況不佳影響,加上同業殺價競爭,股價已經跌破承銷價;製造液晶面板的群創,也因為鴻海桌上型電腦的代工業務成長減緩,因此液晶螢幕的出貨量也跟著下修,為突破逆境,群創只得自力更生,進軍液晶電視與筆記型電腦面板。

 

至於鴻準,上半年合併營收成長二成多,輕合金及遊戲機組裝的成長動能還在,但是在鴻海股價領頭下跌下,去年鴻準發行高達一二○億元可轉換公司債,價格幾近腰斬,半年報提列近十億元的金融負債評價損失,業外虧損造成獲利下滑。

 

至於二線家族成員如建漢、英群、廣宇與首利等,高本益比的光環盡失,股價更是慘兮兮。在今年的股東會上,郭台銘信誓旦旦地表示,鴻海是一檔好股票,請投資人有耐心,但是,時隔半年,鴻海家族的股價個個身陷泥淖。

 

近日,有張郭台銘捲起衣袖,拿著麥克筆專注地站在白板前的黑白照片,在網路上流傳,「這張照片裡的拚勁,我已經無法在郭董臉上看到了。」一位投資人在留言板上,留下這樣的感慨。重回第一線的郭台銘,大家都在期待,何時能把鴻海帶回成長的正軌。

 

老大哥鴻海陷困境   家族成員無一倖免
公 司 董事長 資本額(億元)  經營項目 市值跌幅(%)
鴻 海(2317)  郭台銘 741.46 電子產品組裝 -57.9
富士康(02038.HK) 陳偉良 200(港) 手機組裝 -86.5
鴻 準(2354) 李翰明 84.79 電子零組件 -76.4
群 創(3481) 段行建 311.23 LCD 模組及顯示器 -71.6
建 漢(3062)  李廣益 32.56 網通產品 -73.5
英 群(2341)  蘇克剛 16.03 鍵盤 -81.4
廣 宇(2328) 盧松發 46.78  電腦周邊產品 -65.7
首 利(1471)  鄭 傑 15.55 電源供應器 -74.4

資料來源:台灣、香港證交所、《今周刊》調查;市值跌幅統計自2007/10/30至2008/10/17

延伸閱讀

郭台銘 苦戰

2008-11-20

郭台銘 沒說出口的祕密

2011-06-16

郭台銘盤算 未來十年的新鴻海

2010-02-25

嘉澤、凡甲、巨騰 一舉成名天下知

2009-08-27

代工末路?—— 陳瑞聰、郭台銘的空襲警報

2010-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