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郭董的下一步該怎麼走?

郭董的下一步該怎麼走?
今年鴻海的股東戶特地提早兩個月,郭台銘的發言,萬眾矚目。

謝金河

科技線上

攝影/陳永錚

644期

2009-04-23 11:55

郭董最感到自豪的是,他跟王永慶一樣,從來沒有讓小股東賠過錢,這也是郭董念茲在茲,股價不回來,就不輕言退休的堅持。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郭董必須為往後的十年,甚至是三十年的鴻海長遠發展定調。

就像股神巴菲特每年一度的波克夏股東大會盛況一般,投資人都很想知道巴菲特對未來投資世界的看法。在台灣,最能聚集投資大眾焦點的恐怕非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莫屬。今年以來,郭董三度對景氣預測的觀點,都震撼了資本市場。

農曆過年前,郭台銘首度表達他對景氣的看法,他認為景氣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壞三倍,這個壞三倍的談話,不但重創了投資市場的信心,更是重創了鴻海集團的股價。過完了年,郭台銘又重申景氣最壞還沒有開始,有了「壞三倍」的驚悚印象,這次的「最壞還沒有開始」,只是加重語氣,沒有對市場造成更大的傷害。等到三月,看到急單效應,郭台銘終於改口說看到景氣的春燕,但不景氣尚未結束。

 

股價回到兩百元以上才能言退


他的一舉一動深深影響市場判斷與股價的變化,怪不得去年買了鴻海股票卻大虧的影劇圈大哥大張菲,都出面要郭台銘謹言慎行。不過二○○八年的確是郭台銘一生際遇與變化最大的一年。一方面,他完成了人生梅開二度的婚姻大事;另一方面,鴻海集團旗下公司的股價面對金融海嘯,都出現狂風暴雨般的大跌,鴻海集團市值大失血,郭台銘個人財富也大縮水。當然,成千上萬手上有鴻海股票的小股民,也都受到重傷害。

 

去年鴻海的股價從三百元的高價,最慘跌至五十二.六元,股價重挫七七.八%。相關企業,如鴻準(二三五四)從四四○.五元高價慘跌到五十四.五元;廣宇(二三二八)從一五六.五元跌到十五.四五元;群創(三四八一)從一七八元高價跌到十四.九五元;建漢(三○六二)則從一三四元跌到十二.五五元;最慘的則是在香港掛牌的富士康(二○三八HK),從二十七.七港元最高價跌到一.五七港元,跌幅逾九六%。

 

富士康是○八年香港恆生成分股跌幅排行榜的「狀元」,對好面子的郭台銘來說,這是沉重的打擊。

 

為了讓股東早一點了解鴻海集團未來的經營脈動,郭台銘把鴻海股東會提前兩個月,在四月十六日召開,成為全台第一家重量級公司股東大會,而鴻海子公司富士康也早在鴻海前兩日,於四月十四日在香港召開股東大會。在這個眾所期待的一年一度盛會中,郭台銘說出了幾個重點:

 

一是攸關產業前景的,他認為靠機、光、電基礎,加上軟體,鴻海坐上全球第一大EMS廠寶座,至少還有十年黃金期,這是鴻海股價會回來的重要基本面結構因素;二是郭台銘聲明重返第一線,他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鴻海所有中高階主管都「同步」工作十六個小時;三是郭台銘向小股東保證,股價不回來,他就不退休。

 

他說,他原來希望兩年後退到第二線,但他看到一位八十九歲的高齡小股東,將一生積蓄壓在鴻海身上,還有很多小股東都是二百元以上買進的,他表示,他一定加倍努力,讓股價回到原本位置,等到股價回到這個價位後,他才會退休。

 

在股東大會上,郭台銘這一番豪氣干雲的談話,讓參與股東大會的小股東無不動容。外資圈與媒體也對郭董頗有好評,例如,鴻海股東大會後,次日報紙證券版即以斗大標題寫道:「郭董不退休,鴻海股價望百元」,「鴻海家族市值重返兆元」。外資的高盛、摩根士丹利及麥格里,也認為鴻海有三大利多題材加持,第一,營收與獲利於○九年第一季落底;第二,鴻海是PC下鄉計畫最大受惠者,將吃下十四家品牌業者大多數訂單;三是國際資金正在尋覓科技股中的落後補漲者。

 

麥格里率先將鴻海目標價調向一○二元,認為鴻海營收成長率將從四月起由負轉正,正式進入第一階段復甦,而鴻海股價果真不負所望,在股東大會次日,漲到九十四.二元,創下了波段新高,假如從去年最低的五十二.六元起算,鴻海的股價也反彈了六九.四二%,算是表現超越大盤。

 

不論是輿論、外資或股價,可說都給足了郭董面子,不過接下來郭董必須面對迎面而來的現實問題。

 

首先是郭董承諾「股價不回來,我不退休」。股價回來,是回到多少?郭董沒有講準。不過如果以鴻海股價在○七年最高漲到三○○元,後來配了三元現金及一.五元股票股利,還原權值最高價是二二○元。如果股價要回來,約略來說,鴻海的股價要回到二百元以上,郭董才能言退。

 

今年鴻海加發現金股息後,配出一.一元現金及一.五元股票股利,同時辦了一次三十七億元的海外可轉債,股本將增加到九二八.三八億元。鴻海的股本在急增到近千億元以後,是不是能保持過去二十年來郭董引以自豪的「每年成長三○%」?將成為高難度挑戰。

 

正如郭董自己所說,一家營收上兆元的公司,每年要成長三○%,就是三千億元,已是一家大企業一年營收總額。況且,鴻海股本到了九二八.三八億元之後,如果EPS(每股稅後純益)要達十元,一年稅後要賺九三○億元以上,也許在景氣擴張的年代還有可能辦到,但是在歐美受金融海嘯襲擊下,經濟要多久才能復甦,這是郭董必須面臨的挑戰。如果鴻海的EPS不能達一十元或十五元以上,股價要重返二百元是很大的挑戰。

 

過去的成長模式已達極限?

 

鴻海的第二個挑戰也與這個有關,那就是成長的極限。鴻海已經把代工業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地步,全球IT大廠代工單子很少不在鴻海手上,要繼續靠代工創造未來十年每年三○%的高成長,恐怕不容易。那麼鴻海下一個十年成長的主軸在哪裡?郭台銘說是「機、光、電,加上整體」,目前都不明朗,即使卯足全力投入,績效也未顯現。

 

最受矚目的是鴻海全力介入LED產業,由曹治中擔任沛鑫(三四一三)及先進電(三四三七)的董事長,鴻海揚言將全力爭取中國龐大的路燈商機。市場對郭台銘充滿了期待,沛鑫在○七年股價一度暴漲到三六○元,先進電也漲到一二四元。

 

可是去年這兩家公司效益都沒有發揮,先進電去年大虧十.一六億元,每股虧損五.六四元,股價掉到四.九五元,跌掉九六%。

 

沛鑫更是在眾人期待中跌破一大群人眼鏡。沛鑫尚未公布○八年全年獲利,但是去年上半年虧損一.○四億元,○八年營收二十一.一八億元,衰退四○%,今年首季營收只有二.二一億元,衰退七三.六%,業績仍看不出端倪。更可怕的是沛鑫的股價從三六○元跌到六元,股價暴跌九八.三%,連藝人小S擅長投資的公公許慶祥,都在沛鑫馬失前蹄。

 

鴻海揮師進軍LED產業,並未看到發光發亮的成績,是所託非人?還是另有隱情?這點郭董從未對外說明過。

 

回顧過去鴻海的成長歷程,一九七四年二月鴻海正式成立,郭台銘憑一己之力創立龐大基業,寫下一頁傳奇。鴻海一直到一九九一年才正式股票上市。上市時的股本是八.○三億元,營收是二十三.○七億元,稅後純益是二.○二億元,EPS二.五一元,對照去年全年營收一.四七三兆元,這十八年來,營收成長六三七倍,純益的成長達二七二倍。

 

鴻海上市那一年市值是三十六億元左右,如今是六七七四億元,市值成長一八六倍。在金融海嘯來臨之前,郭董最感到自豪的是,他與王永慶一樣,從來沒有讓小股東賠過錢,這也是郭董念茲在茲,股價不回來,就不輕言退休的堅持。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郭董必須為往後的十年,甚至是三十年的鴻海長遠發展定調。過去二十年來,鴻海最成功的是把自己定位在代工,並且把代工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地步,很多同業對鴻海成本控制之精準,都感到不可思議。專攻代工業務,讓鴻海建立了龐大的代工帝國,不過這個模式用了二十幾年,如今面臨愈來愈多的挑戰。

 

像是中國在○八年開始實施《勞動合同法》,用政策的力量拉高員工薪資水平,富士康即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其次是鴻海代工的中心思惟是「cost down」,任何一樣產品最後的命運都是殺價,這種代工機制很容易被仿效,像是深圳的比亞迪就讓鴻海傷透腦筋。

 

郭台銘數度為了智慧財產權保護的問題,到北京面見中國財經部門的領導人,但都不得其門而入,而鴻海與比亞迪之間的官司問題迄今仍難分難解,雙方互訟已長達三年之久,過程被香港媒體稱為商業版的「無間道」。郭台銘面對的比亞迪總裁王傳福是深圳市人大常委,雖然鴻海的律師團陣容堅強,但訟訴對富士康並不見得有利。

 

郭董不敢走的,宏碁走出來了

 

過去有很長時間,郭台銘面對代工與品牌,也有過掙扎,最後郭董權衡利弊得失,決定捨品牌,專心走代工的路。

 

這個掙扎,包括明基的李焜耀、華碩的施崇棠都曾經面對過,後來兩者都把品牌與代工業務分拆。不過專心致力走品牌的宏碁,顯然已走出了康莊大道。

 

宏碁今年第一季靠Aspire One小筆電充分發威。第一季的PC出貨量八七五萬台,與戴爾(Dell)只有三萬台之差。目前全世界PC大廠排名,惠普(HP)以一九.八%市占率居首,戴爾一三.一%居次,宏碁一三%居第三。

 

兩年前,宏碁與聯想仍在伯仲之間,如今聯想全球市占率六.六%,只有宏碁的一半,顯然宏碁已具備追戴爾、趕惠普的架式,很可能第二季PC出貨量就可超越戴爾,成為全世界PC老二,這是真正的台灣之光,郭台銘不敢走的路,如今王振堂走出來了。

 

反而是目前全球代工產業正在萎縮,也是郭台銘必須面對的挑戰。根據麥格里的一份報告,手機大廠諾基亞(Nokia)外包給EMS大廠的比率,從○五年起就一路下降,比率從二八%降到○八年只剩下二二%,而比亞迪占諾基亞外包代工的比率,從○五年的○.○四%,上升到去年的二.四八%,富士康從○五年的一一.○一%微增到○八年的一二.七九%,但○八年已較○七年的一二.八八%微幅下滑。

 

諾基亞除了外包比率下滑外,本身業績也是大幅下滑,○八年全年純益倒退四五%,第四季衰退近七成,過去富士康的代工大戶摩托羅拉(Motorola)情況更是惡劣,第四季手機銷售只剩下一九二○萬支,大幅下跌五一%,這兩大代工的業主都面臨業績衰退的問題,這是去年富士康營收從九十二.七一億美元,下滑一二.六%,而盈利從○七年的七.二一億美元掉到一.二一億美元,大幅下滑八三%的主要關鍵。

 

下一個十年得面對的問題

 

假如金融海嘯對歐美經濟帶來更大傷害,需求成長停滯,那麼郭台銘一直以來把中國當成生產基地,產品外銷到歐美市場的代工模式,必將受到嚴厲的考驗。但山不轉路轉,今年中國內需市場顯然出現強勁成長的新商機。今年山寨概念盛行,鴻海的低價生產優勢,能不能在中國內需市場占有一席之地?這是郭台銘必須思考的問題。

 

這些年來,在中國十三億人口的市場,康師傅與旺旺,甚至中國大潤發都從小變大,它們吸收了中國市場的養分,正在快速變大。郭台銘最早在中國建立生產基地,但是與中國市場連結並不大,廣宇在中國的通路市場有賽博,但是賽博的發展一直不如藍天的百腦匯,今年郭台銘已決定與德國麥德隆集團合作發展中國通路市場,面對中國內需市場的崛起,郭台銘能不能從代工思惟轉向市場思惟,這是下一個十年鴻海必須面對的事。

 

其次是郭台銘像成吉思汗一般,南征北討建立了龐大帝國,不過市場一度達二兆台幣的龐大鴻海帝國,卻缺乏能為郭台銘分憂解勞的幹將。

 

郭台銘多次揚言要退到第二線,但是他退不下去,因為沒有第二位能拍板的鴻海幹將,郭董揚言恢復一天工作十六個小時,再十年,這個局面恐怕不易有很大改變。郭台銘已習慣強勢領導,誰是真正的接班人,恐怕郭台銘必須傷神了。

 

三是鴻海家大業大,大家都找鴻海投資,此時郭董最忌輕諾,一下子許諾一大堆,鴻海不可能什麼都做,現在連金融、地產都在拉攏郭董。

 

其實攻城略地一生的郭台銘,應該用消去法,想想鴻海可以去掉哪一塊不要做,而不是什麼都想做。

延伸閱讀

郭台銘 苦戰

2008-11-20

鴻海重回200元?

2009-04-23

代工末路?—— 陳瑞聰、郭台銘的空襲警報

2010-09-09

半年報透露的訊息——兩岸三地半年報的一些端倪

2012-09-06

富士康拉警報——台灣代工業走到十字路口

2011-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