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靠虛擬世界大發電玩財!

靠虛擬世界大發電玩財!
完備的電競制度和建教合作,讓新一代電玩小子更能獲得社會認同。

賴筱凡、林易萱

科技線上

攝影/吳東岳

655期

2009-07-09 14:07

電玩遊戲的魅力,不只讓遊戲公司業績大好,股價大漲,也讓有生意頭腦的人,看到了各式各樣的新商機,隨著電玩周邊產業興盛,賺電玩財的人也愈來愈多。

電玩遊戲的魅力,不只讓玩家瘋狂,上市櫃公司股價熱,就連周邊商機,也跟著沸騰,甚至衍生了各式各樣充滿創意的新興行業。而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抓住終端玩家的需求,創造出各種滿足玩家的服務內容。

 

職業電玩競技 組隊玩遊戲還可以領薪水、賺獎金

 

在韓國已經行之有年的「職業電子競技聯盟」,近年來在台灣也逐漸萌芽;台灣不但已經培養出數支職業電玩競技隊伍,由台灣衛視體育台所轉播的電玩競技賽事,收視率甚至可以和NBA(美國職業籃球聯盟)一樣高。

走進華義數位娛樂公司贊助的電玩競技職業隊「華義Spider」的宿舍,只聽到霹霹啪啪的滑鼠敲擊聲此起彼落,華義Spider的八位成員,一天平均要打超過八小時的電玩,去年底更在上海一舉拿下「SF世界盃」(中文遊戲名稱為「特種部隊」,是一款風靡全球的第一人稱射擊動作遊戲)冠軍,成員一共有八位,年紀最小的,今年才十五歲。

如果還用過去傳統的觀感來看這一批「電玩小子」,你可能就落伍了,華義Spider紀律嚴謹,這些未滿二十歲的青少年,規定要住在宿舍裡,「在這裡,不只有管家,還有教練;不論是上課還是練習電玩,全部集中管理。」台灣電競公司公關部總監賴弘毅表示,一路看著華義Spider成軍,在這裡玩遊戲可以有薪水領,更可透過建教合作取得學歷,新電玩小子讓家長很放心。

台灣電子競技聯盟還建立完備的聯盟制度,舉辦季賽,更授權衛視體育台轉播賽事;第二屆的轉播,收視率甚至直逼NBA,「我們就差沒贏過F1(方程式賽車)。」賴弘毅談的,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熱度。「去年總冠軍賽時,還有南部的粉絲親自上來台北幫我們加油。」華義Spider隊員尹洵靦腆地說。

去年,聯盟僅有華義和遊戲橘子出資贊助的「華義Spider」、「橘子熊」,以及聯盟自組的「電競狼」幾支隊伍,但隨著電視轉播效益發酵,今年聯盟又新添了「戲谷光速」和「7-11鋼鐵人」兩支新職業隊。電玩熱,吸引零售通路龍頭統一也加入戰局,成立7-11鋼鐵人隊,一改過去都是遊戲公司出資的局面。

「這是台灣電競聯盟很大的突破,也印證台灣電競賽事是可行的。」像這類的職業電玩競技隊伍,收益來源包括廠商贊助、廣告收益、電視轉播費等。在韓國,電玩競技隊伍的明星選手,年薪更可達新台幣千萬元;七年前,台灣電玩小子曾政承在韓國拿下電玩比賽冠軍,證明台灣年輕人的遊戲競技實力堅強,有朝一日,玩出千萬身家的台灣玩家值得期待。

 

販售虛擬寶物 黃大銘月入二十萬元


不過,想在電玩世界裡賺到錢,不一定要像華義Spider那樣擁有高強功力,靠著經營網路店面買賣虛擬寶物的黃大銘(化名),電玩打得不好,但靠著精準的選寶物眼光,也成功搶到遊戲商機。

黃大銘得意地說,「兩周前,網龍推出新款虛擬寶物『覺醒水晶』,我花了三萬元,用每個不到兩百元的成本買進;一周後,『覺醒水晶』下架,玩家想買,就得向我下單,現在的價格已經漲到五百元。」可是,當問到他這個寶物的功用是什麼,黃大銘竟然說:「我不知道耶,但網龍上架的那一周,看到所有玩家都在買,我才大量進貨。」由於抓住玩家喜好的風向球,賺起錢來,比遊戲打得好還要有效。

這個工作看來好玩又有賺頭,但黃大銘也曾經因為買虛擬商品,買到身上連一塊錢都沒有,「那是我最慘的時候,因為買到黑幣(偽造的虛擬遊戲貨幣)。」玩遊戲玩到沒存款,黃大銘根本不敢讓老婆知道。「我還跑去向銀行借了十幾萬元的小額貸款,從頭再來。」

而這份工作也不怎麼輕鬆。現在他每天要工作超過二十個小時,就連採訪過程中,手邊還是不斷地在處理訂單。他說,自己向遊戲公司買寶物,已經買到變成超級大戶,「從去年七月到現在,我一個人光是買寶物和點數卡,已經為網龍創造兩千萬元的營業額。」兩岸宅男大崛起,黃大銘也搭上了這波遊戲商機,比起過去十年當普通上班族,薪水只成長一倍,靠著賣虛擬寶物,他現在的月收入最高竟然可以達到二十萬元,令人稱羨。

 

貨幣面交員 阿勳一個月佣金超過十萬元

 

「天堂」這款熱門遊戲,曾經締造許多新紀錄,其中最屬創舉的,就是「天幣」。在天堂遊戲中,玩家可以使用天幣這種虛擬貨幣,在遊戲中買賣各種虛擬寶物;而獲得天幣的方法,就是向營運商或代理商購買,也讓這個原本是虛擬的貨幣,有了實質的金錢價值。

許多「天堂」的玩家,會彼此買賣自己的天幣,但卻經常碰上網路詐騙,因此專門代替玩家,到現場當面和賣家交易天幣的「貨幣面交員」,就出現了。曾經是網咖店老闆的阿勳,在結束網咖經營後,二○○四年以八萬元資本,先從向賣家購買天幣、再把天幣賣給玩家開始,逐漸轉型為貨幣面交員。

起初,為了建立商譽,打出名聲,阿勳幾乎是來者不拒,只要有任何人告訴他,有天幣要賣,他就會立刻出發和賣家碰面。沒想到,才剛開始做這行沒多久,有一次和三名賣家約在中壢見面,當賣家一坐上阿勳的車,就拿出武士刀,從後頭架著他的脖子,逼他領光提款機中的錢,再把他丟在山上;阿勳現在倒是可以笑著談論這個恐怖經歷,「那一年,我連過年的錢都沒有。」

有了這個經驗,阿勳開始懂得謹慎挑選「天幣」的來源,以避免遇上不肖賣家,或買到贓貨,「要做這一行,就要很謹慎地幫買家過濾貨源,並且幫買家買到他想要的數量。」阿勳說,他最大的客戶,一個月可以透過他購買數百萬元的虛擬貨幣;還有台商的太太,一個月可以花上幾十萬元,請阿勳買虛擬貨幣給自己在大陸的老公玩,打發丈夫的下班時間,防止丈夫包二奶。而阿勳的誠信和效率,更吸引了名人上門,連急智歌王張帝,現在都是他的忠實客戶。最好的時候,阿勳一個月的佣金,可以超過十萬元。

不過現在,由於遊戲公司都會透過超商代收,或電信商小額付款的方式,來販售虛擬貨幣,降低玩家被詐騙的風險,這讓從事貨幣面交的阿勳,生意大受影響。所以他現在也開始找新商機,向遊戲公司購買遊戲儲值卡,因為他購買的量很大,因此可以拿到較好的折扣;而這些儲值卡片最大的買家,就是在中國買不到這些熱門遊戲點數卡的中國宅男們。

網路無國界,遊戲產業就是最好的例子,也讓看準商機的阿勳,可以跟著大賺人民幣。

延伸閱讀

戰隊虧損、研發力不足 台灣如何找到突破點?

2017-07-13

搶全球450億大餅 台灣電競3大關鍵推手

2017-07-13

新中概股傳奇

2013-07-17

打造台灣電競人才鏈

2018-11-07

全球電競商機正熱 台灣卻鬧人才出走

2019-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