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緊盯細節 吳敏求帶領旺宏大翻身

緊盯細節 吳敏求帶領旺宏大翻身
帶著旺宏走出谷底的吳敏求,現在花六成的時間經營與客戶的關係。(攝影/陳永錚)

賴筱凡

科技線上

665期

2009-09-17 11:33

昔日的矽谷金童,走過賣廠、減資、經營權之爭風波的旺宏董事長吳敏求,靠著低調、專注、不貪多的經營策略,賣力經營客戶關係,並緊盯研發等各項經營細節,讓旺宏重拾過去的光環,成為今年台灣最會賺錢的記憶體廠。

九月八日下午,旺宏電子董事長吳敏求,難得找來媒體,宣布一件他形容為「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卻又得親自告訴大家」的消息。

吳敏求在記者會上宣布,旺宏要調高財測,將第三季營收成長自原本預估的一○%至二一%,一口氣調高到大幅成長的三七%至四一%,甚至第三季的獲利,可能比上半年的EPS(每股稅後純益)○.五一元還多。

旺宏,這家靠著生產編碼型快閃記憶體(Nor Flash)的記憶體廠,單憑一座八吋廠,打敗一票十二吋廠,成為上半年台灣惟一獲利的記憶體廠;甚至在其他記憶體廠產能利用率只有一半不到的時候,旺宏的產能利用率卻衝到接近滿載,而且還傳出將要外購產能,更不排除在中科打造新廠。

 

搏感情 大小客戶都親自盯


旺宏這家老字號的半導體廠,如何在金融海嘯衝擊後,快速迎向新春天?市場也都很好奇,昔日的半導體大將吳敏求做了什麼,讓旺宏不僅走過谷底,還在景氣低潮時大翻身。

早上五點,天色甫亮,便利商店裡的早報才剛送到,吳敏求已經起床。這些年來,他為了維持運動的習慣,早上都會踩上一個小時的腳踏車,對他而言,健康是再重要不過的事。

二○○○年的一次心臟繞道手術,讓他元氣大傷,之後兩年多的休養,竟讓旺宏營運一蹶不振,從年賺百億元的半導體之星,變成○五年減資、賣廠的雞蛋水餃股。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去,看似已遠去,卻是吳敏求心裡難以抹滅的痕跡。

踩完腳踏車的他,總會在家簡單洗個澡,再準備到公司上班。從○二年復出後,吳敏求為旺宏擬定了一個調整體質的策略,他從研發、生產出發,先是抓清楚公司的研發方向,確定旺宏要走的是非揮發性記憶體的路,生產製程則希望透過技術推進,保有成本競爭力。到了近兩年,他開始把重心放在業務上。

「前面的基礎做好了,再來就是要了解客戶的需求。」吳敏求為了要與客戶搏感情,幾乎大小客戶都親自盯,要業務人員將追蹤後的結果呈報給他,因為他必須精準地掌控客戶的需求是什麼,「我們的研發要做對,生產也要做對,製程要趕得上競爭者。」吳敏求說明了旺宏逆轉勝的關鍵。

短短的對話裡,吳敏求三句不離客戶,因為現在的他,把六○%的時間用在經營客戶,底下業務搞不定的客戶,他就親自出馬,捧著資料告訴對方,為什麼要用旺宏的產品,「我得把我們的strength(強項)告訴客戶,站在客戶的立場去思考。」

吳敏求有多重視客戶經營,員工私下透露,就連農曆新年,台灣休假但國外可沒休假,吳敏求就這樣帶著國外業務,去拜訪客戶,讓員工只能苦笑。

 

不貪多 大幅度刪減研發項目


○二年,旺宏重摔一跤、大虧百億元那一年,吳敏求重新檢視了公司的財務狀況,當時他就發現,投資在研發費用上的成本太高,平均每個研發案的投資成本高達一億元,旺宏曾經一年開了八十多個案子,卻全都沒有具體的成果,因此,「聚焦、不貪多」,成為吳敏求現在經營公司、告誡員工的最高圭臬。

為了強調有利潤的投資,吳敏求針對每個研發案都訂出投資等級,依照開發時間三到五年不等,為每個開發案訂下研發時程和投資等級,甚至要求財務部門的員工算出每個研發專案的投資報酬率,因為旺宏不能再重蹈覆轍,不是每個研發案都有機會成功,但吳敏求要將每一分研發費用都花在刀口上。

「現在任何一個project(專案)要開發,都需要我的核准,一年開二十個project,我一年就開二十個會。」吳敏求說,過去將研發案的開發核准權交在高階主管的手上,因為沒有緊盯,常無疾而終;現在他親自為旺宏研發掌舵,不論是方向和策略都親力親為。「公司現在發條越上越緊,誰都別想糊弄他。」看在員工眼裡,過去抓大方向的吳敏求,現在連小方向都不放過。

 

拚市占 飛索破產,旺宏挑戰三星


過去旺宏一直固守在中低階產品的市場,但是全球最大的Nor Flash廠飛索(Spansion)今年宣告破產、聲請重整,讓旺宏有了搶進高階產品的機會。隨著飛索破產,十二吋廠全面停產,讓Nor Flash的市場供需拉警報,這也是為何上半年記憶體廠的產能利用率才恢復一半水準,旺宏卻是拉到滿載還得向外買產能。「現在對Nor Flash生產商來講,絕對是一個很好的時間點。」吳敏求在調高財測的記者會上,自信地預估,旺宏Nor Flash的市占率第三季將會上看一○%,對比於年初市占僅有四%,飛索的破產,讓旺宏有機會向上挑戰三星。

在Nor Flash供需吃緊之際,旺宏之所以能抓到機會向上跳,吳敏求很自豪,「因為旺宏有自己的工廠,對於客戶的commitment(承諾),是可以順利達成的。」擁有自己的晶圓廠,對吳敏求來說,一直是很重要的成就,而擁有一座能夠研發、生產自己產品的IDM(整合元件)廠,更是他的夢想,「我一直不認為借用人家的技術,快速累積營業額,是長期可行的模式。」

在半導體產業闖蕩逾三十年,吳敏求在業界的評價兩極,即使旺宏自○五年後,年年都讓股東有股利可領,但不可否認的是,曾是水餃股的標籤仍存在投資人心中,尤其○七年與力晶董事長黃崇仁力爭旺宏的經營權,彼此相互攻擊,更是鬧得滿城風雨,也引起外界不好的觀感。

回想當年,旺宏曾經是與半導體巨人英特爾、晶圓龍頭台積電互別苗頭的半導體新星,而頂著「矽谷金童」美譽的吳敏求,還曾在二○○○年獲得美國《商業周刊》選為年度五十位「亞洲之星」之一。

 

旺宏電子

當年吳敏求(中)賣廠給力晶,卻導致後來與黃崇仁(左)之間對旺宏的經營權之爭。

(攝影/聶世傑)
 

重經營 要一舉擺脫水餃股的陰影

 

如今風華褪去後,現在的吳敏求,已不見當年的意氣風發,他選擇低調,專注在公司經營,除了每季固定的法說會出來與媒體報告當季營運狀況外,已鮮少在媒體上露臉。

以前創業時期,標榜著「除了一條命、一顆腦袋,其他什麼都沒有」的吳敏求,將旺宏推上巔峰;現在的他,雖然幾經波折,但還是那句老話,「沒有政府的資源,所有的東西都要靠自己。」吳敏求要拚的方向很清楚,不僅要讓旺宏成為今年台灣獲利第一的記憶體廠,也要趁此役一舉擺脫水餃股的陰影。

 

旺宏電子

風華褪去後的吳敏求,不見當年的意氣風發,他選擇低調,專注在公司經營。(攝影/林煒凱)


吳敏求
出生:1948年11月19日
現職:旺宏董事長
學歷:美國史丹佛大學碩士、成功大學碩士、成功大學學士
經歷:旺宏創始人兼副總、VLSI Technology Inc. 製程開發經理、英特爾製程開發工程師、Siliconix Inc.製程開發工程師

一路走來,旺宏風雨不斷
20年老牌半導體廠大事紀

1989年 頂著矽谷金童光環,吳敏求與27位工程師創立旺宏電子
1991年 6吋一廠落成,業績首度突破1億元
1995年 在台灣掛牌上市
1996年 年營收突破百億元,成為台灣第一家在美股發行ADR的公司
2000年 吳敏求獲美國《商業周刊》入選為「亞洲之星」之一
2002年 大虧114億元,吳敏求重掌公司營運權
2006年 將12吋三廠賣給力晶,隔年爆發經營權之爭
2009年 成為台灣惟一賺錢的記憶體廠

延伸閱讀

劉德音鬆口背後 台積電、三星再闢新戰場

2018-09-12

旺宏吳敏求:美中貿易戰對台灣是「短多長空」,一旦中國投入研發、培養人才,台灣就很累了

2019-12-10

曾經的併購狂 紫光集團如何「拆彈」?

2020-04-08

華邦電今年起飛 為何要感謝福斯?車用晶片產能移轉 意外造就記憶體業榮景

2021-03-05

郭台銘20多年半導體大夢 在劉揚偉手中成真! 鴻海25億元買下旺宏起家厝 6吋廠將成攻第三代半導體大本營

2021-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