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當「島耕作」 葉裕洲要做觸控王

謝富旭

科技線上

710期

2010-07-29 14:04

介面光電董事長葉裕洲的經歷,幾乎是日本暢銷漫畫「課長島耕作」的縮影。只不過,葉裕洲在日本大企業奮鬥二十年,儘管績效卓著也不過幹到「副部長」。他毅然離開安穩職位,創立介面光電,豈料,一開始卻是一場人生災難的到來。

面對蘋果iPhone 4的進逼,台灣的智慧手機大廠宏達電(HTC)七月領先推出Wildfire(野火機)應戰,這款以年輕人為目標的中價位手機一推出就大賣。即使在上游玻璃基板、觸控模組缺料下,野火機仍然能正常出貨。

不只宏達電,三星(Samsung)、索尼愛立信(Sony Ericsson)及諾基亞(Nokia)手機仍能出貨的幕後最大功臣,就是全球第五大觸控面板廠——介面光電董事長葉裕洲,這位四十九歲才勇敢創業的科技老闆,如何逆轉自己的人生,進而成為全球觸控界的重要人物?

日本著名漫畫家弘兼憲史筆下暢銷漫畫「課長島耕作」,是所有上班族崇拜的偶像,從小職員到公司總經理,島耕作奮鬥的職場歷程啟發無數的上班族,而在日本大商社內工作二十年的葉裕洲,前半生的經歷幾乎是島耕作的翻版,只是結局沒有島耕作的幸運。

赴日打拚效法「島耕作」

年輕時的葉裕洲是對日本充滿憧憬的。一九七五年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畢業後,葉裕洲赴日本深造。之所以選擇到日本,一方面是因為葉裕洲的父親,代理日本射出與押出成形的精密機械,對日本工程技術留下深刻印象;一方面,則是因為葉裕洲的舅舅在日本廣島市當牙醫,有親戚方便就近照顧。

他帶著剛從台大經濟系畢業的妻子顏麗花同赴日本。一九八○年拿到廣島大學工學碩士後,進入了著名的東芝集團(Toshiba)任職(島耕作任職的初芝商社一般認為即影射東芝集團)。就像島耕作一樣從基層做起,葉裕洲回憶說:「一進入東芝,我被分發到沼津廠區,每天被要求拆解工廠內機械設備,把零件除鏽重新上油後再組裝回去,就這樣拆拆裝裝做了一年!」「當時我很納悶,為何東芝要請我一個碩士生做這種職校生就能勝任的工作?」

一年後葉裕洲被分配到東芝研發部門,之後,他又被派到業務部門擔任銷售工作。「那時候我才了解,為何東芝要求新進員工拆裝機械長達一年的時間,因為有那一年的經驗,我對公司機械設備構造瞭若指掌,客戶的疑難雜症我大多可迎刃而解!」「日本企業對員工教育訓練,不但有遠見又有其獨到之處!」葉裕洲感佩地說。

在東芝擔任業務期間,葉裕洲表現傑出,他所隸屬部門的業績,高達六至七成都是他一人所貢獻,但也熬了十年才升為系長(比課長低一級)。在東芝集團任職屆滿十年之際,住友集團旗下的住金物產企圖擴展海外業務,需要通日文、中文、英文,並熟悉亞洲市場、特別是大中華市場的業務人才,住金物產經由人推薦,相中了葉裕洲。

當時,日本大企業擁有特殊的終身雇傭制的文化,是否要跳槽到住金的決定讓葉裕洲掙扎頗久,就連漫畫人物島耕作也是終身在一家公司任職,但是葉裕洲卻面臨人生的重大抉擇。「住金開出的條件不但誘人,年薪是我在東芝的一倍、高達一千二百萬日圓,更重要的是這個職位(課長)揮灑的空間很大,讓我很心動!」雖然東芝願意以加薪留人,但葉裕洲最後仍決定跳槽住金,他與東芝長官誠意溝通,職務交接工作更長達半年後,才轉往住金任職。

拚死拚活 仍是「副部長」

在住金物產的十年歲月,葉裕洲的業務生涯也到達另一個高峰,就像島耕作也在中國市場大展長才一般。他賣過一套動輒三至四千億日圓的發電設備給中國、泰國、蒙古等國。也賣過整座的大煉鋼廠(整廠輸出)予台灣的義大集團。「義大集團董事長林義守每次看到我都說,『葉桑,你又幫日本人來賺我的錢了!』」葉裕洲回憶說。

在住金物產業績功勳彪炳,也領到不錯的業績獎金,然而,在幾次關鍵的人事升遷上總是令葉裕洲失望。「到最後,我都不禁懷疑,是不是因為我的外國人身分,讓我總是與升遷擦身而過!」

「我的日本同事曾經私底下跟我說,外國人在日本大企業要做到部長的職位是很困難的!」「我起初不太相信,總覺得只要夠努力、表現夠突出,讓人無話可說,總是會有出頭天的機會!」抱持這種想法一直到近五十歲,葉裕洲才不得不接受「被歧視」的事實。

相對於島耕作一路平步青雲,僅五十歲出頭歲即擔任日本商社社長,這位「台灣島耕作」卻在四十九歲的中年,面臨人生的危機,拚死拚活只能當到副部長。○一年,他決定不當島耕作,向年薪加獎金總計一千五百萬日圓的職位說再見,勇敢回台開創人生下半場。為了支持丈夫創業,太太顏麗花抱著「就算創業失敗,大不了我再去教書或打工來養家」的最壞打算,集合家中儲蓄以及向親友的借貸,總計新台幣四千萬元,幫助先生一圓創業夢。
 
創業之初,葉裕洲深入了解台灣電子業以及徵詢日本專家友人的意見後,先鎖定彩色濾光片、面板背光模組以及觸控面板三個產業研究。彩色濾光片因資金太過龐大而放棄,背光模組因為日本廠商設下的專利障礙太多,也難以切入,最後他選擇當時最新興的科技——觸控面板。下定決心之後,他一口氣砸了五千萬日圓向日本觸控面板研究所董事長,也是日本第一位發明觸控面板的人——三谷雄二買下專利技術,準備回台創業。
 
○一年二月,介面光電正式成立,同年十二月就量產。但接下來四年卻是介面慘澹經營期,由於觸控面板應用不大,始終未達規模經濟,導致介面連年虧損。於○六年時更為打銷累積虧損,一口氣減資六五%。也使原本雄心壯志中年創業的葉裕洲,面臨人生最深的一次谷底。
 
「那時候我根本不敢想像如果失敗會怎樣,連日本的家都不太敢回去,只有硬著頭皮一路往前衝,衝技術、衝產品良率,苦待機會到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回首走過的坎坷路,葉裕洲說他最感謝二個人:第一位是大股東趙先生,在介面谷底時仍不撤資,不離不棄。第二位則是太太顏麗花,因為她的體恤,從來沒有向他抱怨過錢的事,給他增加過任何壓力。
 
不只下訂單  客戶還想入股
 
苦撐四年後,二○○五年搭配觸控面板的微軟智慧型手機熱賣,使當年度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首度超過五千萬支。練兵多年的介面光電苦等的機會終於來臨了,○五年,介面出現創立以來的首次盈餘,小賺新台幣六十二萬元;○六年大賺七千萬元,EPS(每股稅後純益)達三.三元。○七年獲利更大躍進至三.三億元,EPS高達九.九九元。介面的高良率、準確的交期與優異的出貨品質,除了訂單,更進一步吸引客戶捧著大把鈔票要求入股投資。原本的客戶如神達電腦、宏達電、群創光電(現為奇美電)等公司都參與介面增資成為股東。
 
不過,介面光電獲利的蛙跳式成長卻在○八年戛然而止。那一年爆發金融海嘯,許多大客戶毫不留情地取消原本下的訂單,讓葉裕洲措手不及。「我的台灣、中國客戶砍我的訂單,但我卻狠不下心來砍日本原料供應的訂單!」這一年,介面認列大筆原料庫存損失,總計虧損二.八億元,EPS為負五.五元,虧損超過半個資本額。
 
此次大賠,讓葉裕洲學到了一個寶貴教訓:經營與管理要追根究柢!從那年開始,他體認到,介面不能一直扮演品牌手機代工廠下的供應商,而是應該直接打入品牌廠供應鏈,甚至爭取與品牌廠共同研發設計,以期掌握到第一手情報。其次,○八年那次經驗,也使介面在日本供應商心目中地位大幅提升。今年導電玻璃雖然大缺貨,但介面料源不但供應穩定,所獲得的價格還較同業優惠。
 
創立介面九年後,葉裕洲面對手機、乃至平板電腦、筆記型電腦甚至是電視全面觸控化時代的來臨,躍躍欲試站在這股觸控大趨勢的浪頭上。他的創業故事證明,科技新貴決不只是年輕人的特有權利。
 
◆葉裕洲
出生:1952年
現職:介面光電董事長暨執行長
學歷:成大工程科學系、廣島大學工學碩士
經歷:東芝集團系長、住金物產副部長
 
◆苦撐待變4年後,介面光電熬出頭
—— 從1年賺62萬元到賺1.64億元,獲利成長265倍 單位:新台幣

 2005年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2009年
 營收(億元) 7.25 11.30 21.10 21.30 37.80
 稅後純益 62萬元 7074萬元 3.36億元 -2.83億元 1.64億元
 每股稅後純益(元) 0.01 3.28 9.99 -5.52 2.53
 
資料來源:介面年報 

延伸閱讀

〈華為新品發表〉花粉快看!華為 P30 Pro 能拍月亮、銀河和極光 自豪超越蘋果、三星

2019-03-27

貿易戰增溫!中國宣布對FedEx展開調查

2019-06-03

該不該參加除權息?股利課稅怎麼選最省?存股族必知2問題

2019-06-21

「我們都是民主國家,能互相理解」 索羅門學生:台灣人熱情好客,我們不想去共產中國讀書!

2019-09-06

購買音響、烤箱「大型家用品」 托運「貨物」2萬內免稅!

2019-10-1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