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夏普長期融資生變 三大難關如何過?

夏普長期融資生變 三大難關如何過?
夏普社長奧田隆司宣布多項改革措施,但還無法解除公司危機。

前野裕香

金融

Top Photo

824期

2012-10-04 15:03

夏普九月向銀行提出了「具體改革計畫」,內容包括裁員、出售海外電視工廠等,但是夏普未允諾本年度將轉虧為盈,因此不易得到金融機構的長期融資,危機尚未完全解除。

九月二十四日,夏普向銀行提出「具體改革計畫」,該公司已在八月實施改善經營的策略,包括刪減約兩千名人力(含申請退休者在內)、縮小太陽能發電事業的規模,以及出售海外電視工廠等。但對於持續提供融資感到不安的兩家主要往來銀行(瑞穗實業銀行與三菱東京UFJ銀行),仍催促夏普提出進一步的改革方案。

自八月十日起一個月間,有企管顧問公司對夏普進行了實地查核。相關人士表示,「他們在八月的改革方案中,又加入了具體的數字目標:『假如順利把海外的三家電視工廠(墨西哥、中國、馬來西亞)出售給合作的鴻海精密工業,最多可以刪減一萬一千名人力。』」

夏普也研擬出售二○一○年以約三億美元收購的美國太陽能發電業者再生能源公司(Recurrent Energy),以及以東芝股票為首的多種持股。

 

並未承諾本年度轉虧為盈


一些業界人士的看法是,「姑且不談墨西哥與中國工廠,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對於馬來西亞工廠興趣缺缺」、「出資一事原本就和鴻海談得不順利了,雙方高層自三月之後就沒會談過,現在若另外先談賣工廠的事,似乎也滿奇怪的。」

夏普就在這樣的質疑聲浪中,與兩家主力銀行擬出了具體改革計畫。在九月的最後一個星期,該公司也向四家人壽公司、理索納(Resona)銀行以及地方銀行等所有往來的金融機構,提出了具體改革計畫,希望能夠協商提供融資。

兩家主要往來銀行在九月底決定,以一三年六月底為期,提供一千八百億日圓的融資(包括八月底已提供的一千五百億日圓在內),也另行設定了一千八百億日圓的融資額度,本期已追加了三千六百億日圓的融資。

過去夏普曾以發行商業票據(CP)作為短期的籌資手段,但信評等級下跌,七月以來幾乎沒有再發行。六月底時,商業票據的餘額約三千六百億日圓,到了九月已減少到約二千億日圓。

取代CP成為資金籌措來源的,是兩家主力銀行提供的貸款,用來補CP減少的部分。即使如此,如果考量到未來CP的到期清償,以及公司的營運資金,某金融圈人士認為,「再這樣下去,算起來年底前可能會短缺近兩千億日圓。」

提出具體改革計畫後,夏普取得巨額追加融資。不過,某信評分析師指出,「具體改革計畫只是一幅『美麗的畫』,並未具體承諾實現銀行方面要求的『一二年度下半年起要轉虧為盈』。」

 

恐面臨中國市場抵制日貨


一連串的融資,只不過是會計年度結束前,未來六個月間度過難關用的必要資金而已,而且還定位為「過渡性融資」。

明年九月,夏普還有一個難關是,要償還兩千億日圓的附認股權公司債,夏普自然希望能早點轉為長期貸款。但主要往來銀行的人士斷言道,「目前尚無法長期貸款給夏普。假如下半年會計年度的收益改善有著落,判斷的時點就在期末。不然,就是看鴻海何時完成出資。」也就是說,除了具體改革計畫勢在必行,還得盡快改善業績。

但現實相當殘酷。尤其是這一陣子,成為最大虧損原因的中小型液晶面板,以及液晶電視事業,成績都有可能低於預期。

占夏普營收過半的這兩項事業,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中小型液晶面板方面,龜山二廠原本主要生產iPad面板與任天堂的3DSLL面板,但是iPad生產線的部分卻意外停產(八月中起約一個月期間),九月的稼動率很低迷,只有三成左右。上月發售的iPhone 5用的面板是在龜山一廠生產,就算今後的稼動率急速拉高,「中小型液晶事業本年度想轉虧為盈,大概是無望了。」夏普相關人士表示。

相對的,液晶電視的主戰場北美,關鍵在於年底商戰,但之前率先推出的五十吋以上大螢幕電視,可以預期會遭到競爭對手的猛烈夾攻。就連原本期待能有成長的中國市場,也面臨抵制日貨的新風險。

這次提出的重建計畫當中,卻完全看不到足以為兩大事業注入強心針的「徹底」措施。
(譯者/江裕真)

 

夏普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鴻夏戀 郭台銘沒學的「大阪談判術」

2016-02-18

關鍵時刻為何等不到郭董?

2012-09-06

百年企業瀕臨崩解的三堂課

2012-09-06

夏普不可能拒絕郭台銘的金援!

2012-08-09

砸錢併購不手軟、花錢研發卻縮手 戴正吳的夏普改革之路還有多少挑戰?

202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