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太陽能超完美搶錢劇本

太陽能超完美搶錢劇本

林易萱、張弘昌

科技

630期

2013-07-17 16:35

過去三年,太陽能是股市中最熱門的題材,但是在火熱的背後,卻悄悄上演一齣超完美搶錢劇本。透過精心設計的劇本,巧妙炒熱股價,短短三年內,大股東獲利高達20倍,小散戶卻慘賠7成!太陽能面臨第一次泡沫,產業重新洗牌,未來將進入調整期,誰是下一波贏家?誰的競爭力最弱?2009年投資太陽能完全解析。

二○○九年一月十二日,新日光在證交所掛牌,成為這個年度第一檔上市的股票。強烈冷氣團來襲,溫度只有十度,而景氣就像戶外的空氣那麼寒冷;但是新日光還是頂著太陽能概念股之姿,要用陽光對抗寒流。

 

新日光是由台積電出身的團隊領軍,技術班底來自工研院,○五年成立後,一路穩定成長,興櫃股價曾高達一三○元。

 

○八年八月,新日光在新竹科學園區風光啟用新廠,董事長林坤禧意氣風發;從台積電資深副總退休的他,在太陽能產業開創事業第二春,新日光則被稱為太陽能界的台積電。

 

這顆明日之星,原本預計在○八年九月掛牌上市,一切看來是如此順遂。

 

沒想到,通過上市審議後,竟發生黑函攻擊,新日光為求審慎,將上市時間表往後延了一個月,而市場也就是在這一個月豬羊變色。金融風暴來得又急又猛,各大太陽能廠營收在一個月內腰斬,股價就像溜滑梯,許多檔類股跌破百元,太陽能失去熱度。

 

當新日光重新選在○九年一月掛牌,掛牌價僅剩二十元;所幸在低本益比的效應下,新日光掛牌首日大漲一○五%,收在四十一元,這樣的表現,多少讓經營團隊稍感安慰。

 

但,同樣是大陽能股,掛牌的時間不同,命運也大不同。同樣在○五年成立,卻趕在○七年就上市的太陽能電池廠昱晶,命運和新日光相比,有如天壤之別。昱晶不僅以超過二百元的高價掛牌,中間更一度成為太陽能股王。

 

能夠寫下這樣的紀錄,並非偶然。昱晶選在太陽能開始「缺料」以及「需求暴增」的時機點切入,結合各路人馬,一手四處募資、另一手大膽簽下長期合約以搶原料創造利多,讓每月營收節節攀升;加上油價不斷上漲的外在因素,終於把股價一路推上頂峰,在資本市場中成功寫出一部完美的劇本。

 

第一幕  以堅強的股東陣容創造氣勢

 

昱晶的原始股東陣容,包括前中油董事長郭進財、台塑化經理郭俊雄、熟悉媒體生態的前非凡電視台新聞總監洪玟琴、LED大廠億光董事長葉寅夫、台苯董事長張鍾潛等,現任中油董事長潘文炎家族,也是監察人兼大股東。

 

實力雄厚的股東群,不單讓昱晶甫成立就備受矚目,對於募資也非常有幫助。

 

昱晶第一任董事長郭俊雄曾經私下尋找熟悉產業的法人請益,並發下豪語,要直接挑戰太陽能供應鏈中難度最高的多晶矽材料和晶圓。這位法人當時就覺得,憑中油和台塑的背景,若真能切入這塊市場,前景絕對是一片光明。

 

不久後,昱晶就開始生產,但卻不是往上游進攻,而是選擇了競爭最激烈,且技術門檻不高、位於產業中游的太陽能電池。

 

憑著雄厚的股東陣容,昱晶在資本市場上募資幾乎是無往不利,截至○七年底,才成立兩年的昱晶就已經進行了兩次私募、三次現金增資,並由第一銀行等銀行先後參與了三次聯貸案,目前還計畫發行GDR。

 

第二幕  缺料時大膽簽長約保料營造利多

 

○五年成立的昱晶,恰好碰上太陽能大缺料,當時誰能搶到料源生產太陽能電池,誰就能賺錢,堪稱「有料最美、獲利相隨」。

 

○六年十月,昱晶與美國多晶矽原料大廠MEMC簽訂一紙金額高達新台幣一千億元、時間長達十年的供料合約;簽約時,昱晶的股本還不到十億元,對照一千億元的合約,是很懸殊的比率。

 

另外,合約中還明定,昱晶除必須提供一○%的股權給MEMC認購,更要付給MEMC類似「押金」性質的「保證金」,以確保昱晶會確實履行合約。

 

簽下這麼「大膽」的合約,震撼業界,但「搶料」結果奏效,有了穩定的料源,昱晶幾乎每個月都創下月營收新高的紀錄,於是在成立一年後登錄興櫃,股價一度衝上四○二元。

 

就在上市掛牌前半個月的○七年十一月,昱晶又放出消息,再度與MEMC簽訂新台幣二五○億元的供料增修合約。

 

在營收每月創新高,以及絕不缺料的題材加持下,昱晶以每股承銷價二二一元上市;當天股價最高來到四百元,擊敗茂迪、益通,進入產業短短兩年的菜鳥搖身一變成為太陽能新股王,聲勢到達頂點。

 

只是,昱晶掛牌時正逢次貸爆發,一掛牌股價就開始向下修正。雖然後來由於瑞士信貸給予「表現優於大盤」的投資評等,讓昱晶股價又站回三三○元;但隨後還是因全球股市不佳,股價再度下滑,○八年三月一度跌破承銷價二二一元。

 

不過,昱晶隨後在隔月,就舉辦了竹南一廠的落成典禮暨第一季法說會。

 

活動當天,昱晶安排了兩輛大型遊覽車,將所有的法人和媒體,都大陣仗地載往竹南,湧進的兩百多人簡直要把會場擠爆了。

 

昱晶先是進行簡報,公布○八年第一季稅前盈利四.六億元,直逼○七年全年總和。接著董事長郭進財又表示,看好二○一五年太陽能發電成本將低於傳統發電,市場商機大爆發;因此在二○一五年以前,昱晶將以「一年蓋一座廠」為目標,並且還宣示要在○九年就要成為全球前五大太陽能電池廠。

 

前景描繪得無比美麗,讓市場信心大增。接著,昱晶就開始上演法說行情,搭配五二○一波大盤起漲,昱晶股價在○八年五月再度拉高到三五○元高價。

 

據了解,上一波高點沒順利出脫的法人,包括外資如美林證券等,多半在這波拉抬中賣掉持股,賺進了不少銀子。

 

第三幕  尋求法人支持  力保股價活絡

 

在昱晶上市前後,關於該公司積極尋求法人支持,力保漂亮股價的傳言就沒有停過。先是發生投信換單事件,還有市場老手指出,有人在昱晶上市前打著公司名義,和國內某中小型保險公司接觸,打算釋出一千多張籌碼,但要求保險公司在昱晶上市半年內不得出脫。

 

在這位老手眼中,這個舉動擺明是要「鎖單」,有利拉抬股價。最後,因為不知道對方是否真的代表昱晶,這家保險公司並未配合,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同樣也看過這個投資案的創投業者表示,當時昱晶成立約一年,就開始以每股兩百元對外募資。

 

「就算景氣真的很熱,喊出這種價錢,也實在有些誇張。」這位投資經理連自己都無法說服,也就沒有寫投資建議書給上級長官了。

 

熟悉昱晶股東結構的法人指出,昱晶的原始股東持股成本不到十元,技術團隊認股成本約三十元,市場金主則在五十元,對法人增資則有一百元至兩百元。

 

市場傳言,昱晶的主要投資者抓住掛牌後的熱潮,在集中市場大舉拋售持股;以昱晶上市後股價多次維持在三百元以上計算,成本較低的股東,獲利保守估計至少有二十倍以上。

 

根據○六年年報顯示,以明威資產管理公司代表人身分出任昱晶監察人的洪玟琴,當時持有張數為六百張,○七年十月底,在二百元左右價位申報轉讓五十八張;直到○八年七月,洪玟琴因公務繁忙辭去監察人,手上還有股票四四七.六張,每股市價同樣在二百元附近。如果洪玟琴離開後將股票全數出脫,則前後估算二年至少入帳一億元以上,羨煞其他媒體同業。

 

針對「鎖單」和「換單」的傳言,昱晶總經理廖國榮表示,「沒有這回事。」

 

廖國榮說,昱晶的資本額是由原始股東的資金組成,而營運所需的資本,初期也都是仰賴銀行聯貸,並沒有來自投信或壽險基金的錢。「也許有些董監事和熟識的法人聚餐時,會私下交換意見,但是公司從來沒有做過這些決議。」廖國榮強調,「昱晶沒有任何一位股東掌握絕對股權,所以誰也不能擅自代表公司去談這樣的條件。」

 

至於昱晶的主要投資人是否大舉拋售股票,廖國榮則回應,「每位股東各有他資金調度的安排,我們無法替個別股東回答。」

 

至於為什麼在公司掛牌後一年就辭任監察人,洪玟琴表示,她個人因為又另外投資了太陽能上游原料公司,若同時擔任昱晶監察人,恐怕會有競業禁止的問題,「而且我的公司不只會賣產品給昱晶,也會賣給其他人。」

 

為了避免日後發生任何交易糾紛,洪玟琴決定辭職,但她也強調,「現在還是昱晶的股東。」表示她並未完全出清持股。

 

觀察昱晶的股價走勢圖可以發現,在○八年五月第二波高點發生時,恰好是昱晶開放融資的時候。

 

一齣戲  兩樣情 投資太陽能  有贏家也有輸家

 

換句話說,當時有不少散戶是在昱晶股價高點時融資進場;當太陽能產業在○八年第四季大幅回檔,昱晶股價最低一度來到五十三元,散戶手中的股票價值僅剩當初投資時的七分之一。

 

而從目前籌碼結構來看,融資使用率已經高達六成,約二萬張股票,分別比三大法人的一萬九千張和董監的一萬六千張持股數還多;也就是說,籌碼多半已落到散戶手上,大股東安全下車,散戶套牢。短短三年,昱晶主演的太陽能狂熱戲碼,堪稱一齣超完美劇本。

 

回顧台灣發展太陽能的歷史,一九九九年茂迪首先投入,隨後益通也在二○○二年加入,他們先後寫下股價一千元上下的股王傳奇。

 

太陽能產業的崛起,也造就了一批在資本市場投資成功而大富大貴的贏家。

 

在券商服務多年的陳偉民(化名),○四年就發現茂迪,在七、八十元時開始分批進場。

 

為了怕短線進出錯過飆股,他非常留意茂迪每月的營收變化,發現每個月都成長;所以儘管茂迪股價曾來回擺盪,他都不為所動,一直到八百多元才全部賣掉,狠狠賺了十倍,換算獲利超過二億元。他用這筆錢買下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旁的「勤美璞真」豪宅,正式躋身富人生活圈。

 

另一位主力林保田,專科畢業,原是富邦證券營業員。

 

當時林保田將每個月領到的三、四萬元薪水全部投入股市,選股時重視基本面分析,對茂迪這檔股票著墨甚深。

 

林保田在茂迪股價一百多元時就介入,個人名義持有的茂迪股票一度高達一千四百多張,讓茂迪前董事長鄭福田一度誤以為是來搶經營權的。

 

靠著投資茂迪,林保田在○六年花了二億元買下「帝寶」豪宅,從營業員變成新興主力的故事,至今讓人津津樂道。

 

有人大賺一票,但還是有人在太陽能投資上白忙一場。

 

一位在股市打滾三十多年的林姓大戶,○五年時開始買進茂迪,三年來每股成本已不到二百元,持有張數超過一千張。這之間茂迪股價曾飆到九八五元天價,但他堅守長線投資理念沒有賣。

 

沒想到,金融風暴席捲全球,也讓茂迪股價劇烈修正,林姓大戶眼看長線持股的股票竟然跌回成本,馬上出清持股,近億元獲利變成紙上富貴,他也只能安慰自己避開接下來十餘根跌停的惡夢。

 

相較於林姓大戶小賠出場,廣運轉投資的太極能源運氣就沒這麼好。

 

風光不到一個月 進入市場時間不同  命運也相異

 

○八年七月,太極和MEMC簽下和昱晶如出一轍的合約,八月位在中壢的新廠風光啟用、九月開始供料後馬上生產;沒想到,十月就發生金融風暴。

 

太極能源董事長謝清福說,「這個產業的技術門檻不高,利潤又好;我們當時算一算,廣運只需要七億元就可以投入,我們身邊還有錢啊,而且看好產業至少還可以賺個三年。」

 

沒想到,太極的營收只衝了一個多月,金融風暴讓需求急凍、出貨量銳減。最糟的是,矽原料從原本的供不應求,變成供過於求;太極和MEMC在缺料時簽約的價格,比目前現貨市場還高。

 

龐大的成本壓力逼得太極不得不出面和MEMC重新協商,否則這紙合約的效期長達十年,未來十年如果都照原先的合約價格進貨,太極根本無法承受。

 

原本想賺更高毛利的錢,終究還是賺不到,做LCD設備起家的謝清福自我解嘲地說,「我們就是做苦工的命。」不過困難中他還是保持樂觀,「船到橋頭自然直,日子還是要過。」

 

狂飆後終歸平靜 太陽能產業將面臨第一次泡沫

 

美國《商業周刊》在○九年一月的報導中指出,當太陽能創造了極大的獲利,「市場就開始發揮效應了。」高利潤就像一塊吸力極大的磁鐵,吸引越來越多人投入「分一杯羹」,全球有超過五十家的新公司在短短二年內加入戰局,產能不斷成長,泡沫越吹越大。

 

未料,突如其來的金融風暴,使得銀行緊縮放款,下游的太陽能發電系統廠,被銀行要求,自有資金的比率要提高到四○%;才願意放款,這對過去幾乎都是以借錢蓋廠的系統廠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借不到錢,索性不蓋廠,做好的電池和模組瞬間沒了去處,眼看景氣一天比一天冷,負債比率相對偏高的太陽能電池廠,為了變現,開始用極低的價格拋售產品;這讓原本毛利就極低的模組廠受不了打擊,在中國的三百多家模組廠中,已經倒閉了二百五十家以上。

 

而高盛證券在○八年十月中旬發表的報告就指出,到了○九年全球太陽能需求約六GW(十億瓦),但是產能卻高達八GW;供應端過度的擴張加上需求端瞬間急凍,供過於求終於發生,太陽能產業也面臨了第一次的泡沫。

 

別了  高毛利時代 危機  讓市場回歸基本面

 

受到金融風暴的影響,USB(瑞銀)的報告指出,○七年成長超過五○%、○八年也成長四○%的太陽能產業,○九年的成長率可能只剩下一五%。

 

而且,由於市場價格崩跌,工研院太陽光電中心主任藍崇文表示,太陽能電池的跌價雖然將有助於產品的大量化、普及化,但也代表,過去「高毛利的時代不會再回來了。」這個結論,幾乎是業界一致的共識。

 

受到外資報告和大環境不佳的衝擊,本來相對大盤比較抗跌的太陽能族群,從○八年第四季開始賣壓瘋狂出籠,法人幾乎不計代價拋售手中持股。

 

這波下殺,讓龍頭公司茂迪甚至在失守一五○元後出現近二十支跌停板,直到五十元附近才稍稍回穩。

 

至於昱晶,則從一八○元一直殺到五十三元,益通、中美晶和合晶,也同樣無法倖免於難。

 

事實上,太陽能電池原本就應該是一件商品,「普遍化、低價化」是必然的發展,金融風暴只是提前讓這個結果發生,也迫使企業必須回歸基本面。

 

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就認為,未來太陽能廠的「成本控制、製程能力、轉換率和技術能力」將是關鍵。

 

茂迪董事長左元淮也強調,只是從國外進口整廠輸入(turnkey)的設備,直接購買晶圓就能生產,然後獲利的模式,會越來越行不通。當市場已經從賣方轉向買方,品質不夠好、轉換效率不夠高的產品,就毫無競爭力,遭到淘汰的機會也將大幅提高。

 

業界預估,○九年第一季將會是關鍵,如果市場過了第一季都無起色,左元淮認為,產業發生洗牌的時間可能會落在第三季。

 

長期研究產業的保德信基金經理人葉獻文也表示,經過淘汰賽後,「接下來就是大者恆大,不會有二、三線的小廠,如此才能真正降低成本,達到規模經濟。」

 

藍崇文認為,「如果沒有金融風暴,台灣大概沒機會了。」中國過去占全世界太陽能發電量的四分之一,產能比台灣龐大許多,加上中國太陽能廠多在海外掛牌,全球籌資讓他們的子彈飽滿,更加快了擴充的腳步。

 

在金融風暴襲擊下,過度擴張反而讓中國現在的情況比台灣更糟糕,「台灣應該趁此機會重新起跑。」危機就是轉機,替代能源是不變的長線趨勢,只要撐過風暴,在短暫的日蝕後,太陽依舊會重現。

 

不過,只要市場再吹起新的泡沫,相信未來仍會不斷上演類似昱晶的超完美劇本,投資大眾還是得睜大眼睛,千萬不要被神話所迷惑!

 

■​對於太陽能產業 政府應該……
半導體和面板,過去是政府主導「兩兆雙星」計畫的重點產業;諷刺的是,他們卻是這波金融風暴受創最深、最需要被紓困的產業。有產業分析師認為,太陽能發生供過於求的泡沫後,接下來就會重蹈半導體和面板的覆轍。

 

行政院在2008年底宣布,將全力培植能源、通訊及生技等成為新兆元產業,但是政府該怎麼做,才能避免讓太陽能變成「DRAM」、「LCD」兩兆風暴後的下一個災害?

 

工研院太陽光電中心主任藍崇文認為,越是景氣低迷,政府越應該加碼投資研發,在市場熱絡的時候,企業為了先取得商機,往往不願意花時間研發,而是去買現成的技術,「現在有閒置的產能和人力,反而有空間和時間可以投入新技術研發」。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也指出,台灣已有扎實的半導體製程經驗,政府若要扶植這個產業,就應該在這個基礎上鼓勵產業做技術創新。

 

另一方面,茂迪董事長左元淮則呼籲,政府應該盡快通過「再生能源法案」,要促使太陽能普及化,政府應該是使用「拉力」而非「推力」,透過政策的制定拉動市場前進;更重要的是,「這對國家形象是有正面幫助的」。若台灣也能鼓勵民眾使用太陽能,而不是一味地把產品外銷,也才算真正落實「節能減碳」。

(林易萱)

 

■大膽搶料預付資金高達87億元 昱晶長期料源合約  預付款及保證金明細

合約料源廠 合約期間  已付金額(億元)
Deutsche Solar AG 2009/01/01~2019/12/31 8.3
MEMC 2007/08/1~2017/07/31 36
透過全誼投資公司與江西塞維  簽訂購料合約 2008年第二季~2009年第四季 19
ReneSola 2008/07/01~2014/06/30  9.9
NEXOLON Co., Ltd  2008/06/11~2014/12/31 7.9
REC 2009下半年~2015/12/31  尚未支付*
旭晶能源科技 2009/01/01~2016/12/31 6.7

*與REC合約總金額為6億美元,目前尚未有預付款支出
製表:林易萱              

資料來源:昱晶2008年第三季母公司財報

 

■昱晶董監事和大股東申報轉讓情形

申報人 身分 

申報

日期 

原持有

張數

申報

張數 

申報時

股價(元)

郭俊雄 董事  2008/07/10 2661 200  193.5

明威資產管理

(代表人:洪玟琴)

監察人 2008/05/27  435 150  235.5
王綺明 經理人配偶 2008/02/15  473  150 202
郭俊雄 董事 2007/10/30 2100  54 202

仲威投資

(代表人:張宏賓)

董事 2007/10/30 2600   11 202

偉任投資

(代表人:王雪映)

監察人 2007/10/30 480 13 202

明威資產管理

(代表人:洪玟琴)

監察人 2007/10/30 600 58  202

資料來源:精業

製表:張弘昌

 

■技術要求低的產業中游 聚集多數廠商——快速了解太陽能的生產流程與台灣廠商分布

  上游 中游 下游
產品 多晶矽材料(Poly Silicon) 晶圓(Wafer) 太陽能電池(Solar Cell)  電池模組(Module) 系統、零組件
生產流程 由矽砂原料中經過純化冶鍊出太陽級矽 將多晶矽材料加工為晶圓片 將晶圓片透過清洗、蝕刻、鍍膜、網印和燒結等製程,做成太陽能電池片 把太陽能電池片組裝成一塊太陽能板 結合轉換器、連接器等零組件,把太陽能板製作成發電設備
生產廠商 茂迪(轉投資AE)、榮化、台聚、台塑 中美晶、合晶、綠能 茂迪、益通、昱晶、新日光、旺能、茂矽、昇陽科、太極(廣運轉投資) 頂晶科 台達電、飛瑞、崇越電

 

更新一代的完美劇本
薄膜太陽能電池(Thin Film)
製程原理類似面板,而不是以「矽」作為材料
生產廠商
聯相(聯電轉投資)、綠能、宇通(光寶、益通合資)、富陽光電(中環轉投資)

 

■產業舵手看太陽能未來


宇通光能董事長
蔡進耀
比起道德勸說式的補助,更能創造大量太陽能需求的誘因,是把太陽能電池當成投資工具。由政府和電廠買回民間發的電,投資報酬率比很多金融商品都高。
 

中美晶董事長
盧明光
洗牌和整併將會是太陽能產業發展的趨勢,未來,成本控制、製程能力、轉換效率以及自有技術,將會是汰弱留強的關鍵。
 

新日光董事長
林坤禧
台積電成功的原因,就是因為把晶圓代工做到最好;台灣有扎實的半導體基礎,專注做太陽能電池,把技術提升到世界第一,是最有優勢的。
 

旺能董事長
梁榮昌
金融風暴讓產業回歸正常的遊戲規則,不是拿錢來玩錢,而是真正在技術力和管理力上競爭。能源產業需要長期發展,短線炒作只是暫時的。

延伸閱讀

太陽能龍頭廠商贏的關鍵

2009-01-15

選股 先看負債與現金流量

2009-01-15

不景氣成茂迪獨占鼇頭好時機

2009-01-15

供過於求嚴重 太陽能仍有一年打底期

2011-12-15

太陽能、智慧型手機族群成績不俗

2010-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