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零產值 專利蟑螂吸金2.1億的秘密

有物報告

科技線上

2013-07-22 17:49

動作片可以沒有好人,但不能沒有壞人;壞人的邪惡程度決定了電影的精采程度。這十多年來專利訴訟故事如此引人入勝,吸引越來越多人投入、書寫,很大一部分歸功於一個強大反派角色的興起 — 專利蟑螂(patent troll )。

動作片可以沒有好人,但不能沒有壞人;壞人的邪惡程度決定了電影的精采程度。這十多年來專利訴訟故事如此引人入勝,吸引越來越多人投入、書寫,很大一部分歸功於一個強大反派角色的興起 — 專利蟑螂(patent troll )。

反派角色必須符合兩個條件:邪惡,以及強大。專利蟑螂也不例外。

 

邪惡的專利蟑螂吸取金錢

專利蟑螂就是手握專利但沒有實際製造、生產的公司,只以訴訟營利。他們拿專利控告各大科技公司,例如蘋果、Google、Oracle、Cisco 等;也控告非科技公司,包括咖啡店、辦公室、電影院、量販店、書店、甚至是 App 程式設計師等。反正只要他們認為你的產品侵犯了他們的專利,不論是 Wifi 專利(咖啡店)、電子條碼專利(量販店)、寄送圖像檔專利(App 設計師)或是更無謂、無足輕重的專利,他們都會告。

重點是:他們圖的並不是勝訴,而是和解金(settlement)。他們真正的靠山並不是專利本身很先進、很有價值,而是專利訴訟很貴。一件專利訴訟案打到底要花上1~5百萬美金,所以和解金只要少於這個價錢,就有市場。

這是一門依賴統計的生意。假設專利蟑螂用一件專利告30家公司,其中5家頑抗,25家同意和解。假設每一家和解金$50萬美金。那麼專利蟑螂就進帳1千2百萬,支出5百萬,賺7百萬。

事實上專利蟑螂不會真的支出5百萬:一來它可以隨時撤告,中止成本;二來專利蟑螂準備5件訴訟的成本是共享的,因為是同一個專利。

將上述的數字規模化,比如說用10個專利,控告300家公司*,那麼收入就來到7千萬美金,約21億台幣。在這過程之中,專利蟑螂不需要生產任何產品,投資任何研發,也不需要行銷、庫存、管理,當然更沒有為科技做出任何貢獻,純粹是將金錢吸至手中。

而這21億台幣,最終必然轉嫁到消費者手上。怪不得專利蟑螂的形象非常邪惡。

*據統計,去年美國共有4000件專利訴訟。

強大的專利蟑螂:Erich Spangenberg

但專利蟑螂強大嗎?這兩天紐約時報專題報導了著名的專利蟑螂 Erich Spangenberg。據稱他年收入2,500萬美金,擁有豪宅、16台名車包括6台藍寶堅尼,出入搭私人飛機等。有一次他在 Christie’s 的拍賣會上標到太多名酒,還得用大貨櫃車載到他家




Erich Spangenberg。圖片來源:Dallas Observer


Spangenberg 算是這幾年專利蟑螂界的看板人物,可說是專利蟑螂的「大頭目」。他名下有超過250家空殼公司,各命名為 Orion IP、Plutus IP、Taurus IP、Gemini IP 等等(星座的名字)。通常由他和購來的專利的發明人為共同合夥人。再由這些公司委任 Spangenberg 的律師公司 IP Nav 控告。賺到的和解金或賠償金由發明人與 IP Nav 拆帳。

例如,假設我手中有一組「讓冰淇淋不會融化」的專利。那麼 Spangenberg 可能就設立一家公司叫做 Ice Cream IP,由我和他當合夥人。這公司裡面除了專利之外沒有任何資產,以免被反告。當我們去控告冰淇淋公司時,我不但可以選擇在 Spangenberg 的主場德州法院提告,而且可以振振有詞的對陪審團說:「幫幫我,我是又小又可憐的發明人,這是我的專利,我的公司。」

陪審團不知道的是,這些專利可能都不是在德州研發的;而且一半以上的收益都將落入 Spangenberg 的口袋。


專利蟑螂變身創投

紐約時報寫了另一段 Erich Spangenberg 的故事,更為精采,描述他如何「拯救」一個瀕臨破產的公司。

有一位芝加哥的創業家 Peter Braxton,寫了一個 App 叫做 Jump Rope,主要是讓排隊的人可以付一點錢,就能移到隊伍的前面。他募了25萬美金來發展這個 App。




Jump Rope。圖片來源:jumprope


這個 App 在2011年11月上線。第二個月就被一家芝加哥的專利蟑螂(不是 Spangenberg)告。

經過兩年的抵抗,Braxton 贏了地方法院的官司,卻已經無力抵抗對方的上訴以及第二次專利訴訟。他說:「我的銀行帳戶的數字回到我15歲時的水位,基本上算破產了。」他慘到甚至考慮回空軍做志願役,即便他已經參加過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當然 App 的事業更是鏡花水月。

這時,「大頭目」Erich Spangenberg 翩然出現。他研究了 Jump Rope 的狀況,很高興。於是他跟 Braxton 談判,說他願意負責解決 Braxton 所有的法律問題,換取等值於$50萬美金的股權。對 Braxton 來說這猶如久旱逢甘霖。

Spangenberg 此舉並不是在做慈善事業;他是在一家公司最慘的時候,出手獲得最好的投資條件。根據他估計,他只要花$10萬美金就能解決 Braxton 碰到的法律問題,而且他已經找好買家 — 創投 Citadel — 高價接手 Jump Rope 的股權了。換句話說,Spangenberg 此時轉型成「救火隊」型的創投,專門撿危及存亡的創業公司,再轉手賣出。

那麼 Spangenberg 怎麼幫 Braxton 解決他的法律問題呢?這是故事最精采的地方。Spangenberg 派了一位手下 Billy Carter 去芝加哥和 Braxton 談,談完了兩人去酒吧喝酒慶祝。在酒吧時,兩人意外碰到控告 Braxton 的專利蟑螂(不是 Spangenberg)的老闆。這時 Carter 禮貌性的請了對方所有人一輪酒。

可是,當對方發現 Carter 是被派來協助 Braxton 對付他們的時候,氣氛當然急轉直下。對方對 Braxton 威脅恐嚇,不在話下。

這時 Carter,也就是 Spangenberg 的手下,說:

「你將跟 Braxton 為你說過和做過的事情道歉,然後跪在地上乞求我讓你保有工作,不然這件事就沒完。」

“that before this is over you’ll have to apologize to Peter for the things you’ve said and done to him in the past, and you’re going to have to get down on your hands and knees and beg me for your job.”

這是終極的專利蟑螂:恐嚇、狠話,帶有黑幫風範的街頭律師風格。這就是反派角色該有的樣子:有錢、囂張、趁虛而入、無所不用其極。


正派人士的集結 — 待續

當然,專利蟑螂並不覺得自己是蟑螂。他們寧願被稱之為「專利主張事業」(Patent Asserting Entity,PAE)。如此聽起來跟大學、研究機構比較類似,因為這些機構也是擁有專利,但不事生產。

專利蟑螂也自認有正面經濟價值。他們認為搜購零碎的專利,組合起來攻擊大公司,換取大的利潤能夠幫助專利價值流通(liquid)。有點類似銀行家購買垃圾債券(junk bond),組合再分拆銷售,有助於讓更多小公司發債募資。或者可以比擬為搜購畸零地的房地產商,能夠幫助其他畸零地的擁有者更能銷售手中的地產。

有些專利蟑螂甚至覺得自己像俠盜羅賓漢,幫助小蝦米發明人對抗大公司,劫富濟貧啊!上述的 Spangenberg 顯然就相信他救了 Jump Rope,只是很諷刺的是 Jump Rope 的危機正是另一個專利蟑螂造成的。

當然,陰影有五十道深淺不同,專利蟑螂也有不同「蟑螂」的程度。有像 InterDigital 這種由正統科技公司轉型,大部分是告蘋果、三星、華為等大公司的「專利主張事業」;也有最底層,連小小的咖啡店都告的專利蟑螂。

反派如此強大,造成如此大的傷亡,於是有許多「正派人士」集結,希望透過修法與執行面,縮小專利蟑螂的威脅。例如美國白宮昨天宣布的5項行政命令便完完全全的針對專利蟑螂。

但通常動作片中,反派欺負正派的橋段總是最讓人秉住呼吸,等到正派要反敗為勝的時候反而都有點乏味,彷彿是天註定非贏不可。現實生活中,反派可不一定會輸。這一篇就當作「特種部隊:眼鏡蛇的崛起」,只談反派的崛起吧。

 

「更多言之有物的人與事,在有物報告。」


封面圖片:Sandor Weisz,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第3批武漢包機今晚抵台 陳時中:若這次順利「回家的路就不會那麼遠」

2020-03-29

台積電16日法說會前夕 陸行之提5大重點分析

2020-04-15

三倍券簡訊詐騙...千萬別點網址! 蘇貞昌:只有這兩組通知號碼是真的

2020-07-08

北車大廳「微笑亮相」! 台鐵:未來將新增座椅、恢復場地租借

20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