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生技教父林榮錦為何陷入掏空風暴?

周品均、林宏文

科技線上

943期

2015-01-15 12:29

與潤泰集團尹衍樑、永豐餘集團何壽川並稱台灣生技業三大巨頭的東洋前董事長林榮錦,日前遭檢調搜索、偵訊、最後限制出境;這位曾經意氣風發、引領風騷的「生技業艾科卡」,能不能安然度過這場掏空風暴?

一月七日傍晚,電視跑馬燈出現「東洋藥品前董事長林榮錦的公司與住家遭搜索」,震撼整個生技業。當天下午,台北地檢署軍分多路,前往林榮錦旗下的晟德、玉晟和宜諾法公司以及他的住家進行搜索,並將林榮錦帶回偵訊。

檢調單位之所以這麼大動作搜查,就是因為林榮錦目前還擔任董事的東洋對他提起背信罪、加重背信罪的刑事告訴,控告他在擔任董事長任內,涉嫌將東洋的乳癌、卵巢癌等多種新藥專利技術,以無償授權的方式轉給瑞士商 Inopha AG公司,導致東洋可能產生近四億元損失。

林榮錦素有「台灣生技業艾科卡」之稱,這幾年來,他名下的東洋集團與晟德集團市值不斷快速成長,如今已達三五七億元,幾乎可擁生技產業半邊天,他與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更被外界稱之為「生技業三巨頭」;因此,當林榮錦被搜索、偵訊、最後被限制出境的消息一傳出,對生技業的震驚可想而知。

 

林榮錦掏空案

▲點擊圖片放大


匪夷所思 專利竟無償授權


根據了解,這次東洋早在二○一四年十一月,就決定向這位「前老董、現任董事」正式提出控告。故事要從瑞士商 Inopha AG公司和林榮錦之間的特殊關係說起。

知情人士透露,這家讓東洋無償授權的瑞士商 Inopha AG公司,僅是一家資本額十萬瑞士法郎〈折合新台幣約三百萬元〉的小公司,既缺乏生產技術也沒有研發人員,幾乎可說是「一人公司」;但有趣的是, Inopha AG目前在台灣,倒是設有一家百分百轉投資的「宜諾法國際醫藥公司」的子公司。

進一步攤開這家「宜諾法」的公司資料,掛名負責人的歐德甯(Denis Opitz),是林榮錦擔任東洋董事長時期的重要員工,不僅是東洋公司在歐洲的代表,後來又轉任東洋的顧問;而另一位董事唐清玉則曾經是林榮錦的祕書,與林榮錦的關係不言可喻。這兩位「林榮錦人馬」出現在Inopha AG的子公司宜諾法的董事名單中,實在啟人疑竇。

而奇特的是,更早之前,這家宜諾法公司,其實是林榮錦名下晟德公司的孫公司,後來晟德才把宜諾法賣給了Inopha公司,而當時宜諾法的董事長王素琦,剛好就是這次除了林榮錦之外,被檢調以被告身分偵訊的晟德員工。

對此,晟德發言人林秀月解釋,宜諾法曾為晟德的孫公司,但從來沒有持有Inopha AG任何股份,她強調,目前晟德與宜諾法公司並無任何關係。

林榮錦與Inopha AG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多重關係,讓外界對「東洋無償授權藥品專利給Inopha」的動作,更是留下想像空間。究竟林榮錦為何要把東洋的藥品專利送給這家和林榮錦個人關係深遠的公司,應該是林榮錦未來要向檢調說明清楚的關鍵之處。


折損四億 東洋舉發前老董


這件掏空與背信案疑雲讓生技業再掀波瀾,檢調進行搜索的隔天,東洋、晟德開盤後紛紛打入跌停,晟德更是一連兩天股價都以跌停收場,雖然一月十二日早盤的大單敲開晟德的跌停,但以十三日收盤價九十二.九元計算,晟德短短四個交易日,股價就跌掉一一%。

時間回溯至一四年六月,東洋董事改選毫無預警地更換當時擔任董事長的林榮錦,而改推蕭英鈞擔任董事長。當時林榮錦的倉卒下台,就有業內人士直言,其中必有內情,一四年的東洋董事會改選結果,其實已為這次檢調大動作搜索約談埋下伏筆。

事實上,根據熟悉東洋內部運作人士指出,蕭英鈞上任後沒多久,就多次找上林榮錦商談,希望能夠在不循法律途徑的情況下,以和平的方式,請林榮錦將涉及損害東洋利益的四億元歸還給東洋;然而,林榮錦沒有答應,雙方談判破局,最後東洋選擇舉發昔日董事長林榮錦,演變成今日局面。

回顧林榮錦成為台灣生技業傳奇人物的過程,他人生中最關鍵的就是一九九四年。那一年東洋已虧損連連,當時久裕企業創辦人張天德邀請林榮錦與蕭英鈞入主東洋,將東洋從一家瀕臨倒閉的老公司,改造為台灣生技業不能或缺的要角,此役也奠定他在生技業的地位。那一年他才三十九歲,決定接手東洋,改變了他的一生。

入主東洋之後,林榮錦著手整頓,並且做出關鍵的決定,他帶著東洋跨入製藥的領域,還讓這間虧損連連的老字號扭轉頹勢。攤開○一年東洋掛牌上櫃的財報,東洋每股盈餘從二○○○年的一.四八元大幅跳增至三.六三元,○二年又大幅成長至五.八四元,○二年東洋股價甚至一度來到九十九元,爾後的十年,隨著台灣生技業迎來一波投資熱潮,東洋的股價甚至在一一年一度創高至一七八元,市值最高曾達到二七七億元,當時林榮錦意氣風發,沒有人懷疑他是台灣生技業一方之霸的角色。

 

東洋

▲點擊圖片放大


接手晟德 與股東漸行漸遠


事實上,林榮錦靠著讓東洋生產學名藥打下穩固基礎後,他也開始擘畫版圖擴張策略,目標從學名藥再往高階學名藥切入,同時,林榮錦也不想錯過任何一次「拯救」生技公司的機會。特別是在九八年,當時同樣面臨生存難關的水劑藥廠晟德也找上林榮錦,希望他能讓企業起死回生。

據了解,成功改造東洋的林榮錦,對於接手晟德抱有很高意願,相較之下,東洋另一大股東、也是現任東洋董事長蕭英鈞的個性穩重,他更看重企業長期的穩健經營,同時也希望東洋專注本業,最後東洋董事會決定不投資晟德,由林榮錦自己另找資金接手,這個差異點,從此也成為林榮錦與東洋股東間漸行漸遠的分歧點。

拆解晟德的股東結構,林榮錦個人目前持股僅占一.○七%,若將林榮錦妻子歐麗珠掌管的儷榮科技、未里生物科技、佳軒科技、女兒林佳陵的晟德持股都算進去,林榮錦約持有一六%的股權,而外界傳言,林榮錦在晟德的實際持股高達三成,牢牢掌控晟德主導權,業界也常把晟德稱作「林榮錦的小金庫」。

相較之下,林榮錦在東洋的股權卻低得多,僅一二%,因此長期以來,林榮錦如何在兩個持股有明顯落差的集團之間,做出「合理的資源分配」,一直是外界關注焦點。

例如如今表現良好的新藥研發公司智擎,就有業內人士指出,智擎在一一年登錄興櫃前的最後一次增資,林榮錦就透過運作,讓原始股東之一的東洋沒有在那次增資中認足股數,反而是自己旗下的公司積極參與認股。觀察東洋○九年至一一年的年報顯示,東洋的智擎持股比重年年下滑,從一一年的持股數計算,當年智擎增資,東洋就少認約二六○○張的智擎股票,以智擎目前二七一元的股價對照當時的現增價格十五元,東洋損失可能超過六億元。對此,東洋發言體系,低調表示不予置評。

一位創投界人士說,早期生技股乏人問津,許多人根本不敢投資生技股,林榮錦主導的公司中,有很多次都是原始股東不想認股,只好找特定人認購增資,這應該算是董事長合法的權限。而且林榮錦最厲害的地方是,他可以很快地就找到大筆資金來投資,在期限內讓增資案順利完成,這也是為何許多團隊都想找他的原因。

 

林錦榮

林榮錦(中)7日遭檢調約談帶回,震驚業界。(圖片來源:UDN.COM)

 

蕭英

蕭英鈞為林榮錦昔日同窗,如今卻對簿公堂,大概是兩人始料未及。(攝影/潘重安)


疑用資源 培養旗下公司


不過,這位熟悉內情的人士也說,最近兩、三年生技股大漲後,許多好案子確實大家搶著要,例如一四年十二月剛剛掛興櫃就大漲三倍的益安,主要股東只有三個,分別是林榮錦的晟德、永豐餘的上智創投以及益安總經理張有德,「可能因為大家都認不到股票,才對林榮錦很有意見。」

其實,早期東洋還在林榮錦主導的時期,運用東洋的資源,培養所謂「泛林榮錦集團」旗下公司的作法,業界早有耳聞。林榮錦自己也不諱言,過去每個月他會舉行泛東洋集團的會議,召集晟德、智擎、永昕等團隊一起腦力激盪,此外,也會請東洋的行銷、業務、專利等團隊,幫泛東洋集團內的員工上課。

這樣的作法,看在東洋其他大股東眼裡,當然另有解讀。其實,包括晟德、永昕、得榮等公司,多屬於林榮錦以及晟德主導的轉投資,東洋都沒有持股,哪來的資源分享之說?

《今周刊》記者嘗試透過東洋副董曾天賜與晟德發言人林秀月向林榮錦進行查證,迄截稿前未獲得正面回應。

熟悉林榮錦的人,都知道他有過人的精力,以及快速精準的決策眼光,而且他的個性大而化之,說話直白露骨,永遠是白襯衫配西裝褲,吃飯時希哩呼嚕就吃完,看起來也不是一個重享受的人。此次他陷入掏空與背信的指控,恐怕是他這輩子最大危機,而且,由於牽連到的公司既多又廣,這將是國內生技業繼基亞事件後,又一個嚴格的壓力測試。

 

東洋與晟德股價



林榮錦
出生:1954年
現職:晟德董事長
學歷:政大企管所、北醫藥學系
經歷:東洋董事長、必治妥業務、東杏藥品總經理

延伸閱讀

【2020投票懶人包】投票通知單不見了,怎麼辦?這網站一秒找出你的投票所位置

2020-01-10

武漢肺炎》中國確診直逼六千例、台灣維持8例、國際間泰國確診最多

2020-01-29

武漢肺炎》台灣新增1例個案為武漢返國台商,目前共11例確診

2020-02-04

今午後將變天各地有雨 下周低溫只剩9度

2020-02-1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