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野心大到目中無人 三星被自己打敗了

野心大到目中無人 三星被自己打敗了
能進入三星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但這些人才進入公司後,都成了工作機器,不敢發聲。

朱立熙

科技線上

達志

1035期

2016-10-20 16:51

此次Note7爆炸事件,引發韓國上下對三星企業文化的省思,尤其三星引以為傲的超高壓管理已走到極限,文化改造是李在鎔的當務之急。

編按:三星旗艦手機自爆,不僅燒掉大筆鈔票,更燒出韓國三星電子的品牌危機。《今周刊》邀請權威「韓國通」、知韓文化協會執行長朱立熙撰文,從企業文化的角度,深度解析這次Note7手機爆炸事件。

三年前,我曾經應邀去台灣三星電子演講,那時剛好是三星「寫手門事件」被公平會裁罰一千萬元的時候(當天,我勸台灣負責人不要再提上訴,就認罪受罰讓事件落幕)。

在演講中,我比較了台韓「民族性」的差異:韓國是個一元化的社會,台灣則是價值多元的社會;台灣社會人與人之間比較平等,韓國社會則是階級與尊卑意識強烈……。

講到這裡,全場約一五○名台籍員工哄堂大笑,當時我大約猜出問題所在了。

演講後的午宴上,我私下告訴三星主管,你們千萬不要把韓國的管理文化帶到台灣來,台灣年輕世代不會吃你們那一套,當時韓國主管不置可否,我感覺他們應該是不以為然。他們一定認為,三星能夠成為全球獨霸的3C品牌,證明他們的管理模式與企業文化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並不需要改變、入境隨俗,或因地制宜。


後來,我從三星內部得到的訊息,台灣三星的台籍員工任職不到一年的離職率是二五%,但是最近聽到的則是更高於此,幾乎到五○%。

台灣三星當然絕不會公布離職率的數據,但是這樣高的離職率,遠遠高過於台灣一般公司,算是非常嚴重了。


它,跟北韓沒兩樣 要求員工無限忠誠、不能有意見


這十足反映了三星的「老大心態」。在台灣,它的待遇只比一般企業稍好一些,都已經如此了,在韓國它是全國「獨大」,待遇可以是中小企業的好幾倍,更是讓三星老大到目中無人。他們的思考邏輯是:你不幹,還有更多精英排隊,等著要擠進三星的窄門。

這次三星因為Note7連番爆炸重摔一跤,真正的原因就在於它這種「老大心態」。它的企業文化在外人看來,就像軍事化的「一元化」(命令/服從)管理一樣,從某些層面看,更像是它北邊的兄弟北韓(被要求對上司無限忠誠,老闆對屬下的嚴密控管等),真的讓人咋舌不已。

在韓國能夠進入三星的人,幾乎都是所謂「SKY」(首爾大、高麗大、延世大)這三所名門大學畢業的精英,考進了三星就是出人頭地的表徵,高待遇、高福利,就成了韓國社會人人稱羨的頂尖人物。

但是有趣的是,這些精英進了三星之後,馬上都成為「完全沒有聲音的人」。

他們都知道,三星不准成立工會;他們也都知道,他們的電話與電子郵件都受到監控,但他們從來沒有異議。他們更知道,必須要超時工作;對於上司的指示,只有服從命令去執行,不能有不同意見,更別說抗命了。用最好的待遇來堵住最優秀精英的嘴巴,只要他們能賣命為公司賺錢就好。這是三星勞資雙方的共識與生存邏輯。


它,不讓對手活下去 用最好的薪水挖人 做到市場最強


一九八六年我翻譯了三星集團創辦人李秉喆的自傳《第一主義》,李秉喆的經營理念就是要「做第一、做最大、做最好」。他在第一章談「家世」時說:「我最痛恨的,就是輸給別人。」第一代創辦人「不落人後」的經營哲學,一直貫徹到第二代的李健熙,以及第三代的李在鎔。

舉個三星如何追求第一的實例。一九六五年李秉喆創辦《中央日報》時,就堅持「用最好的設備、最好的人才、最好的待遇,生產最好的產品」。《中央日報》記者的待遇是其他報社的二至三倍。三星旗下的《中央日報》,現在是全國第二大報,因為財經新聞很強,也被視為韓國的《華爾街日報》。

李秉喆一生秉持的「第一主義」,讓韓國人都知道,任何事業只要三星插手的話,別人就不要想混了。三星也因此讓韓國人「愛恨交加」,愛三星的人,因它對韓國經濟發展的貢獻而高度肯定,並認為韓國不能沒有三星。反之,三星像八爪章魚一樣,無遠弗屆、無所不包的「百貨店式財閥」,它在市場上的獨占與壟斷,以及趕盡殺絕的經營手法,讓別人完全無法生存,也讓不少韓國人深惡痛絕。


它,求生手段太躁進 想贏蘋果 搶快一年推兩款新機


所以韓國的企管學界,在做三星的產業研究或市場策略分析時,都不得不把三星分為「好的三星」與「壞的三星」來區隔研究,這恐怕也是全球大企業所僅見的。


三星的「第一主義」加上「老大心態」,讓它樹敵無數,不願與對手「和平共存」、「互創雙贏」的戰鬥意志,應該就是造成三星Note7品質連番出包的主因。

除了唯我獨尊的傲慢,三星內部的組織文化其實很接近當年的諾基亞(Nokia)。諾基亞失敗的教訓,三星顯然完全沒有放在眼裡,即使知道也無力改變。尤其,在階級意識強烈的三星王國,就像軍隊管理一樣,下情不能上達,日久必然積弊。


再從外部的市場環境看,三星手機在全球市場,前有強敵蘋果的iPhone,後有追兵華為與小米,三星夾在中間,逼使三星必須衝出前後的夾殺。在如此困境下的三星,卻採取躁進的策略以圖求生。以Galaxy手機為主打的S與Note高階手機系列,一年各推一款新機種,但是蘋果的iPhone兩年才推出一款新機。連韓國媒體都批判,三星的野心實在太過不切實際了。

但是,站在三星高層的立場看,它一年能出兩款旗艦新機種,就是要向勁敵們展現它更有「創新」的能力。這種求快又求變的經營,造成不夠腳踏實地的弊端,Note7連環爆炸的深層管理病因於焉發生。


它,正處於青黃不接 沒戰功的接班人 連老臣都不挺


李健熙在四年前中風、兩年前心肌梗塞昏迷之後,三星集團的接班問題立即浮上枱面。李在鎔雖然在一二年被任命為副會長,但是他並未能掌握實權;加上他在三星的持股受到輿論的質疑,使他受到內外的夾擊。過去兩年間,他補繳了龐大的贈與稅與遺產稅,才平息對他持股合法性的指控。

現在三星集團正處於權力轉移的青黃不接時期,第三代李在鎔舉步維艱,因為甦醒後的老爸李健熙還在幕後管事,老臣也不服他,他根本還無法做自己,處境比北韓的金正恩還險惡。

相較第一代李秉喆的遠見與洞察力,第二代李健熙力主改革與創新,第三代李在鎔面臨目前的災難,如何善後與守成,已成為最大的挑戰。如果他能藉由這次的危機,扭轉成為掌控實權的轉機,也許可以讓世人對他刮目相看。畢竟,少主還沒開始做自己,就被貼上「扶不起阿斗」的標籤,對他並不公平。

真正的「李在鎔時代」,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是,他還需要延續前兩代所堅持的「第一主義」,而將所有競爭者趕盡殺絕嗎?三星集團在韓國還是不乏「當老二」的例子,像新羅大飯店(輸給樂天大飯店)、新世界百貨(輸給樂天百貨)、《中央日報》(輸給《朝鮮日報》),它沒有理由在國外想要永遠當老大,而繼續樹敵無數。

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三星「寫手門事件」,三星這家全球獨大的3C品牌,到外國去與當地業者競爭,竟然會用到「五毛族」(指有特定立場的網路寫手)在網路上攻擊抹黑對手,這種毫無「商道」可言的卑劣手段,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而且是不可原諒的。

 

特定品牌產品被航空公司禁運,三星電子創下另一個世界「第一」。


改革,是唯一的路 學會謙卑 與敵人互創雙贏局面


三星這次Note7事件,自己踢到自己的鐵板而重重摔了一跤,手機的霸主地位是否開始崩壞,仍有待觀察。李在鎔真正掌權的時代,已非他祖父李秉喆、父親李健熙的時代可以比擬。唯我獨尊的「第一主義」已經不適用於當前,李在鎔更需要學會的是謙卑、謙卑、再謙卑,與敵人和平共處,找出互創雙贏的新經營模式。但是三星除非經過一場組織再造,並重塑企業文化與形象,否則似乎不可能扭轉Note7失敗造成的頹勢。

Note7之災,考驗的是李健熙末期以及羽翼未豐的李在鎔,能否平穩過渡與順利傳承,這次危機處理不好的話,甚至可能是整個三星王國解體的開始。

野蠻企業 用盡手段扳倒對手——三星歷年打擊同業的手法

2006年 當抓耙仔
美國調查面板價格聯合壟斷,三星把業者會議資料交給司法當局,轉作汙點證人,導致台灣面板業者被處天價罰金並坐牢。

2008年 打割喉戰
DRAM價格破底,三星逆勢擴產、升級製程,把價格推向深淵,被媒體形容是斬斷對手活路的「DRAM焦土戰爭」。

2012年 髒話回擊
諾基亞揶揄三星智慧手錶,三星在自己的官方Twitter爆粗口以「go fXXk yourself」反擊,三星被批企業文化太過野蠻。

2013年 造謠抹黑
雇用網路寫手,發出數萬筆留言,對台灣手機廠宏達電展開鋪天蓋地式的惡意抹黑,被台灣公平會裁罰1000萬元。

延伸閱讀

王子危機中接班 李在鎔行不行?

2016-10-20

三星老董遭起訴 考驗政府決心

2008-04-24

李在鎔驚險接班 他是阿斗,還是強人?

2015-02-12

第三代接班的三星 下一步怎麼變

2009-12-24

他身家1800億台幣 是張忠謀4倍! 為何三星少主公開道歉 承諾不交棒給子女 市場不買單?

20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