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王雪紅這一賣 能靠VR救宏達電?

王雪紅這一賣  能靠VR救宏達電?
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右2)將手機ODM團隊賣給Google,希望挽救宏達電的手機品牌事業。右3為Google資深副總裁Rick Osterloh。

林宏文、何田田

科技線上

攝影/唐紹航

1084期

2017-09-28 10:44

宏達電終於宣布以11億美元賣掉手機代工部門,經歷累虧三百億元、月營收剩三十億元後,王雪紅這一賣,能救起HTC?少了二千名手機人才,宏達電下一步要怎麼走?

「哦!你被通知要留下來,嗯,那我呢?則是要想想,要不要到Google工作……。」

九月二十一日,Google宣布以十一億美元買下宏達電打造Google Pixel手機的二千名團隊,而宏達電也表明繼續維持手機研發團隊與宏達電品牌。當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與Google硬體資深副總裁歐斯特羅(Rick Osterloh)共同宣布這項消息後,位於新店與桃園兩地的宏達電辦公室,類似的詢問與對話就不斷在手機部門員工之間出現。

面對未知,員工的忐忑不令人意外,但宏達電與Google達成這樁十一億美元的交易背後,各自盤算到底是什麼?宏達電的下一步究竟往哪裡去,更是外界亟欲探知的答案。

 

賣Google是筆好交易?外資券商多認為「短多長空」


出售消息宣布後,宏達電股價隔天隨即強勢漲停,四十萬張買單高掛,雖然隔日隨即打開,但是股價以上漲做反應。看來,過去擅長以spin off(分拆)來創造股票身價的王雪紅,這次總算消除了股東疑慮,它把過去與Google緊密合作的手機部門賣給Google之後,應該短期不可能再出現切割動作,外界可更清楚檢視宏達電未來展望。

宏達電從威盛切割出來剛滿二十歲,本該慶祝成年禮之際,公司內部卻沒有一絲絲慶祝的心情,員工心中滿是疑慮與不安。賣掉二千人的手機研發人才,宏達電剩下的,就是自有品牌的手機研發人員一三○○人、HTC品牌、AR與VR部門(VR眼鏡Vive)二千人。曾經攀上全世界智慧型手機品牌顛峰的台灣之光、曾經兩度股價上千元的昔日股王宏達電,憑著僅存的事業部門,還能再造顛峰嗎?

 

答案還是要從這樁案子來爬梳。

二○一三年Google把先前花一二五億美元買下來的摩托羅拉手機部門,連同品牌與團隊,以二十九億美元賣給聯想,但此次宏達電的交易則不包含品牌。前外資明星分析師楊應超認為,宏達電品牌估值不到十八億美元,Google用十一億美元買,不算很便宜。

但是楊應超認為,宏達電不缺現金,現在最需要的是營收和獲利成長,賣掉ODM(委託設計製造)業務有點像殺雞取卵,對營收有負面影響;而且AR、VR未成熟,市場沒有手機大。倒是Google把貴的美國摩托羅拉員工賣掉,換成便宜的台灣員工,算盤打得精,反而是利多。

而外資券商更多是認為嫁掉ODM部門對宏達電短多長空,前途更加不確定,不少維持賣出評等。

不過,彭博(Bloomberg)則認為宏達電賣得太便宜,因為用十一億美元買二千名員工,換算平均一位才五十餘萬美元,更何況還奉送宏達電智財權(IP)的非專屬授權。

不管看好看壞,這個交易對宏達電來說仍具重大意義,因為宏達電在連虧九季後,取得一筆「救命錢」,讓營運有止血及重新開始的機會。

從二○一五年至今年上半年,宏達電總計已賠掉三百億元,剛好與賣價十一億美元很接近;此外,從現金水位來看,至今年第二季底,宏達電的現金及約當現金為二五一億元,但過去每年現金流也都少了近百億元,意味著宏達電業績若沒有好轉,即使多進帳三百億元,只是延緩現金燒完的速度。改變,已成迫切需要。

 

HTC手機時代掰了?外界看衰但王雪紅仍想一搏


分析宏達電為何從高峰跌落,前富智康執行長、目前為創客導師的程天縱認為,宏達電有兩大問題,一個是管理上出現內鬥、內耗和腐敗;另一個問題是,「千里馬看多了,伯樂自以為可以變成千里馬。」

過去,王雪紅可說是眼光精準的伯樂,對於優秀的團隊,一向敢砸大錢,兩家股王公司威盛與宏達電的團隊,從威盛陳文琦、林子牧到宏達電的卓火土、周永明、陸學森,都是王雪紅慧眼識英雄並且三顧茅廬請到的。陸學森創立Gogoro(睿能創意),初期資金主要也來自王雪紅及尹衍樑。

可惜的是,千里馬團隊雖然跑很快,很有爆發力,但卻都跑不久,無法持續。兩年前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去職後,內部早已動盪不安,主管一批批地來,一批批地走,其後王雪紅自己站上第一線接下執行長,但識才無數的伯樂終究不是千里馬。

未來宏達電要如何逆轉頹勢,以現有業務來看,眼下只剩VR眼鏡Vive產品掛帥的AR、VR事業與HTC品牌手機兩項業務。品牌手機的營收一路每況愈下,扣掉代工,只剩不到千萬支,VR眼鏡Vive去年賣了四十萬到五十萬台之譜,爆發時刻還未到來,但是當Apple的最新手機也把支援AR擴增實境納入重要功能,未來,將如宏達電HTC Vive中國區總經理汪叢青所說, VR、AR集合5G,手機將進入「V世代」。換言之,賣了ODM部門給Google的宏達電,未來既有機會繼續穩吃Google手機代工業務,更可全力衝刺「V世代」。而且王雪紅更早在去年就宣布宏達電進入VR元年,繼而投入VR創投聯盟、在深圳砸百億人民幣成立產業基金,扶植加速器,可說是動作連連。如今AR生態系逐漸發展,宏達電這個領域走得早,以此寄望未來有朝一日能蹲而後跳,也合乎邏輯。

至於保留HTC手機品牌,以王雪紅在宏達電仍保留一千多名品牌手機研發人員來看,顯然暫時不打算豎起白旗不玩了,儘管外界多看衰,認為「HTC手機掰掰了」,但手機作為個人重要數位裝置,所有數位應用幾乎都少不了它,AR與手機結合的發展還充滿想像空間,宏達電扳回一城的機率就算微乎其微,只要還有研發高手願意留在宏達電,留得青山在就有機會。這是為何王雪紅第一時間表示,「留下來的員工薪水不比去Google差」的原因。因此,盡快宣布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留人」穩住品牌研發人員的軍心,顯然是王雪紅的當務之急。


宏達電

宏達電保留部分手機研發團隊及虛擬實境(VR)部門,希望再做最後一搏。(圖/Bloomberg)

 

Google有何盤算?強化手機品牌實力 抗衡蘋果


宏達電與Google的這個交易,其實也掀起大陸另一個集體憂慮,擔心Google吃下二千名手機硬體開發團隊後,會強化Google手機品牌的實力,未來甚至可能把安卓(Android)系統收回去,讓大陸眾多手機品牌廠失去軟體作業系統,導致大陸追求建立自給自足的軟硬體供應體系,又成為一股主流的呼聲。

Google買下宏達電手機研發部門,外界只看到宏達電「賣人套現」,業內則有一個看法,認為以宏達電過去為Google 代工手機的緊密關係,未來AR、VR等先驅領域,雙方不無機會兄弟登山之餘,繼續深化合作。

以Google手機發展戰略來看。相對蘋果iPhone能擺脫笨水管的通訊業者,除了手機之外,還能完全掌握用戶的數據資料、各類體驗服務財,而安卓陣營中的眾多手機品牌,手機賣到消費者手上後,就與消費者絕緣,可想而知,Google想跟蘋果抗衡,手機是重要的通路,越有掌握力,越有抗衡的實力。兩年前王雪紅在宏達電內幫Google建立了POWER BY HTC團隊,協助Google產品的軟硬體設計,如今在出清摩托下「認祖歸宗」,實屬合理,十月四日Google新一代產品就要問世,可以肯定的是,Google絕不會在下一世代的手機品牌市場缺席。

無論如何,把養大的ODM團隊嫁給Google之後,王雪紅的宏達電變得輕盈了;只是身輕如燕後想再次飛揚,不啻是一個艱鉅的挑戰,市場都等著看。
 

宏達電

延伸閱讀

存股族怎麼報稅才划算?一個標準判斷要合併或分開計稅 申報綜所稅還得注意這3件事

2022-04-27

存股如何報稅最省? 節稅留意2022三項新稅制,夫妻報稅這樣省最大!

2022-04-25

5月報稅季可望更省!基本生活費增至19.2萬免課稅、4口之家「至少省稅2千」

2022-04-07

新民意調查凸顯台灣戰鬥意志及其黨派分歧的趨勢

2022-02-08

5/12護師節,向您致敬!長庚護理之家護理督導邱綉玲 打造住民信賴、安心的養護機構

2022-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