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錢伯斯急攻 引發「巨人戰爭」

錢伯斯急攻  引發「巨人戰爭」
錢伯斯一舉跨入多個目標市場的動作,引發投資人疑慮。

譯者/戴至中

科技線上

675期

2009-11-26 17:50

思科執行長約翰.錢伯斯同時搶攻三十個不同範疇市占率的大動作,引起對手惠普、IBM、戴爾的強烈反應。

在思科(Cisco Systems)十一月十二日的年會上,董事長兼執行長約翰.錢伯斯(John T. Chambers)自信地在矽谷聖塔克拉拉會議中心講台上,但他面對的,卻是連番跟公司與公司前景有關的尖銳問題。

 

「思科要變得這麼巨大與多角化到什麼規模,成長和獲利才會進入高原期?」有一位投資人問道。「但願是在執行長退休很久以後。」他笑著說。

 

挖了東牆  丟了西牆

 

對投資人來說,這可不是玩笑話。錢伯斯正在卯足全力證明,思科這個三百六十億美元的龐然大物仍能持續成長,以拉抬它的股票。這項挑戰讓這位六十歲的執行長,試圖完成業界其中一項最富企圖心的壯舉;他正同時進軍三十個不同的市場,並實施委員會制的管理方式,因而在高階經理人當中引發了爭議。

 

錢伯斯的企圖心點燃了危險的戰火,對手則是一些最強的科技公司,包括戴爾(Dell)、惠普(Hewlett-Packard)和IBM。「這是巨人間的對抗,投資人都很緊張。」Pacific Crest Securities的分析師布雷斯林說。

 

思科可能會比對手損失更大。一跨入以惠普為首的電腦伺服器市場,錢伯斯就引發了反擊,目標則是他的核心事業,也就是在網路上引導流量的路由器與交換機。惠普在十一月十二日表示,它將買下網路設備供應商網康(3Com)來展開攻擊。

 

錢伯斯麻煩在伺服器事業的毛利率是二○%左右,而路由器則是六五%;當思科跨入伺服器市場時,整體獲利卻可能下滑,但販售網路設備八成會讓惠普獲利增加。研究機構Enterprise Strategy Group創辦人德普雷西說,「現在我寧可當惠普,也不當思科。」

 

錢伯斯拒絕評論此事,但他公開解釋過他的策略。他把科技業的低潮期視為讓強者更強的機會,並相信,思科可以靠切入各路市場而保持高成長——從一百四十九美元的飛力拍(Flip)攝影機,到數百萬美元的資料中心專案不等。

 

他成立了新的委員會,總數達四十八個,經理人不必等待他或其他任何人批准就形成決定。錢伯斯說,委員會是思科有辦法比以往完成更多項收購的主因。

 

不怕太多  而且比多要更多

 

思科在新市場上獲得了一些成功,該公司已成為電腦安全和辦公電話的領導者。對於打不倒的競爭對手,思科就把它們買下來;它為騰保(Tandberg)花了三十億美元,這家挪威公司的視訊會議系統,比思科的高階產品更受歡迎。

 

錢伯斯或許沒什麼選擇,只能奮力迎向更艱苦的戰鬥。他保證思科的年營收將可提升一二%到一七%,但投資人卻有所質疑。思科的股價在過去兩年中下跌了兩成左右,IBM和惠普的股價則愈走愈高。

 

當思科在三月一宣布新的伺服器後,錢伯斯就成了過河卒子;這是更大策略的一部分,目的是為了再造逐漸被各公司用來滿足運算需求的資料中心。而能讓各公司以更高的效率來管理網路流量的設備,思科則希望可以賣到更好的價錢。

 

不過,惠普可是有多年的經驗以微薄的利潤跟戴爾一較高下,而且它有超過十五萬名顧問幫忙,把設備賣給企業顧客。

 

IBM和戴爾長期以來都在賣思科的網路設備,但這些關係陷入緊張的跡象日益明顯。藍色巨人剛跟對手伏爾泰(Voltaire)簽署協議,瞻博網路(Juniper Networks)也把思科過去的顧客紐約證交所納為銷售設備的對象。戴爾最近則跟瞻博簽署了協議,以轉賣它的設備。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錢伯斯所圖謀的是在史冊上的地位。他試圖利用積極的擴張和有別於傳統的管理策略來證明,像思科這種規模的公司,也能保持快速成長與靈巧。假如他成功了,他到最後或許會被視為經營偶像,並跟奇異電子的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齊名。

 

「思科正試圖改寫管理書籍。」美林(Merrill Lynch)的分析師李亞尼說。「我們還不曉得它會不會成功。」

 

錢伯斯應該是感受到了急迫性。「我知道在座有很多人認為我們擴展得太快了,而且各位可能是對的。」他在公司年會閉幕時對股東說道。「在許多人看來,三十個市場太多了;而在我看來,它或許太少了。」
(By Peter Burrows)

延伸閱讀

二○一六年我的第一個思考

2015-12-10

全球科技股夢幻不再—— P/E的極度壓縮

2011-05-26

硬不如軟 軟不如網 ──2011年全球科技業大洗牌

2011-05-19

百思買 零售商變身科技業

2009-12-17

麥可.戴爾 重返榮耀之路

2009-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