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年出手併購金額超過700億!國巨晉級全球被動元件前3大 一文解析陳泰銘布局策略

2年出手併購金額超過700億!國巨晉級全球被動元件前3大 一文解析陳泰銘布局策略

今周刊編輯團隊

科技線上

今周刊攝影團隊

2021-01-07 18:13

12月4日下午兩點30分,國巨董事長陳泰銘走進自家會議室,甫坐下來,就忍不住對《今周刊》採訪團隊吐出「很辛苦」3個字,這是他在併下美國基美(Kemet)大廠後,首次接受媒體專訪。陳泰銘之所以喊苦,是因為這一次的併購案,對國巨事關重大,陳泰銘強調,為了確保每個環節都在掌握之中,「從頭到尾親力親為,親自帶隊在做。」

 

2020年7月起,連續幾個月,國巨不斷舉行跨國會議。無數個早上,8點整一到,陳泰銘就在新北市新店辦公室準備主持會議。這時,全世界來自美國、德國、奧地利、日本、韓國、新加坡與中國各地,不同時區的高階主管,不論當地是午夜還是清晨,都會一齊出現在他眼前的十數個視訊畫面裡,「我們現在就像是聯合國。」陳泰銘說。

 

但是,陳泰銘的臉上卻不見疲憊,語氣中,反而還有些開心。原因無他,基美納入囊中之後,國巨不僅躍升為全球第3大被動元件廠,基美讓國巨取得高階市場的門票,「打入工業、汽車、醫療等領域,並占有一席之地。」

 

早在2016年,陳泰銘就多次提到切入高階市場的布局,尤其在村田製作所(Murata)、太陽誘電(Taiyo Yuden)等被動元件龍頭大廠,紛紛開始將產能轉移到車用、工業領域的應用時,陳泰銘一面感受到紅色供應鏈追兵來襲,同時也認為「有為者亦若是」,必須伺機擴張高階領域的勢力。2018年,他先併入普思後,2019年底又宣布併購基美,短短兩年出手的併購金額總計超過700億元。為了奪得市場優勢地位,陳泰銘大膽出手毫不遲疑。

 

 

歷經股價劇跌後 思索打造穩定獲利模式

 

近年,國巨多次積極減資,縮小股本提升EPS,從2015年的5.48元、2016年的6.83元、2017年的15.64元持續向上,股價水漲船高,豈料,2018年EPS衝出80.3元的驚人表現,股價卻在衝破千元後,隨之劇跌。

 

股價的劇烈變化,對國巨的投資人當然是一次次金錢與心理素質的考驗,但對陳泰銘而言,對景氣動見觀瞻的發言,一旦投資人信了,導致追高抱股而受傷,當然是身為經營者兼大股東的他所須承擔的。陳泰銘坦承,「股東的期許、內部員工的期待,都會有人給你指教,會產生很多壓力。」

 

如今,隨著基美納入囊中,陳泰銘有意替國巨打造出穩健的獲利模式,「建構出長期的基礎,這是需要過程的。」他指出,在國巨成功併購基美後,一切總算確立下來。

 

基美的重要性,不單是擁有百年歷史的技術實力,或是全球最大鉭質電容的35%市占率而已,「(基美)產量雖然只有國巨的8分之1,但產值幾乎相同。」陳泰銘所指的,正是基美在被動元件高階市場擁有的強大獲利能力。

 

此外,在車用市場上,基美在引擎、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扎根許久,工研院產科國際所分析師林松耀指出,以車用市場Tier 1廠商的角度而言,這些因攸關安全性、涉及供應商賠償責任,車廠極少會更換供應商。基美的客戶從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到全球Tier 1汽車零組件供應商博世(Bosch)、德國馬牌(Continental)、偉世通(Visteon)都是;基美子公司Tokin也囊括豐田(Toyota)、本田(Honda)、日產(Nissan)等客戶,讓國巨一舉奪得車用市場的重要地位。

 

坐穩,更要坐大,陳泰銘2020年最重要的工作,在於整合基美、普思的團隊。林松耀解釋,這是一種必要的發展趨勢,顯示國巨「從過去賣組件、賣元件,變成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的廠商。」陳泰銘指出,過去的銷售模式是客人來問報價、來問規格,「但現在從設計階段就開始服務,我們可以服務得更徹底,客戶不用從頭摸索,去看誰的規格比較好。」

 

 

擴充車用、工控、航太、醫療 進攻高階市場

 

過去,陳泰銘曾指出,國巨在追趕日韓大廠的同時,還得面臨紅色供應鏈的威脅。「他們會慢慢往上追,像風華高科就喊說要擴充產能到兩百億顆MLCC。」但陳泰銘強調,這些新增的產能「都是低階、通用性的。」

 

國巨則持續擴充車用、工控、航太、醫療等高階市場的影響力,狠狠甩開中國之餘,也打算在高階市場攻城掠地。2020年11月動土的高雄大發三廠,便全面聚焦在高階產線上。「我們那個新廠蓋起來,就是要挑戰Murata,我們的成長都是在高階的。」陳泰銘說。

 

「通用型(被動元件),就是一段時間就會缺貨,然後沒有貨,大家就搶著要,毛利好的時候可以衝到50%,差的時候又跑回20%。」陳泰銘解釋,想要擺脫通用型產品獲利波動劇烈的影響,產品組合就變得很重要。

 

從2020年7月正式併入基美營收後,國巨的產品組合有著顯著變化。2020年第2季車用產品營收貢獻僅有9%,第3季迅速攀升到18%。「你不要誤會,通用型我還是做,我是分母變大了。」陳泰銘強調,國巨仍持續升級通用型產品,「風華高科也可以做,它跟我們的程度還是不一樣。」

 

談起基美,陳泰銘總有「它就是美國資優生」、「它不是蛋糕下層的麵粉,是上層最美味的奶油」等各種滿意的讚詞。但想嘗到鮮美的奶油也要有本事,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資深顧問陳泰明提到,併購基美是近年極具指標的大案,也讓國巨拿下2020年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金鑫獎中,年度最具代表性併購獎、最佳影響力併購獎、最佳跨國併購獎3大獎。

 

「近期,市場上破500億元的併購案,沒幾個。」陳泰明說明,更遑論「跨國併購、成為國際企業是難度比較高的,某種程度來說,(這類型併購案)我們都是很佩服的。」

 

團隊整合旨在齊心 「國巨會成為世界級公司」

 

陳泰明解釋,跨國併購除了有法規上的挑戰,更多時候還有風土習俗、企業文化的差異,「我舉個例,菲律賓習慣有下午茶時間,不一定願意加班。」如何在併購後讓國外團隊與台灣團隊雙方協同合作,成為併購過程中的巨大挑戰。

 

確實,企業文化的融合,是陳泰銘連番併購過程中最花心力的部分。陳泰銘透露,為了讓基美團隊的重要主管,願意融入台灣總部的團隊。「我就說,你來台北上班看看,來認識一下總部環境,這是要互相工作的,不要用想的。」

 

不僅邀請高階主管體驗總部的企業文化與工作氣氛,下班後,陳泰銘更邀請到他位於台北陽明山的住所一起用餐。「帶回去,就是一個交心,他會感受到你的重視和願意分享,這都有助於相互信任。」

 

▲從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理事長盧明光(左)手中接下獎座,陳泰銘(右)強調,併購基美是國巨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他們本來也不太願意來,但經過一、兩次後,總有一、兩個人打開心防,說『好像去了也不錯』,就會慢慢形成一個風氣,意識到『他們的未來在台灣』。」陳泰銘強調,併購基美,除了取得客戶、通路、技術,「我們也買到人才,很多人都在公司擔任重要的位置。」

 

凝聚團隊向心力的同時,陳泰銘趕在7月前完成美國、歐盟、中國、墨西哥各地的法規要求,「套一句基美與普思同仁講的,『4個月時間,就把過去一年的事情給做完了。』」陳泰銘描述。國巨快速壯大的氣勢,「引發國際同業、競爭對手的高度關注。」陳泰銘發現,日本京瓷也把隸屬旗下、美國的被動元件大廠AVX下市,國巨快速展現的整併績效,讓對手甚至以國巨為師,「作為他們改善的目標。」

 

站穩高階市場的國巨,接下來勢必與日韓大廠正面交鋒。為了蓄積研發能量,11月,國巨與成大成立共研中心,力求向上延伸被動元件原料的研發實力,提升競爭力。

 

「這不是3個月、半年的事情,你要做一個工程改造要熬5年,但太多人沒辦法熬過5年。」躋身被動元件世界3大廠之列後,陳泰銘說,「國巨會真正成為世界級的公司。」顯然,擺在陳泰銘前方的,還有攻頂挑戰,攀達顛峰之路等著他!

 

更多2020財經風雲人物 詳見第1253期《今周刊》

 

延伸閱讀

國巨、同欣電、保瑞、佳世達 這些台灣企業靠併購 變身成全球大咖

2020-12-16

國巨大發三廠動土 陳其邁樂見投資高雄

2020-11-16

攜手成功大學的合作 為何是陳泰銘眼中,國巨獲利躍昇的跳板?

2020-11-14

KEMET為何是陳泰銘眼中的甜美奶油?

2019-11-20

國巨董事長》晉級全球被動元件前三大 陳泰銘

2020-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