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改變世界的力量──科技女力崛起

改變世界的力量──科技女力崛起

陳怡如

科技線上

工業技術與資訊

2021-03-16

AI、5G、機器人、智慧製造…新興科技即將全面改變生活樣貌,過去男性為多的科學、技術、工程與數學領域,現在有愈來愈多的女性參與其中,共同為打造更智慧、更多元的世界而努力!

注入科技創新的關鍵力量

科技女力,改變世界

 

「女力」不單是女性力量的簡稱,更是一種堅韌、細膩、不畏挑戰的精神。隨著愈來愈多優秀女性投入科技領域,這股既溫柔又剛強的力量,正慢慢崛起,打破外界對於科技圈「男人當家」的刻板印象,多元化的性別觀點,也為科技研發注入更多創新思維。

 

女力

在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STEM)的範疇中,不乏科技女力的身影,許多女性打破傳統性別的刻板印象,用行動為自己闖出一片天。

 

當今全球成長最快、最猛的力量是什麼?「不是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而是另一個群體──女性。」亞洲排名第一的商學院,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米其林領導力和人力資源管理教席教授李秀娟給出了這個答案。

 

這是個女力抬頭的時代!愈來愈多女性在不同領域努力圓夢,在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STEM)的範疇中,也不乏科技女力的身影,許多女性打破傳統性別的刻板印象,用行動為自己闖出一片天。

 

女性理工生約占3成 生醫最受青睞

 

全球女性在科技領域中的輪廓,可從以下數據看出端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所做的調查顯示,全球高等教育畢業生中,理工科女性占35%,其中女性就讀的領域分布,以醫療與健康領域最多占15%,其次則為數學與統計領域以及工程、製造與建築領域皆占8%,接著則是自然科學占5%、資通訊領域占3%。

 

在UNESCO今年發布的調查中,還發現一個有趣現象。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許多成員中,女性工程畢業生的比例低於全球平均水平,如法國(26.1%)、澳大利亞(23.2%)、美國(20.4%)、韓國(20.1%)、加拿大(19.7%)、日本(14.0%)和瑞士(16.1%);至於女性工程畢業生比例最高的地方,許多則位於阿拉伯國家,如阿爾及利亞(48.5%)、突尼斯(44.2%)、敘利亞(43.9%)、阿曼(43.2%)和摩洛哥(42.2%)。

 

為何在性別愈不平等的國家,在科技領域卻有更多女性投入?利茲貝克特大學心理學家吉斯伯特.斯托特(Gijsbert Stoet)與密蘇里大學的大衛.吉爾里(David Geary)在《心理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發表的新研究認為,這或許與現實因素有關,因為在性別愈不平等的國家,女性只能找尋一條實現財務自由最直接的途徑,而這條路通常指向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STEM)專業,比起其他工作,理工職業提供相對穩定的經濟收入。

 

場景轉到臺灣,根據教育部統計處的數據,近10年來,就讀科技學科的女生比例,從2009年的32%,至2019年增加至36.4%。哪些科技領域最受女性青睞?根據中國工程師學會在2019年的調查,生技醫工是少數女多於男的科技類領域,占比達44%,這與全球狀況不謀而合,其次是建築與都市規畫(29%)、資訊通訊(18%),至於女性投入最少的則是機械業,僅有3%,合計女性工程師在科技產業中占13%。

 

理工科女性

全球高等教育畢業生中,理工科女性占35%,其中女性就讀的領域分布,以醫療與健康領域最多占15%。

 

女性思維 帶來多元創新觀點

 

為何女性參與如此重要?科技強調創新,需要多樣化的人才,才能帶來更多元的觀點和視角,而女性正是其中的重要力量。2018年世界經濟論壇「全球性別差距」調查指出,在尖端的科技領域中如AI人工智慧,只有22%的專業人員是女性。這意味著在設計產品或應用時,女性的需求可能會被忽略,或是會以男性觀點開發帶有刻板印象的產品。

 

工研院量測技術發展中心副執行長藍玉屏就舉例,若AI機器人是在男性為多的領域中研發,以男性觀點進行AI訓練,「例如家事服務機器人,就設計成女性的樣貌,所以研究需要加入女性思維,才有更多元的角度。」為了避免在未來的工業4.0時代,仍延續傳統的性別偏見,女性必須成為數位經濟的一部分,探討男女差異,不只是性別議題,更是科技研發時能否創新突破的重要關鍵。

 

此外,當一個企業有更多女性參與時,也有助提升獲利能力。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報告分析,在性別多樣性程度位於前25%的企業,相較同一國家和產業的中位數企業,財務報酬高出15%。

 

女性

為了避免在未來的工業4.0時代,仍延續傳統的性別偏見,女性必須成為數位經濟的一部分。

 

主管職占比攀升 展現女性軟實力

 

身為臺灣科技研發的重要推手,工研院女性員工的參與也逐年增加。從2016年至2021年,整體女性人員的比率從32.1%上升至35.8%;從事研發領域的單位,女性占比由23.7%上升至26.5%;女性擔任主管的比率,則從6.0%上升至7.1%。

 

即使女力逐漸抬頭,但外界對於科技圈的刻板印象仍未消退。工研院衍生新創公司-豐趣科技總經理裘以嘉表示,很多時候跟團隊出去拜訪客戶,沒有事先說明的話,她的位子常被放在最後一個,或是最後一位才被介紹,「大家很自然認為女性不是科技研發裡的主要角色。」

 

事實上,女性擔任科技主管職的比例愈來愈高。在104人力銀行的調查中,就發現一個有趣現象,過去10年在電子資訊產業中,基層員工的女性占比變化並不大,但若看女性主管職,占比則從29%成長到34%,女性高階主管更由11%成長到18%。

 

104人力銀行顧客價值處協理翁維薇分析,「基層研發人員需要的是專業能力,比如寫程式,這方面跟所學比較相關;但主管職還需要溝通、業務開發,甚至是跨領域整合的能力。」女性擁有心思細膩、同理心與溝通力等特質,成為現代職場軟實力的重要指標,因而造成女性主管占比攀升的現象。

 

即使女性具備一些軟實力,但在職場中仍有挑戰。中國工程師學會的調查也發現,這些挑戰包含升遷較困難(74%)、會因私人因素婉拒升遷或更重要的工作(63%)、女性要更努力證明自己的能力以獲得肯定或升遷(61%)、相同資格下女性較不會被分配到重要的工作(53%)。

 

工研院

 

兼顧工作和家庭成首要挑戰

 

談到在科技領域中,最需要改善的性別議題,高達52%的女性認為是兼顧工作跟家庭角色。在調查中也看出,女性在職涯的發展,的確受家庭影響很大,在科技與工程領域擔任管理職的女性總人數中,35歲以下擔任低階、中階和高階管理職的占比,有成長趨勢,是亮眼的新發展,可能是因為家庭與育兒的責任尚未開始。

 

但在36到45歲達到高峰後,占比則大幅減少,反映許多女性工程師在45歲之後,因家庭因素退出職場或不再擔任管理職。在女性專業職的狀況也與管理職類似,45歲之後的女性工程師因家庭因素退出職場或不再爭取晉升。中國工程師學會以「管漏現象」(Leaky Pipeline)來形容這種狀況,意指女性人數在專業生涯中隨著時間逐漸流失,猶如在漏水的管道中流動,水量愈來愈少。

 

至於有助把人才留在科技領域的福利措施,近半數男女皆選擇彈性工時,次之為彈性工作地點,與懷孕、育嬰、托兒相關的需求,則是女性的需求重點。「女性勞動者在工作年限裡大多會遇到結婚生子的狀況,公司如何提供具體的措施或福利,對女性願意回來就職或工作狀況非常幫助,」翁維薇說。

 

女性勞動者

女性勞動者在工作年限裡大多會遇到結婚生子的狀況,公司如何提供具體的措施或福利,對女性願意回來就職或工作狀況非常幫助。

 

打破性別框架 勇於追尋自己的舞台

 

目前在世界上也能看到許多鼓勵科技女性的力量出現。像是萊雅集團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從1998年起,設立如同女性諾貝爾獎的「全球傑出女科學家獎」,表揚女性科學家的傑出成就,並以此為典範鼓勵更多女性參與科學。

 

2007年在美國舊金山成立的非營利組織的Girls In Tech,臺灣也在2015年成立分會,每年選出40位在40歲以下的科技業傑出女性。臺灣微軟從2015年開始,每年推動「Coding Angels」,專門教導女大專院校生寫程式,希望鼓勵女性參與STEM領域,並提升女性在STEM領域中的比例。

 

透過這些舉動,無形中都鼓勵女性在求學或求職時,不因傳統「男理工、女文史」的觀念畫地自限,而是正視自己的興趣和特質,找到盡情揮灑的舞台。巨生生醫總經理王先知就認為,「不要因為妳是女生,就被設定好可以做什麼,或不可以做什麼,這都是自己給自己的框架。不管是男生或女生,在選擇志願時,都要少一點框架的限制,單純回到本心,思考什麼是我想做的就好。」

 

近代最偉大的女性科學家之一的居禮夫人曾說:「在我的一生中,自然界的新視野總讓我雀躍地像個孩子。」(All my life through, the new sights of Nature made me rejoice like a child.)百年以前,在科學仍是男性主宰的時代,她無懼阻礙,熱情探究,最終發現放射性元素,開啟了科學新篇章,也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

 

19世紀的女性科學家已然如此,在性別差異逐漸消弭的今日,科技女力更有條件可以追求自己的夢想,找到讓自己發光的舞台,成為改變世界的關鍵力量。

 

背負使命感的量測生涯

藍玉屏:為國家度量衡把關

 

藍玉屏

藍玉屏認為,不需思考自己是男生還是女生,想做什麼就發揮最大的熱情去做。

 

公尺、公斤、溫度、電流……這些在生活中無處不在的度量衡標準,全由國家度量衡標準實驗室把關,並由工研院負責執行。身為工研院量測技術發展中心副執行長,藍玉屏充滿了使命感,不僅站在國家標準的第一線,更常代表臺灣參與國際度量衡會議,向世界展現臺灣的量測實力。

 

2018年,一場改變世界標準定義的國際度量衡大會,在法國凡爾賽登場。60個會員國齊聚一堂,賦予公斤、安培、莫耳、溫度等4個國際單位更精準的定義,其中公斤標準更是自1889年以來首次改變。這歷史性的一刻,藍玉屏在現場親眼見證,「這是百年大事,當場目睹新的基本量定義通過,深感與有榮焉。」

 

不管是論斤秤兩、丈量長短或體積大小,生活中各種東西都和度量衡有關,甚至牽涉民生、產業的發展,從隨處可見的瓦斯表、油表,到半導體的奈米製程,甚至現在防疫正夯的體溫計量,全與計量標準有關,「作為國家重要的基盤,我們要為全國標準把關,這是一種使命。」

 

藍玉屏從小就不愛背誦,大學念了物理系,對變幻莫測的光學開始產生興趣,從雷射光、相機光學到自然界中的星光,「同樣是光卻可以變化出不同東西。」研究所念光電,一畢業就進了肩負國家度量衡標準重任的工研院量測中心,從一開始負責雷射量測儀器的開發,到後來進了長度標準實驗室,最後擔任管理職,一待就是32年,並在這段期間取得光電博士學位。

 

還記得初入工研院,面對以前從未鑽研過的度量衡領域,藍玉屏從頭學起,成功建置臺灣第一台雷射塊規干涉儀,「這是長度標準追溯很重要的源頭系統,也是國際比對度量衡標準時一定會比對的項目。」藍玉屏也參與臺灣第一份在國際發表的平面顯示器產業標準,亮眼表現更讓她拿下2006年亞太計量組織優秀青年計量學家獎。並由於其在亞太區域組織計量技術推廣與合作的貢獻,於2019年獲頒技術貢獻獎。

 

化身國家代表 征戰大小國際場合

 

度量衡的重要性,不僅是國家基盤,更是世界共通的單位語言,需要定期比對、討論。藍玉屏常代表臺灣,征戰各種國際場合,每年出席3次以上的國際會議,「因為代表國家,所以參加會議都很戒慎恐懼,行前都會很努力準備報告。」

 

目前臺灣是亞太計量組織的正式會員,也以中華臺北的名義成為國際度量衡大會的準會員(Associate Member),在長度、光輻射和振動聲量等3個技術諮議委員會,具觀察員資格,「國際度量衡大會的會員以往都是聯合國成員,臺灣能加入非常不容易,這代表我們的實力被認可。」

 

她印象最深的一次,要屬2015年我國要申請成為長度技術諮議委員會的觀察員時,由她代表臺灣,向國際度量衡局局長、長度技術諮議委員會主席及會員們報告,「那次其實滿擔心的,像這種要爭取資格的場合,很怕中國打壓,」原先報告時間有15分鐘,莫名被壓縮到剩5分鐘,但她仍在時限內完成任務。中場休息時,歐美國家代表紛紛來致意,訝異臺灣實驗室能力這麼好,「那個榮譽感是很強的!真的有國家代表的感覺,非常有成就感。」

 

打破性別框架 特質比性別重要

 

笑言自己從小在男生宿舍長大,家裡4個手足,只有她一人是女生,婚後又生了2個兒子,「我本身是很中性的!」對於性別差異一直沒有太大感受,有時反而會以不同觀點切入,「比如說,女性保障資格是否也是對女性能力的一種否定,其實要看一個人夠不夠資格,不是看性別才對。」

 

在藍玉屏的專業領域裡,女性或許是少數,但她從不覺得是弱勢。她曾擔任亞太計量組織的執行委員,在目前8個執行委員裡就有3位女性執委,占比近一半,「在專業組織裡,大家還是以技術實力來論高下。」

 

她認為,「特質」比「性別」更重要。男生可能有傳統認為是女性的特質,女性也可能有被認為是男性的特質,比如說,她親和力強,常能成為主管和員工之間的橋樑;做決策時,她比男生還要果斷,不喜歡拐彎抹角,凡事都會說得清楚明白。只要掌握自己的特質,就能打破性別的刻板框架。

 

科技研發需要不同特質的人才投入,才能有更多樣的觀點,女性也是其中的關鍵力量。像AI機器人是由男性為多的領域研發出來,可能就會以男性觀點進行AI訓練,產生刻板印象的產品,「比如說,家事機器人可能就會設計為女性的樣貌,所以科研領域,必須加入女性思維,才有更多元的角度。」

 

想了解更多女科學家精彩故事,請看3月號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

延伸閱讀

超競爭矽谷職場 她們這樣闖出事業

2015-12-03

邊餵奶邊生報告 媽媽科學家是「實驗鼠王」

2018-11-10

來自彩虹家庭、以為和政治無緣的她 卻因「這理由」在34歲成了全球最年輕總理

2019-12-11

渣打銀行2020國際婦女節論壇 為弱勢防疫出力

2020-03-17

迎向2030:工研院新科院士引領世代浪潮

2020-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