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業務急縮 金融業引爆全面裁員潮

業務急縮  金融業引爆全面裁員潮
(圖片/Shutterstock)

蔣士棋

金融風雲

627期

2008-12-25 15:45

金融業裁員的消息,早已在市場上傳得沸沸揚揚;更可怕的是,如果景氣無法復甦,裁員風只怕無法停止。面對更嚴酷的經濟寒冬,除了縮減成本,更要鍛鍊體質,方能儲備未來再成長的動能。

晚上七點左右的台北市仁愛路圓環,這個國泰、富邦、台新、花旗都在此設下總公司或營運據點的金融業一級戰區,該是上班族的下班時間,人車卻不若以往擁擠;走進旁邊的安和路巷弄,越來越多餐廳和服飾店已拉下鐵門,掛起招租轉讓或暫停營業的牌子,過往的繁榮景象已不復見。

「老闆上星期直接問,說公司要縮減成本,要裁員還是減薪讓我們自己選。」在一場金融同業的聚會上,一位國內投信的分析師忍不住抱怨;另一位在銀行業負責投資業務的交易員也說,「我們還沒裁員,可是老闆完全不管景氣差,業績要求完全沒變,壓力當然越來越大。」

這段談話正是台灣金融業現況的縮影。過去兩個月內,原本只是金融業家務事的金融海嘯,威力開始向外擴張。

看到景氣在短期內不容易反轉,許多金融機構對明年的業績早已不抱希望,紛紛祭出各種手段來刪減營運成本。其中,最不願意面對、但又不得不採用的,就是裁員。

 

大幅擴張人力造成裁員主因

 

前幾年景氣大好,各家金融業大舉擴張人力以衝刺業績,是這波裁員的主要原因。根據金管會統計,從九十一年開放設立金控公司後,金融機構員工人數在七年內增加了近兩萬人;然而從去年年底開始,這個數字首次出現明顯的負成長,到今年六月僅剩下十六萬四千餘人,本國銀行部分更是比半年前銳減了四千餘人,創下最近四年來的新低;銀行業者表示,今年底公布的數字,「想必只會更難看」。

 

投信投顧業恐怕更為慘烈。○七年底為止,國內近四十家投信業者雇用員工總數約三千三百多名,平均每家公司有八十七名,「這個數字跟香港、大陸、新加坡比起來太高了!」在投信業有超過二十年資歷的碁石國際顧問總經理陳蘭會觀察,過去幾年股市大好,投信公司不在乎多雇一些人,但○八年以來,國內投信基金規模已從○七年底的二.○四兆元下滑至十一月底的一.三六兆元;境外基金規模也從二.一兆元縮水至九千多億元台幣。

 

業務量急縮,最先開刀的就是沉重的人事成本。根據統計,各公司平均裁員比率在二○%至二五%之間。「這些都是多餘的人力。」一位投信業者表示,比起外國的投信只專注在產品設計上,把銷售、廣告、財務稽核等業務全都外包,台灣是全部自己來,自然增加不少負擔;景氣不佳時,這些人就成為裁員的主要對象。

 

六十七檔基金被清算或合併

 

另一個削減成本的選項是合併。包括德盛、怡富、富達等業者,都把投信、投顧合併成一家公司以減少行政支出;○八年以來,也已經有六十七檔基金被清算或合併,「兩個基金合併後只留一個經理人」,業者無奈地指出,明知這樣做會流失人才,為了求生存,也只能先合併、精簡人事成本。

 

談到裁員,台北富邦銀行產業工會理事長王得權的語氣相當激動。「董事長之前才在內部會議說過,今年沒有裁員的計畫,為什麼又突然要裁員?」自從傳出富邦銀行每個分行的企業金融部門裁撤至少兩人,總裁員人數可能高達三百人的消息後,他一直忙著到處尋找解答,「可是每個人都跟我說,這是金控的決定,銀行子公司不能做主。」

 

除了富邦,其他例如日盛銀、台新銀,也都創下最大裁員幅度,業內傳言從一成到三成不等,這些原本高學歷、高薪的金飯碗人口,將來如何面對「失業的人生」,恐怕會是社會極大的問題。

 

銀行員工會理事長賴萬枝批評,「公司明明有賺錢,為什麼還要裁員?」但讓他更無奈的是,金控公司成立後,工會的權限被限縮在個別子公司之內,使得勞工權利大受影響,「有金控公司,為什麼沒有金控工會?」

 

向來穩健經營的保險公司,也無法自外於這一波海嘯。美國聯準會入主AIG集團後,開始一連串的瘦身計畫。

 

十一個月底,AIG台灣子公司南山人壽宣布資遣了七%、總數約兩百名的員工,但根據南山人壽產業工會的統計,真正離職人數恐怕超過四百人。

 

另一方面,原本計畫與台新合資成立壽險公司的全球人壽,因為開幕時間一直未定,也傳出準備削減銀行保險部門人力的消息。一向採行精兵政策的外資券商,也開始能把腦筋動到人事上面。

 

據了解,如里昂證券在兩個月前就已經宣布要減薪二五%,同時也承諾不會裁員,但這兩個月內全球景氣惡化程度超乎想像,台北的研究部門也悄悄資遣了三名員工,摩根士丹利一個負責銷售外國基金的團隊,一年來更從八人縮減到只剩一人。

 

農曆年前可能還有一波裁員

 

「未來還有可能再砍!」一位金融業者透露,現在大家都寄望從年底聖誕節、跨年一直到農曆新年的消費買氣,能夠對景氣復甦有所助益,「可是股市從九千點跌到四千多點是六成跌幅,從三千多點回到九千點是兩倍的漲幅!」他悲觀地預估,景氣回春的時間絕對比預期更久,如果金融業撐不下去,下一波裁員很可能在農曆年前發生。

 

可以預見的是,今年的冬天會比過往更冷,也更長。但在躲避寒冬的同時,不論是企業或個人,都要勤加鍛鍊體質;如果只是一味裁員來壓低成本,卻把日後的競爭力也一起削弱了,即使撐得到春暖花開,恐怕也是元氣大傷。

 

遭受無預警裁員的心情告白
——難道公司就那麼希望我們趕快離開嗎?

主角:小佩(已婚,育有1子),在壽險公司工作十餘年

 

我之前在別的小保險公司工作過十幾年,兩年前才到這裡。當時會過來,就是覺得公司的規模大,工作也較穩定,怎麼想得到會被裁員。你問我在哪個部門?對不起,我恐怕不能告訴你,因為整個部門都被裁掉了。

 

那個早上的事情,我還記得很清楚。大家跟平常一樣工作,突然間,同事一個個被叫進主管辦公室,輪到我進去了,只見主管拿出兩張紙(離職同意書),開始照上面的文字念,念完以後就要我簽字,前後不超過20分鐘就結束了。

 

我也是乖乖地簽字,回座位後,發現電腦已經被鎖住,完全不能用了;公司發給每人一個大箱子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旁邊還有保全人員盯著,打包好的箱子也不能自己帶走,公司會統一寄回家,計程車也已經等在公司大門口,然後所有人分批離開公司,還沒中午我就到家了。當然也是有人沒簽字,可是在下個禮拜,他就接到公司的存證信函,說他已經不是公司的員工了,上班的時候門禁卡也失效了,進不去。

 

後來我細想,才發覺那份同意書的內容有點奇怪。上面說雇傭關係終止日是12月31日,可是時間還沒到,我們就被隔離在外面,現在要進公司,還得辦訪客證,我們的雇傭關係還存在嗎?每個人都是第一次被裁員,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辦。

 

同意書上面還有一項「特別獎金」,寫著「經部門/分公司主管同意並順利完成離職交接手續後發給」,就是說如果你乖乖地配合,公司就會額外給你一筆錢,一簽字就馬上給你;難道公司就那麼希望我們趕快離開嗎?而且,公司的資遣費、年終、獎金要分批到明年2月才能全部領完,大家都很擔心這段時間如果發生什麼事,這些錢還拿不拿得到?

 

金融海嘯發生後,大家都相信公司可以度過難關,願意一起撐下去,即使現在也可以體諒裁員的決定,只是為什麼不能早一點通知我們,讓我們可以先做一點心理準備?

 

現在,我的想法是先在家休息一陣子,再看看有沒有新的工作機會;現在景氣那麼差,什麼時候能找到工作,我也不敢想。

延伸閱讀

他的一番話 讓尹衍樑決定拿下中信金

2016-08-18

小心!無薪假蝴蝶效應

2011-11-03

蔡鎮宇上台面臨三大考驗

2009-02-12

何壽川帶領永豐金進行省錢大作戰

2008-09-04

美麗華罷工背後 失控的成本風暴

2018-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