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不該三年來都不管蔡宏圖!

我不該三年來都不管蔡宏圖!
蔡鎮宇說,國泰虧損一事早已提醒過蔡宏圖,但蔡宏圖並沒有聽進去。

許秀惠

保險

攝影/劉咸昌

634期

2009-02-12 11:55

國泰集團老三蔡鎮宇在萬眾矚目下正式接掌國泰金控旗下兩大引擎——國泰人壽、國泰世華銀行的副董事長大位。蔡家老三再戰江湖,他心裡在想什麼?什麼因素促使已經悠閒三年、不問世事的他,重惹塵埃?復出之後,他立刻要做哪三件事?且聽沉寂三年的蔡鎮宇親口說出內心真正想法,以及即將展開的作為。

編按:二月九日,國泰蔡家老三蔡鎮宇,正式接掌國泰世華銀行以及國泰人壽副董事長的職位,也引發外界對於國泰金控人事異動的各種揣測,本刊在難得的機會下,專訪蔡鎮宇,他侃侃而談對此次回國泰金經營核心的想法與過程,以下是他的口述內容:

外界對於我這次出來,好像又想大做文章,亂猜一番,其實,我們就是兄弟一起做事。

以前我父親還在的時候,我管銀行、地產,二哥蔡宏圖管壽險,但是銀行、地產開會,二哥也會參與,我們兩人又不是不相往來;等到父親過世,集團的公司轉型為金控後,體制就是我在二哥之下了,我就是掛名名譽副董事長。

 

二哥一個人扛這麼大的事業,壓力是很大的!


這次,我接任國壽與國泰世華銀行副董事長,外界實在不必有太多過度的揣測,二哥他一個人扛這麼大的事業,壓力很大的,他就是做得滿累的,所以要我出來幫忙,他知道我會幫他!

媒體愛亂猜一通,連我們蓋個房子也要猜我們兩人是不是又怎麼樣了;我們都快六十歲的人了,都有小孩的人,小孩也都大了,結婚的結婚,以後連孫子都要出世了,房子住不下了嘛!全世界有哪些兄弟各自有兒孫了還住在一起?我們就只是因為各自有實際的需要,所以各自蓋自己的房子!

我是吃過苦的人,你們不要以為我多嬌生慣養,在工作事業上,我是打以前就跟著父親從基礎做起,自己從看地、蓋房子、算成本,大小一件一件學起,每件事情我都做過、經手過;房地產是如此,銀行也是,早年我在美國用自己的資金投資銀行,從零開始做起,後來在適當時間有好價錢把它賣掉,我是真正管過銀行,這些過程要處理、經歷多少事情?我吃過的苦多了,只是外界不知道。

國泰集團發展到今天已經不可能分家,我們股份不可能切割,你問我是否提過分家,怎麼分呢?我們的國泰金股份已經綁在一起了,如果當年我父親在的時候就做分割,我們各自有各自的財產,那還有可能。何況,家人也不容許分家,我們只能共同管理,共治這家公司,未來也許會交給專業經理人。

去年,國泰人壽出現首次虧損,老實說,二哥(指蔡宏圖)看到也緊張了,他的壓力很大,你問我他要不要負責任,他當然也不是說都沒做錯,但我認為公司裡很多人都應該負責任,包括我也要負責任,我不應該三年來都不管他。

而且這種大環境之下,就像身材臃腫的胖子要轉身總是沒那麼快,這是沒法子的。國壽虧損我有沒有嚇一跳?沒有!我之前老早就提醒過他,他沒聽我的,很早我就跟他說,投資海外某些金融商品時,不要為了五到六%的return(回報),就押那麼高的比率,很容易一個匯兌損失就吃掉了,反而地產投資的報酬也許只有四%,卻相對穩健。

 

我一輩子就是當副董事長,我不會爭頭銜,不會去當董事長!


這些年來,外界總是以為我脾氣壞,事情都是二哥比較讓我,但是到底他讓了我什麼、讓過我什麼,外界能說出什麼所以然嗎?

這次,他是覺得滿累的,他自己來找我,一開始他希望我接壽險與銀行董事長,我對他說,「不用這樣,我還是做副董事長,除了銀行的汪董(編按:指國泰世華銀行董事長汪國華),你也找不到合適的董事長,所以你不要辭」;家族事業他一個人做不來,我一個人也做不來,我們遇上什麼事情就是要討論的,一起來討論、一起管理、一起解決。

告訴你,我一輩子就是當副董事長,我不會爭頭銜,不會去當董事長的。

過去三年我自己過自己的生活,什麼事情都不管,金控董事會也沒出席,以前公司有事情,二哥會找我,但是後來運作起來他感覺似乎沒問題,也就比較沒有常找我,我也落得清閒。但一家公司的問題有時久了才看得出來,當制度、人力都沒有隨著環境不斷變化而調整,不懂得與時俱進的時候,老化、僵化、官僚的問題都會出現,公司就會沒有效率、沒有活力。

 

我是進來把系統「喬正」的,就像把桌椅擺正,喬回應該的位置


如今,既然董事會授權我當副董事長,我是來做事的,我管理是比較嚴格,就像你叫人去掃房子一樣,要求掃乾淨,專業經理人做了之後,來報告說已經乾淨了,我二哥的個性會看一看,就OK了,但是我一定會親自去摸一摸,光這樣看,也許剛好有地方光線反光,看不出灰塵,總要下手去摸,才知道是不是真的乾淨!

整體環境當然處於低潮,國內國外許多金融機構都面臨很大壓力,國泰金控去年成績當然不理想,但是去年十二月才辦過增資,短期問題不大。眼前我想主要要做的,首先是重新檢視國泰人壽資金配置的效益、檢討現今資金運用的情況,應該根據保單的結構來重新調整資產配置,以前這些幾乎都是混在一起,但其實不同保單會有不同成本,像是分紅型保單也許就連結了一些投資商品,因此資金成本以及運用的效益也該有所區隔。

至於地產投資,當然也會做調整,在我來看,合適的地產投資比率大約應該到十%左右,目前國壽是五%,但也不是馬上拉到十%,而是慢慢調到合理水位。

其次,當景氣低迷時,正是徵人的好時機,你會看到我們很快會大幅徵才。過去國壽幾次業務能有長足成長,都是在景氣不好時逆勢加人,國壽有很多成功的業務員,原先都是企業主或是高階主管,他們有的被倒債、有的失業,這些人素質其實都很高,現在徵才正好可以挑到水準高的員工,也算盡一份社會責任。

而銀行也一樣,該做的業務都要設出風險指標,譬如信用卡就是只能做這麼多,額度滿了就是不能超出,有好的持卡人加進來,就要整個renew(更新)所有的卡片信用,控管所有資產負債的分配比例,一定要分散風險。

也許外界會認為我會大刀闊斧調整人事,不會,關於人事,未來我不會有大動作。壽險或是銀行也好,就像是電腦的作業系統,我是進來把系統「喬正」的,就像桌子、椅子擺得亂七八糟,我把它們擺正,喬回應該的位置。惟一的例外,大概會趕快找一位風控長進來吧。

我來,是做事的!我不是有權力欲望的人,我進來幫忙也是應該的。我女兒才大學畢業沒多久,她沒在金控裡面做事,以後也不會,她還年輕嘛,以後要結婚相夫教子的。倒是二哥的兒子蔡宗翰,很優秀,腦筋非常清楚,但是他也知道,一旦進來家族事業裡,就很難抽身,這是很辛苦的事。


■蔡鎮宇走馬上任要做的三件事

1.關於國壽
重新檢視國泰人壽資金配置的效益、檢討現今資金運用的情況,根據保單的結構來重新調整資產配置。地產投資比率將慢慢由現有的5%,調至10%左右。

2.關於國泰世華
銀行的業務都要設出風險指標,並控管所有資產負債的分配比例,分散風險。

3.關於人事
趁景氣低迷時大幅徵才。過去國壽幾次業務能有長足成長,都是逆勢加人,挑到水準高的員工。

延伸閱讀

國泰金蔡鎮宇 啟動冰原革命 集團大改造

2010-02-04

國泰金控14天權變內幕

2009-02-12

國泰蔡宏圖 失落的王者

2011-06-30

國泰再見!哥哥再見!

2010-06-24

蔡鎮宇自力打造傳世豪宅?

2008-07-31